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二十三 故人言

章 二十三 故人言

  清原自知他们两人故友重逢,必有要事商谈,他也知趣,便即告退,自然也带走了山魈古苍。

  葛瑜儿似乎也对这位云镜先生不甚熟悉,而有些事情,多半连小瑜都不好知晓。

  得了葛老暗中示意,清原便把小瑜也一并带走。

  待得房中就剩云镜先生和葛老二人。

  一下子寂静下来。

  云镜先生朝外头看了一眼,说道:“那个年轻人是修行中人,只是道行似乎不高,但看他举止动作,清逸脱俗,不像是初学法门的样子。再看根骨,只怕也是不俗,道行本应是较为高深才是。”

  葛老笑了笑,说道:“他似乎近来才有突破,之前初见时,尚未修行入门,我只见他气质不凡,非是池中之类,因而收留了他。”

  “此前未有入门,近来才有突破?倒是怪事……”

  云镜先生似乎颇有兴趣,又说道:“那个罩在黑衣里的人,凶厉之气扑面而来,桀骜不驯,野性难驯,只怕也不是俗类罢?”

  葛老说道:“那是一头精怪,险些要了我与小瑜的性命,后来才被清原收服的。”

  闻言,云镜先生愈发讶异了些,但他未有在这上面纠缠,转而问道:“小瑜就是明公的孙女罢?”

  葛老微微点头,说道:“她是葛盏的女儿。”

  说罢,葛老低低叹道:“当年相爷逝后,我随葛盏上过几次战场,奈何年迈体衰,其实到了那时,已经不再随军而行了。当初葛盏战败消息传来,我就知不好,带她躲过了一劫,但葛盏夫人等来不及逃,俱都遭了难。”

  云镜先生顿时皱眉,说道:“是哪方人物下手?”

  “不知。”葛老微微摇头,说道:“我猜过许多人,如姜柏鉴,如严宇,如当时野心勃勃的胡皓,甚至是南梁及元蒙的奸细,又或者是临东白氏等等。但是全无头绪……”

  云镜先生终究叹了一声,道:“都是命数。”

  “命数……”

  葛老叹了一声,然后说道:“按照原本的规矩,我该是明年再来,但近来因精怪一事,不好再有停留,因此提早来了。”

  “这倒是巧。”云镜先生说道:“果儿姑娘也会提早到来,大约再过月余时候。”

  说罢,云镜先生又有感慨,说道:“她闭关出来,听闻明公逝世,葛盏战死,葛氏族类俱灭,极为自责。”

  “怪不得她的。”葛老说道:“当年她出生时,相爷就请高人看过,认为她应有仙家道果的命数,故而取名葛果,送入山中修行。相爷说过,不论俗世如何变化,都与她无关……”

  “但她毕竟是明公的女儿,葛盏的亲妹。”

  云镜先生怅然道:“也罢,将小瑜交给她去教导,未必不好。”

  葛老点头道:“我原想等上一年,现在等上月余,也无不可。”

  云镜先生添了些茶水,悠悠说道:“人世浮沉,你能活命下来,已是令故人欢喜了。”

  葛老顿时沉默无声。

  ……

  院外。

  清原随着那少年道士而行,游览这道观景色。

  道观之内,虽然朴素,但也古典大方,风水格局亦有讲究,观之颇有得益。

  少年道士年幼时上山,拜入明源道观,受启铭二字为名。至于俗家,似乎姓张,但他出身道观,对此俗世尘缘不甚看重,只是一语带过。

  “启铭道长。”

  清原想了想,笑着说道:“我看这道观之中,水流清澈,又种植蔬菜瓜果等,想来是自给自足,不必借助外界。既然是隐世避居,不染尘世,那你也没有下山进城过罢?”

  名为启铭的少年道士怔了怔,然后挠了挠头,才抬头说道:“怎么可能?你不知道这我等道家之人,都要学着出世入世吗?我也是入世过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下山过?”

  清原笑道:“既然如此,那山下源镜城的一些事情,小道长也是熟悉了?”

  启铭眼睛闪烁,逞强道:“自然识得。”

  清原点了点头,取出三个令牌,摆在他面前,说道:“道长可辨别得出来这三件物事的来历?”

  “这……”

  启铭呆了一呆。

  清原道:“小道长不认得?”

  启铭挑了挑眉头,说道:“怎么可能?只不过这些令牌太过古旧,看不清楚,我且拿去擦拭干净,才好辨认,毕竟源镜城是大城,各家宗族可是不少的。”

  清原点头笑道:“也好。”

  启铭取了三张令牌,匆匆而去。

  葛瑜儿眨了眨眼睛,说道:“他骗人的哦……他都不懂……”

  清原笑道:“虽然这里是与世隔绝,但毕竟山下就是源镜城,也不可能全无来往。这少年道士固然是少有下山,但他的师兄长辈们想必是不少出去的……他这一去,多半是去寻他师兄问话了。”

  葛瑜儿恍然大悟,说道:“先生真坏。”

  清原笑了两声,反倒想起了葛老的借刀杀人之法。

  山魈不懂这些门道,它只是低声在念叨着自己的新名字:“古苍……古苍……”

  过了许久,那天真懵懂的少年道士才跑了回来,大声说道:“我知道了……”

  清原笑道:“知道什么?”

  启铭面带得意,指着三个令牌,逐一说道:“这边这个,是白氏分支;那边那个,是源镜城赵家;最后这个,是源镜城的钱家。”

  “赵家?钱家?”

  清原皱眉道:“这两家在源镜城底细如何?小道长可对这两家熟悉?”

  “这个……自然……自然是……熟悉的。”启铭咳了两声,说道:“只不过一时有些复杂,我去梳理一下想法,免得说来繁复。”

  说罢,他又匆匆转身走了。

  葛瑜儿吐了吐舌头,说道:“先生,你问他一句,他就要跑一趟,这傻道士岂不是累得很?”

  清原微微摇头,笑道:“他适才拿三个令牌去问,想必他那些师兄或者长辈,不免有些疑惑,如今再问,想必好奇,又会警惕,接着就会跟随过来。那么这道观中真正能为我解惑的,应该也来了。”

  葛瑜儿哦了一声,眼睛里满是佩服的神色。

  这是,那少年道士张启铭又回来了。

  但这一回,他是低着头,颇为无奈的。

  而在他身后,有个年岁更高一些的青年道士跟随过来。

  “小道启元,见过先生。”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