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二十七 白家,白继业

章 二十七 白家,白继业

  白家。

  源镜城第一家族。

  临东白氏的分支。

  这是一座大宅,比钱家更为宏伟壮阔。

  门前两边,各有两座石麒麟,纹路线条细致,宛如生灵。

  朱漆大门,两边各有一个硕大铜环,门上打着九九八十一个铜钉。

  上方牌匾,仅得二字:白府。

  仅这两字,分量之重,已令人为之敬服。

  “九九八十一个铜钉,几欲并肩帝皇……这还只是白氏分支……”

  清原遥遥观之,愈发惊讶。

  “这位先生,可是来拜访我白家家主的?”

  忽然,白府门前,有人朝他迎了过来。

  清原本想遥遥观望一番,以作打算。然而未有想到,当开始临近白府时,就已有人迎了上来。

  那是一个少年,面貌清秀,白衣洁净,他笑意吟吟,说道:“我叫白晓,在此等候多时。”

  清原眸光骤然凝起,说道:“白家已知我来?”

  少年微微笑道:“不说天下,至少这源镜城的风吹草动,我白家是一清二楚的。”

  他微微侧身,说道:“请随我来。”

  清原顿了顿,他偏过头,本想让山魈在外等候,也作策应。

  但这山魈毕竟懵懂,不知人事,一旦突变,不知应对,反而容易落险。

  于是也不开口,领着山魈入内。

  才走了几步,忽然有些心悸。

  门前两边的石麒麟,一动不动,稳若山岳。

  然而两股磅礴的凶悍气息,扑面而至。

  两个石麒麟,仿佛活了一般。

  清原目光微凝,暗自心惊。

  这分明是两个死物,但几乎如同生灵一般,气势汹汹。

  不说其他,单是这两头石麒麟镇压门前,就能惊走邪异鬼怪。

  清原仔细再看,这白府门前,檐上雕饰,阶梯尺寸,俱是极有讲究,风水之学,竟然比明源道观更为细致。

  白晓看了一眼,露出几分笑意,却没有开口,依然领路在前。

  清原心头多了几分忌惮,随他入内。

  山魈古苍本是凶性滔天,到了两头石麒麟的面前,更有许多惊惧。只不过它性子不同,较为坚韧,若是精怪兴许立即就瘫倒,但它依然坚定脚步,随着清原入内。

  ……

  入了白府之内。

  绕过照壁,穿过走廊。

  不论栏杆,壁画,都有些若有若无的痕迹。

  那些痕迹就如符文一般,聚敛五行之气,仿若阵法。

  清原更觉这白府之中必有风水高人。

  尤其是看到那些树木的栽种,花草的修剪,都是极有讲究,迎合季节月份,南北有分,更有随时辰变化者。

  这并不是一日之功,而是许多日子之中,持续修剪。

  尤其是那些花儿,明显刚按着日子来修剪,至今未过三天。

  “这白府之内,必有精通风水之术的高人。”

  清原颇为惊讶,心想道:“只怕还有修道之人。”

  白晓走在前头,目不斜视,看似平易近人,淡然和善,但行走之间,有些淡淡的倨傲之态。

  “真是一方福地啊,常人居于此,也必是气运大兴,大富大贵。”

  清原缓缓说道:“不知这是贵府哪一位人物的手笔?”

  白晓轻笑道:“白氏传承多年,源镜城虽是分支,但也不乏精通此道之人,这是多年以来,许多祖辈钻研修缮的成果。至于这如今的许多布置,每数日一换,均出自于本门家主。”

  清原平静说道:“传闻白家家主,年纪轻轻,算无遗策,有神算之称。未想还精通风水之学……”

  这白家少年露出几分微笑,眉宇之间不免得意,但口中却谦逊道:“神算之称倒不敢当,只是许多东西,瞒不过家主的眼睛罢了。”

  清原微微沉默,心头暗道:“虽只是白氏分支,但如今看来,也是庞然大物,只怕有些麻烦了。”

  ……

  出乎清原意料之外,接待他的地方并不在大堂,而在后院。

  穿过走廊院落,但见假山流水,鸟语花香。

  后院之中,有一人,正修剪花草。

  此人一身白衣,头戴冠帽,仿若一文士。

  他听闻脚步声,放下手中的物事,转过头来。

  这是一个十分病弱的年轻人,似是二十七八的年纪,未至三十。

  他五官端正,面如冠玉,带着几分淡淡的微笑。

  然而脸色苍白,白得如雪,没有半分血色。

  白家家主,白继业!

  清原听启元道长介绍过,白继业已有三十来许,乃是启元道长生平听闻过的人之中,最有谋算的一人。

  据说此人已过三十来许,但生来体弱,病症缠身,故而还显得年轻了些。

  清原不由得想,似乎每个精于算计的人,都体弱多病?

  “清原先生?”

  白继业微微一笑,声音清澈柔弱,如溪涧流水一般。随后他作了个手势,道:“请坐。”

  院子里有石桌石椅,上面已经有了一壶茶,四个杯子。

  清原依言坐下,山魈则站在他的身后,宛如一道黑影。

  白继业朝着山魈看了一眼,眼中有些异色,一闪而逝,然后看向清原,笑道:“先生是为那漓县的宝物而来?”

  清原在桌下的手掌,不禁握上了铁棒,平静道:“都说白家主算无遗策,有神算之称……但白家主如今表现出来的,可不仅仅如此,倒像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过奖了。”白继业笑道:“毕竟自家眼前,风吹草动,总会多加注意些。”

  他作了个请茶的手势,然后自己端起一杯,饮了一口,继续说道:“清原先生入了钱家,然后钱家立即请去了赵家,而赵家家主几乎没有迟疑,又立即赶往钱家。这两家人虽然关系不错,但反应如此迅速,必是有要事发生。”

  “若说重要之事,也就寥寥几桩,我命人查了下,清原先生是从漓县来的。既然事关漓县,又关乎这两家,加上少许细节,也就不难猜出些东西了。”

  白继业笑道:“你杀了钱家的吴维,又撞破了钱家的房顶,我这白家一旦有损,要修缮可是不易,所以还是请进来的好。”

  清原暗自心惊,这源镜城之内,似乎一举一动,居然都在这白家眼中。

  他沉默片刻,然后说道:“都说白家是源镜城第一家族,而赵钱两家稍次一筹。可实际上,白家才是源镜城唯一的家族,赵钱两家又算得什么?”

  “留着他们,可以激励后辈,莫要狂妄自大。其次,一家独大的场面,未必是好事。”

  白继业笑了两声,然后看向清原,说道:“清原先生追寻的宝物,确实在我这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