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二十八 言谈

章 二十八 言谈

  清原怔了一怔。

  他未有想到,此行似乎颇为顺利。

  钥匙就在白家?

  来时,也设想过许多意外,比如钥匙被另外的人物取走,只留线索,甚至线索中断,然后接下来还要继续寻找。

  当他听闻钥匙就在白继业手上,反觉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这宝物就是从漓县那里取回来的。”

  白继业微笑道:“但这所谓宝物,实则是一柄钥匙,莫非清原先生已得了宝物?”

  清原平静道:“不曾获得。”

  白继业面色依然,说道:“即便没有宝物,也是得了线索罢?”

  清原淡淡道:“只是听闻那地方有件宝物,于是前去看看,然后便得了源镜城的线索,仅此而已。”

  “原来如此。”

  白继业轻笑两声,也不知他是信或不信,只听他说道:“这宝物落在白家手里已有多年,可惜我才疏学浅,仔细看了许久,也看不出端倪来。既然清原先生追寻到此,我要把这无用之物送出去,倒也不难,反正是无用,却也不觉心疼。”

  清原倒是有些惊愕,他未有想到,白继业竟是如此切入正题,令人措不及防。

  “明人不说暗话。”

  白继业深吸口气,仿佛有些沉闷,他饮了一口茶水,笑道:“人生百年,日升月落,算来不过三万余日,再把年幼与年老时抹去,也就只剩万余。”

  他叹道:“我生来体弱,寿数比常人更少,可没有太过深厚的资本拐弯抹角,清原先生也是明白人,所以,也就说得明白了些。”

  清原顿了一顿,然后问道:“白家主言下何意?”

  “当初为了这钥匙,源镜城各家损伤重多,当然,其余三家如何我是不管,但是白家也有少许伤筋动骨。”

  白继业说道:“我也不管清原先生取这钥匙何用,但既然要从我这里取走东西,也总不能让我空手送出罢?”

  清原没有意外,问道:“你要什么东西?”

  “白某是个俗人,就要银两。”

  白继业徐徐说道:“那钥匙似玉非玉,似石非石,材质不凡,姑且以玉而论,其做工精致,一万两白银的价值是有的。但它既然材质不凡,也许比玉更为高贵,所以我就取十万两白银。”

  清原神色平淡,没有应话。

  “除此之外,我白家有所损伤,虽然不重,但也毕竟折损了些许人手。”

  白继业悠悠说道:“我在折合一下,只算二十万两白银,如何?”

  清原默然不语。

  以钱财而论宝物。

  用一般文士的话来讲,俗不可耐。

  人世之中,二十万两白银,不论放在哪里,都是一笔巨资。

  但在清原眼里,那柄钥匙关乎仙宝,也关乎他的性命,相较之下,再多的银两也无法相比。

  再者说,修道人视钱财金银为粪土,任何一件法宝,都不是钱财银两所能衡量的。

  白继业道行浅薄,但也算是练气级数的修道人。

  尤其是白家,家大业大,并不缺银两。

  清原隐约觉得,白继业开出这二十万两白银,并非刁难,反而是给他一个便宜。

  清原默然片刻,说道:“我没有这般多的银两。”

  白继业饮一口茶,笑着说道:“修道人有着异于常人的本领,要赚取钱财银两,又有何难?”

  清原平静道:“我不可能停留一处,一心给你赚钱还债。”

  “这就俗气了。”白继业笑道:“修道人或可云游四方,平日里有些闲暇,稍微注意便可。”

  清原又道:“那我钱财如何还你?”

  “不难。”

  白继业微微一笑,取出个令牌,然后取小刀,割破指尖,滴上一缕血液,递给了清原,又道:“清原先生手里也有一道令牌罢?你滴上一滴血,留在我这里,也就可以了。”

  清原略微迟疑,然后才取出令牌,滴上一滴血。

  过后,清原把令牌推了过去,接过另一道令牌,问道:“这有何用?”

  “白某人没有什么大本事,只是养了一些不成器的小玩意儿,勉强能够传递消息。”

  白继业笑吟吟地道:“清原先生只要带着这东西,我那些小家伙就知你位在何方,每隔一段时日,我会传些关于天下局势变化的消息给你。你若有银两,就转回来给我,如何?”

  清原抛了抛令牌,说道:“你就不怕我把这东西扔了?”

  白继业端着茶杯,说道:“我身子骨虽然病弱,但眼睛还好,自问这看人一项,还有几分眼力的。”

  清原收了令牌,说道:“单是传递消息这一项,就不知二十万两了罢?”

  白继业说道:“左右也闲置着,让这些小东西动动筋骨,未必不好。”

  清原仔细看了他一下,然后问道:“二十万两白银,多少期限?”

  白继业摇头道:“没有期限。”

  清原手下顿了一顿,说道:“没有期限?”

  “是的。”白继业说道:“你能给我多少,就给多少,十年能还就十年,百年能还,就百年。”

  “白家主总是作这些赔本的买卖?”清原缓缓说道:“这白家到了如今,竟然还没有败落?”

  这话说了,顿时让身后的白晓有些恼怒。

  白继业偏过头,淡淡看了他一眼。

  白晓顿时沉默,收敛了情绪。

  白继业收回视线,又看向清原,笑道:“我这白氏分支,可不是临东本家,之所以能有如今的家大业大,靠的就是这些赔本的买卖。”

  说罢,他抬了抬手,说道:“小白,去把那东西取来。”

  白晓咬了咬牙,然后转身离开。

  “喝茶。”

  白继业轻笑了声,说道:“那东西我已经取出来了,只是放在书房,小白很快就取回来。”

  清原饮了口茶,看不清面色。

  过不多时,白晓回来,手中有个盒子。

  那盒子是檀木所制,严丝合缝。

  “宝物就在其中。”

  白继业接过盒子,然后双手奉上,说道:“请验一验。”

  “既然白家主有心送宝,又何必欺瞒?”

  清原心中加了一句,若是你要欺瞒,莫非还要在你这白家翻脸?

  这白家颇有深不可测之感,宅邸如深潭幽池,水深难测,内中着实不能测出深浅,真要动手,清原必然是难以脱身的。

  他接过盒子,转手交给了山魈。

  山魈古苍接过盒子,侍立一旁。

  “告辞。”

  清原起身来,说道:“二十万两白银,若有闲钱,自会归还。”

  “不急,反正白某人也不缺钱。”

  白继业起身来,说道:“白某体弱,不好动身,就不相送了。”

  ps:周一求收藏,求推荐票,求点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