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七百章心服口服(哎呀,七百章了,顺便求月票)

第七百章心服口服(哎呀,七百章了,顺便求月票)

bx
  第七百章心服口服(哎呀,七百章了,顺便求月票)
  “阁部,国之利器,不可示人。一干式军械,为何不交于工部生产?”陈子龙忍不住插嘴了,实在是太吓人了。辽东大军基本上是陈燮的私人军队,装备了这些利器,随时可以打进京师。钱谦益这种没节操的人看见了可以装睁眼瞎,陈子龙不行。
  陈燮对陈子龙这种骨子里节操满满,一门心思都是为大明为君父的读人,没打算让他纳头就拜,那是小说里的段子。真的出现这么干的人,陈燮第一时间还得怀疑一下,是不是有什么不良的居心。所以陈子龙的反应,陈燮觉得很正常,而且很有耐心。
  “交给工部?工部那些官员是个什么德性,卧子先生难道不知道?先帝年间,大明工部督造的火器,官兵都不愿意用。难道是火器的威力不如刀枪?再者,卧子先生知道不知道,辽东这些兵工厂和研究机构,每年花多少?”陈燮笑眯眯的反问,陈子龙下意识的摇头。其实他心里对这个事情也不报太大的希望,非是希望眼前这个阁部大人是个忠君爱国的典范,主动把这些东西交给朝廷。结果一番问题过来,陈子龙能回答的上的不想答,剩下的都是答不上的问题,因为他不懂。
  “还请阁部指教!”…+陈子龙只好拱手,来了一个以退为进。这里有文人的狡黠在内,不过陈燮还不在意,如果这点小聪明都没有,陈子龙也不配进入自己的幕僚团队。陈燮知道他带着目的来的,不然一个人不可能转变那么。只是陈燮也不在乎他知道什么,因为就算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也没什么卵用。知道的越多,陈子龙的信心被打击的越重,仅此而已。
  “卧子先生,这两天你看见的不过是冰山一角,因为在下打造的不是一个简单的军械局,所有这些研究机构和工厂。加在一起,我称之为工业体系。这个体系之中的研发机构,每年的资金投入就是二百万银圆。有了这些投入,的技术才会不断的诞生,的装备才会不断的涌现。这些投入,我称之为科技投入,这些投入产生的人才,叫做科技人才。整个体系现在拥有的工作人员大概是二十万,就算我大方一点。把整个体系送给朝廷,卧子先生觉得朝廷会怎么处理这个体系所包含的一切?”又一个问题抛出,这时候别说陈子龙了,钱谦益都额头上都是冷汗,没法子,这是吓着了。
  这问题没法回答,因为道理很浅显,朝廷养不起。就算养得起。内阁也不舍得花这么多银子去样这么一个体系。再一个,一旦这个体系陈燮讲奉献。交给了朝廷。其命运可想而知,朝廷那帮大佬,肯定是要把能赚钱的机构拿出来,先瓜分干净,然后把那些赚不到钱,看不到好处的部门裁撤的干干净净。这是真的。每一个文官都能想到这个结果。
  面对陈燮咄咄逼人的眼神,陈子龙第一次没有底气去抗衡。说到底,他的对手太强大,而他的队友们呢?则是一群猪,还是一群贪婪的猪。要不以大明之大。人口之多,民间财富之丰富,匠人手艺之精良,如何能在崇祯年间被区区不过数百万人口的满清吊着打?
  这个时候在说什么君臣父子,三纲五常的话,就是侮辱人的智商了。陈燮走到今天,没有打进京师,把龙椅搬来自己坐一坐,那就是忠良一个了。这么大的家当,仅仅是一个辽东,还没算上十余万精锐步卒,没算上十万海军,还没算上装备的价值。
  很简单的道理,你还能要求陈燮怎么做?他能放弃自己的家当倒也罢了,一旦他放弃了,大明的皇帝能放过陈燮,文武百官能放过他?那真是一个笑话了,还是特大号的笑话。
  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陈子龙拱手道:“阁部,在下……。”欲言又止的痛苦表情,陈燮见了都有点不忍心。这就是忠臣孝子的痛苦了,他明明知道陈燮对皇权存在巨大的威胁,却法开口去劝说陈燮放弃眼前的一切。那样跟让陈燮自杀有什么区别?真的陈燮一旦部撒手了,这天下就得大乱。为什么?陈燮撒手,他的手下能撒手?能坦然的引项就戮?
