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七百二十八章那个学校毕业的?

第七百二十八章那个学校毕业的?

第七百二十八章那个学校毕业的?
  兄妹俩一个叫林子昕,一个叫林子佩,松江府人氏。说起来,林家的败落还得算在陈燮的脑门上。林家本是江南商户,从事棉布行业。崇祯五年,陈燮去了苏州,开了新式的织布厂之后,整个江南的棉布产业面临的就是灭顶之灾。工业化大规模生产面前,传统的织布行业根本就没抵抗的余地。一开始林家还是有点家底的,奈何林子昕当时年少气盛,父亲病逝后接管产业,不肯服输,借了银行的贷款,打算重整旗鼓,结果自然是越陷越深!
  陈燮可不知道林家的根底,客气都不带的,直接来一句:“我想和林先生单独谈谈。”自称“我”的陈燮,那就等于给了林子昕天大的面子,当今一等一的权贵在此,如此低调的说话,林子昕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林家的机会来了。
  两人去了书房,林子佩丢给朱慈烺这个多巴胺分泌失控的二货,关上门之后陈燮很突兀的来一句:“哪个学校毕业的?”这话问的很有意思,只有现代人能听的懂。
  为啥要这么问?很简单,陈某人可不是什么好人,他在明朝做的这些事情,就怕有任何的闪失。什么为国举贤都是扯淡,先弄明白眼前这一号是不是穿越再说。不然大明的人,怎么能把宪政的本质分析的那么清楚?“分权”两个字看似简单,实则为宪政的精髓。这个道理,别说大明人了,就算是现代人又有几个能看的明白的?陈燮的宪政改革,就是排排坐分果果,除了皇帝之外。其他集团都得了好处。连勋贵都没落下,剥夺兵权之后,给了国会上院议员的待遇,想当首相就得看他们投票的结果。这样一来,自然不闹腾了。总的来说,就是文臣拿到了政府的权利同时失去了对军队的掌握。勋贵、新兴资产阶级拿到了立法权利和监督政府的权利。皇帝丢的最多,但是拿到了一份长期的安分,还有就是对吏治的整顿和宣传部门的权利。至于这个宣传的权利,能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陈燮不管。
  本来陈燮还打算成立一个交通部来着,仔细一想这修铁路的事情,官僚哪里能行,一准是给人家捣乱,干脆就算了。
  林子昕听的糊涂。下意识的反问:“什么学校,晚生倒是上过几天的县学,连个廪生都没混上,读书不成,赶上家父病逝,只好弃学从商。没想到经商也是一事无成,还得考小妹混迹风尘苟活,惭愧至极。”一听这个话。陈燮就放心了,不是穿越就好。
  “林先生不必妄自菲薄。陈某人对八股也是一窍不通,甚至极为反感。八股最大的坏事,就是束缚了读书人的思想,同时只靠四书五经这一套,也违背了社会发展的趋势。总体来看,这个社会是不断进步的。拿两千年以前的孔孟之道放在现在的社会来用,根本就是违背常识的做法。当然了,说句大逆不道的话,这样做的好处也是有的,就是对君主的集权有利。”陈燮敢说。林子昕听着头上冒冷汗,这个陈公爷,真是胆子大。
  接下来的会谈就简单了,一点都不精彩。无非就是陈燮说了一下街头偶遇的事情,引发了这一次突兀的拜访。林子昕听完感慨不已,没想到自己的妹妹一个无心之举,竟然引来了当今大明的头号权贵,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在开玩笑。
  “公爷,大明宪政格局初定,千头万绪有待理顺,然则要紧之事,还在教化二字。”林子昕果然是有本事的人,一开口陈燮就听明白他的意思了,大明眼下的政治格局形成了,但是不稳固。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教育啊!你得让这个政治体系深入人心。
  陈燮微笑点头,鼓励他继续说,林子昕来了精神,继续道:“余有三年在兴海城,当地教育以华夷之辨为首重,对症下药。在大明,则应根据需要进行教化,窃以为公爷已经在做这个事情,江南的义务教育,正为此来。”
  明白了,这家伙别看八股不行,但是对政治的敏感性很强,属于那种喜欢读杂书,喜欢读史书的人。加上自身的经历复杂,倾家荡产买条船出去跑海,头一回就遭了风暴,飘到兴海城呆了好些年才辗转回国。可惜他的技能点长歪了,在大明也好,在兴海城也罢,都很难被社会承认。加上身体出了问题,谋生艰难也就是一个自然的事情。
