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七百七十八章 同行

第七百七十八章 同行

bx
  第七百七十八章同行
  陈凡和张顺是老熟人了,都是登州职业技术学校毕业,呃,目前的高学历。这学校已经搬迁至辽东,登州人还是愿意这么叫而已。现在的登州,看上去跟陈燮的关系不大,实际上任何一个到的官员,都会很小心的适应这里的一切规矩。
  也有狂的,比如上一个黄县的县令,拿着吏部的文,上任之后耀武扬威的。没到一个月就老实了,原因很简单,家里的人上街出门,都得时刻防备臭鸡蛋烂菜叶的袭击,就算有银子,任何生活用品都买不到。想吃顿肉,还得派人去登州买,即便如此,还没买到。县令大人打了一个衙役一顿板子,结果三班衙役都跑了个干净不说,各房的吏也都不请而辞,变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后还是县令骑着马走了一趟登州,拜见知府之后又呆了五天,才算解决了问题。具体怎么解决的,外人不得而知,反正回来后就老实了,规规矩矩的按照登州地面上的规则办事。
  对于官员来说,登州是天堂,也是地狱。对于陈凡和张顺这哥俩来说,东瀛谈不上地狱,但可定不是天堂。这地界,就一乡下农村啊!
  租界的情况还好一点,到了夜晚有烧煤油的路灯,江户就不行了,街道狭窄,建筑低矮,街面的卫生也不行,说是乡下一点都不冤枉。
  昔日的将军府已经被搬空了,正在进行一次翻改造,将来这里就是东瀛王宫,原先的生活设施陈燮根本就难以接受。从箱根回来后,直接住进了租界的行辕,现在叫行宫了。
  别的地方可以没有电,未来的王宫是必须要有电的。非但要有电,高高的外墙边缘。还要有灯,夜晚来临的时候,整个王宫变成一个流光溢彩的建筑。这个工程量不小,所以张顺很头疼。相比之下,陈凡的目的是来实地考察铺设海底电缆的可行性。
  改造王宫的同时,江户东郊正在兴建一个三十米的高台。因为土石方的工程量,这个登基仪式台的工期预计是半年。建成之后,将出现一个四方形的高台,底部是十米高混凝土的外墙,往上是钢筋混凝土支柱。一道台阶从地上到登顶是九十九级台阶。张顺接到的要求是,高台四周拉上灯,台阶两侧也有灯,夜晚降临时,这个高台就是一个城市的标志建筑,从任何方向都能看见的发光建筑。
  现在的供电系统还是直流电,交流电这个东西目前还有很多法克服的技术难点,当然这是兴海电力公司总部的研究所需要解决的问题。张顺是搞施工的。接到这个活的时候,张顺整个人都不好了,但是还不能不来。因为是上级的命令,谁让他顶着一个电力公司有能力的青年才俊的头衔呢。说起来,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但不是他能抗拒的东西。
  因为低调的缘故,张顺这个登州人根本就不知道陈凡的出身,就认为他是一般的地主家庭出身。同学三年。年龄稍长的张顺对陈凡这个脾气相投的家伙非常照顾,毕业后劳燕分飞。一个去了辽东一线搞工程,一个埋头搞他的电报研究。没想到这一次。两人在旅顺码头上遭遇的时候,才发现大家的目的地是一样的。
  陈燮没住在江户城内,两人在江户城里自然跑扑了空,随身带来的公文需要统制办,两人只好立刻去租界,江户这个城市对于他们来说,暂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自然没有游览的兴致。整个江户及其周边,繁华的地方还是租界。不过这个租界,今后也不得改了,变成江户城的一部分。东京这个词,陈燮没打算让它再现。
  “张兄,我在欧亚饭店定好了房间,一道入住便是。”进入租界后,首先自然是找住的地方。这个时候两者之间的差别就出现了,在江户张顺可以住好的旅馆,在租界就不行了。欧亚饭店便宜的房间一天也要十个银币,张顺就算有电力公司报销也住不起。要知道,登州城内中等的家庭,一个月的开销也就是十个银币,这已经算是很高的生活水准了。一般的的工薪家庭,按照四口之家来算,一个月的开销也就是二至三个银币。低层一点的,一家四口正常的开销也就是一个半银币,这就能保证一家人的温饱了。
