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六百八十七章大流

第六百八十七章大流

bx
  第六百八十七章大流
  骤雨来袭,铺天盖地,沿着长长的回廊,一行人跟着近卫往里走,一路走,一路电闪雷鸣,一路灯光异彩。天上的电光和回廊壁上的灯光交相辉映,已经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哗哗哗的雨点声,敲打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夏允彝走在前面,脑子里一团浆糊,陈子龙走在后,努力想找到答案。其他三位,脑子里空荡荡的,偶尔冒出的念头也是鬼神。
  这个时候,能解释这一切的,似乎也只有鬼神了。
  回廊的尽头,陈燮背着手朝外,看着雨幕遮蔽的天地,背影在众人的眼里神秘莫测。
  听到动静,陈燮回头笑道:“我真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本以为要等到明天的。如果你们真的是明天来了,可能就晚了。”众人呆滞的看着他,陈子龙上前一步拱手:“阁部,如果明天来,你会如何?”
  陈燮淡淡道:“江南文人总喜欢拿人的道德来说话,如果你们明天来,市面上会出现一些不利于各位名声的传言。当然,可能不是针对你们个人的,但是可以肯定,偌大的家族,想找出一点龌龊事来⌒,并且以莫须有的方式跟各位联系上,想必不是很难。”
  夏允彝和陈子龙还好一点,杜家父子和吴梅村脸都白了,很多事情实实在在的发生过,他们也未必就不知道,甚至认为是天经地义的,非就是不能对外说罢了。江南的士绅,家大业大的哪个屁股底下是干净的?就算本人是干净的,其家族呢?别人这么说,他们未必信,但是以陈燮如今在江南的势力。做到这点真的不算太难的事情。
  夏允彝面对陈燮如此直白的话,忍不住上前一步拱手道:“阁部,此举有失君子之风。”
  陈燮竖起食指摇几下,淡淡道:“你错了,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君子。在我心目中,君子在这个时代就是废物的代名词。进不能为国分忧。退步能为民解难。独善其身从来都不是我的目标,中华民族永远屹立于世界民族之巅才是我想要的。再者,我还让人去搜集了证据,可不是什么莫须有。没有证据就给人定罪的事情,陈某不屑为之。不屑于把自己摆在一个道义的制高点,去指责别人如何?好了,这个事情已经说清楚了,你们的来意呢?”
  吴梅村上前一步要说话,却被陈子龙一伸手拦住了。然后陈子龙上前一步拱手:“阁部,我们都不是瞎子,看的到大明二十年来的风雨飘摇,是谁站出来力挽狂澜,是谁又带着大明走上一条富国之路。”
  陈燮一摆手道:“别这么说,我当不起。当年张太初推行变法,他的变法给大明带来的益处,谁也别想否认?可是终也没落下一个好结果。为什么?你们其实都很清楚。不要说什么君王厌恶之,张太初的变法。至今还能剩下什么?你们也很清楚。好了,不要试图理解我,你们理解不了一个眼界超出你们至少二百年的特殊例子。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够了。”
  “阁部,难不成你让我们去做一些大逆不道君父的事情,我们也要去做?”陈子龙果然硬气,很坚决的顶了一句。陈燮笑了笑。摇摇头道:“大逆不道君父的事情,要想做我造就做了。要不是想为这个民族多留下一些元气,呵呵。”
  陈燮也不看他们,转身看着天幕,一道闪电下来。一串惊雷在耳,众人下意识的缩脖子,陈燮却转身回头,目光炯炯的看着众人。目光从一个又一个人的脸上看过去,每一个人下意识都躲开了,即便是陈子龙,也没有能顶住陈燮这道目光的逼视。
  “天下士绅,不短视,眼睛里只有个人和家族那点利益。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如今大明已经打开了国门,我希望你们能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不要死死的盯着自己家里的那一亩三分地。好了,你们可以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不再追究。”陈燮说完这话,意兴阑珊的转身,心里奈依旧。发现自己还是过高的要求了这个时代的文人,陈燮觉得一些事情做的还是用功。
  吴梅村朝陈燮的背影拱手:“那么,多谢阁部大人大量,在下告辞。”稀里糊涂的转身想走时,但闻陈子龙道:“阁部,这电灯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是阁部大人的仙家手段?”吴梅村站住了,杜家父子也站住了,整齐的回头看着陈燮。
  “很简单,格物的力量。电存在于天地之间,通过格物,发现其产生的规律,然后掌握这些规律,通过规律来让电为我所用。跟什么鬼神仙家,毫关系。”陈燮回答的跟简明,众人听了不露出疑惑,陈子龙又道:“再请问阁部,辽东、直隶的火龙车,也是格物学?”
