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九 死山神而得地龙

章 九 死山神而得地龙

  那巨人扑倒在前方,一动不动,声息全无。

  “它……似乎……疯癫……”

  山魈往喉咙处拍了拍,然后说道:“然后,倒下了。”

  清原眺望那一方,神色复杂,稍有变幻。

  大山妖稍微一抬脚,便能踢碎一座山峰,可谓万分强悍,凶不可挡。

  但此刻它似乎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死了。

  先前的疯癫,或许便是因为它要死了。

  “大山妖。”

  清原抬头看了看东方,黎明未至,还算夜间。

  先前经大山妖之后,此地山崩地裂,凶禽猛兽都已吓得远远逃离。

  所以这一路应当是畅通无阻的。

  清原问道:“你好奇吗?”

  山魈低下头,嗯了一声。

  清原看了小瑜一眼,略微沉默,再看了山魈一眼。

  “但我需要你护住她,寻个地方藏起来。”

  顿了顿,清原又道:“不许伤害她。”

  山魈低着头,嗯了一声。

  经过先前的事情,清原倒也勉强信得过这山魈,而且如今时候已过,不再有月正当空,倒也不怕它用小瑜完成仪式。

  ……

  所谓望山跑死马。

  那大山妖落在眼中,较为清晰,于是好像较近一些。但真正往那一边赶路过去,却是极远。

  清原身上有伤,奔跑之中,只感伤势有所加重。

  但他心中有一股执念,不愿放下。

  “大山妖倒下的地方,是南方……”

  “仙宫之时,九牛二虎面塑倒向南方。”

  “北斗主死,南方主生。”

  他咬着牙,不断奔跑。

  天已经渐亮。

  夜间受惊的野兽远离这一方,但或许天亮之后,还会回来。

  他不敢耽搁。

  ……

  到了近处,看清了眼前场面,不禁心惊。

  脑海中的想法,固有的念头,全都颠覆。

  大山妖扑在地上,背朝上,胸腹朝下,头颅看向右侧,双眸无神。

  而清原最惊愕的是,这大山妖,竟不是血肉之躯,而是岩石所化。

  头发是红岩,头颅是青石,獠牙是白石,身上是淡黄泛黑之色。

  这分明是一座不同颜色的山石,所凝聚而成的山,其形态酷似于大山妖。

  若换个地方,清原或许还以为这是根据大山妖为原型,而耗费大量人力,雕琢而成的石像。

  但在这里,它显然就是大山妖。

  之前山崩之时,清原分明看得清楚,它是一个能够搬山填海的巨人,血气浩荡,筋肉虬结。

  “原是血肉之躯,死后……便化作岩石了?”

  清原看不到半分生机,姑且断定这大山妖已是死了。

  但大山妖道行太高,以修行人而论,可谓深不可测,难以用常理揣度。

  清原围着大山妖走了一圈,最终停在它的头颅处。

  眼前是大山妖的口部。

  它死不瞑目,口中大张。

  当它死后化作了一座山,这口就成了山洞。

  不必细想,山洞必然是通向大山妖体内。

  清原有意入内,但不免犹疑。

  “入内一探?”

  “但内中是否会有危险?”

  “这大山妖是否会复活?我若入内,一旦它复活起来,岂非自寻死路?”

  “但……里面有什么?”

  下界数年,他不知自己要寻找的是什么机缘。

  只知是要让自身得以修行。

  但全无头绪,这些年他极为迷茫,只要有一丝希望,不惜为之涉险。

  冒险探索的事情,已非初次。而这一次,念头实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世人说富贵险中求。”

  “荣华富贵尚且如此,何况我求的是长生仙道。”

  清原深吸口气,然后一步踏出,沿着大山妖的口,踏了进去。

  ……

  大山妖不能以寻常生灵而论。

  但清原此时,也只能当它是寻常生灵。

  按说经过这里,可直入胃部。

  前方有些分岔路途。

  他看着下方,有着许多断木杂草。

  这就是先前的草庐,被大山妖一头咬碎,吞了下去。

  “修道之人,当以丹田为重。”

  清原微微沉思,想道:“若以人身的经脉划分,那么丹田位置,应当往这一边走。”

  他这般想来,往前行去。

  他原本还担忧大山妖身外成了岩石,而内里还是血肉之躯,或许会把自身消化在其中。但现在看来,这些忧虑着实多余,大山妖内外俱已化作了岩石。

  他沿着通道而行,左手执长刀,右手持铁棒,略作戒备。

  暗红色的通道,渐渐变得昏黄。

  他忽然想起自己所修行的黄庭仙经。

  土为黄色,位居中央,庭是阶前空地,故而以中空之意,命丹田为黄庭。

  他只觉前方有一些光芒,昏黄而泛金,光芒闪烁。

  丹田之位,若无差错,应在前方。

  “不知前方是什么?”

