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七百九十三章无心插柳

第七百九十三章无心插柳

第七百九十三章无心插柳
  马车离开园子已经很远了,张清才从混沌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这才现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车门打开时风吹来,不自觉的打了个抖。再看对面的爱妾,乖巧缩在角落里,看这意思被吓的不轻。
  回到家里,一番折腾,梳洗更衣,总算是还魂了。小命还在,生活还有希望。躺在椅子上的张清筋疲力尽,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老爷,老爷,出事情了。”张清被轻呼声惊醒,陡然坐起来,看着身边的管家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猛的一惊,难道说出事情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张清觉得真是大惊小怪,都能活着走出那个园子,还有什么事情不能淡定应对?
  “证券交易大厅那边传来的消息,今天收盘前,木柴、煤炭、大豆、玉米这几样东西,出现海量沽单,价格掉了的很厉害。那边来的消息,总体亏损一成的样子。”管家的一番话,把张清给吓着了。自打所谓的税务大检查后,张清在期货市场从最初的小打小闹,到后来6续极大投入,前后丢进去五百多万元。
  别看他的身价不下五千万元,手里的活钱数量可是有限的。这五百万元,占了他八成的流动资金了。而且现在他是满仓来的,十倍的杠杆挣钱很快,亏起来也不慢。
  “有什么消息么?”张清不愧是久经商场的老手,很快就稳定情绪。
  “坏消息倒是没有,据操盘手那边分析,应该是一个什么调整,老奴也不懂这个。”
  “那就不必惊慌!”张清站了起来。虽然觉得没必要大惊小怪,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市场就是这样。价格有涨有跌,总体来看过去的一年,期货价格一直在涨。他也确实从里面挣了三百多万元。市场里面的单子,总价格大概在八百万左右,不过今天一层的亏损,那也是很心疼的,这就是八十万元没了。
  市场是有涨有跌的,不过今天跌的有点狠,他还是第一次遭遇一天亏损八十万的时候。
  这个时候外面来了下人通报:“大银行的陈经理来访。”张清立刻正色道:“快请!”
  陈平的真实身份,知道的人不多。但是作为大银行辽东分行的总经理。据说还分管纸币印刷厂的业务。这样一个人,无论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快步出迎的张清来到了大门口,见到站在门口背着手东张西望的陈平,立刻上前拱手:“陈总经理驾到,寒舍蓬荜生辉,鄙人不胜荣幸。”陈平皮笑肉不笑的看看他,淡淡的拱手道:“有礼了!”张清心里咯噔一下。他在大银行有贷款的,数目还不小呢,一千万啊。这钱他一部分投入海上贸易,采购二十条两千吨级别的武装商船,其他的资金用于一个新铁厂,生产生铁锭,出售给鞍山的炼钢厂。这架势。不是来催还贷的吧?
  想到还贷。张清越的小心了,别看他有钱。二十条海船就砸进去七百万元,年底才能交货。铁厂就更不要说了,三百万的投资,开矿和建厂需要很长时间,最快要明年春天才能见到收益。这个时候要他还贷款,只能从期货市场套现了。之前期货市场在涨的时候,张清是一点都不担心的,先还个五百万就是了,然后还掉利息,其他的钱银行不会逼他还的。
  说起来银行这些人真不是东西,没钱的人想贷款是很难的,有钱的人银行会求你贷款。眼前这位总经理,虽然没有求过张清贷款,但是下面的人则是求过张清多贷款一些的。总而言之,这些吸血鬼啊,很不是东西就对了。
  “不知陈总经理驾到,有何见教?”张清客气的请人进来,落座之后才开口问话。
  陈平笑而不语,眼神盯着他看,似乎不是那么对劲,怎么说呢?就像狼盯着猎物。
  “见教不敢说,就是有人托我带句话。”陈平收起笑容,张清正色拱手:“请!”
