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七百八十九章陈凡的野望

第七百八十九章陈凡的野望

第七百八十九章陈凡的野望
  朝鲜这个地方在历史上一直保有独立性,很大的原因是因为环境恶劣。☆→,这个国家能生存下来,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占领成本太高了。这么说吧,近代以前,打败这个国家迫使其投降不难,真正要长期占领将其纳入中国的版图,这个活在历朝历代都没成功。类似的国家还有安南,明成祖年间,安南被征服后,因为恶劣的自然环境导致占领成本过高,朱棣死后明朝放弃了安南。
  近代以后,随着科技的发展,环境造成的困难大大的减少。一条铁路就把后勤困难的问题给解决了,所以才有现在的局面。最初,陈燮的定位是建立一个庞大的明帝国,没有另起炉灶的意思。可惜,现实很残酷,大明内部的问题要想解决,花费的精力和时间太多,如果一门心思去解决大明的问题,将错过快速发展的黄金时代。
  于是有了海外联盟这个特殊的称谓,最终陈燮还是想把这些联盟的各个部门,纳入大明版图之内,当然这些话陈燮是不会说出来的。将来海外联盟以什么样的方式纳入大明的版图,陈燮没打算在有生之年解决,留给后人好了。
  列车在夜色中疾驰,时间已经是深夜,陈燮依旧没有休息。台灯的光照在脸上,批阅了一份文件之后,抬头时遭遇柳如是专注的凝视。“怎么了?”陈燮不解的问,柳如是微笑摇头:“没怎么!”
  “不,你一定有话要说,不要想骗我。”很果断的语气面前,柳如是脸上微微泛红,总不能说她刚才单单是看着陈燮在工作的样子。就已经荡漾了。“不早了,奴家伺候老爷休息。”
  把一个红尘女子培养成一个大明的报界大亨,陈燮还是很有成就感的。这个年代的女性,本质上是男人的附属品。站在陈燮的角度,他不可能因为理念诧异跟整个世界为敌。只能是循序渐进的改变这个世界,女性的社会低下。从哲学的角度看,还是因为生产力低下造成的。随着工业的发展,越来越多适合女性的工作出现了,因为收入的增加,女性在社会上的地位在一点一点的提高,这是一个量变引起质变的过程。比如历史上自梳女的出现!
  柳如是作为一个特殊的例子,其存在的意义就像一个灯塔,在无尽的黑夜中,照亮那些向往自由和幸福的女子。这一点。始终把自己摆在一个顺从地位的柳如是并不明白,陈燮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她,这个时代需要有人发出声音,唤醒一些即将清醒的人。
  “不着急,有个事情跟你说。”陈燮露出郑重的表情,正准备给男人宽衣的柳如是,飘来媚眼,一句幽怨的话击中陈燮要害:“老爷。奴家人老珠黄,确实不该再给人碍眼了。”
  话音刚落。柳如是便被懒腰抱起,耳边热气带来一句杀伤力极强的情话:“无论何时,一如当年河畔柳树下的船头,微风吹起纱巾,钻入眼帘的半幅娇容在心里不会改变。”
  大白话什么的,才是侵蚀人心的利器。柳如是整个人都软了。环着颈部神智迷糊的:“嗯!”
  平壤,车站的二楼办公室内,一群人正在忙活。一身戎装的王贲和李云聪,站在走廊上看着楼下戒备森严的车站,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转身时看见陈凡出来。
  “二位叔叔好!线路已经妥当了,可以发报了。”陈凡可没有半点官二代加富二代的气焰,态度放的很低。李云聪听罢龇牙咧嘴的笑道:“好,好,有了这个利器,万里之外的消息瞬息可至。”王贲则笑道:“辛苦了。”
  陈凡越发的恭敬道:“二位叔叔客气了,三个月内完成从九连城到平壤的线路架设,多亏了二位叔叔的帮衬,小侄不敢居功。再说了,这电报公司发报,是要收费的。”
  王贲竖起一根大拇指,赞叹道:“心黑皮厚,见钱眼开,有前途!”陈凡丝毫没有被打击到,反而继续露出憨厚的笑容,一副当成夸奖好话的嘴脸:“您过奖了,回头军队要拍电报,我给您打八折。”王贲和李云聪无奈相视,哈哈哈大笑一番。
  “这八折还是算了吧,反正那些叛党也不用我花一个子来养着。”王贲一句话,朝鲜王**队总司令李云聪的脸黑了,所谓的叛党,指的是那些朝鲜旧贵族,一部分流放,一部分没来得急送走的,则被李云聪当成苦力,拉到工地上帮忙架设电线杆子。这些人干活能力是不行,架不住皮鞭和刺刀逼着他们下死力气。好几万人呢,随便给口吃的不至于饿死,即便如此每个月消耗的粮草也不在少数啊。
  “和生(字)贤侄,说句你不爱听的话,虽然这些叛党身上抄家弄了不少的钱粮,但终究是朝鲜王的家当。你是要做大事情的,可不能在这些小利上迷了眼睛。”李云聪这话可是金玉良言,陈凡不是不知道进退的人,当即连连作揖道:“多谢李叔教诲,不如这样,这些叛党不论男女,做个价钱一并卖给小侄如何?”
