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八 大山妖

章 八 大山妖

  天地各家,儒释道等诸门,各自修行不同,故而境界划分亦有不同。

  哪怕同为道派,因各家修行法门不同,每一个境界亦有不同分别。

  虽有不同,然而各方修行,大抵分作九步,在这九步之上,才是仙境。

  对于这九步的修行,各家境界各有不同,称呼也大多不同,但统合起来,就称作九重天。

  九重玉楼,对应修行上的九重天地,也即是指明了道路。但指明了道路,可终究还是要脚踏实地,步步往前。

  每推开一重楼,依然是要学得养精,炼气,存神,调和龙虎,捉坎填离;也还是要移炉换鼎,八卦倒转;也仍要修仙练道,并非易事。

  他看向天上,怅然叹息。

  “旁人面对修行之路,还须步步摸索,探清迷雾。”

  “然而我全无仙根,眼前道路清晰,却如同生来便没有了腿脚,不能行走在这坦途大道上。”

  “修炼之上并无捷径,可对于我而言,就是有了捷径,又能如何?”

  “身无仙根,就好似手脚俱无。”

  “莫说行走,就是在这仙路之上攀爬,也是无望的……”

  尽管如此,他依然不曾懈怠,每日修行不曾停歇。

  他意想头顶有明月光照,遂而一分为六,照澈一切污垢,念头清明。

  然后脑海之中,便有了一座九重玉楼。

  九重玉楼,坐落于月光之中,身在迷雾之内,神秘悠远。

  清原换上黄庭仙经所记载的运功路线,意念化为虚幻之力,冲撞那第一重玉楼。

  而玉楼大门,终究未能打开。

  只因他没有仙根道骨。

  ……

  六月观不净的状态之下,脑袋清明,一切清晰。

  不知为何,清原的感知,比起往常,还要更为清晰许多。

  这时,他蓦然一寒,忽然生出冷意。

  一股子寒气,从背脊骨而起,升至后脑。

  刹那间,手心皆是冷汗。

  清原忽然抬头,便见上方月光已经不见,另有一道光芒照射下来。

  那不是光芒。

  那是目光。

  上方有一只眼睛,瞳孔泛青。

  尽管不能窥其全貌,但清原知晓,那就是一只眼睛,无比巨大的一只眼睛。

  忽然,那眼睛退走了。

  月光不被遮挡,再度洒落,轻柔如水,但显得有些寒冷。

  清原心中寒意更重,透彻骨髓。

  “走!”

  他没有半分犹疑,出声大喝,立时跃起,抱起了小瑜。

  而那山魈也在清原发现之时,察觉了异处。它自幼在山中生长,弱肉强食,生活便是介于捕猎与被捕之间,自是万分敏捷。

  当清原抱起了小瑜时,那山魈来到门口,抬手便推翻了房门。

  但它并未立即逃走,转过身子,低哑着声音:“快……”

  清原跟在它身后,出了房门。

  轰!

  才出房门,走了未足数步,然后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响。

  接着一股滚滚劲风,夹杂着无数木屑,扑在身后。

  清原只觉背后剧痛,然后往前扑倒,滚了几圈。他站起身来,无须查看,自知背后已经满是鲜血。

  只因木屑纷飞,随着狂风,刺破了衣衫,刺入了皮肉。

  “怎么回事……”

  他匆忙往后一瞥,只见原本的草庐已经不见,山峰顶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头颅。

  那头颅足有二十丈方圆,极为巨大,头顶生长着红色的茂密长发,它有着青色而粗犷的面容,其眼眸碧绿,显得狰狞异常。

  但见它獠牙尖利,紧闭着嘴,口中有着许多木屑干草。

  它竟然一口咬碎了整座草庐。

  “快走……”

  山魈似乎认得它,吓得魂飞天外,顾不得清原身上火符和长刀的惊人气息,拉住他臂膀,连忙往山下跑。

  清原心头凛然,浑身都是冷汗。

  他抱着小瑜,跟着山魈逃。

  眼角余光一瞥,便见那头颅已经抬了起来。

  那赫然是一个山岳般的巨人。

  它头颅巨大,青面獠牙,然而身躯酷似于人,筋肉虬结,仿佛上古神魔。它站立起身,竟高达百余丈。

  而这座山峰,竟然只到它膝盖高。

  然后它便抬脚,往前迈步。

  山峰在它眼前,于是它抬脚就踢碎了这座山峰。

  就如同一个孩童,抬脚踢碎了一个沙土凝聚的土堆,轻而易举。

  但这不是一个沙堆,而是一座山峰,上面有无数草木,有无数生灵,飞禽走兽,内中乃是岩石凝成,矗立至此不知多少年月,在岁月的沉淀中,无比凝实。

  可在这巨人眼前,依然踢成了粉碎。

  无数碎石,四方飞溅。

  碎石有大如房屋,也有小如尘沙。

  甚至有一方巨大岩石,大如房屋,飞出了数十里之外,撞碎了对面那一座山峰。

  烟尘滚滚,遮蔽了明亮的月光。

  山崩,地裂。

  ……

  清原只觉立足之地不稳,然后彻底崩碎。

  他伴随着岩石,飞在空中,往下坠落。

  期间有一块巨石侧边砸来。

  “糟糕。”

  清原不知如何抵御,只得左手抱紧小瑜,右手用铁棒点了过去。

  铁棒触及巨石。

  前端有一股巨力传来。

  宛如山河浩荡,非人力可挡。

  清原受到震荡,张口吐出大片鲜血,然后陷入黑暗之中。

  眼前是一片漆黑。

  黑暗中,虚无里。

  唯有死寂与枯寂。

  ……

  “你……在……”

  黑暗与死寂,在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中,被掀开了一角。

  原本就有些伤势,几乎有窒息之感的清原,只觉呼吸骤然顺畅。

  他睁开双眼,便看见那山魈又搬开了一方岩石。

  原来他运气不错,被埋在岩石的缝隙中,四周岩石挡住了上面压下的巨石。但也亏得是这山魈,搬走了上方的一些较小的岩石,才露出了空隙,避免困死在此。

  清原把小瑜往上推,勉强道:“先把孩子拉上去。”

  山魈接过孩子,然后才伸出长满毛发的手,拉起了清原。

  清原只觉那手极为粗糙,壮实有力,但已无先前感觉到的威胁,反而有些安心。

  ……

  烟尘依然遮蔽天穹,如云层般浓厚。

  但这里已是一片废墟。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清原看着目露恐惧之色的山魈,自身亦是心有余悸,问道:“它是什么?”

  “据说……那……是……山神。”

  山魈言语仍是未能流畅,但大抵已经说得明白。

  “山神?”

  清原眸光微凝。

  传闻山魈之类,有修得本领较高的,也常占据一方,自称山神,兴风作浪,称霸一方。

  但适才那一位,显然不是山魈。

  山魈顿了顿,又说道:“它是……王,山中……都称它是……大山妖。”

  清原低语道:“大山妖?”

  他看向南方。

  遥远的天际,倒着一个人影。

  哪怕远在天际,依然可以看得出,那是一个人影。

  若是一个常人,只能是尘埃般微小。

  但这个人影,哪怕相隔遥远,也依然能够看得清楚。

  因为它太过巨大。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