  清原忽然站定。

  倘如大山妖之前吞下了活物,而至今未有死去,那么是否会在其中,化作岩石,还是……依然未死?

  他虽有武学技艺,但毕竟还是门外汉,至于修道,甚至还未入门。只要有一两头虎狼在此,便有些危险了。

  深吸口气,清原往前走去。

  绕过前方,便见一片金光闪烁。

  一双金色的眼眸,与他对在一起。

  那是一双怎样的金眸。

  它威严,厚重,苍茫,而愤怒。

  金眸的主人,长着一对鹿角,有牛耳,龟目,虾须,獠牙,布满金色鳞甲,赫然是一个龙头。

  这是一头五爪金龙。

  金龙长约一丈,被锁链束缚。

  那锁链漆黑如墨,粗如臂膀,两侧各有两根,共有四条。

  锁链一头,定在四边岩壁之上,也即是之前大山妖的血肉。

  而锁链这一头,则锁在金龙身上。

  ……

  尽管这龙仅有一丈,但清原却能从它眼中,看到岁月沧桑,古老苍茫之态。

  “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

  清原以往所看过的典籍,书中记载瞬息间在心中闪过,“真龙不能以大小而论,它虽然不大,但气息沧桑,这是一头不知经历过多少岁月的真龙。”

  清原有意动作,然而与那金龙双眸对视之后,却仿佛身子僵硬了一样,无法动弹。

  金龙静静看着他,然后似乎有些愤怒。

  它尾部一摆,瞬息游动而至。

  清原脑海一空。

  仿佛山岳压迫而下。

  比之于先前大山妖踢碎山峰之时的压迫之感,也不减逊色。

  忽地,锁链哗啦作响。

  这金龙被锁链束缚,顿时缓了一缓,但它猛力挣脱,那锁链居然有些松动之感。

  清原心头大惊,拔刀斩了过去。

  一声脆响,布满血煞之气的长刀斩在金龙头上,然后脱手而出。

  而那金龙竟然全无损伤。

  它猛然一挣,卷住了清原。

  锁链拉动,把它拉了回去。

  但被它卷住的清原,也被拉了过去。

  “糟……”

  清原空出手来,用铁棒狠狠砸下。

  昂地一声龙吟,惊天动地,洞中尘灰抖落,碎石纷飞。

  铁棒运使,竟比长刀还利。

  金龙哀鸣不休,已被他一棒打成两截。

  它充满了愤怒之色,上半截躯体,双爪按住土地,返身便咬住了清原胸腹之间。

  而下半截龙躯,则打在了清原的头顶。

  剧痛充斥了一切感官。

  然后无数个念头,纷纷闪过。

  “若不得成仙,百年后便是一堆枯骨。”

  “可为了成仙,却死于今时。”

  他心中想道:“这……糊涂账……”

  心头叹息,终究无言。

  寻仙访道,又哪有必成的道理?

  世上多少寻仙访道之人,行走山间,死于虎狼之口,摔落山崖之间……

  只是。哪怕无缘得道,至少尽力了,奋斗至今,也不枉这一生。

  他来不及有什么感叹,无尽的黑暗便如潮水般淹没自身。

  ……

  三十三天外,九十九道宫。

  云深不知处。

  “祖师。”

  有道人来禀,露出骇然之色,低声道:“龙池有变,动荡不堪,适才弟子观看,龙池底下,诸多游鱼之中,似多了一条金红鲤鱼。”

  “命下界尘世守正道门,略作查探,但……仍以大事为重……”

  苍老的声音,悠远而深邃。

  ……

  南方至深处,隔绝天地外,虚空混沌中。

  无色无雾,一切虚空。

  “报天君。”

  有婢女来报,说道:“萤火灯笼里,有一个忽然破开,奴婢等已收拢诸多萤火,但……”

  内中未有回应。

  婢女颤声道:“萤火多了一只,未知来历。”

  过了片刻,才有一个轻柔悦耳的男子声音说道:“未知来历?”

  婢女跪伏下去,低声道:“定非原本笼中萤火。”

  “我这里灯笼众多,每一个都登记造册,内中多少萤火,俱都查明。如今无故破开一个,又添多一只,莫非世上还有一个修行之人诞生?”

  那声音顿了顿,说道:“初入修道之门,不去诞生池,直接便出现在灯笼之中?莫非是个异类?”

  那婢女低声道:“天君之意?”

  “封神大事为重。”

  天君道:“命下界尘世浣花阁,稍加注意便可。”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