  李云聪听出这话里有话,立刻收起笑容道:“哦,有何打算,不妨直说。事情虽然不大,架不住有人会胡思乱想。”这话的意思,就是提醒陈凡,不要让人误会他对朝鲜王位有想法。张家庄两位公子,都是大家看着长大的,和这些大佬们还是很有感情的。这是天然的优势,别的人没法比。说的难听一点,只要陈平和陈凡被列入继承人的候补,其他人基本没戏。现在陈燮还在,这俩安分守己的,谁知道陈燮不在以后,他们会不会有想法?
  深知陈燮性格的李云聪,立刻提醒陈凡,不要在这个上头犯忌讳,就算心里再有不满,也不要在这个时候找麻烦。王贲听到这话,眼珠子也圆了,锐利的眼神扎过来,那意思要有个明确的说法才好。陈凡哭笑不得,还得一本正经的解释:“二位叔叔想歪了,小侄可没有什么雄心壮志。这些叛党虽然碍事,但是其中很多读书人。小侄的意思,从他们中间挑选出一些年轻人来,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发挥更大的作用。至于他们的家人,年轻的留下继续干活,上了年纪的,可以安置在某个海岛上,想跑都没那么容易。这样一来不会浪费这些宝贵的资源,也不怕他们闹出太大的事情来。”
  意思很明白,陈凡的电报公司要扩充,就得有足够的人才。从辽东和山东获取人力资源不是做不到,问题是花费的代价肯定不小。现在有现成的资源,又花不了几个钱,何乐不为?
  “和生,这些人对陈家可是有刻骨仇恨的。”李云聪很理性的分析了一句,陈凡对此倒是很淡定道:“我知道,所以要挑选。正好柳姨娘在平壤办了学习班,这些人在工地上也吃够了苦头,给他们一个机会,想来会有人愿意卖命。到时候,丢进学习班半年下来,出来之后在我的手下干活,就算别人有想法,对我来说也未必是坏事。”
  王贲和李云聪都是脑子够用的主,别看都是厮杀汉的出身,能够走到这一步,没有大智慧做不到。想明白这小子的意思后,李云聪愁眉苦脸的看看王贲,交换的一个眼神后,李云聪淡淡道:“我这里没问题,回头和生还是自己跟公爷说去。”
  陈凡也没指望两人替自己背书,不捣乱就谢天谢地了,当下连连作揖:“多谢二位叔叔!”谢什么呢?多谢他们保持中立,进入看戏模式。其他的事情,不设障碍就烧高香了。
  远远的一发红色的信号弹腾空而起,屋内的桌上电话铃声急促的响起,陈凡进入拿起电话,嗯嗯几声,出来道:“专列还有半个小时进站,二位叔叔,一起下去等着吧。”
  两人先走一步,陈凡找个借口等一会再下去,这个举动让两位老家伙的表情有点凝重。李云聪有点担心的看看王贲道:“海外那么多地盘,怎么就不给这兄弟俩一个说法?真怕他们有想法,到时候你我之辈不知该如何自处。”
  王贲笑着摇摇头道:“杞人忧天,这事情既然是要通过公爷来定夺,那就不是你我该劳神的事情。安心的把朝鲜的军队练出来,最多三年五载的,你我都得滚蛋,不是去兴海城经营元老院,就是去别的地方坐镇一方。”
  陈凡目送两人离开,表情多了一份苦涩,他心里确实是有想法的,不过他的野望不在什么王位上,而在打造一个属于他的电报帝国。这个事情呢,指望别人是不现实的,只能自己动手,从最基础的人才培育做起。这样一来,有文化的年轻人就变得比较宝贵了。这个时代,读书人终究是一小撮,属于难得的人才。陈凡也不认为,这些贵族们在历史大势面前,能有什么翻江倒海的本事。安分守己者,给他个机会。不安分的,处理掉就是了。别看他以前是个技术宅,生长在陈家的孩子,耳濡目染的不缺见识,无非是兴趣有没有的问题。(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922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