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三十四 三条明路

章 三十四 三条明路

  “我不知这地方是否属于洞天福地之流,又或是某处我未曾踏足的地界。图上的地方,我确实不识得,但水源道长也许认得……”

  云镜先生说道:“他也是修行中人,且道行颇深,喜好云游各方,行走各方地界,也进过不少隐秘地界,甚至洞府之中。”

  “水源道长?”清原略微沉吟。

  云镜先生点了点头,说道:“原本水源道长近两日就能归来,但似乎有些意外,路上阻隔,只怕还要再等两三个月光景。你若不急,自可等候。若是急了些,那便该走其他的道路……”

  清原沉默片刻,事关性命,大约也是三五年的光景,说来也急,可急也不急于一时,至少这两三月的时日,却还等得起。

  沉思之后,清原又问道:“先生所指的其他道路呢?”

  云镜先生认真说道:“源镜城白氏家主,白继业。”

  清原登时一怔,道:“白继业?”

  云镜先生点头道:“正是此人。”

  清原正想开口,忽然发觉有异。

  适才云镜先生所说的是源镜城白氏家主。

  一般来说,人家提起源镜城白氏,大多是以临东白氏分支称呼,但云镜先生这般说法,反倒是把源镜城白氏,看得极重。

  清原与白继业打过交道,知晓此人着实有这个分量。

  “这个白继业,生来就是体弱多病,道行不高,在外界也无多少声名,甚至在白家杰出弟子之中,也似乎寻常。”

  云镜先生眉宇间有些少见的凝重,说道:“但是当初我因一些事情,跟启元去了源镜城一趟,偶然间跟他有些交集,发觉此人实则智谋深算,是个城府极深,算计高妙的人物。”

  清原想起当日与白继业的交谈,深以为然。

  “他藏得极深,但偶尔又露出一鳞半爪,而并非一味藏拙。”

  云镜先生思索片刻,说道:“水源道长曾与我说过,白继业暗中养了大批飞禽暗虫,又有许多眼线,遍布各方,素来通晓各方消息,对于许多地方,或能知晓。你若有疑问,可尝试一下询问此人……”

  清原露出迟疑之色。

  这地方关乎着广元古业天尊留下的宝物,牵扯着自家性命。

  地图来自于九重宝函之中。

  开启九重宝函的钥匙则是从白家所得。

  他着实不愿以此事,再往白家一趟。

  “白家得了钥匙多年,一直在探查钥匙的用处。如今钥匙被我得来,我已是走了大运,若是再用地图去问,岂非自己送上门去?”

  清原这般想来,再回想当日情形,犹有余悸。

  那白家之中,深不可测,几乎有龙潭虎穴之感。

  昨夜修行之余,他暗中思忖,若是当时言谈不欢,争斗起来,自身至少要有超出三重天的修为,才能从白家脱身。

  “白继业……”

  清原闭着双目,思索良久。

  白继业虽然是一介病弱之躯,道行仅在一重天。

  但此人笑意吟吟,观他神色,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算无遗策。

  他在对面与你交谈,一切了然于胸,似乎一言一行都被算准了。

  在白继业那黑白分明的淡然目光之中,好似一切秘密都隐瞒不住。

  清原沉吟许久,未有开口。

  源镜城就在山下,白继业也在山下,着实是一条触手可及的近路。

  但此人善于算计人心,与他言谈,一举一动都须注意,否则便会被他窥探出许多东西。

  清原虽然不惧,但要时时刻刻注意自身一言一行,避免差错,实也疲累。

  若真无办法,去寻白继业也是一条路。可若无必要,清原还是想要绕过去的。

  过了片刻,清原才说道:“先生可还有其他道路?”

  云镜先生并不意外,他微微一笑,说道:“还有一条,也自是最为稳妥。”

  闻言,清原顿觉惊讶。

  “昔年大唐未灭,有一地方,唤作钦天监。”

  云镜先生说道:“这个钦天监,收拢诸多奇人异士,能观天象,能测地势,能知国运,能推际遇。后唐末时,四分五裂,散于各方。”

  清原问道:“先生是要我借钦天监的手段?”

  “正是。”

  云镜先生说道:“我知晓一人,他虽非修行中人,只是肉体凡胎,但祖上却在钦天监供职,这一门勘测地势的手艺,倒也还学得六七成。”

  “不是修道人?”清原沉吟道:“若这图上指的是修道人的洞府,甚至仙家洞府,他也能测得?”

  云镜先生颔首微笑道:“只要有线索,他八成是能测得的。”

  清原起身来,道:“劳烦先生引见。”

  “他与我虽然相识,但仅有数面之缘。”

  云镜先生微微摇头,说道:“你要请他帮忙,还是要通过明源道观才成。”

  清原道:“那位高人与明源道观有所来往?”

  “谈不上来往,但算是同根同源。”云镜先生说道:“昔年唐时,钦天监有许多人物,乃是明源道观的弟子,那堪舆一脉,也是明源道观所出,其中憾龙书最是著名。这位高人祖上,就是编写憾龙书的明源道观弟子,但钦天监灭后,大多四散而走,也都与明源道观断了联系,时至今日,已谈不上同门,但还有一点香火情分。”

  他将水壶放回炉上,继续加温,悠悠说道:“勘测地势的手段,实则也是明源道观失传之法。你借明源道观之名而去,他自会助你的。”

  清原微微点头,心道:“看来还要再等水源道长回来。”

  如此,那地图势必要先请水源道长过目,若他识得,自然最好,省了许多功夫;若不识得,那么这请高人勘测地势的办法,也只能放在最后了。

  等水源道长回来,还须两三月。

  这两三月总不好枯坐,是否该尝试一下走白继业这条道路?

  他沉吟不语。

  “倒也不必等候。”

  云镜先生看他沉思,就知他心中想法,说道:“道观传承法印,就在启元手里。我书信一封,你让启元为你添上明源道观的法印,也便好了。”

  清原顿感愕然,说道:“水源道长毕竟是明源道观的观主,未经他的允许,擅自行事,只怕不妥罢?”

  “你不认得他。”

  云镜先生笑道:“他这人性情随和,不喜拘泥于规矩,否则按规矩讲,明源道观也早就恢复往昔兴盛繁荣,哪还会是今日这般冷清?你若在此等候他数月光景,兴许他还要骂你一声迂腐……”

  “受教了。”

  清原施礼道:“劳烦先生动笔。”

  “不妨事。”

  云镜先生伸手作个请势,说道:“你先饮茶,我来写信。”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