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六百九十七章转变观念

第六百九十七章转变观念

bx
  第六百九十七章转变观念
  分工越来越细是陈燮发展工业的习惯,初的登州军器局,就是一个大杂烩。二十多年下来,现在变成了一个多部门分工的集合。生产是一个部门,研发又是一个部门。
  比如这个军工研究院下面,就分了好多部门。一零一研究所,这是研究钢材的,一零二所就是研究炸、药的部门,一零三就是研发式步枪,一零四就是研发大炮的部门。而且这些研究所互不统属,由研究院总部统一管理。
  刘正传带来的是一门近代技术的75毫米山炮,可别小看这玩意,就为了这个东西,花了刘正传十年还有富裕的时间。就这,还是技术资料齐的前提下。为啥这么慢?很简单,就是一个技术积累的问题。拿着现成的技术资料,边学便实践,就得三年才能彻底掌握。这东西实在是太过跨时代了。就算你学会了技术,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比如底、火,金属壳的加工,引、信的工艺技术。
  陈燮培养的这些技术人员,就这么从易到难,一样一样的去克服。你还别说什么步枪为何不是金属壳,现实情况是,子的生产技术比炮要难。你要是玩英七七,那玩意的子生产工序为繁琐。
  这种火炮在现代钢材的支撑下,虽然还是传统的浇筑技术,但是其金属壳的设计,已经飞跃了整个时代。可惜,这只是一门步兵炮,重量也在一顿半,金属轮子,四匹马牵引。虽然还有待改进。但是看见这玩意的时候,陈燮是真的激动了。
  这东西已经不用点火的引、信,直接就是击发装置,壳是铜的,绳子拉火。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个划时代的产品,是靠着汲取近代技术而催生出来的一个战争利器。
  陈子龙是个文人。自然看不到这些东西的重要性。但是他可以从陈燮的行动中推断出来,时下江南正在大张旗鼓的推动义务教育,这个关键点上陈燮辛辛苦苦在海上飘二十天,来到了辽东。下了船,马不停蹄的登上火车,随即又接见这些提前就在车上等的工匠。陈子龙认为是工匠,实际上这些人都是有官职在身的,不过是武人的官职而已。而且陈燮还在努力的淡化所谓文贵武贱的传统。
  “阁部,这些军器很重要?”陈子龙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陈燮冲他笑笑道:“你很就知道了。”夜幕降临,列车在夜色中飞驰,陈子龙却毫睡意,车厢内的电力系统正在工作,手里捧着一本也没有怎么看,就是做个摆设。
  打着学习的旗号,陈子龙在陈燮的幕僚团队内,地位不低。他是进士出身。正经要做官的话,现在至少是个五品官。骨子里。陈子龙还是想从陈燮这里找到一个契机,把过去的那一套文官体系和陈燮搞的东西结合起来,或者说是为文臣找到一条掌握大局的思路。
  陈子龙可不是“自甘堕落”的钱牧斋,内心深处还是要维护文臣士绅的社会地位。以陈燮为首的军人集团和资本集团,则是在颠覆传统的权利结构。陈子龙很认真的想找到陈燮这套体系的毛病,可惜随着他跟陈燮屁股后面转的越久。就越发的觉得自己糊涂了。
  他也是做过官的,在过去做官的时候,不敢说勤于王事,好歹是比较尽职的。可是在任上忙来忙去,似乎也没做出什么样子的成绩来。也不会像陈燮这样。忙的一条到晚都在外面跑。在江南的时候,陈燮就顶着酷暑在四处奔波。视察各地的义务教育学校,视察医院,视察格物学堂,视察海军的基地,视察造船厂,视察驻军,每次都是悄悄的过去,然后一番检查。发现问题立刻纠正,跟在他后面的陈子龙,至少看见陈燮处置了十几个负责官员。
  真正进入陈燮的幕僚团队之后,陈子龙才发现以前自己想的都是错的。陈燮的幕僚团队根本就不是几个师爷那么简单,而且陈燮的幕僚团队叫办公室。下设好几个办事处,处由副三个主任(师爷)负责局的工作。因为初来乍到,陈子龙现在挂了个副主任的名头,跟在后面学习怎么处理陈燮的公文。
  分工细致,责任到人,奖惩分明。这是入幕之后陈子龙对这个办公室的深体会。现在陈燮身边的办公室主任,不是什么进士出身的风流文士,而是一个曾经的孤儿,陈燮收养教育长大,一步一步的从基础的文做起来的宋博。
