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一百二十一章恶客登门

第一百二十一章恶客登门

bx
  “自然是国事为重!”陈燮正色拱手回答,周延儒二话不说,回拱一手:“如此,老夫可安心而去。”这个场景看上去很感人,一个前任内阁首辅,一个即将成为首辅的阁臣之间的对话。表情都非常的严肃和郑重,非常有感染力的一幕。
  实际上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周延儒关心的是陈燮会不会留在京师,陈燮回答说我这次来就不走了。,你不走了,我还有啥活路,只好自觉的离开。别人看着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周延儒不愧是首辅,关键时刻还能站出来问陈燮以何事为重,果然有担当。
  愿意把人往好处想的内阁大臣和旁观的文臣们,都被周延儒表现出来的刚毅感动了。嗯嗯,明知陈某人带着军队进城,还能站出来保教卫道,这是何等大畏的勇气。就算是陈燮,也被周相感动了,回答了一句国事为重。
  看上去很美!接下来进城的军队就不美了,接管城防,宣布宵禁,数万京营士兵回归营地后卸甲弃械,竟人敢于反抗。实在是陈某人凶名太盛,这一次挟怒入京,搞不好又是一次襄阳惨案重演。这个时候,也没人敢去刺激他。一口气杀两万多人的主,谁不怕?
  京师百姓不关门闭户,夜晚来临,不担心又是一次兵祸的前兆。
  五百骑兵护送之下,陈燮与一干内阁同僚一道往宫里去,提议召开一次御前会议的自然是周延儒,这个时候能让陈燮有所忌惮的,也就剩下君权了。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其实很正常。政治人物都是利益生物。自然只讲利益。
  陈燮连个侍卫都没带,骑兵都留在宫门外等候,独身一人进了宫。等在宫门口的太监老汪,带来了朱慈烺的一句口谕:“各位阁老,陛下有旨,先请思华先生单独一叙。”
  一干阁臣的眼睛都直了。这时候陈燮的反应,意味着他进京想干啥。之前别管你说的多好听,关键时刻到了才能看出人心。抬手把身上的剑和左轮交给了韩山,陈燮举起手让禁军搜身。这一刻众人悬着的心落下了,陈燮不是来造反的。不是曹操也不是董卓,是不是王莽不好说,反正眼前这一关是过去了,不用担心半夜被军队的枪声惊醒。
  平台这个地方陈燮一点都不喜欢,但是皇帝总喜欢在这里说话。显得比较正式吧。朱慈烺也学会这一招了,真是好的不学。这里阴冷潮湿的,有什么好的。实际上整个紫禁城,都不在陈燮的喜欢范围之内,这地界就不适合男人居住。深宫内院的,本来阴气就重,加上一堆女人和一群阉人,皇帝一个正常男人在里面生活。能长寿都是稀罕事。
  “思华先生!”朱慈烺正色拱手,显得很郑重。但是眼神却有点躲闪的意思,心虚么?
  陈燮笑了笑,大马金刀的坐下,毫臣子的该有的礼数,开口笑道:“陛下单独招臣来,可有什么要说的?”朱慈烺讪笑了一下。努力挤出威严道:“听说先生在扬州遇刺,朕一直在担心。”陈燮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才歪歪嘴:“陛下,你还没学会说谎呢,何必为难自己?”
  “啊,姐夫都知道了!”朱慈烺瞬间就晕乎了。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哪里还有皇帝的威严。陈燮点点头道:“没有茶水没有酒,想来帐后也没有刀斧手。行了,陛下也别担心这个事情了,我没打算计较。我只是很好奇,谁出的馊主意?”
  ……
  君臣二人会谈的时间有点长,会议厅内的众位内阁大臣和六部的尚侍郎,已经等了两个小时了了,他们才出现在会议厅。朱慈烺在前,面带略显勉强的微笑,陈燮落后一步,淡然从容。这两人到底都谈了什么,外人从得知,他们不解释的话,这就是一个秘密。
  一番客气礼数之后,朱慈烺落座,陈燮也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因为没人跟他靠近,看上去有点孤单。朱慈烺开口之前,还是先看了一眼陈燮,这才有点紧张道:“各位爱卿,今日御前扩大会议,主要还是确定一个事情。”
  见众人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朱慈烺只好继续道:“圣宗改制为竟而中道崩殂,朕自登基一来,诚惶诚恐,深感才具不足,……。”说到这里,突然姜逢元站起道:“陛下,何必妄自菲薄?天命自有定数,礼教纲常不可违,如有贼子以势逼人,当叫他血溅五步。好叫天下人知道,这大明天下,不缺中直之臣。”
  陈燮笑了笑道:“陛下正在说话的时候你打断了,这合礼数么?我读少,自相矛盾这个成语,我还是知道的。”一句话,就给姜逢元说漏气了,慌张的四下看看,没人开口帮腔了。甚至有的人还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说到底这家伙为人太尖刻,朋友不多,仇家不少。
  朱慈烺咳嗽一声,看看继续站着不是,坐下也不是的姜逢元,冲他笑道:“先生请坐。”姜逢元这才有了下台阶,坐下后脑子有点乱,今天这到底开的什么会?