  “不可不可,公司的出差补助,每日不过五个银币,陈兄还是自己去住好了,在下另寻住处。”张顺自然是要推拒的,他家里的情况只能算中层收入,电力公司上班,一个月的薪水也就是八十个银币,根本就补不起这种高档的饭店。
  陈凡反应过来之后,心里暗暗惭愧,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立刻进行了弥补道:“我也是久闻大名,一时兴起才奢侈一回,偶尔住一夜还是请的起的。今日的房间都定下了,就算在下请客,明日一起另寻住处。”这么一说,张顺就话可说了,这个欧亚饭店别看贵,但是房间却紧张的很,提前订不说,还得付定金。不住,定金就没了。别看只有三成预付,真的白交心里也是火辣辣的疼。
  咬咬牙:“好,那就一起住上一夜,左右后续的团队还得等几天到。”两人都是各自带了两个随从先走一步,到了地方先解决的不仅仅是住处问题,还有办公地点。
  陈凡这才笑道:“如此才对嘛,明日一起去江户,那地界的房子租金便宜。你我不妨租个隔壁的办事处,相互之间走动也方便。”
  说说笑笑的在饭店门口下车,虽然是便宜的房间,站在门口的时候,也足够让张顺觉得不枉此行了。这里是租界高建筑,五层的欧亚饭店。一层是大堂,二层以上才是住房。大门口的旋转门前,两个精挑细选的东瀛女子鞠躬道一声欢迎光临,身着合身的旗袍,脚下是绣花鞋,边缝开的很高,稍有动作就露出雪白的大腿来。饱满肥美的胸前,随着鞠躬的动作而跳跃起伏。
  “不曾想,东瀛这地界也有如此身段的女子。”陈凡倒是继承了一些陈燮的喜好,长腿细腰的审美观就是其中之一。张顺听了笑道:“陈兄有所不知,这些女子可不是纯种的东瀛女子,应该是荷兰番鬼在东瀛做的孽。”
  两人的声音不低,前面引路的女子听的清楚,脸上却不敢有任何不满的地方。陈凡重重的叹息一声道:“大明发展海外还是晚了一些,不然哪来的这等悲剧。”一副悲天悯人的嘴脸出来,招致前面女子频频回眸。
  这年月在外奔走的女子极少,所以酒店内主要以女性服务员为主,而且个个一般打扮,身段各有不同。如果有行李要送进房间,还得征求旅客的意见,才好派一些酒店的男性服务员出来。两人各自带了两个随从,行李自然不用劳烦酒店内的服务员。
  张顺这个家伙不是好鸟,一路走一路盯着人家的臀部看,旗袍这东西就是这样,从后面看过去的时候,习惯小碎步的东瀛女子,走动时摆动的幅度照样能看的清楚。这要是在大明,这么穿戴面对外人的,肯定是风尘女子。就算是普通人家的女子,面对外人是必然是长裙遮鞋。见这货如此眼神,陈凡不低声笑道:“怎么,兄台看上了么?”
  张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陈凡没再说话,两人住进房间后,随从放下行李下楼去后院的下人房住下后,陈凡这才招呼站在一侧等候的女子道:“这位姑娘,我们只住一日便走,饭店的不会嫌弃我们这种客人吧?”
  女子微微鞠躬道:“二位老爷哪听来的话,进了小店就是贵宾,一律盛情款待。”说完递上一个印刷精美的册子,陈凡翻开看了看,转头道:“张兄,你看这里。”张顺探头一看,二十四小时贴身服务的字样,忍不住心跳加速。
  “五个银币啊,这可不便宜!”下意识的自言自语,陈凡笑了笑:“自然是在下来请客。”说完对女子道:“好了,你留下,另外让人带我去房间好了。”
  女子听了回头招呼一声,已经一个女子等在门口道:“这位老爷,您的房间就在隔壁。”
  上午十点入住的饭店,张顺这货一直到傍晚才从房间里出来,浑身舒坦的伸个懒腰后,才去敲隔壁的门。房门打开,里头出现的也是一个混血女子,见他便躬身道:“陈老爷正在沐浴,您请进来坐下。”
  房间都是一样的,面朝大海的方向是长长的走廊,安起见用金属栏杆遮蔽,就算是想跳楼你也得挤的过去。进门之后是个小厅,沙发茶几等一应俱,之前一门心思在女服务员身上的张顺,这会才算是仔细看了看屋子里的布局。
  离间帘子撩起的时候,张顺露出会心的笑容,出来的不是陈凡,而是一个丰腴女子,满面红润,随后才是收拾干净的陈凡。见了张顺便笑道:“来的正好,一起商议一下,明日该如何行事。”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719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