  一开始陈子龙还不太看的上人家,可是呆了一段时间才发现,真要是让自己来干这主任,就算忙死他也做不好。因为很多东西他不懂,尤其是下面送上来的报告,有文字有数据有表格,事情之多,很多东西根本就没接触过。
  陈燮身边还有一个年轻女子做秘,接触了好几次之后,才知道这女子曾经是秦淮河上的名妓,唤作李香。这个李香在陈燮身边的地位很特殊,主要负责一些文字工作的处理。陈子龙打听之后才知道,这女子三年前就在这个办公室内学习了,每个部门都呆过,当是是女扮男装,到了陈燮身边做秘之后,才不加收敛的换上军装。
  在陈燮的幕僚团队里呆了几个月之后,陈子龙从初的不断惊讶,到现在的麻木。的东西太多了,白天在旅顺口登陆之时,看见的巨大的码头和庞大的舰队,还有一个兴的要塞城市时,陈子龙已经很淡定了。但是登上火车自后,淡定的心又再次砰然而动,尤其是看见陈燮极为重视的式枪炮时,心里萌生了一个念头。
  嘟嘟嘟,陈子龙鼓起勇气出了自己的包厢,穿过车厢来到陈燮的专车,沿途的近卫没有阻拦他,敲门之后听到里面有脚步声,门开之时看见的是一身军装的李香,昔日秦淮河上的名妓,如今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
  “卧子先生,公爷正在处理公文,您有要紧事?”李香没有让开的意思,陈子龙多少有点尴尬,也知道陈燮不是轻慢自己,侧开视线道:“在下想跟公爷借几本,跟格物学有关的。”李香听了没请他进去,而是笑道:“您稍等。”说完转身回去,出来时搬来一摞子,递给陈子龙道:“这些都是我的,已经都看过了。您大可以拿去慢慢看。”
  陈子龙接过,转身就走,不敢多留。李香目送他离开,关上门进来。陈燮正在处理公文,听到脚步声放下笔,抬头看一眼道:“是谁来了?”
  李香君表情有点复杂的看着陈燮,这家伙真与众不同。当初阮大铖自作主张,李香成为了陈燮的外室之一,不过预想中的添香你侬我侬没出现,倒是接到了陈燮送来的很多,让她多读。等了两年,陈燮总算派人来接她,让她身着男装,跟着学习处理公文。
  这哪是纳妾啊?根本就是在使唤人的节奏。讨厌的是,陈燮一直没碰她,三个月前,她才得到了这份的工作。怎么说呢,今后陈燮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带着她就是了。
  “你在想什么?”陈燮笑了笑,这女子长相是好的,就是个子矮了点,不是很符合陈燮的审美观。但是这事情怎么说呢,阮大铖这家伙干的事情,陈燮只好接受了。不然落个薄幸之名,那可大大的不妙了。
  “嗯,奴家就是在想,为何老爷会如此安排?难不成,奴家还比不上那个番鬼女人么?”李香还是没憋住,壮胆问了一句,陈燮笑了,指着对面的椅子,拉着她的小手道:“坐下,我跟你慢慢的说。”手很软,摸着很舒服,对面还飘来淡淡的幽香。
  “你,如是、妥娘、顾喜、媺娖等等,在我的心目中地位其实是一样的。不过我希望你们不要成为一根依附于我的蔓藤。所以,我尽力的安排你去学一些东西,将来就算我不在了,你也能有独立生活的能力。”李香听到这,觉得有点不太对,想开口说点啥,又被陈燮抬手打断道:“你听我说完,什么三从四德,在我看来是男人为了个人的私欲给女人设的禁锢。所以,你也不要说什么将来为我守节的话,我会立下一份遗嘱,将来我不在了,大家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
  “奴家明白了,老爷肯定是真心的。不过奴家没想过那么多,老爷在,奴家自然是老爷人,老爷没了,要是有一儿半女的,自当抚养长大,尽一个女人的本分。如上天不肯垂怜,身后出,奴家想着不放效卞玉京之举。”刘香说的极为坚定,陈燮知道自己的转换观念的思路失败了,慢慢来吧,任重道远啊。
  至于卞玉京的事情,那得算在吴梅村的头上,这货怎么说呢,矫情!
  陈燮可不是吴梅村,见她说的坚决,手上一使劲,就被搂入怀中,娇小的身躯软软的缩在怀中,制服之下,幽香散发。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62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