  陈燮点点头,淡淡道:“事件万物,都可以通过格物学来了解,并且掌握其规律,使其为我所用。这就是格物学的真谛!你们都见过蒸汽机,其原理来自寻常的烧开水。战场上的精良武器,也是格物学的一个分类。大明发展格物学的必然趋势已经出现了,任何人还死死的抱着道德文章就是一切的想法,都是开时代的倒车。格物学的大发展,离不开义务教育,只有足够多的人接受义务教育,才能由量变引起质变。呵呵,说这些你们也未必懂。”
  面对陈燮表现出来的不屑,陈子龙非但没有不满,反而拱手道:“在下虽然不懂其原理,但是知道他对大明有用,对百姓有用就足够了。如果阁部看的上陈某,在下愿意为阁部的宏图大业进一份微薄之力。”
  陈子龙是第一个站出来表态的,这点出乎了陈燮的预料。背着手,弯着腰,盯着对面,陈燮忍不住的问了一句:“为何要改变初衷?”陈子龙淡然的直视陈燮,缓缓拱手道:“阁部拯救了大明,引领大明迈向天下大同,四海归心的时代,在下不想错过。”
  陈燮笑了笑,看看其他三位:“你们是走呢?还是留呢?”
  吴梅村倒是潇洒,恢复了一些风流文人的气度,淡淡的拱手道:“在下能做点什么?”杜家父子也都拱手道:“愿为阁部效犬马之劳。”陈燮并不看好这三位能给自己帮多少忙出多少力,但是他不能拒绝。东林也好,复社也罢,都是庞大的群体。堡垒,从内部攻破容易。
  二十年来,孜孜不倦的在江南布局,分化瓦解传统的士绅集团。现在陈燮终于看见了一个不错的结果,实际上这个时期的江南士绅、文人,大体上出现了一个迷茫期。有人抱着过去的东西不放,有人抓住了的东西的影子,有人则在思索方向。多的人,在随大流。那么,陈燮就做出那个大流好了。
  “好,时间不早了,大家都留下来,有些事情,还真的需要大家帮忙。”陈燮总算是松了口,这些人其实还是有用的,非是看怎么用。陈子龙可以作为一个得力的助手,理由是这个人够坚定,一旦认准了不会轻易的动摇。夏允彝也差不多,而且是你醒悟较早的。其他的三位,打打下手还是能行的。
  建三年,初秋,通往南京的官道上,一匹马疾驰,马背上的信使不惜马力,拼命的加速。南京,国公宅邸,信使至此翻身下马,两名亲卫扶着他喘息时,接过他掏出的密信。
  “英荷战争爆发,规模巨大,……。”这份来自欧洲的消息,出现在陈燮的桌面上时,战争已经打了一年了。信中没有提到胜负结果,只是说战争爆发了。荷兰人要求大量采购军火,特使应该已经到了大员。
  现在的中国海,基本上就是陈燮的地盘,唯一的钉子就是葡萄牙的澳门和西班牙的菲律宾。英荷战争的前期,陈燮提供的军火一定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不然荷兰人不会来的这么急。
  纳迪姆站在码头上的时候,女儿艾娃带上大帽子,放下面纱。她还是第一次踏上大明内陆的土地,这一次能来,还是其父要求的结果。当然,苏皓宸也没有阻拦就是了。
  韩山出现在父女的面前,露出审视的表情。纳迪姆立刻鞠躬道:“卫队长阁下,我带来了荷兰王国采购军火的黄金,整整十吨,都是从非洲运来的。”要不是这十吨黄金,苏皓宸也不会放他们父女一起来江南。
  “跟我来吧。”韩山对鬼佬没啥好脸色,虽然这家伙在兴海城开银行做的有声有色,印度、澳大利亚、东南亚各地,现在的结算货币,就是大发银行发行的银圆。很多商人根本就不带现金,直接就那一张汇票,到了华亭就能交易。
  走到马车跟前,看见打开的车门内坐着陈燮,纳迪姆立刻上前,低头亲吻陈燮的鞋子,低声道:“主人,能见到您在这里出现,您的仆人非常开心。”
  陈燮淡淡道:“希望你能给我带来一些好消息。”说完,朝艾娃伸手,拽她上了马车。纳迪姆想跟上去,被韩山拦住道:“你坐后面那辆车。”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62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