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三十 仙气

章 三十 仙气

  明源道观。

  清原与山魈归来之后,便去寻找葛老,取回了赤练金石宝函。

  山魈古苍依然留在葛老身旁,习练刀法。

  而清原回了房中,便取出了那得自于白家的木盒。

  木盒乃是檀木所制,工艺精巧。

  清原将之摆放在桌上,静静看了片刻,脑海中思虑万千。

  过了许久,他才伸出手去,打开了木盒。

  木盒之中,用绸布叠着,中间有一物,形如钥匙,色泽低暗,青中泛黄。

  清原伸手将之取来,放在手上。

  似玉非玉,似石非石,若以重量而论,倒是与金铁相仿。

  “这就是钥匙?”

  饶是清原已成真气,心境亦是沉稳,在这时也不免恍惚。

  似乎一切都有些过于顺利了。

  这钥匙并没有其余的意外,也无半点曲折,它就在白家!

  而白家更没有清原所想的任何动作,竟然拱手相让。

  不费吹灰之力,就已得到了想要的物事……

  他深吸口气,握住钥匙,看向了桌上的宝函,伸手拿过。

  宝函呈暗色,隐约带着若有若无的橙红光泽,入手颇重,乃赤练金石。

  “线索?”

  清原深吸口气,把钥匙对准宝函,将之开启。

  宝函缓缓打开。

  从裂缝处,倏忽一缕白气。

  随着宝函打开,内中的气息尽数外溢。

  此气呈白色,悠然而生。

  只嗅得一口,精神立时为之一震。

  体内真气流转,游动起来。

  “这是……”

  清原惊了一惊,他并非俗世中人,自然知晓此为何物。

  此乃仙气!

  仙家法力气息!

  这九重宝函隔绝外界,将内中物事封禁,而广元古业天尊施法遗留下来的气息,便因受了隔绝,未有散入天地之间,还在宝函之中。

  清原只嗅得一口便精神百倍。

  他知晓这是天大的造化。

  于是盘膝而坐,竭力运转黄庭仙经。

  ……

  常人呼吸吐纳,因宗派传承,自身根骨,资质悟性,所处地界,故而成就各有不同。

  有上等真传者,加之资质极高,要修成真气,约莫年许时日能成;便是资质稍差,亦是三五年可成真气。

  有寻常传承者,三五十年兴许才能修得真气入门,此生此世未必能入炼形门槛。若无机缘造化,穷尽一生,也不能踏破三重天,成就人上之人。

  而无真传者,单凭自身摸索,大多是一生一世都不能登堂入室,兴许此生只得一缕气感,虚幻缥缈。也有偶尔侥幸,炼成一缕真气的,但那时,多半已无精力,更无寿元,不能探寻更高的修为。

  而除功法真传,天资高低之外,所在之处,也是至关重要。

  倘如是在仙家福地之中,势必要比穷山恶水来得好。

  修炼之初,呼吸的寻常空气,吐纳出的体中浊气,运动脏腑,气血通畅。但若是放在五行均衡,风水极佳之处,自是事半功倍。

  而广元古业天尊,乃是真仙人物,他当年施法遗留下来的气息,比起什么灵韵道气,都更为不凡。

  此时此刻,这一座房屋之内,就是仙家福地!

  ……

  清原盘膝而坐,舌顶上腭,念头运转。

  体内那一缕真气,悠悠荡荡,如丝如缕。

  相比之于初初凝成之时,已经壮大了不少。

  他多年来日夜苦修,虽然未有凝成真气,但根基深厚,却几乎把黄庭仙经的修行经脉,都扩宽了许多。

  于是修炼起来,也颇为快速。

  地龙入体,根骨资质之高,惊世骇俗。加上他勤修苦练,虽然时日才过不长,但真气已经增长到了三寸之高。

  真气初成,只有一缕,未足一寸。

  如今是三寸高。

  据说十寸真气,就可尝试冲开二重天。

  仙家气息为助益,清原并没有多少担忧。

  他口鼻呼吸,仙气入体,滋养自身血肉,与体内真气相合,使之增长。

  但他毕竟道行太低,无法彻底容纳仙家气息,于是那一口仙气,复又流转出来。

  然而,他舌顶上腭,又截留了少许。

  如此循环反复。

  直到房中仙气散尽。

  清原才徐徐收功。

  到了此时,他体内的真气,已经有了八寸七分之高。

  他睁开双目,闪过一缕精光。

  舌顶上腭,口舌生津。

  而他截留的残余仙气,就在其中。

  道书中,把这一口津液,唤作长生酒。

  他一口咽了下去。

  真气顿时升至九寸之高。

  “再增一寸,就能尝试真气凝形,去冲第二重楼了。”

  清原露出喜色,但又有几分遗憾。

  毕竟自身道行太低,不能把仙气尽数容纳。而且适才来不及关紧门窗,打开了这宝函之后,仙气就开始溢散。

  仙气还是流逝的多,得益的少。

  只不过,他因为地龙入体,龙骨化道骨,根骨资质已是极好,益处才会如此明显,将真气升至九寸。

  若换了寻常一重天的修道人,只怕还不到他一半的得益。

  “外力相助,到了此时,也就差不多了。”

  清原心道:“凡事过犹不及,过度借力,反而根底虚浮。”

  仙家施法存留的气息,虽说可比灵丹妙药,甚至还有巩固根基的好处。但他道行尚浅,修行初期的辅助,至多也就到了这个地步。

  至于接下来要踏破关隘,终究还是要靠自身才成。

  也正是因此,对于那些流溢出去的气息,他才没有太多的痛惜之感。

  “只可惜让古苍错过了这场机缘造化。”

  ……

  房中气息已经消尽。

  都说神仙出世,满室馨香。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一缕仙气,几乎让这里成了洞天福地。

  清原想起许多故事来。

  道祖行走天地,顺手指点,能使山石开灵,能使花草化人,能让飞禽顿悟,能让走兽成妖。

  又如,道祖把玩一块顽石,久而久之,仙气温养,自成法宝。

  又有,道祖盘膝而坐,讲道说法,他座下蒲团久而久之,竟能成精化妖。

  诸如此类,传说无尽。

  而这位广元古业天尊,乃是天地间最为古老的仙人之一,他虽非混元大罗金仙,但施法时遗留的气息,也非寻常。

  当初在那山中,他布置风水大阵,聚敛山河,凝就地龙之时,却也不知挥出了多少气息。

  只是岁月宛如流水冲刷,哪怕是仙家气息,也都在这些年间,消逝干净了。

  只有适才这一缕气息,禁在九重宝函之中,未有消散。

  留下这一缕气息在宝函之中,也不知广元古业天尊是有意或是无意。

  但不论如何,对于清原助益之大,不可捉摸。

  “恩情厚重,无以为谢。”

  清原心头感叹了声,目光落在桌上。

  宝函之中,静静躺着一张图。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