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章 一 清原

章 一 清原

  当今天地,已至沉稳之机,须得定下诸天神灵,分雷火瘟斗,三山五岳,群星列宿,兴云布雨,幽冥善恶等八部正神,掌控天地秩序。

  至此,众仙共立封神榜。

  事涉天地万古秩序,波及众生,致使凡尘俗世,亦滋生战事。

  俗世王朝更迭,战火兴盛,各方依附着修道之人,最终让这天下尘世家国之战,演化为封神战场。

  在这其中,将以气运高低,道行深浅,缘法亲疏等缘故,封立各方身殒的修道之人以及俗世凡人。

  自前朝大唐分裂以来,当前天地各处,尽出烽火狼烟。

  时至今日,天下三分,互相制衡,局势勉强稳定。

  南为梁国。

  中土则为蜀国。

  北部往上则称元蒙国。

  ……

  “人之初,性本善。”

  “性相近,习相远。”

  傍晚时分,天边一片昏黄金光。

  读书声从瓦房中传来,声音稚嫩,又显驳杂。

  过了片刻,才听一声清朗声音道:“今日到此为止,天色晚了,回家去罢。”

  然后几声欢呼的孩童声音,也有好学的孩子发出少许几分意犹未尽的声音。随后七八个孩童跑出房外,临走前不忘朝后面挥手:“先生,明天见。”

  房门处站有一人,面带笑容,怀中抱着一卷书。

  这人一身淡色白衣,清逸脱俗。

  五官端正,相貌清朗,约有十八九岁。

  细看之间,便觉他面上带两分笑意,眉宇深藏少许茫然。

  他名为清原,当年曾是上界仙宫弟子,因没有根骨,遂而下界,寻访机缘,可至今一无所得。

  饶是他静修多年,耐得住枯燥,已是心境平和,但至今全无所得,难免迷茫惘然。

  静立片刻,终是叹了一声,转回屋内。

  日落西山,晚霞渐去。

  入夜,深沉。

  屋中亮起烛光,从窗子边上,能够看见一个影子端坐桌前,翻阅起了一本书籍。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仙之道……”

  他声音清朗,字字清晰。

  ……

  月光皎洁,薄如轻纱。

  人已入睡。

  “大仙门下道童清原,不守戒律,擅自翻阅仙根册,窥探封神榜,并私服九牛二虎之宝,畏罪而逃,今奉命诛之!”

  寂静而朦胧的夜间,一道清脆冷漠的声音忽然响起。

  隐约间,似有一行人推开了木门。

  皎洁的月光下,人影虚幻,似有似无,飘然如仙。

  身后是数名道童,均是清秀俊逸之辈,道气氤氲,灵意盎然。

  当头那个,也是个童子,约十二三岁,白衣出尘,眉宇高傲,面色冷漠,手执玉如意在怀,背负仙剑,在数丈外伸指点了过来。

  “白鹤师兄……”

  清原蓦然惊醒,浑身凉透。

  他深吸口气,惊魂未定。

  “又是恶梦……”

  当年他是紫霄仙宫童子,偶然之间,发现了记载天下修行根骨的仙根册,上面却无自家姓名,自知是福薄命薄无仙根。

  想要去寻大仙解惑,却得知大仙闭关。

  而回到炼丹房,又发现大仙交代的九牛二虎之面塑,已经烧毁了。

  他在仙宫多年,一心修仙,经此事后,惊觉自己全无根骨,思绪不免恍惚,心灰意冷。

  哪怕是根骨低劣,资质愚钝,但日夜苦修,付出十倍努力,想来,总是勤能补拙。然而,他却是全无根骨,不论如何刻苦修行,都一无所得。

  纵有神仙真传,但却无法修行,连修道的第一道门也无法推开。百年之后,便该如寻常人一般,寿尽而亡了。

  后来他在迷茫间,风吹倒了九牛二虎面塑,倒向南方。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

  清原身在仙宫,熟读道书,认为这是异象,于是仔细思忖,留在仙宫亦是空耗光阴,只得下界寻访机缘。

  而临行时,带走了那段时日间一直揣摩的《黄庭仙经》,带走了在烧炼丹药时用来捣火的铁棒,并吃下了那半生不熟,几乎已是毁去的九牛二虎面塑。

  “算了算,也有数年之久了。”