  现在的陈燮,就算什么都不做,大明的皇帝和文武大臣,还得烧香拜佛,保佑陈燮尽量活的长一点才是啊。至少陈子龙是这么想的,他现在已经能看见,一旦陈燮不在了,他的手下四分五裂之后的大明惨状。二十余万虎狼之师,水陆都有,到时候割据一方的都是这些人。
  唯一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就是在陈燮死之前,拉拢分化瓦解陈燮的手下,然后各个击破。那么问题又来了,陈燮手下有这样的人么?有是一定有的,但是你怎么去区分。一旦行事不密,被陈燮知道了,又是什么后果?
  陈子龙已经彻底乱了方寸,投入幕府之前他是信心满满的,觉得只要搞懂了陈燮手里到底有什么牌,就能找到彻底的颠覆这个大明王朝大的“毒瘤”集团的方法。可惜的是,当他知道的越多的时候,就越来越绝望。
  看清楚了陈子龙的助和彷徨之后,陈燮淡淡的来了一句:“卧子先生,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么还是由我来告诉你改怎么做吧?那就是去改变大明,让大明变的强。怎么改变?从法律和制度入手,不过我觉得你成功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单单是一条,就是你不可逾越的鸿沟?”陈子龙本能的反问一句:“哪一条?”
  陈燮淡淡道:“这些被大明视作贱户的工匠和技术人员,你们能给他们相应的社会地位?你们能放弃所谓的奇技淫巧的观念?”陈子龙摇摇头,陈燮笑了,轻声却很坚定的告诉他:“你们不能,我能!所以,要改变大明,就得让我来做,按照我说的去做。”
  “如果有人反对呢?”陈子龙突然惊醒,惊恐的反问了一句。陈燮给了他一个不想听到的答案:“有人反对么?那就让反对者消失好了。”很淡然的语气,就跟杀鸡杀狗一样。
  “不行,这怎么行?”陈子龙再次反问,陈燮这一次带上了一点不屑的眼神看着他,淡淡的轻声用不屑的语气道:“是啊,怎么就不行呢?那么请问卧子先生,都是人生父母养的,怎么就会有三六九等呢?你们这些人,除了会写几篇酸文章,给这个国家和社会到底带来了什么实际上的物质价值呢?你们眼睛里的低贱者,他们从事生产,养活了你们,而你们则像对待猪狗一般的对待他们。”
  陈子龙三观彻底乱了,别说他了,钱谦益的三观都乱了。都是大户人家的出身,哪个家里没有奴仆,哪个又把这些伺候他们的奴仆当人看了?就是一个物件而已,弄死就跟丢一个东西一样,心里毫压力的好不好?
  陈子龙这种人,对王八之气的疫力,那是只带属性的。想让他听命于自己,就得先让他心服口服。对于陈燮来说,有他没他其实都一样,但是对于大明传统的官绅集团而言,陈子龙差不多就是双花红棍之类的,一根筋的顶级打手。
  搞定陈子龙,让这家伙看到跟着陈燮干,才有机会保证大明江山万世一系。这对今后陈燮瓦解大明传统力量,有着深远的影响。换句话来说,陈子龙都搞定了,那些没节操的还不是手到擒来?用一个比较现代的词,就是陈燮的统一战线。
  军事手段从来都是带着破坏性的后手段,政治手段加上军事威慑能够达到目的,才是有效率的也是经济的。政治的本质,就是联合多数人,打败少数人的过程。就人数来说,大明士绅集团属于少数人,如果是明朝之初,陈燮肯定玩不转。现在是明末了,传统的所谓政治体系,在外辱和内乱的过程中,被冲击的稀里哗啦。这也是朱由检为何接受改良的缘故。正因为如此,陈燮才有了政治手段的发挥余地。
  那么现在陈子龙心服口服了么?肯定没有,他这种人不到山穷水尽,怎么可能放弃心目中所谓的正道。钱谦益才是真的心服口服了,之前未必有多少服气陈燮的心情,非就是一个抱大腿的想法。见识了陈燮手里这些利器之后,再看看辽东大地上奔驰的列车,钱谦益是真的福气了。这是一个具备了随时可以取天下而代朱明的人物,但是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真是不可思议,即便是钱谦益也会在心里想,如果自己具备了这样的实力,会如何选择?
  同样的问题,陈子龙也想过,不过他没有给自己答案,而是潜意识的回避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一个三观早就成型,心志坚定的传统文臣,道德水准不允许他说变就变。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62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