  “自太祖奉天承运皇帝创本朝一来,至今二百余年。为祖宗基业计,古语有云,圣天子垂拱而治,朕深有同感。故而请各位爱卿商议一个章程出来!今日时候晚了点,大家都回去好好想想,明日一早,继续商议。”朱慈烺说完站了起来,众臣都跟着站起,“恭送陛下”。
  等到朱慈烺远了,一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有卢象升很淡然的看了陈燮一眼,表情复杂的很。陈燮朝众人拱手之后笑道:“先走一步。”
  出了宫门,正欲上马的时候,里头卢象升、杨廷麟、史可法三人追了出来,史可法扯开嗓门喊:“思华先生留步。”陈燮只好站住回头,冲他们笑笑道:“怎么?不放我回家?”
  史可法急急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回家看老婆孩子?”陈燮苦笑道:“你这个史宪之,臭脾气的家伙,一点都不讨人喜欢。这样吧,你们要跟着就跟着,到了家里再谈都行。反正我要回家,你们想拦也拦不住。”
  三人互相看看,异口同声道:“好,我们就去你家,今夜不能放过你。”
  陈府,朱媺娖率下人在门口等着,灯已经亮了,整个京师唯一用电灯的人家,看上去就比别人家亮堂。陈燮策马在前,三人同车随后,到了门口陈燮下马,先看看一脸期待的妻子,又看看站在一侧的小男孩,陈燮蹲下身子,冲孩子笑道:“看清楚了,我是你爹。”
  已经七岁的陈继业,跟个小大人似得,恭敬的上前一步,跪下之后看着仰望道:“儿子继业,供应父亲回府。”陈燮伸手,一把给他举起来,哈哈哈的大笑三声道:“小小年纪,搞的跟老头似得,谁给开的?怎么能把孩子当成年人来教。”
  陈继业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事情发生,众目睽睽之下,先是惊慌,但是很就童心爆发,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陈燮直接抱着他往里走,朱媺娖拉住陈燮,指了指后面,陈燮头也不回:“几个恶客,不请自来,爱来不来。”
  后面三人脸上都红了,确实有点尴尬,不过这时候不是要脸的时候,事关国运,岂能儿戏?陈燮不在乎,他们可都在乎,不然就这么回去,晚上肯定失眠啊。朱媺娖还是很贤惠的,吩咐人准备热水,每次陈燮回家,肯定要泡个澡的。
  一番闲话之后,一直显得很失礼的陈燮,这一次加失礼了,冲三位恶客道:“我家的澡堂子不错,一起泡一泡?”这三位也真是豁出去了,互相看看,一点头,卢象升恶狠狠的说:“泡澡就泡澡,怕你不成。”史可法也道:“失礼就失礼了,关乎国祚,不敢怠慢。”杨廷麟倒是很淡定道:“早就听说你家里生活奢侈,正好享受一番。”
  说起来这三位也真是一路人,就道德品质而言,绝对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换成洪承畴来了,陈燮估计门都不让进,直接让人给打出去再说。还有一点,陈燮要做的事情,有这三位的配合,那就轻松多了。不敢让他们接受自己的理念,至少别给自己添乱就行。不过估计三位肯定会给自己添乱,不如在事先跟他们说说清楚。
  热气腾腾的池水中,四人各自围一条毛巾,显得没那么尴尬。坐在一起的时候,杨廷麟总算是开口问:“思华,陛下都怎么说的?”陈燮叹息一声道:“你们这些人啊,能力不差,就是缺点眼界,经常好心办坏事不说,而且顾忌太多。就拿你杨伯祥来说吧,户部的存在的问题你能不知道?记账还是老一套,先帝的时候就说要改了,你改的如何?说的不好听一点,私心在作祟。”一句话给杨廷麟说哑巴了,面色如血。未完待续……r1292
  ,阅读请。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76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