  清原怅然一叹。

  他自下界之后,一直往南行走,数年来竭力摸索机缘,也历经无数艰险。

  想这数年间,躲过虎狼,避过树妖,伤于木魅,逃出魍魉妖魔之手,亦多次险些丢了性命。

  直到踏足黎村,才得以安宁一段日子。

  黎村是中原蜀国南部边境的一座村落,若是再往南行,便要越过前方的深山老林,去往南梁国。

  那深山密林间,凶禽猛兽众多,传闻亦有妖物精怪,常人无法行走。

  可若是要绕过这里,一则路途遥远。二来,则是两国交界,大军对峙之地,不得来往。

  于是停步在此,已有多日。

  这些时日间,他受村中葛老先生所邀,教孩童识字,也借此来平复自身心境。

  清原心中叹了声,抬头望向窗外,能见天上明月,心中忖道:“今夜是十三,待到十五,便又是大仙讲法之日了。”

  他悠悠一叹,沉入观想之中。

  意想头顶生出一个明月,遂而一分为六。

  六月光照,宛如梦幻。

  月光洒落,薄如轻纱,清凉如水。

  照澈出眉宇中的九重玉楼。

  ……

  深夜。

  月色朦胧。

  这夜间,忽然一声尖叫,显得凄厉可怕。

  声音传遍了整座村落。

  清原蓦然惊醒,他翻身下来,顺手拾起一旁的铁棒,奔出房外。

  “怎么回事?”

  那里已经有人赶到,出声询问。

  适才那惊叫声的主人,喘息未定,说道:“葛老先生……”

  清原见他脸色惨白,又带着些惶恐之态,心知不好,连忙赶去。

  那处房屋之中,床边倒着一个老人,胸腹间的衣衫被扯裂,五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并排斜下,触目惊心。

  他气若游丝,但勉强未死。

  与此同时,村中其余人也纷纷赶至。

  纷纷扰扰,忙成一团,村中并无郎中,众人竟束手无策。

  清原见葛老先生伤势较重,思索片刻,说道:“我来试试。”

  当年在天上仙宫之内,他曾是为大仙烧炼丹药的童子。

  为了避免炼丹之时出错,曾翻阅过许多药材典籍,因而识得诸般药理,期间不免也涉猎了几分岐黄医术。

  听闻清原开口,众人面面相觑,略有惊讶,但终究是让了开来。

  村里没有郎中,须得到镇上去请,然而一来一回,这葛老先生多半是撑不住了。

  清原这年轻人,数月前来到村中,能教村中孩童读书,性子温和平淡,严谨而谦逊,又是个识字的书生。

  识字之人,大多见闻广博,或也时常翻阅医书,懂得医术倒并不令人意外。

  只是这年轻人素来谦逊少言,倒没有人发现他还有医术在身,此刻不免讶异。

  清原走近一看,眉头皱得愈发紧了些。

  这是被爪子撕裂的伤口,共五道伤口,斜斜划下。五道伤口中,中间深,两侧浅。

  来不及多想,立即着手施救。

  在他的催促下,有人烧了热水,有人取了烈酒,有人寻了伤药,有人取了纱布来。

  一番忙碌,总算把伤势稳定下来。

  葛老先生的呼吸与脉搏,俱都渐渐稳定下来。

  许久,一阵忙活过后,才算安定。

  清原忽然觉得有些怪异,似乎忽略了什么,然后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惊道:“小瑜?”

  小瑜是葛老先生的孙女,也受清原教导,是个十分乖巧的女孩儿,清原得以暂居于此,也多亏了葛老先生爷孙。

  如今葛老先生伤重在此,但小瑜却不见了踪影。

  听闻这话,众人又是忙乱,大家都是乡里近邻,也都颇为关切,便都分散去找。

  清原因识得医术,留在屋内照顾葛老先生。但他眉宇一直皱紧,似乎在思索些什么,在屋中四处行走,看到一些痕迹。

  就在这时,葛老先生忽然挣扎了一下,喘息着道:“猿……猿猴……”

  这声音虚弱不堪,又断断续续,显得不甚清晰。

  “慢些说……”

  清原往前几步,凑近前去,侧耳倾听。

  葛老先生有伤在身,人也老迈,此刻虚弱到了极点,只说了一句,便即昏迷过去。

  他心中略有迷茫,细细思索,才确定葛老先生是说猿猴二字。

  还不待他想法如何,外边又是一阵吵嚷。

  清原走出房外,静听片刻。

  才知村外的栅栏塌了,并留下了爪印断痕,并死了几只鸡鸭,显然是有野兽进村。

  这村子依山傍水,常有野兽走过后方,但村中人气颇盛,因此少有野兽进村,只是,却也并不是没有先例。

  在众人眼里,小瑜大约是被野兽叼走,已凶多吉少。

  正值夜色,谁也不敢进山,而且山中外围倒也还罢,山中深处,素来是有去无回,从不曾有人胆敢踏足。

  众人一阵遗憾惋惜,也有继续搜寻呼喊的,只是心中已经不抱希望了。

  这一夜,难以安静。

  ……

  “猿猴?”

