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七百七十章最后的武士

第七百七十章最后的武士

bx
  第七百七十章后的武士
  “战国”末期被出卖一次的长州藩,再一次被自己的盟友出卖了。这一次被卖的彻底,上一次不过是被削减了石高,这一次则是长洲藩引以为傲的武士和战士。
  黑暗之中,小心翼翼的脚步声被虫鸣掩盖,缓缓逼近阵地的时候,黑夜被腾空而起的照明划破!次第腾空的照明,把阵地前的一大片变成了白昼!正在往前的长洲武士和士兵,被这突如其来的亮光集体石化了。
  短暂的大脑停滞之后,毛利纲广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绝望的哀鸣:“撤!”
  但是一切都晚了,万余战士在一千多米宽的正面上,向五个阵地发起突袭的时候,部暴露在对手的射程之内还能有好么?空气在尖锐的呼啸声中战栗,预定的标尺被猛烈的炮火覆盖,成片的士兵倒在了炮火之中,决死突击的一个一个的被炮火队伍被切成了两段的同时,阵地上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塔塔塔,蒂尼机枪特有的声音,如同死神镰刀挥舞时带出来的风声。密集的枪声雨点一般扑来,正在往前的队伍根本就刹不住,一片一片的往下倒,如同镰刀下倒下的麦子。
  喊了一嗓子的毛利纲广,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因为前后六发子击【中了他,倒地的时候,他的身躯往前扑倒。
  黑暗之中的一个高地上,岛津纲贵看着正在屠杀的战场,浑身颤抖的对身边人道:“诸君,都看见了吧?这就是我们试图抗衡的大明帝国的军队。”
  整个日本没有人比岛津家了解大明帝队的战斗力,原因是萨摩藩一直是对外接触积极的大名。正因为如此,从听到大明军队已经进入干涉的那一刻起。岛津纲广就做了决定,绝对不能跟如此强大的对手抗衡,那只能是死路一条。
  获悉老窝被端的时候,岛津纲广加坚定了之前的判断,但是在此之前,他打算赌一下。或许能用优势兵力在局部取得一次胜利,然后在向大明帝国请降,这样能争取一个比较体面的下场也未可知。结果自然是赌输了,希望破灭之后,毫不犹豫的出卖了自己的盟友。
  面对绝望的长洲武士们没有退却,而是继续往前冲,一例外的被打倒在地,抽搐的尸体浸泡在血泊中,阵地前沿的土地被鲜血浸透。形成了一泓一泓的血洼。
  屠杀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枪声才渐渐的平息,火把之下,端着步枪的士兵走出战壕,给那些垂死的伤者补刀。同样站在高处的常时仁,放下手里的望远镜,对身边的翁正清道:“还记得当年在家丁学堂的时候,公爷给我们上课时说过的一句话么?”
  翁正清稍稍想了一下便给出正确的答案:“当然记得。万历三大征之一的朝鲜之战。公爷当时说,东瀛虽然是小国。但却不乏野心勃勃之辈,一旦羽翼丰满,必然图谋我华夏。故而,对其不可有半点怜悯之心,只需将其踩在脚下,告诉它谁才是这个世界的强者就足够了。届时。这个民族会知道怎么去做!”
  常时仁接过这个话,继续道:“对东瀛,应消耗其民族元气,断其文化传承,以华夏文明溶解其本身文化。终将其纳入华夏版图之内。对待东瀛如此,对待海外也应如此,汉语为世界上美丽的语言,必须也应该是这个世界流行的语言。”
  翁正清不甘示弱的笑道:“所以,将大明周边各国纳入汉语圈不过是征服世界的第一步。”
  相视一笑,二者心里因为流放印度的那一点点芥蒂,在这一笑之间灰飞烟灭。两人不约而同的伸手,紧紧一握。一发绿色信号腾空,两人一起往下走,回到自己的指挥帐篷前站着,身材不高的岛津纲广,带着儿子,仅仅两人,在士兵的引导下出现。
  “外藩小臣,见过上国将军大人!”鞠躬,九十度的深深鞠躬,父子二人是一个动作,双手捧着武士刀。四周的火把照亮了现场,两人的影子在火光中摇摆,忽长忽短。
  “你们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连夜去堺港,请求公爷原谅你们抵抗天兵的罪行。第二选择,天明之后再动身。总而言之,你们的命运,不是我们两位能决定的。”常时仁说的很干脆,甚至没有去接这两人的刀。
  破晓,朝阳如血!
