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八百一十一章严格监管+严刑峻法

第八百一十一章严格监管+严刑峻法

bx
  第八百一十一章严格监管+严刑峻法
  户外阴沉沉的,抹掉玻璃上的寒霜时,手上传来的冰冷让人精神一振,视野内是雪花笼罩的城市,脚下是三楼卧室的地毯,视线的远端是在雪花中依旧生机勃勃的城市。
  “疯了,整个辽东的有钱人都疯了。”陈平喃喃自语,亲自参与的股票市场开幕的第一天,他看见的是一群疯狂的有钱人。这些人一大早便顶风冒雪的占据了停车场,等候证券市场的开门。
  “老爷何出此言?”身边喜欢的爱妾流云笑嘻嘻的问了一句,手里奉上一杯热茶,瞅了一眼外的停车场后便补了一句:“来的都是家仆,顶了天来个管家。有钱人哪能干这个?”
  接过茶杯,拿起桌面上叠起来的报纸中的一份,扫了一眼头版标题,丢在一边,继续下一份,还是相似的标题,走马观花的看完一叠报纸的头版头条,陈平奈的叹息一声,喝了一口热茶后抬起双手:“衣!”
  流云熟练的伺候下,穿戴整齐的陈平对着镜子打量了一番,眼下流行的唐装,家里好的裁缝手工制作,不是制衣厂里缝纫机踩出来的-大路货。仔细看针脚,才能看出这衣服的特殊来。满意的点点头,回头招呼一声:“我出去了,午饭不回来吃,闲的聊可以叫姐妹们来玩。”目送丈夫出去,流云露出甜甜的微笑,眼前这个男子是她煞苦心钓到的金龟男,虽然只是外室,但是在沈阳城内,他就这么一处家。
  陈平从不在流云的面前提自己是做啥的,证券公司广场对面买的这栋三层小楼。用的是流云的名字。能够在大明繁华的沈阳城里热闹的地段买这么一座宅子,还能很大方的记在女人的名下,这在整个沈阳城都找不到一位这么大方的夫家吧?
  流云觉得自己赶上了好时代,小妾不再是大妇随意可以摆布的玩具,只要有婚在手,就有财产的分割权利。这条法律出台三年了。为此打的官司不下上百个,一例外都是敢于上告的小妾赢了。像流云这样的外室,根本就不需要打什么官司,这座宅子价值十万银圆,还是有价市。如果不挑地点,稍微偏僻一点的宅子,一千银圆就能卖个不错的宅子。这地段,说是寸土寸金都不过分,不知道羡慕死多少姐妹。
  时间是上午八点半。步行穿过这个广场多五分钟,仅仅带着一个随从的陈平,走后门的通道,就像一个寻常的vip大户,走到三楼的时候没有停步,继续往楼上走。沈阳城里高的建筑,不是陈国公的行辕,而是五层的证券大厦。
  四楼的楼道口左转是一道玻璃墙。墙后有柜台,里面站着一个妙龄女子。证券公司的布置和经营模式。根据陈平的了解,都是父亲指导制定,四楼是普通办公楼,视前台女接待火热的眼神,继续迈步走上五楼,楼道口有一个岗哨。两个保安看见陈平,默默的点头致意,身子往后退一步,咣当一声推开铁门。
  陈平的眉头微微跳了一下,平时这个铁门是不会关上的。顶多就是站着一个保安,今天多了一个陌生的面孔。果不其然,一路往前走,大会议的门口出现一张扑克脸,然后意外的很自然的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瑞哥,南京那边近有信么?老爷子身体还硬朗吧?”五十出头的王年,在这个时代算是比较老了。王瑞跟陈平关系是你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小时候王瑞带着穿开裆裤的陈平玩过打仗游戏,不然指望他露出自然笑容,那真是太奢侈了。
  “上个月接到家信,老头子在南京又纳了一个小妾,进门的时候,肚子都显怀了。”王瑞一副很不爽的表情,王年坐镇南京,手里捏着一个步兵师和长江舰队,南直隶现在分成了江苏、安徽两个省,县令以上官员也都是大明吏部挂了号。但是军队则都是陈燮的人,平时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只要朝廷不往松江府伸手,陈燮就什么都看不见。
  走近会议室,墙面上挂了一排长黑板,上面写着一片今天开盘的股票。出门之前,陈平在报纸的头版上看到了那些触目惊心的名字,比较醒目的有,铁路集团、辽东机车、联合重工、华亭造船、大明化工等等,外行人看个热闹,内行人一看就知道,跟陈燮有关的产业,除了银行之外,其他的都上市了。这些是大明优质的产业,挣钱的产业,上市融资的过程陈平程参与,自然知道这些产业的价值,不然外面那些人顶风冒雪的来排队?