  “林先生,眼下有三条路可以走,第一,加入在下的幕僚涂团队,我需要一个你这样的人帮忙宣传推广宪政。第二,你去辽东或者江南,从一个县议员做起。第三,去南洋,眼下那边本质上还是军管,我需要一个人去改变这个局面。三个选择,最难的是去南洋,理由很简单,没有多少人才给你用,你的自己想法子解决各种问题。”
  陈燮干脆的令人发指,在大明能找到这么一个思想开放的家伙真是太难得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用了再说。也不指望他能发挥多大的作用,有的事情必须要有人去做,以前没搞是因为没有合适的人,现在摆在面前的,做好做坏都不要紧,关键是有人去做了。
  林子昕稍加沉吟便道:“公爷厚恩,子昕铭感五内,在下选南洋,只是不放心舍妹。”
  陈燮一听这话就乐了,淡淡道:“知道刚才跟在我身边的是谁么?放心吧,你妹妹的事情,交给他就行了。”陈燮这么说了,那就一点问题都没有,谈话很自然就结束了,前后不到两个小时,真是干脆利落。陈燮对于林子昕选择去南洋可谓乐见其成,原因很简单,这个人有野心,也有想法。在大明,他做任何事情都可能束手束脚,但是在南洋不会。南洋缺人才不假,但是南洋那边是陈燮的地盘,筚路蓝缕又如何呢?在一张白纸上画画,总比在一张涂满了各种颜料的画上修改要来的容易。
  这个活也不是那么好做的,陈燮还是有要求的,告辞前交代林子昕,拿出一个南洋政务改良的体系报告来,说穿了就是让他去从无到有的建立一个新的体系。到底该怎么说,陈燮不说,你得自己先想明白了,拿到报告看看再说。总不能任他去胡搞吧?那也太不负责了。
  林子昕也是个很现实的人,吃过亏,摔过跤,这样的人不可能好高骛远。天大一个机缘摆在面前,只会去尽力做好。至于朱慈烺和花魁女之间的事情,陈燮根本就不管。也不会像老夫子那么啰嗦,说什么“存天理灭人欲”之类的屁话。但凡整天把这些话挂在嘴边的人,自己的好事一点都不耽误,该娶妻的娶妻,该纳妾的纳妾。反正就是拿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对自己则无限的降低标准,还很会给自己找借口。
  类似的人,哪个时代都不缺,在现代基本上就是忽悠傻子,忽悠一个算一个的那种。在大明嘛,则非常的有市场,当然是说一套做一套,表面是个人,暗地里是个鬼。
  无论古代现代,大抵如此。吃亏上当的都是没什么社会阅历的年轻人。
  陈燮走了,朱慈烺却没有走,不过短暂的接触,就五迷三道了。宫里的女人,哪有这种风情啊。将来如何,朱慈烺现在也不担心,已经都宪政了,你还管皇帝老子寻花问柳么?
  三日之后,林子昕交出一份精心炮制的政改方案,一上来他强调的不是什么改革,而是宣传。用他的话来说,百姓皆短见,素无远虑。其所信者当由我导之!什么意思啊?老百姓都是没什么深谋远虑的,他们关心的不是什么国家大事,关心的是自家的米缸,还有老婆孩子穿戴的衣服,邻里之间的那点攀比和面子等等琐事。所以呢,他们怎么想的,怎么做的,都改由我们来引导。一句话,谁的嗓门大,谁能忽悠,百信就会听谁的。
  这是实话,也很残酷。社会现实往往残酷的一面,都在这短短的一句话内。用一句现代的话来总结,占领宣传阵地。用陈燮的话来说,谎言说一千遍都是真理。看到这个话的时候,陈燮就对这家伙放心一半了,继续往下看的时候,发现他还是有很多不足之初,不过这不要紧,陈燮有信心,让这个家伙在未来的事件中慢慢的成长起来,不仅仅是他一个,还有很多类似的人,都会在实际工作中成长起来,成为今后海外联盟的政府骨干力量。
  这一点,当陈燮以刺刀为后盾,进行了一次刺刀宪政之前,就已经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他这一套,就算把利益让出去,最终也不为大明所容的。陈燮不想继续让暴力手段作为大明政治的主流的时候,离开就成为了必然的选择。大明有了现在的体制,慢慢的自我完善吧。只要军队不乱,大明的未来就可以期待。(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86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