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七 横骨,草庐,乱心

章 七 横骨,草庐,乱心

  横骨,此物生于喉咙,阻隔了人声。

  除人之外,世间诸多生灵,大多生来便有此物。

  横骨无形无质,无具体形态,哪怕割开喉咙,亦不能见得。

  就如修道人体内一口真气,固然是有,然而剖开人身,内中是无法寻得的。

  世上生灵不乏通晓人性,听得人言的种类,却碍于横骨,而不能开口说话。只有鹦鹉八哥等少数,才属特例。

  只是,修成本领的妖类,能以法力,日夜冲刷,逐渐炼化,待得功成,就可口吐人言。但这类妖物,修成法力,往往本领不低。

  可山魈法力未成,只是精怪,连妖类都未能算得上。

  它横骨破碎,是跟先前那一棒有关。

  适才清原那一棒,未有点碎山魈喉骨,反而点碎了横骨。

  “怪事。”

  清原心中甚是惊讶,他自身未有法力,如何就能打到那介于虚实之间的天生横骨?

  就是一些法力不低的妖物,要炼化横骨,也非一日之功,须得日夜努力才成。

  那山魈似乎对铁棒极为上心。

  但这铁棒,虽是在仙宫之内取来,但却不是什么宝贝。

  此物是清阳师兄抛入杂物房的,后来缺一个捣火的棍子,清阳师兄便取了出来,也只当是杂物。

  若说有非凡之处,便是在仙火之下,未有毁去,仍然能保持冰凉舒适之感。

  虽说从这点看来,铁棒材质或许不凡,但既然被抛入杂物房,便不会是什么好宝贝。

  清原一直认为,这铁棒之所以能够抵御仙火烧炼,应当属于清阳师兄施法在上面的缘故。

  他携带在身,却一直未有当作什么重要的宝贝,只是用得久了,有些顺手,可以防身,携带在身,也算他对天上紫霄宫最后一丝念想。

  这铁棒怎会打碎了山魈的横骨?

  “莫非是后来在仙炉之下捣火,久而久之,染了仙火的气息?”

  他一时未有想得明白,但大约也倾向于仙炉火焰的气息。

  清原抱着小瑜,走在山路上,他稍微偏头看向一丈外的山魈。

  那山魈低着头,颇为安静,似乎还有些怯惧。

  自横骨破碎之后,它稍微懂得开口说话,但并不流畅。看它模样,安静乖巧,一改先前恶性,约莫是觉得清原有着真本领,故而有心求道。

  不论如何,这也是个好结果。

  但清原还是留下了个心思,稍作防备。

  虽说妖类大多耿直,一经降服,便忠正不改。但这山魈一类,酷似于人,故而性情多有不同,其中不乏奸猾狡诈,如豺狼一般的货色。

  ……

  草庐在山峰顶上。

  这山峰不算高,四野亦是少有生灵出入。

  清原抱着葛瑜儿来到草庐前,先是发问,未有回应,然后绕到窗边,朝内中看去,发觉内中依然无人。

  “失礼了。”

  他推开了草庐,入了内里。

  山魈紧随其后,并关上了房门。

  草庐之内不算宽广,一旦山魈发难,只怕施展不开,于是清原便稍微握住了腰间的长刀。

  “你到那里休息一下。”

  清原一指角落处,说道:“明日天亮后,随我将这小姑娘送回去,然后我传你真气孕生之法。”

  山魈言语沙哑而低沉,口中动了动,才应出来一声。

  随后,清原便将葛瑜儿放在另一个角落。

  他在草庐四处摸索了片刻,才找到了一根蜡烛。

  然后草庐之内,便亮起了昏黄的光泽。

  “这是……”

  清原忽然发现,一旁竟有个小桌,桌上煮了水,内中还是沸水,热气腾腾,白烟袅袅。

  这边有两个茶杯,其中一杯已经饮下,另一杯仍是满溢,显然未有动过。

  茶香味扑鼻而来,清净馨香。

  说来也怪,之前他未有点烛时,竟无发觉,待见了这茶,立时便有茶香。

  清原适才与那山魈斗过许久,疲累不堪,忽觉口干舌燥,饥渴难耐,便将那满溢的茶水,一口饮下。

  入口清新,先涩而后甘。

  然后脑袋骤然清醒了不少。

  “茶有提神养神之效,但这一杯竟有如此奇效?”

  清原较为惊讶,但想起这山中有凶禽猛兽,仍然能在此结庐而居,必然是一方隐士,故而也释然了。

  他想了想,掏出了身上一些散碎银两,放在茶桌上,也作茶钱。

  “午时前来也还无人,但现在有人煮水冲茶,莫非刚才那位前辈还回来过?”

  清原四下看了看,这里并无尘埃,也无枯寂之感,想来还是有人居住的。

  “希望莫要怪罪。”

  ……

  深夜。

  烛光已经熄灭。

  草庐上的天窗被一根竹竿撑开,月光从此处照落下来。

  “今日十五,若大仙无事,应当是讲道之日了。”

  “当初离了仙宫,其实还是一时气血所致。人间是红尘俗世,论仙法机缘,终究比不得仙宫……”

  清原蓦然叹息一声,“原本该是再留仙宫数年,得以听大仙讲法,翻阅仙家典籍,积累根基,充实底蕴,如此,待到打好了根基,再来下界寻访机缘才是。”

  “如今这下界数年间,仍寻不到机缘,可谓一事无成,相较之于上界仙宫,反而错过了许多次大仙讲法,无法再观阅仙家典籍,着实可叹。”

  他身在下界行走数年,经过世事磨练,心性比之当年,实是更为沉稳,思索事情也较当年周全许多。

  感叹片刻,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明月,然后盘膝而坐,双目微闭,静心修行。

  他本无仙根,原是无法修行的。

  然而六月不净观实是不凡,故而让他得以观想出九重玉楼,相当于修行第一步,存想。

  这一步还只是门外,未能踏足修道门槛之内,真气法力俱无,算不上修行之人。

  但对于清原而言,能指清前方的道路,让他不用迷茫困惑,已是殊为难得。

  每当观想出九重玉楼,他才能确信,天地间真的有修道之法,而不是虚无缥缈,妄自猜测。

  “九重玉楼,将修炼上的九重天地显化出来,指清了道路,不必迷茫,不必摸索,然而……”

  清原怅然一叹,“修炼道途,实则并无捷径。”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