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十八 蜀国

章 十八 蜀国

  “都说为官者最大成就,莫过于权倾朝野,福荫八代九族。”

  清原笑了几声,说道:“原来如此……”

  “那个阉人……”

  葛老哼了一声,说道:“昔年相爷在时,尚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未想……至相爷逝后,竟被此人钻了空子,把持内政。”

  当年葛相逝后,不论葛盏,还是姜柏鉴,或是严宇,都在争夺蜀国的兵权。那时胡皓受到蜀帝信任,趁势把持内政,广结党羽。

  待到了今日,兵权四分五裂,千疮百孔,而内政反倒稳固一片,尽数被胡皓所掌。

  清原略微沉吟,点头道:“我倒曾听闻过,他权倾朝野,在朝堂上下,皆是党羽,根深蒂固。”

  顿了顿,清原又摇头低笑,说道:“时至如今,就连蜀国大将军姜柏鉴都无可奈何,反而遭了他的制衡。”

  朝内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均有此人党羽。除兵部仅是被安插人手,其余地方几乎都被此人稳稳把持。

  人丁,军费,粮食,等等物事,都遭此人制衡。

  葛老恨恨道:“若是相爷未死,蜀国何至于落到这般地步?”

  清原并未接话,神色如故。

  当今天下三分,而他原是天上仙宫降下之人,不属于哪一方。

  只不过相较之下,他常在蜀国境内游走,比之南梁与元蒙,则更为熟悉亲近一些。

  听闻葛老的话,再想起自己所得的那符法小册,葛相的笔迹以及想法,不禁有些感叹。

  而一旁的山魈,它不知人事,听得懵懂模糊。

  倒是小瑜,有些惊愕的念头。

  当今天下征战连绵,黎村地在蜀国,而处位属南部边境,虽然靠着深山老林的地势,不在交战之处,但也不算平静地界。

  因而这漓县附近之人,哪怕是樵子渔夫,也对于战况极为上心。

  葛瑜儿虽是孩童,但耳濡目染之下,对于许多事情,时常听闻,也知晓不少。实则心中对当前各家局势,算得是颇为熟悉。

  然而她心目中的各方局势以及各方人物,大多以较为通俗易懂的印象,记在心中。

  如今被先生和爷爷,以如此清晰的言语讲述出来,心中的许多通俗印象,竟有陌生之感。

  清原偏过头,看山魈满面迷茫,说道:“你既然随我入世,也不能一无所知,且先寻个地方落脚,我路上与你细说。”

  山魈点了点头。

  ……

  当年大唐统御中原,帝无所出,死后无子嗣继位,便有诸王争位,终致大唐国力渐弱,分崩离析。

  又有百姓因战乱烽火,名不聊生,四方揭竿而起,天下大乱。

  后各方征战六十年,大势初定。

  南方有梁国,中土有蜀国。

  两国意欲共争天下。

  然而蜀梁交战之际,北方草原部落举旗立国,号为元蒙。

  故而天下三分。

  因为如今天地未来局势,事涉封神。

  因此,这再不仅仅是俗世朝堂之争,还涉及修行中人。

  因而清原讲述得较为详细。

  ……

  “你我脚下所在境内,乃是蜀国之国土。”

  清原与山魈并行,因碍于出身蜀国军中的葛老先生,以及周边行人,故而声音较低。

  而山魈则听得认真,低着头,只是时而应两声。

  “原本蜀国空前壮大,三国之中以此为首。而丞相葛尚明,运筹帷幄,智计极高,他既持内政,又掌兵权在手,一片稳固强盛,奈何征战途中,染病而亡。”

  “其独子葛盏继承兵权,攻打南梁,击退南梁大将军邓隐。大捷之际,遭遇南梁一位杰出人物,仅率七千兵马,直闯中营,击溃了蜀国二十万大军的阵势。”

  “葛盏战死,大军溃败,蜀国一蹶不振,从此兵力孱弱。”

  “后兵权交由姜柏鉴手中。”

  说到这里,清原顿了一顿,然后语气加重了些,“姜柏鉴此人,原是梁国将领,出身天水县,素有才能,然而在梁国倍受猜忌。后来葛相攻破天水,将天水划入蜀国境内,才将之收服。”

  “姜柏鉴?”山魈察觉到先生语气加重,于是在心里记下了这个名字。

  “葛相看重姜柏鉴,收其为徒,传下兵书,并授予兵权。”

  清原缓缓说道:“但葛相死后,姜柏鉴毕竟一介降将,资历不足,故而兵权被葛相之子葛盏所持。”

  “葛盏得了兵权,又素来忌惮姜柏鉴,视之为大敌,颇多制衡。”

  “直到他兵败死后,蜀国溃败,姜柏鉴才接下了溃败的蜀国残军。”

  “但因此前大败,国力孱弱,他只得勤勤恳恳,勉强把持当前局势,未有显赫功绩。”

  清原说道:“如今的局势里,姜柏鉴乃是蜀国大将军,执掌大部分兵权,至于另一部分兵权,则在右将军严宇手中。另外小部分兵权,较为散碎,暂无须理会。”

  山魈听闻严宇这个名字,发觉先生的语气,也有少许变化。

  清原想了想,又说道:“至于先前所说的胡皓,乃是一个宦官,曾是梁国之人,后被驱逐,沦落蜀国。”

  “当年葛盏,姜柏鉴,严宇一干人等争夺兵权时,他趁机把持内政,如今根基遍布,也算权倾朝野。”

  “此人在蜀国中权势滔天,就连给他府中送菜的酒楼老板的一个远亲,都能借他的名字胡作非为,可见气焰之高。”

  清原告诫道:“你须切记,他也是蜀国中不可忽略的一位。”

  山魈听先生逐一说来,记了许久,然后应道。

  “我记住了。”

  ……

  葛老先生的意思是,入城之后,先寻个地方吃些东西,定下借宿的地方,然后再寻明日去往源镜城的车马。

  清原自无异议。

  一行人来到酒楼处。

  酒楼之中虽非座无虚席,但也颇是热闹。

  而上方有个说书先生,手执折扇,指指点点,侃侃而谈。

  清原等人坐在靠窗位置,点了几盘小菜,一壶茶水,然后细听之下,却发觉那说书先生所讲的,不是旁人,而是蜀国右将军严宇。

  “竟敢言谈国之重将?”

  清原略感惊异,跟葛老先生对视一眼,俱有疑惑。

  严宇祖上便是蜀国重臣,因而对姜柏鉴这外来降将,素有不喜,两人常有不合。

  关于这点,便是寻常百姓都知晓的。

  在民间流传的故事及传言,若不利于国,自是被掐断在萌芽之中。

  至于那些不能传扬的秘辛,哪怕传了出来,也会有人及时封口,乃至于灭口。

  因此蜀国两位将军之间的不合,倒还谈不上秘辛。

  只不过,胆敢堂而皇之地当说书来讲,也未免太过有恃无恐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