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七百零一章走访

第七百零一章走访

bx
  第七百零一章走访
  江南春天的美好,足以让一切文字变得苍白。马车在道路上轻的奔驰之际,车内的陈子龙却没有多少好心情来欣赏美景。陈燮的辽东之行来去匆匆,来回不到两个月的功夫,赶上了三月的江南的春天。
  今天跟着陈燮出来视察民情,陈子龙是主动请缨。既然是他要求的,陈燮就答应了。
  突然之间马车停了,车门被打开时,一名侍卫道:“卧子先生,前方的路不能走马车,请下车步行。”陈子龙下车来看了一眼,一条道路从大路边岔开,向一个绿荫环抱的村落延伸,道路两旁的田野里,油菜花开的正好,金黄色的海一片一片的。
  陈燮在前面一辆车上已经下来了,站在路边看着眼前的这条路,等着陈子龙上前来说话。
  “阁部,在下观此路,足以让马车通行,为何还要步行入内?”陈子龙决定打击一下这个虚伪的家伙,说话也不是那么客气。陈燮一点都不生气,陈子龙这么干是因为他慌张了。那种心理深处的价值观念被动摇的惊慌。所以只能这么做,来掩饰自己的不安。
  抬手指着道路远端,几辆牛车正在道路上缓缓而行,赶车的老农步履悠闲,手里的鞭子一下一下的。这番景致之美,足以%作画一副。“看见了么?在你的眼里,这是一副江南的美景,在我的眼里,此刻正值春耕的准备期,收了油菜要种水稻,老农正在堆肥。这条路,只能走一辆马车,还很勉强。我要是驾车而行。牛车就得给我让路。就会耽误农夫的活计。”
  陈子龙做沉思状,陈燮又补了一刀:“这就是我和你们的区别。”说完,大步向前,身后跟着三个随从,其他人都等在路边。一身便装的陈燮,沿着道路往里走。今天的行动不是心血来潮,实际上陈燮是来作秀的。不过这个事情,做的很隐蔽就是了,没有过于刻意的意思。
  跟在陈燮身后的,还有一个钱文达。这家伙近写了一份报告,请义务教育办公室拨款,用于学生的校服之用。这个报告,被转到了陈燮这里,因为江南的义务教育这一块。之前是没有这一笔开支的。陈燮看到报告之后,把钱文达叫来,问他原因。钱文达表示,请阁部大人跟着他去看看就知道了。
  “这个村子叫汪湖泥,村子里八成的人都姓汪。这些年村子里的百姓,生活好了很多,一年到头的口粮,总是能糊口了。即便这样的村子里。也有一些人家过不下去的。”钱文达现在很在乎手里的这份差事,干活极为用心。松江府大大小小的村镇。基本上他都跑了一遍。这个村子距离松江府还不算远,也就是一个时辰的路。按说这地方,生活应该不会太差。
  钱文达带路,一行人进了村子,一路上不难看出,这村子里的人住的还算不错的。不少百姓出现的时候,精神面貌也还行。钱文达似乎跟这里的人很熟,走了一会就有好几个人跟他打招呼,不断的提起“有来看罗家么?您是好人啊!”
  陈燮一直没有说话,只是脸上带着微笑。跟着钱文达走到一个篱笆院墙门口。钱文达站在门口,喊了一嗓子:“罗瘸子,在家么?”陈燮的视线落在了这个小小的院子内,地上很干净,说明家里的婆娘是个勤人。屋子看上去有年数了,土坯房,顶是茅草,中间能看见茅草补过的痕迹。院子里有一棵树,树干上绑了一头小猪崽子,正在树下的烂泥堆里睡觉。
  吱吱呀呀的开门声响起,里头出来一个男子,肤色黝黑,很难看出具体年龄来。手里拄着根树杈子当拐杖,看见门口的钱文达,露出憨笑道:“哎呀,是钱老爷来了,您稍后。”说完出来开了院子门,陈燮等人进来时,钱文达跟汉子说话:“在家忙甚呢?家里人还好吧?”
