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二十二 明源道观

章 二十二 明源道观

  源镜城外。

  林间小道,蜿蜒曲折。

  有流水潺潺,清澈冰凉。

  有鸟叫虫鸣,轻语花香。

  “当今天下,战火纷乱,这般清净之地,委实难得。”

  清原说道:“葛老的故人,想来也是位雅人?”

  葛老先生笑道:“他确实是一位雅人,但前方并不是他的居所,只是他暂居之处。”

  清原四周看去,笑道:“这里原本又是什么地方?”

  “道观。”

  葛老先生指着前方,说道:“明源道观。”

  清原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便见前方小道尽头,乃是一座山。

  山道以白石为阶,蜿蜒而上,在半山腰处,坐落着一家道观,云雾萦绕,尽是仙家景色。

  ……

  “明源道观起于唐初,后唐末时战火兴起,当时的观主便将道观迁出城外,在这山间落定,避世隐居,不受战火之乱。”

  葛老先生说道:“直至如今,传承多年。”

  清原仔细看了片刻,微微一惊。

  那道观所在之处,汇聚山中痕迹走向,可谓一处灵穴,风好,水清,正是风水极佳。

  “好地方啊,选立道观的那位人物,只怕也是精通风水之道。”

  沿着石阶而上,来到道观门口。

  清原行走之时,默数了一遍,不多不少,恰好是一千三百阶。

  道观古朴,虽有些檐兽等等雕饰,但却也不甚精致。

  大门未闭,但也无人守候。

  只是偶然有个少年道士挑水出来,才见到了他们。

  “几位是?”

  那少年道士放下水桶扁担,小跑上来,作个礼。

  “老夫姓葛。”

  葛老微微还礼,笑道:“云镜先生可在?”

  那少年道士闻言,顿时惊讶,说道:“原来是云镜先生的朋友?”

  葛老微笑道:“是的。”

  少年道士施礼道:“云镜先生今年来得早,已在观中住了半月余,我这就领几位过去。”

  葛老先生点了点头,随之入内。

  清原等人跟随在侧。

  忽然,清原眼睛一瞥,落在山魈的身上。

  这山魈不如往昔那般沉稳,脚步有些虚浮。

  清原隐约知道些什么,皱眉道:“不舒服?”

  山魈低沉着声音,又有些沙哑,说道:“这地方好生沉闷,压得喘不过气来。”

  “道观寺院等地方,确实压制妖物精怪一类,但你已经初步凝成真气,也算初入修道之门。”清原低声道:“稍微适应片刻,也就无事了。”

  山魈嗯了一声,沉默下去。

  清原四下看了看,这道观远看是只是个小观,但入内之后,发觉这里分作几个院落,规模也算不小。

  但看院中,虽然朴素,但栽树,开池,以及雕饰,栏杆,石砖,等等地方,都有许多讲究,五行均衡,符合风水之学。

  “明源道观历代观主,素来是风水大家,昔年大唐钦天监的许多人,便是出身于明源道观。”

  葛老看出他惊异之色,说道:“当今许多江湖术士所用的寻龙点穴,以及观测风水法门,便是出自于撼龙书,而这一本书籍,就是明源道观在唐时编写而成。”

  前方那少年道士闻言,笑得颇为高兴,说道:“是的呢,我听师父说过,当年唐帝要寻一处葬穴,为自己死后修建陵寝。”

  “当时请了国师搜寻位置,后来国师寻到了地方,把铜钱埋在土下,以作标记。”

  “然后唐帝还想试一试本门的高低,请了祖师前去。祖师也花了些功夫,寻了一处风水秘地,折了一根枯枝,插在地上。”

  他眉宇挑起,甚是得意,“后来唐帝命人去寻,发现那枯枝插在地上,恰恰就插在铜钱的孔洞之中。”

  清原朝着葛老看了一眼。

  葛老点了点头,说道:“老夫听过此事,确是属实。”

  清原不禁赞道:“贵门祖师在这风水之道,真是造诣精深。”

  “这是自然。”少年道士笑道:“原本唐帝要立本门为国教,但祖师淡泊名利,也就作罢了。”

  几人言谈之间,又来到一处院落。

  ……

  “云镜先生。”

  少年道士站在院外,说道:“您有几位朋友来访。”

  “请进来。”

  那声音温和平淡,宛如清泉流水。

  几人随之入内,踏入房中。

  内中有一人,盘腿而坐。

  此人约四十来许,白面无须,身着淡白衣衫,作儒士打扮。他神色温和,满是笑意。

  在他一边,摆放在一卷竹简。

  他面前有茶几,摆放着一些茶具。

  没有出去迎客,并非代表无礼,因为他已经在着手冲洗茶汤。

  清香扑鼻,只嗅一口,精神便为之一震。

  葛老施了一礼,躬身道:“见过云镜先生。”

  “多年不见,未想你还在世上。”

  这文士叹了一声,感慨颇多,“原以为当年葛盏战败,你已埋于疆场了。”

  葛老低声道:“侥幸逃生。”

  文士叹息道:“当年明公若听我一言,平定局势之后,及早脱身,也不至于越陷越深。”

  清原知晓,葛相名为葛尚明,这里的明公,指的便是葛相。

  原来眼前这位云镜先生,还是葛相的故人?

  葛老先生,也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军中文职罢?

  “坐。”

  云镜先生指了指前方。

  葛老等人各自落座。

  云镜先生和葛老二人感慨叹息,颇有唏嘘之意。

  清原饮了一口茶水,入口清香,涩后而净,非是俗类。他不禁想起当日在山中草庐里饮下的那一杯茶,也是非同寻常的。

  “这位是?”

  云镜先生看了清原一眼,露出疑惑之色。

  葛老说道:“这位是清原先生,随我同行而来,救过我与小瑜的性命。”

  云镜先生闻言,施了一礼,说道:“先生心善,云镜在此谢过了。”

  清原亦回他一礼,说道:“葛老慈蔼,宛如长辈,小瑜更如亲妹,救人一事,何须答谢?”

  他们客套了一番。

  云镜先生又看向了山魈,目光微凝,瞬息而过,神色如常,笑道:“这位又是?”

  清原和葛老都静了一静,对视一眼,未有即刻回话。

  过了片刻,清原缓缓道:“古苍。”

  这山魈本体为猿猴,亦是猢狲。

  猢字去了兽旁,是古月,取中间字,姓古。

  以苍天为名。

  故名……古苍。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