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三十三 狂士,文士,君子

章 三十三 狂士,文士,君子

  院内,房中。

  云镜先生坐姿端正,手执一卷木简,神色认真,看得津津有味。

  他看书颇为安静,并没有摇头晃脑,也没有口中念诵。

  当清原拜见之时,见到的就是这一幕景象。

  云镜先生把木简放置在一旁,笑道:“清原先生来了?”

  “不敢。”清原施一礼,笑着说道:“当初葛老先生要唤我先生,也被我推去,但他偶尔还是称个先生之名,我亦是无奈。想我不过一个后生晚辈,不论年纪辈分,又或是学识见闻,都远是不如,怎敢在您眼前,称得先生二字?”

  云镜先生也并不是个多么客套的人,他点了点头,含笑说道:“你年纪较轻,变成你一声小友罢。”

  清原点头笑道:“如此正好。”

  “请坐。”

  云镜先生作了个手势,又煮水,取茶叶,开始冲洗茶水。

  见状,清原立时说道:“先生不必如此……”

  云镜先生抬起头来,面带笑意,悠然道:“此乃待客之道,怎好免去?”

  清原便也不再阻拦,暗中仔细打量了云镜先生一下。

  这位文士,儒雅温和,面貌白净,约似四十不惑的年纪,但细看,又仿佛三十七八。他眉宇平和,神色淡然,尽显高人隐士之态。

  清原曾见过一些文士,见过一些狂士,也曾道听途说,也曾见过典籍记载。

  许多文人,自认潇洒不羁,不受拘束,故作姿态。

  或数月不洗,臭气熏天,然后与人交谈时,更要搔虱挠虫,再来谈论天下大势;也或是有人赤身裸体,不着衣物,美曰其名,说是天地房屋皆作衣衫,反驳他人钻进自家裤裆。

  这类狂生,自称君子不器,行事举止看似洒脱,实则刻意而为。

  云镜先生则一举一动,都极有规矩,倒是个令人敬服的文生。

  清原感叹了声,说道:“都说君子不器,是不局限于规矩限制,所以才有那些狂生之士。但见了云镜先生,真是觉得此言差矣……器与不器,皆君子……”

  “君子不器,各人自有诸般理解,难言对错……”云镜先生微微笑道:“我自是觉得,人总要有些规矩才好,但这些规矩也并非束缚,而是舒服……你看我端正坐姿,而非横躺竖趴,自身也是舒服;再看我身着衣物,驱寒保暖,遮丑遮羞,自身也不别扭厌恶。”

  “其实君子不器,并非只是这个意思,或是许多人都曲解了,也或许是我狂妄了些,总觉另有深意。”

  说道这里,云镜先生才哑然笑道:“其实君子这两个字,不也是局限吗?”

  清原点头道:“云镜先生教导得是。”

  云镜先生冲泡茶水,便递了一杯过去,说道:“我不饮酒,今日以茶代酒,祝贺小友道行增益。”

  清原惊了一惊,良久才道:“先生真是慧眼如炬。”

  云镜先生说道:“别的本事没有,倒是看得多了,也就知得多了。”

  “昨日浩然正气当空。”清原忽然说道:“井院那边动荡立时消去,是云镜先生的手笔罢?”

  云镜先生摇头说道:“手笔谈不上,算来算去,也就有少许讲道理的功夫而已。”

  “先生虽无神通,虽无道法,然而通晓至理,昨日一幅字帖,虽非灵符,胜似灵符。”

  清原露出敬色,问道:“不知先生动用了什么道理?”

  云镜先生笑了笑,然后把茶杯往一旁泼去。

  茶水洒了一地。

  “你看,水洒出去了,不会悬空,不会往上飞,只是往下落。”

  云镜先生说道:“这就是道理,天地间的道理。”

  他把茶杯放在茶几上,说道:“昨日,我与那妖物讲了一些道理,让它明白,这天地间,有着应该遵从的道理。”

  “按道理说,它应在井中,暂时不得出来。”

  云镜先生摊了摊手,笑道:“所幸它也是愿意讲道理的,便不出来了。”

  清原知道内中必然还有玄机,但云镜先生所说的却也是事实,当下说道:“先生对天地的理解,真是造诣精深,难怪水源道长赞誉颇多……”

  云镜先生讶然道:“你还见过他?”

  清原微微摇头,说道:“无缘得见,只是从启元那里得知。”

  云镜先生说道:“可否说来与我听听?”

  清原笑道:“自无不可。”

  说罢,他便将启元所说的那一段话,复述了一遍。

  “学识渊博,能知天文地势,善会真人道理,识得六甲风云,辨别三光五气,九流三教,无所不晓……”

  云镜先生笑道:“倒真是看得起我。”

  清原说道:“先生当得起。”

  二人相对而坐,饮茶闲聊。

  云镜先生知他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但他性子淡定,也不开口询问。

  清原总觉直接开口过于唐突,聊过一阵,又觉这云镜先生有些似笑非笑的味道,自知那点想法都已被他获悉,当下心中苦笑,于是说道:“传闻云镜先生素来喜好云游,见闻广博,我这里偶然得了几张地图,不识地方所在,故而来此,欲请云镜先生指点。”

  “地图?”

  云镜先生微笑说道:“我确是喜好游览各方,也走过许多地界。”

  清原从怀中取出一张地图,双手递了过去。

  云镜先生接过一看,顿时露出沉吟之色。

  清原见状,也不由得有些紧张。

  过了片刻,云镜先生微微摇头,露出歉然之色,说道:“我见过许多名山大川,但也不曾见过这地方……此外,上面没有地名,只有地势,也是不甚好找。”

  清原早有这般忧虑,闻言,虽在意料之中,但也不免失望,可心中犹有侥幸之意,又再取图纸递了过去。

  四张图纸,云镜先生逐一看过,俱都摇头,说道:“我走过许多地方,几乎走遍蜀国,又行过南梁许多地方,确实没有多少印象,大约还是我孤陋寡闻,见识浅薄。只不过……”

  清原听他言语之中似有转折,问道:“不过如何?”

  “这世上有许多洞天福地,隐在方寸之间,雨雾之内,彩虹之后,这等等地方,常人不能得见的……”

  云镜先生微微摇头,说道:“兴许这处地方,也属洞天福地罢……”

  “洞天福地?”

  清原倒是知晓许多修道人隐居避世,洞府隐于深山大川,又或是用大法力遮掩去了,隐秘难见。

  莫非这也是一处洞天福地?

  广元古业天尊,乃是一位古仙,他老人家放置宝物的地方,若说是一处洞天福地,倒也并非什么稀奇之事。

  云镜先生沉吟道:“清原小友所寻的地方,很重要?”

  清原点头道:“确实重要。”

  云镜先生问道:“有多重要?”

  清原说道:“事关性命。”

  “我明白了。”

  云镜先生想了想,说道:“我虽然见识浅薄,但真要寻找这地方,或许可以给你指上几条道路。”

  清原闻言,施礼道:“烦请先生告知。”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