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封仙 > 序章

序章

  白云飘邈,仙雾朦胧。

  三十三天外,九十九道宫。

  诸天深处,紫霄宫中。

  炼丹房内。

  丹房之中,被火光映得大片赤红,热气如浪,万分灼烫。

  正中央是一座丹炉,下方显现出八卦图来。

  丹炉之上有八条火龙,栩栩如生,口中喷火,处于丹炉八方各位,与地上八卦图相合,分别按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卦。

  八条火龙形态相似,皆是赤红之色,鳞片宛然,须发如生,然而各自吐火又有不同。

  一头吐出空中火,一头吐出石中火,一头吐出木中火,一头吐出三昧火,一个是天上火,一个是地底火,一头又吐人间火,最后一个是五行自然灵光火。

  八类火焰,共攒一处,经八龙卦仙炉,合作炉中仙火。

  炼丹炉旁,有个道童,年约十五六岁,长得眉目清秀,道气盎然。

  这是大仙门下道童之一,唤作清原。

  紫霄宫大仙不收徒弟,只传道童,不禁来去,愿入门者为道童,愿离去者也自请便。只是缘生缘灭,去了便无法归来。

  清原看着那八龙卦仙炉,火光映得他脸颊通红,手中执一根捣火棍,时而在炉下捣动。

  这捣火棍通体黝黑,似铁质,但被仙火炙烤,居然也未烫得通红,依然冰凉。

  这捣火棍其实材质不凡,若是换了一种材质,顷刻间就会被八类火焰烧成灰烬。

  可惜这黑铁棍子虽然材质不凡,却不是什么宝贝,实则是从杂物房里的废弃堆里取来的,除了坚硬,不惧火烧,基本便再无其余妙处。只是拿起来时,不轻不重,较为趁手一些,因此才被挑出来当了捣火的棍子。

  清原看着炉火烧炼,知晓里面炼的不是什么仙丹妙药,而是一种面塑,按九牛二虎之形状。

  他托着光洁的下巴,有些出神。

  根据许多故事来讲,倘如他不守规矩,吃下这几个面塑,或许就能得了九牛二虎之力。比如某个传说里,哪个道童不守规矩,吃了几个豆子,长了三头六臂,再比如哪个弟子,偷吃了两个杏儿,结果长出了两片翅膀。

  不过清原一向安分,从来不敢逾越规矩,自无这等不良心思。

  前两年就有个童子,盗了大仙的一丸丹药,偷偷吞服。

  原本这丹药是极好的宝贝,但是仙家宝贝岂是这般容易受用的?

  那童子痛得死去活来,后来还是大仙慈悲,着手施救,不过最终还是把这道童赶出紫霄宫,送回凡尘俗世之间,任其自生自灭。

  有此前例,清原更不敢犯了规矩。

  “咦,我那煽火的扇子呢?”

  清原往身旁一摸,发现居然没有扇子在身旁。他记得清楚,先前分明是带来了的。

  “看来记错了,也是,近些日子观看黄庭仙经,不断揣摩,不免有些心神疲乏。”

  趁着炉火势头不变,他匆匆离了炼丹房,忙朝着适才听法的仙殿而去。

  ……

  小跑了一阵,来到仙殿门外。

  大仙不在殿中,而殿门大开,也并未掩上,更无人看守,他可以看见那一柄煽火的扇子就在内里。

  清原道了声罪,便小跑入内,把扇子取到手中,正待离开,可眼睛一瞥,却见到桌案上有张榜。

  这榜是摊开的,边缘镶了金纹,榜布是色泽淡金,高贵而威严。此榜两端有玉石为轴杆,中间一片空白,只在最上方写了三个字。

  封神榜!

  这三个字韵味深沉,一笔一划宛如天成,有莫名味道,徐徐如行云流水,幽幽若深潭湖海。

  清原看得出,这是大仙的笔迹,至于封神榜的作用,他倒也偶然听过。

  当今天地,已至成熟之机,须得定下诸天正神,分雷火瘟斗,三山五岳,群星列宿,兴云布雨,幽冥善恶等八部正神,掌控天地秩序。

  这是众仙一并定下的,但如今还未准备妥当,故而封神榜还是空白。

  清原倒不甚在意这些,他一心修仙,是要得道成仙,得以出青冥,入九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逍遥自在,无拘无束。却不是要成为死后上榜,遭受拘束的神灵。

  作为大仙门下,他并不是一般的修道人,自有仙家气运护身。若不动念下界,倒也没有杀身之祸,不会被拘禁上榜。

  然而封神榜之侧,还有一本白玉册子,约巴掌大,通体洁净,上面有字,名作仙根册。

  清原不敢妄动,只取了扇子就要离开。

  这时,门外传来声音,说道:“清原,你跑哪儿去了?那九牛二虎是大仙亲自做成的,只让你去烧炼,若是烧个半生不熟,或是烧得焦了,当心治你的罪!”

  清原应了一声,道:“清风师兄,我忘了拿扇子,这就过去。”

  门外那声音应了一声,然后又疑惑道:“先前不是见你拿走了吗?”