  看见背着手端详墙上那份大幅入市审理和监管规则的伟岸背影,陈平立刻做出了微微躬身的反应,脚下的步伐放轻了,悄悄的走上来。这时候负责今天开盘工作的曾一走了进来,平时高昂的下巴,今天难得差点抵在了胸口。看见陈平,龇牙一笑,小心的站在他身后。
  陆续进来的人步履悄悄,跟在陈平的后面站着。
  这是个没有显示屏的时代,怎么解决价格标示和涨跌的问题呢?大明不缺聪明人,很就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活动的木块上有数字,分别为红色和绿色,涨的时候用红字的木块,跌的时候用绿字的木块。指数的问题,目前还在筹备,暂时先不显示。
  企业是否具备上市的资质,这个问题很重要。在审计审查团队的建设方面下工夫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就比较狠了,那就是今天开始,上市的企业必须得到大发银行的担保,没这个担保为前提,任何企业都不具备上市的资格。也就是说,目前上市的企业,都是有大发银行这个大明有钱的机构担保。一旦出现企业倒闭的现象,原始股价赔付银行负责。
  总算是陈燮回头了,看见一堆人站在那里,露出平和的微笑道:“都站着干啥,马上要正式开盘了,该干啥干啥去吧。我就是来随便看看。”这是实话,如果不是这股市这东西一旦失控危害太大,按照陈燮的风格,根本就不会来这么一趟。
  众人还是站着没动,陈燮挥挥手,这才各自散去。站在五楼是看不到大厅发生的情况的,但是陈燮没有去干涉大家干活的意思。整个证券公司员工加起来不下三百,都停下来听训示,今天就别开盘了。当然了,陈燮既然来了,所有人都得打起精神来。是个人都知道,陈国公一旦看见什么不满的地方,死人的事情经常发生。
  陈平没走,他的定位就是来学习和配合工作,今天的开盘,有他没他都不影响大局。
  “陈平,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什么感受?”陈燮笑着开口,陈平也知道该交一个满意的答卷了。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扫了一眼默默站立的李香后,这才不紧不慢的回答:“从制度上看,这是逼着大发银行严格审计,也是在逼着银行内部的各项预防制度严防死守。举个例子,二弟的球电信公司,总计一百万股,市面上的流通股份只有三十万股。按照原始定价一股为十元,这就是三百万元。上半年整个辽东的税收加起来,一共也才两千三百多万。”
  看见陈平停顿了,陈燮没有追着问,而是转头问李香:“你有何感想?”
  “太可怕了!海量的资金融入这个市场,真的很担心有人眼珠子发红了,不顾一切的要往里钻。”李香还是在学习阶段,所以颇为矜持,简短的谈一下感想。
  “整个市场的资金加起来,足以让人疯狂。这还仅仅是原始股价。”陈平补充了一句,正准备闭嘴,看家陈燮鼓励的目光,犹豫了片刻又道:“这个市场的存在,解决了上市企业对资金的需求。对于企业的发展有莫大的好处,反过来看,一旦监管不力,很可能造成巨大的危害。既然是市场,就存在投机的风险。这就是在制度制定的时候,有那么一条短期获利自证清白的规则存在的原因吧?”
  什么意思呢?这个股市里有一个很坑爹的规定,就是买进股票之后,一个月内抛售获利者,监督机构就会上门拜访,然后获利者就得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是清白的。这个规定的目的,就是为了大限度的打击那些操纵股市者。那么再根据相关处罚规则来看,一旦发现有人操纵股市获利,怎么处置呢?获取利润的十倍罚金!情节恶劣的,还得坐牢。
  这个罚金非常的狠毒,高的能罚一百倍,就是说罚到你破产都是可以的。
  为什么会制定这样的规则,理由很简单,利益太大了。现在不过是十五家企业上市,将来呢?在这个市场内,没有严格监管和严刑峻法,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fand要杀头的,也没见从业人员灭绝。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975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