  “哎,这不是托您的福,在医院里住了三天,这才算保住了这条腿。婆娘担心地里的活,这不趁天好,回娘家一趟,与她哥哥们说好,回头先帮忙把油菜收了,稻子种上。节气耽误不起,年底挨饿的日子受够了。”汉子絮絮叨叨了说,钱文达很耐心的跟他说话。
  “娃娃们呢?”汉子听了这话,一脸的惭愧道:“真是对不住您走了这么些躺,家里的事情您也看见了。就两身衣服,娃娃们都在屋里呆着呢,不好出来见人啊。”
  “什么叫就两身衣服?”陈子龙在边上看着觉得不对,下意识的插嘴。钱文达淡淡的撇他一眼,解释道:“好叫卧子先生知晓,汉子叫罗七,在这个村子里是外姓。家里本来还能过的下去,腊月里爬上屋顶修漏,不小心掉了下来,把腿给摔断了。攒的过年钱,都花的干净。就这个,郎中还没给治好。后来还是在下来访,发现之后给人送松江府的医院去了。这一家人年也没过好,过年给孩子买衣服的钱也花了个干净。这不,惦记着卖两个小的娃娃,叫我拦下了。”说着钱文达看看陈燮,那意思就是这了。
  陈燮点点头,回头招呼一声,一个侍卫推着独轮车进来,车上能看见粮食袋子和一个包裹。东西麻利的放下来,陈燮笑着上前,对罗七道:“因为家里难过,孩子不能去上学的人家,这村子里还有多少户?”
  罗七也不是傻子,一看陈燮就是来头不小的大人物,慌慌张张的不知道怎么应对的时候,陈燮一把握住他的手,笑道:“别紧张,我就是来看看,乡亲们对义务教育有什么说法。”
  “老大,赶紧搬条凳子出来。”罗三喊了一嗓子,门里出来个光屁股的小孩,放下一把凳子,踩着草鞋往回跑,一副非常怕生的样子。陈燮也不客气,在凳子上坐下,钱文达见状,招呼罗三一道,在门槛上坐下道:“别怕,这是朝廷里好的官,娃娃读识字的事,就是他老人家张罗的。你有啥想说的,尽管跟他说。”
  陈燮摸出烟来,散了一圈,点上火之后,笑眯眯的看着罗七。大概是笑容的缘故,罗七手足措的一阵,也没那么紧张了。坐下之后低头道:“回大老爷的话,小的这腿脚不便,失礼的紧。”陈燮笑笑,摆手道:“妨,妨。你说你想说的,就是给我帮忙了。”
  罗七颤抖的对着钱文达递来的火,给烟点上自后,嘴唇发抖的哆嗦了一阵才道:“这几年日子还算过的去,野菜就杂粮,倒是很糊口。家里有五个娃娃,大的十二岁了,给村子里的汪大户家里放牛,能省下一口吃的。实在是这些年运气不济,老母亲一直卧病在床,熬了十年,终还是没抗住,前年中走的。说起来也不怪别人,这些年小的在工地上打零活,也能挣点钱,口粮之外还能剩下几个。这不,想好的年前给家里的婆娘和孩子置办一身衣裳,到头来自己一个不当心,事情还是黄了。原先答应钱老爷送孩子去上学的事情,……哎!心里有愧啊,实在是没法子,不然谁不愿意让娃娃学几个字,将来有个好营生?”
  钱文达在一边补充道:“罗七是个孝子,为了给老娘治病,不多的家底搭进去了。如今这江南的百姓,说是日子好过了不少,那也是跟以前比,再苦也能吃几顿饱饭。大人还能有一身打补丁的旧衣裳,孩子不到十一二,光着屁股满地跑的多了。就为这个事情,松江府至少有三成的家庭,娃娃都不能去上学。就算是义务教育,这种情况也官府来人看一眼,也是能为力。这不,在下斗胆,写了那么一份报告。”
  当着众人的面前,陈燮把脸板着,瞪了一眼钱文达道:“实心办事,这是好的。但是你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就惦记着专门拨款给所有孩子置办校服。你可知道,这是多少银子?一家一户的就算了,今后这个事情要国推广的,你觉得户部能管,还是当地的官府能管?还是让陛下出内库?”
  钱文达露出羞愧之色,罗七下的脸都白了,陈燮看上去心平气和的,脸色稍稍变化,不怒自威。陈子龙原本还想开口,陈燮这么一说,他就知道自己没法说了。国有多少这样的家庭?又有多少这样的孩子,义务教育就很难了,哪里还能管穿衣吃饭?
  “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你也不必自责,也不用担心背责任。一个实心做事的官员,在我看来比千万个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错的官员来的有用。你就算犯错了,也是在做事中犯的错,比不做不错的官员,为可贵。我的意思是希望你今后在遇见类似的事情,不要着急下结论,应该先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找到一个可行的解决之道,然后再上报。比如这个事情,罗家的情况很特殊,那就应该特殊对待。那么类似的情况呢?也应该作为一个标准来衡量相似的情况,拿出一个解决之道来。”陈燮这么一说,钱文达的脸上泛红,显得有点激动,正欲说话时,陈子龙咳嗽一声。
  陈燮看过来,陈子龙道:“阁部,您说该如何解决呢?”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62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