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六百八十九章如此父女

第六百八十九章如此父女

bx
  第六百八十九章如此父女
  “开口之前,好想想清楚,该怎么面对我的怒火。”陈燮的声音不大,语调平静,进了纳迪姆的耳朵里,如同一根冰柱子,顺着耳膜往心脏钻去,冰冷刺骨。
  纳迪姆低头不语,眼珠子轮转,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终抱着坦白从宽的心态,缓缓的开口道:“尊贵的主人,您的仆人纳迪姆在提供的报告中,存在一些错误的地方。因为赶路,卑微的纳迪姆忘记修改了。仁慈的主人,请您原谅纳迪姆的过错。”
  小心翼翼的为自己辩护一句之后,陈燮轻轻的拍了拍手,韩山进来,带着两个虎背熊腰的近卫。陈燮不屑的看着跪在地上魂不附体的纳迪姆,淡淡道:“让清醒清醒。”
  韩山露出狞笑,纳迪姆后一丝侥幸破灭,哀嚎道:“仁慈的主人,我错了,我错了,千万不要生气,请允许我再为自己辩护一句。”
  陈燮站起来,抬脚给这货踹翻在地,抢过韩山手里的鞭子,劈头盖脸的一顿猛抽。纳迪姆被抽的惨叫不止,鬼哭狼嚎一般的哀求陈燮:“主人,主人,纳迪姆该死,纳迪姆该死。请您不要♂动怒,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
  这货果然是个银行家出身,都到了这时候,还能在语言上给自己找活路。聪明的家伙,居然一句都不提艾娃。陈燮一口气抽了二十几下,这才停下鞭子,也不看浑身是血痕的纳迪姆,端起胡姬蓝泓捧着的冰饮喝了一口,让她擦了擦汗,这才回头道:“要不是看在艾娃的面子上。你已经被丢进海里喂鲨鱼了。”
  “是是,感谢仁慈的主人,纳迪姆该死!”尽管疼的难以忍受,纳迪姆还是坚持爬起来,跪在地上坦白:“纳迪姆不该心生贪欲,主人给什么。纳迪姆才能要什么。”
  “很好,你能想到这里,这顿鞭子就没白抽。带他下去看郎中,上点好药。完了带他去艾娃的院子。”说完陈燮一阵风似得出门,奔着艾娃所在的院子而去。
  艾娃正在面对一盘闪耀着亮眼光着的珠宝,一套钻石首饰,一套珍珠首饰,身后还有五十匹欧洲贵族女人发狂的丝绸,各种颜色都有。这就是她得到的奖励。这些东西足以让艾娃出卖灵魂,不要说她不是在出卖父亲,而是在救他。如果自己顺着他的意思说谎,艾娃可以肯定,父女二人都法活着离开这个国度。
  听到丫鬟问候陈燮的声音,艾娃立刻回头,一脸狂喜的扑上来,抱着陈燮的脖子。红唇乱啃,口中胡言乱语:“主人。上帝也法掩盖您的光芒……。”其中间杂着不少陈燮听不懂的语言,反正就是欣喜若狂的意思。
  这个女人如此识趣,办事的时候什么都能按照要求完成,能让陈燮尽兴。说实话,陈燮心里还是不太舍得让她离开的,不过一个欧洲女人。在陈燮的心目中,地位还是有区别的。至少陈燮没打算让她生下自己的孩子,这就是差别。似乎艾娃也不是很在意这个,只要有珠宝就能满足她现在的需求了,还是年轻啊。
  相比之下。胡姬每次完事,都会哀怨的看着自己那光洁平坦的肚子,这是陈燮喜欢她的地段,但每次都把胡姬认为珍贵的东西浪在上面。
  精力旺盛的陈燮兴致再起,女仆装下的真空优势明显,不过是一番纠缠,艾娃就发出了让丫鬟们心跳加速,腿脚发软的叫声。忍不住偷看一眼的丫鬟,看见是一具被折成对角的白身子,吓的收回视线,心跳剧烈,面红耳赤。
  一个时辰后,浑身是伤,上了药包裹完毕的纳迪姆被带到了院子门口。守门的丫鬟道:“奴家这就去传话!”这话是对韩山说的,纳迪姆可没这个待遇,脸上的鞭痕看的出来,他被抽的很惨。
  浴室内冲洗掉浑身的汗水,戾气消的陈燮身着短衫短裤,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下,享受着丫鬟的扇风,眯着眼睛昏昏欲睡。纳迪姆被带来的时候,陈燮似乎睡着了,这货果断的跪在面前,安静的等待陈燮醒来。艾娃也出来了,还是一身女仆装,安静的站在陈燮伸手,接过丫鬟的扇子,动手给陈燮扇风。父女俩交换了一下眼神,一个是冷淡,一个是愤怒。
