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三十一 人与大妖说道理

章 三十一 人与大妖说道理

  井院。

  就在清原打开九重宝函,仙气外溢的刹那。

  井院震荡不堪。

  那井中传出若有若无的啸音。

  随着声音,井中还有着铁链拉动之声。

  “糟了。”

  启元在房中,陡然跃起。

  也在这时,房门推开,启铭跑了进来,指着井院的方向,露出惊恐之色。

  “井院……井院那位……又……”

  启铭咽了咽口水,说道:“它又有动静了。”

  启元面色微变,说道:“快寻师叔。”

  启铭急道:“师叔说观主已在回程路上,他晨时就去迎接了,这两日恐怕回不来。”

  “糟了……”

  启元面色变化,忽然说道:“快,快找云镜先生……”

  ……

  院中。

  山魈本在习练刀法,陡然有一股清香之意,闻之精神一振,旋即便淡了。

  正自疑惑之间,隐约听得一缕若有若无的声音。

  它心中陡然一寒。

  那啸音中有着莫大的威严,对于妖精更有震慑之意。

  山魈一刀插在地上,一手按在地上,伏着身子,龇牙咧嘴,露出凶狠之意。

  小瑜本在院中,托着下巴,正看着池中的花儿。

  忽然有些动静,她偏头一看,但见山魈如此模样,吓了一跳,又以为它要作恶,惊叫一声,逃入院内。

  葛老和云镜先生正在内中饮茶谈话。

  云镜先生忽然顿了顿,看向另一方。

  葛老是寻常人,感应不到什么,只听得小瑜惊叫声,忙迎了出去。

  云镜先生虽非修道中人,然而熟读圣贤书,一身浩然正气,通道理,明道意,也非常人可比。他忽觉有异,站起身来,背负双手,看向清原所在方向,讶然道:“仙气?”

  然后目光一转,又看向了井院方向,说道:“这明源道观还真是福地,年深日久,都生出这么一个东西来了,至今多年光景,几乎为患,也舍不得杀掉?”

  这时,院外匆匆脚步声传来。

  “云镜先生……”

  那是启元和启铭两人的声音。

  他们匆匆跑入院中,面露急色。

  “我知道了。”

  云镜先生说道:“适才有一缕仙气盈空,导致动静。”

  启铭还不识得什么,但是启元年长,学得颇多,顿时惊讶道:“仙气?”

  云镜先生微微点头。

  启元说道:“观主说过,当今天地封神,我等隐居避世,若无必要,不能下山,以免沾染俗气及因果。如今的天地,连仙家都要避之,不得擅自入世,不得搅乱天机,怎么还有仙气?”

  “只是一丝一缕,倒谈不上搅乱天机。”

  云镜先生说道:“而且这明源道观本身就是风水之地,那一缕仙气没有溢散出去,只是被这道观的风水大阵化掉了,反而对道观这地方有些益处。正因如此,适才井院那位嗅到了一缕气息,所以才有了这些动静。”

  启元有些心惊,问道:“这……”

  “不妨事。”

  云镜先生说道:“那一缕仙气本就微末,如今散于道观各方,它所得到的万中无一,翻不了天。”

  启铭苦着脸说道:“可是,它本来就开始压不住了,观主为了压住它,云游各方,寻找办法。这回它动静好大,万一逃出了井外,岂非要把道观毁了?”

  “若早些年能除了它,就没有后患了。可水源道长终究舍不得……”

  云镜先生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识得什么符法,也不会什么神通道术,但好歹读过几本书……这样,你去取纸来,我写一幅字帖,讲些道理,看看能不能把它说服回去。”

  这里有纸笔,但云镜先生要用的,显然不是这些纸笔。

  启元念头一转,据说云镜先生对于观主房中那些唐代留下的宣纸早就有些想法,但此刻顾不得太多,他忙是点头,说道:“好。”

  脚步顿了顿,又暗道:“除了纸外,还要笔墨……墨水中想来还要掺上一些朱砂才成,朱砂属阳性,善于压制鬼怪。”

  ……

  房中。

  清原并不知他开启宝函,引出了多少动静。

  他看着眼前折叠起来的那张纸。

  事涉性命,饶是清原再是如何心境平和,也不免心绪纷乱。又加上距离井院较远,对于那若有若无的声音,却也忽略过去了。

  “那宝物的线索?”

  他深吸口气,伸手拿过那张纸。

  这纸酷似绸布,稍微有些沉重,他摊开来,是一幅地势图。

  清原看过之后,发觉地图并无地名标记,更不认得上面的地势。

  “看来还要另外寻人来问。”

  清原仔细想了片刻。

  这地势图关乎那一件宝物,不能轻易示人,也不能全数示人。

  他想了想,取来一些纸笔,照着地势图,拓印下来,又把原图收好。

  拓印下来的地图,分作四份。

  原本应是有五份,但中间标记有宝物的一份,并没有拓印下来,也算留了个心眼。

  他整理好了一切,又看向广元古业天尊的那份原图。

  此乃仙家遗留之物,不说其他,单是存于宝函之中,受仙气浸染多年,也非俗物。

  想了想,清原便将之放入怀中,靠左胸放,紧贴心口处。

  他收拾了东西,又将四份地图收起,将铁棒插在腰间,推开房门。

  门外恰好迎来一人,乃是山魈古苍。

  “那……”

  古苍指着井院那边,口中动了动。

  “什么事?”

  清原见状,静心听了片刻,隐约听得几缕若有若无的声音,于是往井院的方向靠了几步,绕过一堵墙,声音便清晰了许多。

  那声音长啸高吟,但并非人声,只是不知为何,被阻隔住了。

  清原听得这一缕声音,只觉心绪荡动,气血之中,泛出若有若无的龙吟。

  那是地龙入体之后的本能。

  感应到相似的气息,故而有所反应。

  “这明源道观之中,竟藏有一头妖物?”

  清原顿生讶然。

  他有心过去查看一番,然而想起当时启元的反应,以及事后井院也上了锁,可见并不愿外人得知。

  他也不强求,于是作罢。

  就在这时,井院那边,忽然有一股莫名的味道。

  那是一种气息。

  一种勾勒天地气象的轨迹。

  那不是符法,那是文字!

  但与符文,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浩然正气?”

  清原露出惊讶之色。

  那井院之上,满是浩然正气,勾勒天地气象。

  但这并不是镇压,而是道理。

  石往地上坠,水往低处流。

  火是炎热,冰是寒冷。

  这就是道理。

  天地的道理。

  “云镜先生?”

  清原深吸口气,露出敬佩之色。

  这位云镜先生乃是文人,不识神通,不学道术。但他对于人世纲常,天道轮回,诸般道理,俱都通晓。

  他通道理,明道意。

  所以他胸怀浩然正气,无惊无惧。

  所以他写出来的文字,勾勒天地,讲述道理。

  他并非以文字镇压,而是借着文字,正在与井院之中那头妖物讲道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