  空气中的硝烟味道和血腥的气息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难以承受的嗅觉。多数是兵的山地旅,很多士兵法承受眼前的这一幕,跪在地上呕吐者大有人在,很这些人就被军官踢着屁股,投入到打扫战场的行动中。
  堆积如山的尸体,搬到一边事先挖好的深坑里,一具一具的丢进去,填上土,一个巨大的坟包成型。后的统计数据为三千三百三十八具基本完整的尸体,还有不少不完整的不计在内。终有一堆尸体,把常时仁和翁正清给吸引来了。
  “毛利父子,其他的都是属下的武士。”这对父子的死法颇为悲壮,身中六创的毛利纲广,被儿子抱在怀中,其他下属围成一圈,终部死在了一起。
  看着被尸体环绕的父子二人,常时仁默默的摘下军帽,低头致意。身后军官和士兵,也都默默的跟着这么做。气氛一时肃然,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圈起了尸堆附近依旧树立的一面旗帜。旗上有好多枪眼,舞动的时候让人生出一种莫名的感伤。
  “找些棺木来,厚葬!”常时仁抬头时交代了一句,副官问:“墓碑上怎么写?”
  常时仁看看天,想了想才道:“后的武士——毛利纲广!”
  翁正清来了一句:“对这个时代的英雄们而言,因为一个人的存在,生不逢时的结局不可避。”常时仁淡淡的回了一句:“公爷不是英雄,他是圣人!悲壮的一幕,不会发生在公爷的身上,所以,公爷不会是英雄!”
  翁正清想了想,笑了,这里有一个典故,当年在家丁学堂的时候,陈燮讲课时提到了楚汉之争,特意来的一句:“项羽是英雄,因为他悲壮!我不会是英雄,因为英雄的结果都不太好。”因为这句话,课堂都笑了。现在回头去想这个事情,翁正清认可了常时仁的说法。
  投降的两万三千余萨摩军队放下了武器,其中三十余人不肯接受这个命运,选择了剖腹。等待他们的命运到底是什么,现在还不确定。所有人都在规定的营地内呆着,外面有铁丝,还有枪口和刺刀。这么多人当然不可能关在一起,却别工作很就开始了。
  有武士身份的人,很就被挑了出来,他们关在一起。那些普通百姓,则在鉴定之后发上一块银圆和一份干粮,让他们回家。离开之前,这些人都被那些拿着喇叭的政工人员灌输了一耳朵的消息,来自家乡的消息。
  这么多人当然不能就这么简单的处理,他们必须在军队的押送下,从堺港登船回家,不然就这么放羊了,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岛津纲贵父子奈的接受了战俘的命运,来到堺港的时候才知道,陈燮已经走海路去了江户。没见到陈燮,倒是见到了山内丰昌这个带路党。这个家伙已经换掉了一身日本人的打扮,剃了一个光头取代之前的发型,脚下的木屐也没穿了,却而代之的是一双大头皮鞋。
  面对一身黑色警察制服的山内丰昌,父子二人都陷入了短暂的凝滞。
  “二位,主公临时有急事去了江户,委托在下安排你们的行程。”山内丰昌还算客气,不过微微点头的举动,昭示着他现在的姿态不一样了。这要是以前,怎么也得九十度鞠躬。不然就是失礼,会被岛津的卫士砍成肉块喂狗的。
  反倒是父子俩深深的鞠躬道:“请多多关照!”
  急急忙忙去江户,不是因为幕府那边出了问题,而是因为租借那边的苏领事出了问题。什么问题呢?这家伙把一个武士的女儿给睡了,答应人家上船去南洋的事情也没办好,不是不想办,而是因为近的船比较紧,加上刘青山看他不爽的缘故,联合海军和租界的驻军,把他的权利给架空了。理由嘛,挣钱可以,缺德不行!
  事情办不下来就算了,人家找上门来,这货还没好听的话说,一副嫌弃的表情,让家丁给人打一顿拖了出去。就为这个事情,这个武士蹲守了十天才找到机会,在一家酒馆门口,用刀给这货捅了十八刀。当然这个武士也被卫兵打成了筛子,但是结果法改变。
  发生这样的事情,陈燮当然要紧急过去处理一下,江户那边的德川直接吓傻了,大明在江户的高行政文官被捅死了,这事情谁知道会招致怎么样的报复?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不难搞清楚,陈燮弄明白之后也非常的语。这王八蛋不是人啊,把人家闺女的肚子弄大了,答应人家的事情,半年了都不给人办啊,甚至还不肯认肚子里的孩子,生活也不给,就给了人小姑娘一些布匹和食物,就打算这么完事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713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