  “怎么,你就不关心一下,是谁让我带话么?”陈平不紧不慢的端起茶杯来,说完喝有,润了润嗓子,一副准备好好说道说道的意思。张清心里越的不安,微微前身拱手道:“不是不想问,而是不敢问。”
  陈平听了这才收起笑容,叹息一声道:“张老板啊,你运气真不错。要不是你开了个铁厂,今天在下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带话的事情生了。”这一番话,张清听了心里更加的不安了,直接站起道:“还请明示。”
  “钢铁投资大,见效慢。你要不是为了想和军工集团拉上关系,估计是不会投资铁厂的。不能不说你是个聪明人,给自己找了一个护身符啊。”陈平多少有点感慨这个家伙的好运气,张清被人说到了心里去了,强忍换乱道:“陈总经理,给个准话吧。”
  陈平这才道:“好了,不兜圈子了。因为你投资了铁厂,有人让我问你一句话,这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张老板想好没有?”炸雷一般的,张清腾的站起来,惊恐不已的看着陈平,好一阵才连连作揖道:“陈兄,救我!”
  陈平笑眯眯的看着他道:“我可救不了你,还得自救啊,张老板。”张清赶紧开口道:“陈兄,还请教我!”陈平叹息一声道:“身为辽东省议会的议长,你可是有起动议的能力。眼下的辽东,枪支泛滥,枪击案频频生,官府有心改变这个局面。”
  张清闻声立刻明白了,连忙拱手道:“在下连夜联络各位议员,尽快起动议,呼吁官府出台法案,限制强制泛滥,加强枪支管理。”
  “聪明,附耳过来!”陈平很满意的表示,张清凑近了,陈平一番低语之后,张清一屁股就坐地板上了,惊的满脸煞白。不等他说话,陈平已经站起笑道:“注意看今天的晚报。”说着一拱手:“告辞!此事外漏一个字,灭族!”就这么扬长而去了,也不说把人拉起来。
  坐在地上的张清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呆呆的坐了一会之后,突然爬起来,扯开嗓子喊:“来人,快拿今日的晚报来。”
  陈平在马车里看着这个城市繁华地段的人流,暗暗感慨张清的命好啊。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次剪羊毛的行动,陈燮打算给张清一条活路走的原因,居然是因为张清投资建了一个生铁厂。这货的初衷,是因为他跟军队的关系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另外想找一个靠山。赶上鞍山钢铁厂那边因为新厂区的即将建成,需要新的生铁来源,这才给了他一个机会。
  整个大明没人不知道联合重工集团是谁的产业,旗下的鞍山钢铁厂,则是整个联合重工的重要组成部分。联合军工、联合铁路、这些大型的产业,都从鞍山钢铁采购所需钢材。联合重工是陈燮最大的产业集团,论名望甚至在大银行之上,毕竟这里是造枪炮的,关系到陈燮基业的根本。这个集团,沿着从沈阳到旅顺的铁路布局,当今第一大的工业集团。
  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陈燮打算把联合重工旗下产业中的一部分产业推向民间资本,比如钢铁厂、铁路公司,机车公司,都将向民间资本开放。也就是说,陈燮要鼓励民间资本进入这些领域,让民间资本去炼钢、修铁路、造船等等。
  当然不是全部让出来,而是把一部分的市场随着技术转让而流向民间。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钢铁生产行列,不是觉得钱多了烧手,而是单纯的依赖一家企业,限制了整个行业的展。
  张清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因为这个铁厂的缘故,陈燮才给他一个从期货市场脱身的机会,不然他不死也得脱一层皮。当然了,这里还有陈某人占了人家园子的一点愧疚,以及随后的一些布局,还需要张清的配合等因素,综合起来张清才有逃脱升天的机会。不然的话,单单这一次剪羊毛行动,就能让张清的资金链断裂,银行再上门逼债的落井下石等等加起来,最终张清就算能扛下来,资产缩水一半以上是可以预期。
  晚报送来了,张清打开一看魂都吓掉了,头版的内容看完,就已经下了决心,明天一早就空仓,根本就不要抱任何期望了。那些军队的仓库里有多少物资,张清心里有一个大概预估值。比如说木材把,当初整顿军队产业的时候,库存多少张清是有数的,随后不停产的话,一次性砸进市场,能把现在的价格打下七成来都不是什么问题。更不要说,还提到了战略储备粮食,这玩意也一般的商人也没啥概念,张清是很明白的。所谓的战略储备粮,别说全部了,三分之一就够整个沈阳城的百姓吃半年的。
  玉米、大豆,这两项占了储备粮的一半以上,打着处理旧粮食迎接新粮食入库的旗号,全部砸进市场的话,对玉米和大豆的价格来说,就是灾难。虽然张清可以肯定,一旦到了收获季节,官府肯定还会平价收购新粮食,但前提是你得抗的住啊。(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938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