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二十四 剪纸为马,清幽井院

章 二十四 剪纸为马,清幽井院

  晨曦柔和,既是明亮,又不刺眼。

  道观外的溪流边上,有一巨石,方圆丈许。

  石上有一人,身着淡色衣衫,神色平静,黑发如墨,宛如清流。

  小瑜看了一眼,只觉他在阳光里,好生温和。

  清原正低着头,左手一块木头,右手一柄小刀,认真刻画,下手不快也不慢,轻悠悠的,过了许久,才见轮廓。

  那是一只狗?

  但它爪牙更为尖利。

  是狼?

  但它头顶还有一个王字形状的斑纹。

  “先生……”等清原刻画完毕,小瑜才好奇地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这个啊……”清原抛了抛,笑道:“原本是狼,但我画蛇添足,又给它添了一些虎的凶威,倒有些四不像了。”

  小瑜想了想,说道:“但是很好看呀。”

  “好看?”

  清原怔了怔,看着手中这物事,左右看也是较为狰狞凶恶,实在看不出哪里会跟好看二字扯上关系。

  小瑜捂着嘴,眯着眼睛笑了笑,然后问道:“先生刻画这虎狼作什么?”

  她倒是知晓,先生喜好读书,观望风景,也注重修身养性,但并不会有什么无缘无故,又无用处的举动。

  “虎狼……这名字倒还不错。”

  清原莞尔一笑,然后说道:“小瑜可听过道术?”

  小瑜点了点头,说道:“听过啦,先生说了,再过段时日,您也可以施展道术了。”

  “我道行尚浅,为时尚早。”清原抛了抛手中的虎狼木雕,说道:“道书中诸般玄奇法术,其中有一类,是有剪纸为马,撒豆成兵的说法。那撒豆成兵我不识得,但剪纸为马,倒是曾有习练,只不过,要真正剪纸为马,道行不能低了……”

  “我即便有所突破,成就二重天,真气凝形,得以出体运用,但也难以施展得来。即便施展得来,也弱不禁风,只能吓人,若真要见血,兴许被习武之人一脚就踢破了。”

  “如此,就须得借助外物。”

  清原笑道:“我手中这虎狼,就是外物。”

  小瑜张着嘴,满是惊愕,十分好奇。

  “暂时还未刻完,就是刻完了,也还须用上朱砂,再经火烤水炼等等步骤。”

  清原笑道:“这是今后的事了,如今只是为日后施展这一门道术,提早做些准备。”

  小瑜点了点头,笑嘻嘻说道:“我还没见过法术呢。”

  清原点头笑道:“会见到的。”

  他低头看了手中的木雕一眼。

  有些话他没有说。

  这木雕取槐木而制。

  槐木又称鬼木,极易招惹邪气。

  但对于他而言,倒是可以增长虎狼凶威,况且,也不惧那些所谓邪气了。

  只不过这般一来,这正统道术,不免也有邪异凶厉之意。

  对此,清原自觉不曾动用邪法,问心无愧,而自身又不惧这槐木邪异之处,心中却也放得坦然。

  ……

  清原收了木雕,与葛瑜儿回返明源道观之中。

  道观后方也有一扇小门,两人便沿着小门入了道观。

  走廊上无人来往,颇为寂静。

  只不过清原和小瑜两人一言一语,说得也颇有趣,倒不觉如何。

  转过一处小门。

  清原忽然止步。

  他偏头看去。

  小门内是一座小院。

  小院空旷,以石砖铺地,一旁有道走廊,尽头是另外一个院落,距前院不远。

  小院中间有一口井,井上盖着一张铁网。

  葛瑜儿看了先生一眼,问道:“怎么了?”

  清原微微皱眉,没有回话。

  这小院之中,清冷幽寂,有一股凄然冰凉之感。

  沉寂无声,也无人气。

  葛瑜儿原是有些冷的,但看先生在这里,倒是心中安定了许多。她看到院中那口井,不禁讶异道:“这里有井啊,离前院也近,怎么这些道士总是从前面出去,到溪边打水?”

  闻言,倒提醒了清原,他微微皱眉,心道:“有井却不用?”

  这般想罢,他拍了拍葛瑜儿的头顶,说道:“你站在这儿。”

  小瑜点了点头。

  清原手上握住铁棒,朝着那口井走了过去。

  “清原先生……”

  这时,前方传来声音。

  走廊的另一个出口,站了一人,正是前两日为清原解惑的启元,张启铭的师兄。

  他带着些许笑意,说道:“先生是走错路了吗?”

  清原收了铁棒,笑道:“我先前沿着前门游玩,适才从后门归来,一时找不着路。”

  启元微微施礼,说道:“是敝观思虑不周了,便请先生随我来罢。”

  清原点了点头,朝小瑜招了招手。

  小瑜小跑过来,站在他旁边。

  清原随他离开,状若无意般地问道:“贵门既然打了一口井,如何还要去溪边打水?”

  说罢,清原细看启元道士的反应,因清原身形稍微靠后,并未看到这道士的神色,但却发觉他脚步骤然一顿,然后又迅速恢复。

  启元微微一笑,说道:“这水早年就已枯竭。”

  清原平静道:“但我见那院子里,倒是有些水气的。”

  启元眼睛闪过一缕异色,然后说道:“那枯井的水,前些年才涨了回来,只可惜污浊不堪,所以弃了不用。”

  清原点了点头,露出恍然神色,又道:“这院子倒是清幽安静,平日在此读书乘凉,着实不错。”

  启元勉强笑了笑,说道:“这院子里少有人行走,故而少了人气,按我们道门来说,这类地方阴气较重,不好久留。”

  清原笑道:“道观之内,自有道祖护持,哪有什么不好久留的地方?”

  启元咳了两声,说道:“那井院已经弃了,观主觉得不好,正要修缮,暂时还是不能去的。”

  清原已知晓那院中必有什么问题,但他也不算太过好奇,便不再试探。

  每个地方都有秘密,总不好一一探寻。

  于是他便顺着启元的话,问道:“贵门观主似乎少见?”

  启元低声道:“观主喜好游历,时常游戏人间,或又跋山涉水,采药练气,寻仙访道,故而少有归来。”

  “倒是一位闲云野鹤之士。”清原笑道:“不知观主何名?”

  启元答道:“本门观主道号为水源二字,人称水源道长。”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