  半个小时后,浑身是伤的纳迪姆撑不住的时候,陈燮睁眼了,漠然的看他一眼,站起伸一个懒腰道:“看来你们父女之间有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完陈燮就走了,纳迪姆等陈燮消失在远端,这才缓缓的爬起来,从丫鬟的手上的盘子里抢了一碗酸梅汤,咕嘟咕嘟的干了,擦了擦嘴,愤怒的瞪着艾娃。
  “婊、子,你这个跟你母亲一样放、荡,一样风、骚的婊、子。出卖你的父亲,你得到了什么奖励?嗯?一座金山么?”纳迪姆怒不可遏,恶狼一般的对女儿用母语低吼。
  艾娃不甘示弱,冷冷笑着低声用母语回答:“愚蠢,看来主人的鞭子没有打醒你这个蠢货,你真的以为主人在欧洲没有别的消息来源么?尊敬的父亲,因为我对主人的忠诚,就在刚才,我得到了为主人生育的机会。如果尊敬的父亲今后乖乖的为主人办事,我不介意让孩子叫你一声外公。听着,好收起你的小聪明,在主人的面前,你的任何表演都像小丑。”
  “混蛋,你知道不知道,如果我的计划成功了,每年能得到多少利润?”这次不骂的那么难听了,但是纳迪姆的心疼还是比身体上的伤害要严重。似乎好多金币离他而去的痛苦,发生在银行家的身上,则是为痛苦的事情。
  “看来我有必要提醒我愚蠢的父亲,你不要忘记了,不是主人给你的东西,好不要伸手去拿。如果你的愚蠢破坏了我为主人生孩子的计划,我会亲手杀了你这个蠢货父亲。还有,你好不要再提母亲这个字眼,你为了银行家的梦想,丢下她一个人,一走就是十年。你走的时候,她已经怀上了我,为了养活我,母亲不得不去酒馆里出卖身体。你这个混蛋,你还有脸提母亲?……。”艾娃面目狰狞,咬牙切齿的警告自己的亲爹,用恶毒的语言咒骂他。
  夕阳挣扎到后,限美好的黄昏还是走远了。
  纳迪姆哭丧着脸,坐在树荫下喘息,看着端着菜肴的丫鬟进来,在树荫下摆开晚宴的阵势。艾娃在屋子里补睡午觉后,一直没再出来。院子里凉风习习,纳迪姆不由的羡慕自己的女儿,居然能在如此美好的院子里有一席之地。
  踩着木履的陈燮出现在林荫小道上,纳迪姆看的清楚,立刻站了起来,做出恭敬的表情。陈燮不紧不慢的走过来,纳迪姆果断的再次跪下,亲吻他的脚趾。陈燮这才笑道:“很好,看来你已经想通了。坐下吧,我有话跟你说。”
  纳迪姆如释重负,坐在竹椅上挺直了腰杆,双手摆在膝盖上,就像是上课的学生。
  陈燮瞅了一眼这老货,淡淡的开口道:“听着,英格兰挑战荷兰的战争,不过是个开始。你要想做一个军火商人,这个想法很好。但是你忘记了,我让你做你才能做,否则你就准备变成大海里喂鱼的一团烂肉。”
  “主人,纳迪姆一定听您的话,照您说的去做。”纳迪姆赶紧回答,同时心里闪过一道疑惑,难道说自己想要的东西,从天而降了?真的这样,还搞那么多花样做啥?难道艾娃说的是对的?我真的是个蠢货?
  陈燮露出微笑,继续“淳淳善诱”:“一个合格的军火商,首先不能有国家和民族之分。其次,不能跟银子作对。后一点很重要,这个世界上有战争要卖军火,没有战争,创造战争也要卖军火。总而言之,你必须想法子多卖一些军火出去,而不是坐在家里等着客人上门。”
  纳迪姆汉语水平只能算一般,陈燮一番话说的他懵懵懂懂的,觉得很有道理,好像很厉害,但是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主人的话不能反驳,纳迪姆只好咽了咽唾沫,怯怯的继续请教陈燮道:“还请主人说的明确一点。”
  “明确一点的话,就拿英荷战争为例子。你现在已经没有祖国了,也不是哪个民族的出身,你就是你,一个军火商人,通俗一点就是军火贩子。那么再看看这场战争的交战双方,荷兰人先行一步,实力上稍稍占优。但是由于战略战术的错误,导致了战场上的被动。就这一阶段的战争结果来看,荷兰人吃了不小的亏,但是由于积累雄厚,依旧有很强大的实力。如果能从大明买走军火,下一次就反败为胜了。但是你要注意,千万不要让这两个国家出现实力悬殊的情况,否则就战争很就结束了,你的军火卖给谁去?”
  我艹,听到这里,纳迪姆满头的冷汗,自己还打算赚一笔就算了,主人已经在谋划怎么让这两个国家打的个筋疲力尽、血流成河,用的还是主人提供的武器。
  耻,真是太耻了,但是纳迪姆似乎面前打开了一扇户,一个的世界展现在眼前。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622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