  清原正待回话,忽然听哗地一声。

  那白玉册子忽然翻开,连过十七八页,才停住了。

  清原甚觉奇异,转头看去,就见上面有一行字在发光。

  清风,身怀仙根,资质上佳。

  那光芒朦胧,却把字体照得发亮。

  见状,清原迟疑片刻,虽然是个守规矩的性子,却也禁不住少年心性,不免好奇,轻声道了句:“明月。”

  明月也是大仙门下,却是个女孩儿,长得十分貌美,皮肤白皙,气质极佳,她为人柔和,人如其名,宛如皎洁月儿。包括清原在内,所有弟子都对她十分亲近。

  哗地一声。

  那白玉册子往前倒翻了几页,定在一页上面,有一行字在发光芒。

  明月,身怀仙根,资质极佳,乃仙根道骨,有成仙之望。

  这一行字,却是比之前要详细得多,显然明月的仙根资质,要胜于清风许多。

  清原心中暗喜,忽然道了声:“清原。”

  白玉册子动也不动。

  清原微微一愕,怔了一怔。

  迟疑片刻,便伸出手去,拿住了这白玉册子,便想用手翻上一翻,寻到自己的名字。

  哪知翻开第一页,他面色就变得煞白。

  第一页赫然写着:福薄命薄无仙根者,不入此册。

  “福薄?命薄?无仙根?”

  清原便如坠入冰谷,浑身寒冷,止不住颤抖。他接连翻了许多页,寻不到自己的名字,心中愈发寒冷。

  他熟读道书,自然知晓这上面是什么意思。

  无仙根者,根本无法迈入修行门槛。

  就算仙根低下,资质低劣,但毕竟还是有些资质,所谓勤能补拙,终究还是有望。

  可无仙根,便是全无资质,毫无希望。

  至于福薄命薄,更是无须多说,便是天生就没有大富大贵的命数,更无得道成仙的命数。

  此乃上天注定。

  “不可能……我分明观想出了九重玉楼,坐落于玄都紫府泥丸宫内,分明观想出了九重玉楼……”

  他忽然身子一僵。

  他观想出了九重玉楼。

  但同龄童子中修行此法的,都已推开了玉楼,真正迈入修行坦途。

  而他的这九重玉楼,依然纹丝不动。

  “不可能……”

  他喃喃自语,蓦地一震,颤抖着想道:“大仙……大仙乃是混元大罗金仙,神通广大,法力通玄,道行通天彻地,定能帮我……”

  可是下一刻,他如若被浇上一盆凉水,便彻底凉了心。

  混元大罗金仙,乃是天地之中的仙家之祖。

  这等级数的仙家道祖,甚至堪称天道显化的真身,凡事顺应天命,以天地轨迹而行。

  “大仙从来顺应天命,从不曾逆天而行,怎能为我这么一个小小道童,而逆天改命?”

  清原瘫坐在地上。

  尽管如此,他仍是抱着一丝希望,往后殿而去,试图求见大仙。

  然而,却又被后殿的师兄挡了回来。

  大仙已然闭关。

  ……

  他怔怔回了炼丹房。

  炉火已经熄了。

  炉盖打开,上面是九牛二虎,皆是白面所成,白牛憨态可掬,二虎凶相毕露,宛如生灵,乍看之下,仿佛活物。

  但清原一看,便知火候稍微不足,有些半生不熟。

  此刻他已经无心理会,只坐在丹炉之旁,默默不语。

  炉火余温仍然十分灼热。

  清原仿若未觉,心中想道:“怎会这样?不成仙道,百年之后我便只是一堆白骨,怎么能活?我在紫霄宫多年,一心求的是长生仙道,又怎么甘心百岁而逝?”

  忽然有一阵风吹来。

  上面九牛二虎尽数倒下。

  清原往上看去,只见这九牛二虎,都头朝南方。

  根据道书所述,这是异象。

  北斗主死,南斗主生。

  若不得修道,他百年后便会寿尽离世,但此刻九牛二虎头朝南方,而道书中曾述,南斗主生。

  莫非机缘应在南方?

  清原呆了半晌。

  他已知晓,再留在紫霄宫,或许可以听大仙讲法,可以观看仙道典籍,乃是极大的仙缘造化,旷世福法。但他无仙根,无神命,照此下去,此生断然不可能踏上仙家道路,再大的缘法也是枉然。

  大仙虽然是混元大罗金仙,通玄造化之尊,却也是顺应天命之仙,定是不会为他逆天改命。

  自身再留下来,已无用处。

  “不如下界,寻访机缘?”

  他踌躇不已。

  下界是凡尘俗世,论起仙家缘法,哪能与紫霄宫中相比?

  但在紫霄宫已无希望,只得下界寻访,尽管希望渺茫,然而却还有一丝一缕。

  清原咬了咬牙,道:“南方!”

  于是,他略微沉吟,把用得顺手的捣火棍插在腰带间,带了近日钻研的那本黄庭仙经,便即离开。

  临去前,蓦然生出了念头,想起那些三头六臂以及背生双翅故事,便又将九牛二虎都吃下肚。

  反正是半生不熟,对大仙而言已是毁了,但对于自身而言,好歹也是仙物。到了如今的地步,破罐子破摔,就算服下这仙物,使自身承受不住,那也是命数。

  清原吃得腹部都觉涨痛,来到紫霄宫门前,望着下方,仙云层叠,白雾萦绕。

  “师兄,我奉命下界一趟,劳烦你派仙鹤送我下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fengxian/22738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