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三十二 云镜先生

章 三十二 云镜先生

  翌日,晨时。

  明源道观有些安静,静得有些异样。

  清原运功完毕,睁开双眼。

  他借着一夜功夫,巩固了一下昨日突飞猛进的真气,已经稳当了许多。

  起身来,收拾了一下,方自打开房门。

  院外的山魈,正在练刀。

  山魈浑身笼罩在黑袍之内,但一举一动,均是迅速凌厉,时而又磅礴大气,风尘滚滚。

  任何人看去,都觉它是一位浸淫刀法多年的武道大家。

  “这古苍倒是天资不凡,又足够刻苦努力。”

  清原点了点头,颇是赞赏。

  一般来说,妖类大多懒散。

  但山魈古苍则有不同,它虽身为精怪,但毕竟是妖仙血裔,并且,那山中也是颇多凶禽猛兽的。

  传言之中,不乏精怪之流,性情比人尤为奸猾狡诈,但被虎狼一吼,本能惧怕,时常惊惧得瑟瑟发抖,就被虎狼所食。

  山魈虽不至于这般不堪,但也知晓弱肉强食的道理,故而才有这般刻苦努力,习练护身法门。

  “先生。”

  古苍收了刀,看向清原,照着先生平常见到葛老先生和云镜先生等人时的礼仪,施了一礼。

  清原见状,笑道:“这刀法和礼仪,你倒是学得快。”

  古苍挠着头,低沉着笑了几声。

  “继续练罢。”

  清原点了点头,走出院外。

  ……

  前门处,恰好是启铭和启元师兄弟二人挑着水进来。

  昨日井院荡动,对于他们二人而言,可谓惊心动魄。

  清原从启元启铭师兄弟二人的眼中,隐约看到劫后余生的味道。

  见了他们,清原迎上前去,问候了声,说道:“两位道长辛苦了。”

  看见清原出来,启元登时放下扁担,施礼道:“见过清原先生。”

  清原看了地上两桶清水,笑道:“我们住在观中,叨扰了不说,这衣食住行等等,每日又要多出许多事情来给两位道长忙活,真是亏得两位多费心了。反倒是我们这些人,没做过什么事情,真是过意不去。”

  说罢,他低下头,从怀中取出几两银子,递过去,说道:“只算一点心意,谈不上报酬,莫怪……”

  “使不得……使不得……”

  启元连忙推脱,摇头道:“来者是客,招待客人自是应该的事情,至于什么粮食清水又算得什么?再者说……”

  他原想说昨日险些出了变故,一旦出事,倒是连累了客人,过意不去,但想起了那井院的妖怪是不能外传的,于是转了个口风,又说道:“再者说,观主常说缘分二字,此二字虽是佛理,也并不无道理。清原先生既然是云镜先生的故人,又来了观中作客,这就是缘分,怎好收取这些黄白之物?”

  启铭见到银两,本是有些动心的,闻言,便点头赞同道:“就是就是,我等隐居避世,怎会在意俗世钱财这般身外之物?”

  说罢,他低下头,咕哝道:“我又不下山,拿了银两也没处使……有什么用嘛……”

  启元闻言,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才满是歉意地看向清原。

  清原倒是喜欢这人的天真纯善,莞尔一笑。

  一番客套,启元要担起水桶,又要入内。

  清原立时想起昨日拓印下来的地图,忙是说道:“启元道长且慢着……我还有事请教……”

  启元放下水桶,笑道:“请教不敢,有事但请问罢。”

  当日关于源镜城那赵家,钱家,白家等三家的势力,特征,以及族中人物,这等等一系列详细的消息,便是从启元处得来的。

  清原把那地图取出一份来,递与启元,说道:“我近来得了几份地图,但总是看不清其上地势,不知位于何方?”

  启元适才挑水,手上染着水,生怕损了那图纸,登时把手往身上擦了擦,才接过那地图,细看许久,露出几分不好意思的味道,终是讪笑了声,摇头道:“不识得。”

  启铭好奇,也上来细看,他不曾下过山,更是满面迷茫。

  清原收回那图纸,又把其他图纸逐一递过。

  启元逐一看来,俱是不识。

  清原露出迟疑之色,说道:“启元道长虽是少有下山,但贵门观主时常云游,想来也是较为博学,不知是否留下过什么游历笔记?或者,两位道长又可曾从他老人家那里获悉过一二?”

  启元微微摇头,歉然说道:“观主虽然常有笔记,却不好示人。”

  清原闻言,道声失礼,说道:“这是我鲁莽了,有所失言,勿怪。”

  “不妨事……”

  启元露出笑意,微微摇头,不甚在意。忽地,他顿了顿,说道:“清原先生既然与云镜先生也有交情,何不去问云镜先生?”

  清原反倒讶然,道:“云镜先生?”

  启元点了点头,笑道:“云镜先生可不是死读书的人,都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许多人都认为读书便如行走。但云镜先生则不同,他是云游各方,行走天下,走过名山大川,又或穷山恶水,繁华闹市,乡村僻野等等,可谓是见多识广,可不是那些独居一室,十年寒窗,却一步不出门外的寻常书生。”

  清原闻言,说道:“云镜先生倒真是了不起。”

  “是呀,他身为文弱书生,但却不畏艰险。”

  启元笑道:“听观主说过,云镜先生当年山中遇虎,甚至用言语道理,讲服了那虎,随后从容离山。”

  清原想起昨日镇压井院那妖物的气息,深以为然,没有半分质疑。

  “观主说过,云镜先生虽不识神通道法,但知晓道理,造诣之深,高深莫测。用修道人的话说,他实则也算是道行极高了,只是……”

  启元叹道:“只是没有法门,能把这高深的道行运用出来,当然,似这类书生人物,只看天地大道,将神通道法视作小道,就算是有这法门,只怕也是不学的。”

  清原想起许多道行高深,却无道术的隐士,又或是苦学佛法而不修神通的僧人,以及传闻中似云镜先生这样的文士,点头道:“这等人物,着实可敬。”

  “是啊,观主对云镜先生,也是颇为尊敬。”

  启元想了想,然后说道:“观主曾说过……云镜先生虽是文弱书生,但学识渊博,能知天文地势,善会真人道理,识得六甲风云,辨别三光五气,九流三教,无所不晓……”

  他语气崇敬,尤其是昨日在云镜先生讲服了井院妖怪之后,敬意更重,朝着清原说道:“问云镜先生,想是会有结果的。”

  清原微微点头,答谢道:“多谢启元道长指点。”

  “不必客气。”

  启元笑了笑,担起水桶,说道:“小道还要做事,不能作陪,失礼了……”

  说罢,他与启铭道了一声,一前一后,往内中走去。

  清原让开道路,面带笑意。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