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十二 三道令牌

章 十二 三道令牌

  洞穴之中,颇为阴暗。

  小瑜缩在角落边上,露出几许惧怕之意。

  洞口处蹲着一个身影。

  那身影浑身长满了黑色毛发,头顶是上一撮白毛,它蹲在洞口处,双臂按在地上,良久不动。

  外面的光芒照射进来,被它阻隔住了。

  那个身影,顿时变得朦胧昏黄。

  “妖……妖怪……”

  小瑜握了握拳头,她认出那个身影,就是打伤了爷爷,又把自己抓来的妖怪。她拾起了一旁的石块,抱在怀里,瑟瑟发抖。

  先前那妖怪口吐人言,说不会伤害她。

  但她是不信的。

  ……

  山魈偏过头,看了看角落处的小姑娘一眼,金色眸子中闪过几许无奈。

  那个人已经去了好久。

  不会出事罢?

  它想了想。

  想起那传闻之中的大山妖,那是山中的王,它止不住颤抖。

  涉及到大山妖……

  它想道,如果那个人回不来了,这个小姑娘该怎么办?再养几十个日夜,等待下一个月圆夜?

  就在这时,洞穴前方,有个人影徐徐走来。

  那人身材颀长,身着白衣,绣有蓝色边纹,踏白靴,束腰带。

  他面貌清俊,眼神清澈,眉宇间带着些意气风发之态。

  山魈想了想,忽然觉得春天时候,那些山中的飞禽走兽,就是这种情绪。它经常临近附近地方,故能熟识人言,它想了想,把这种欢悦的情绪,唤作春风得意。

  然后它更加惊讶。

  先前这人,清朗谦逊,眼底又有沉稳厚重之态。

  然而此刻,眉宇飞扬,神色洒脱,竟然有了许多变化。

  清原看着山魈异样的目光,也察觉自身的变化,但他并未如何在意。

  踏出了修道的第一步,梦寐以求的第一步,如此高兴的事情,又何必要压抑自身?

  “小瑜怎么样了?”

  清原走近洞口,朝内中看去。

  山魈侧开身子。

  小瑜抬头看去,便见洞口处站了一人。

  然后她惊愕道:“先生……”

  ……

  小姑娘哭泣不止,清原揽着她,安慰了一番,把事情稍微说了一遍,大抵是说他降服了这头山魈,救下了人来。

  小姑娘开始时还嗯嗯应两声,待到后来,已经熟睡过去了。

  清原笑了笑,把她手掌打开,内里是一个尖锐的石子。

  “她……以为是你,指使我?”

  山魈喉咙动了动,低沉道:“好在……你解释……不然,她打你……”

  清原看着怀中的小丫头,笑着说道:“葛老先生教得好,有些警惕之心,今后才能少吃亏。不过她对我也算信任,否则,再疲累也不至于在这时睡过去。”

  山魈似懂非懂,然后目光落在清原的腰间。

  那里有三张东西,似是铁牌,锈迹斑斑,上面纹着一些怪异的图案。

  清原反手摸了摸那三张铁牌,轻笑了声,并未开口解释。

  这三张,都是代表着身份的物事,并非全是铁质。

  三张令牌俱都来自于藏匿九重宝函钥匙的地方。

  因为藏匿钥匙的地方并不远,与来路相近,他当时循迹而去,在悬崖边上洞穴内,却并未发现钥匙,而是发现了一些尸骨。

  那已是多年的枯骨,上面的衣服残破不堪,兵器都已腐朽,而能够证明身份的,只有这三个令牌。

  三个令牌并不相同,再看场中有许多痕迹,多半是来自于不同的三家势力。

  “钥匙……多半是被这三家取走了……”

  清原眸光微凝,心中沉吟。

  那三家之中,不乏互相争夺,但绝大多数,是死在藏匿钥匙的布置之中。

  他忽然想起广元古业天尊遗留下来的那些话。

  钥匙不作考验,只藏得隐秘,难以搜寻,若寻得地方,取之不难。

  “取之不难?”

  清原心头颇为无言,不免自嘲。

  他仔细看过了当时的场面,即便不是有人捷足先登,凭他的本事,也拿不到那钥匙。

  或许在广元古业天尊这等人物的眼里,那确实不算什么布置,也谈不上危险。但对于清原而言,实是九死一生的机关陷阱。

  “这三家……”

  他沉吟着,“既然能够有代表身份的东西,来历应当不小,寻到他们的踪迹,应是不难。”

  他这般想罢,把小瑜抱起。

  “先送这小姑娘回去,今夜你在村外树边等候,我再传你呼吸吐纳之法。”

  ……

  山外,黎村。

  “可怜小瑜那么乖巧的一个孩子,前些日子,还帮了我不少忙的。”

  “清原先生也想不开,他一个书生,又不是武人,竟然也敢入山。”

  “都过了好些天了,只怕连清原先生也在山中,回不来了罢?”

  “人倒是个善人,只是可惜了,有些认不清轻重危险……小瑜也是凶多吉少,他还执意入山,也不想,山中如此危险,怎么他一个文人能够行走的?”

  “葛老先生真是个苦命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今还因此又折了一个年轻人,他恐怕也是愧疚的。”

  村中不少人,有妇人洗衣晒被,时而谈论;有男子饮酒时,以此作谈资。

  天色渐渐昏黄。

  日斜偏西。

  不远处的树木簌簌作响。

  有警惕的猎户,张开了弓箭。

  自小瑜一事后,不免人心惶惶。

  垂下的树叶及藤蔓,被一只手拨开了。

  一个年轻人从中走了出来,他带着几许笑意,仿若晨时熙和的光芒,身着白衫,绣着蓝色边纹。而在他怀中,则抱着一个熟睡的女孩儿。

  “清原先生……小瑜……”

  这边看见的人,无不惊讶,一时愕然无言。

  良久,才有一阵惊呼。

  “回来了……”

  “清原先生把小瑜救回来了……”

  ……

  时已至傍晚时分。

  房中点起了蜡烛,光芒昏黄。

  村中围拢过来祝贺的,已经散去了。

  房中安静,只有葛老先生爷孙两个喜极而泣。

  葛老先生和小瑜相依为命,经生离死别之后,尤为激动。哪怕是葛老先生这位见过尸山血海的人,也不免老泪纵横。

  清原看了片刻,然后便往后退去。

  “留步。”

  葛老先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清原停住脚步,转过头来,笑道:“葛老先生还有事?”

  葛老先生忽然叹道:“你要走了罢?”

  ps:大家很给力啊,半周的时间,分类新书榜几乎触及前三,爆掉了许多人一周积累的数据。唔……明天周一,咱们继续努力哈,坚持每天投推荐票,有空点击几次……等字数多了,推荐来了,咱们去冲总榜好不好o(n_n)o哈哈~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