  清原眸光微凝,在房中细细扫过。

  虽碍于全无资质,因而至今未修成法力,但观想出了九重玉楼,勉强算是半个修道人,至少用来观看物事,还能有几分灵气。

  他细看之后,便从地上尘埃中,扫出了一根毛发。

  毛发漆黑如墨,比常人头发较粗,且较为坚硬,好似墨迹已干的笔毫。

  “有着不同寻常的气息……”

  清原露出沉吟之色。

  倘如葛老先生不是昏沉之间看错,那么来的这一头猿猴,必定不是俗类。

  一般猿猴,只比孩童般大小,能把葛老先生伤得这般重,并掳走一个孩童。要么修成了法力,要么体魄极为壮硕。

  而修成法力的已是妖怪,葛老先生挨了这一爪,若是妖怪所为,只怕魂归天外了。

  若说体魄壮硕,清原细想片刻,总算在心底寻出一个较为相似的种类。

  此物名为山魈,俗称山鬼。

  亦有山神之尊称。

  ……

  “这毛发上面气息妖异,此物必是精怪,而非俗类。”

  清原观想九重玉楼,辨物清晰,能够在这毛发之上,看见常人所不能见的异状。

  他心中沉吟道:“应有八成便是山魈此类。”

  论起山魈,便是在精怪中也属异类,其祖上原是天生地养,生来便是大妖,后修成妖仙,只因作恶,被天上吕阳仙尊斩杀。

  而妖仙这等级数,其血脉传承,非是能以常理而论。

  从那妖仙死后,精气散入各方,于是这天地之间,但凡猿猴之类所生的后裔,便不乏天赋异禀之辈。

  有些猿猴,在母腹之中产生异变,自生来便异于俗类,出生之后,比起寻常猿猴更为壮硕,可谓虎背熊腰,生长起来比人还更为魁梧许多。

  它们除却体魄之外,论起智慧,也要胜于寻常猿猴。

  而这类生来异变的猿猴,大多便是山魈血裔。

  “若是山魈,只怕有些麻烦。”

  清原心中思索,思忆当年从典籍中看到的记载。

  山魈生来比猿猴魁梧,故而喜好欺压猿猴。

  因此,大多在幼年时,被猿猴群类所逐出,常是孤身行走山野之间。

  这妖物不比一般的猿猴,不喜瓜果,喜好血肉为食,性子凶恶淫.邪。若有生人在山中遇上,大多被它所害,故而也称山鬼。

  而不乏有修成法力的,修行日久,道行高深,然后自号一方山神,时常命山间部落百姓,上供祭品,并奉上美貌少女,大约在泄欲之后,便作肉食。

  因而山魈此类,大多被归为妖邪之流。

  “这山魈还未修成法力,所以不算妖物,只算精怪。”

  清原细想良久,“未有成年的山魈,法力也未成,道行低微,只是体魄较为惊人,貌若猿猴,而更为魁梧壮硕。”

  “除体魄外,也毕竟是精怪之流,非同俗类,对修道人而言不足为虑,可对于常人而言,或许便有些玄奇的手段,实难抵御。”

  清原心中念头转动,忖道:“但我观想出九重玉楼,若稍加注意,应当不会着了它的道。暂时来看,今日十三,后日十五,才是月圆之夜,小瑜暂时不会有事的……”

  山魈有一类特征,待成长之后,会依照本性,寻得一个生灵,对月祭拜,先泄了邪火,再剖腹剜心,以作吃食。

  此后,血气奔腾,开了传承,日后就有了修成法力的底蕴。

  此为本性使然,故而被视作山魈古老相传的一种仪式。

  因天性喜恶,或是当年那位妖仙的缘故,山魈所求的这个生灵,大多会是凡人少女,而非山中兽类。

  “后日十五,夜间应是月圆。”

  清原露出沉思神色,在椅子上坐下,“彼时月华洒落山中,阴气幽深,应是那山魈为它自身定下仪式的时候。”

  他思索自身所学,推算能有几分把握。

  “在此之前,小瑜应当不会遭到什么危险。”

  他心道,“还有两日准备,并非十死无生……”

  ps:新书已创建,但审核时间久了点……唔,前面有个序章,不要漏看……o(n_n)o哈哈~另外,请求收藏,推荐票,点击,等等等等……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