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六百八十六章光明的异彩

第六百八十六章光明的异彩

bx
  第六百八十六章光明的异彩
  午后的天空阴云渐起,空气愈发的闷,身着单衣坐在那里,享受着胡姬的扇风依旧会觉得热。香帕不断的擦去陈燮额头上的汗,妖娆的胡姬舞娘放下扇子,接过丫鬟手里的冰饮递过来,一口怪味已经不是很弄的吴音:“老爷,喝点冰饮歇一歇。”
  随着年龄的增长,当初那个十六岁的胡姬,如今身段越发的饱满。一直在这个园子里住着,平时倒也不受限制,想去哪都可以,也没见她说什么想家的话,也没跑路的意思。这里的生活,让她有美满的感觉,放她走都不会走。她还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字,蓝泓。意思是,有一双蓝色的眼睛,深邃如一泓水。
  端着冰镇酸梅汤进来的周秀英,看看大热天腻在一起也不怕悟出痱子的两人,咳嗽了一声。蓝泓飞的从陈燮的大腿上起来,站在一边低头做小。放下盘子,周秀英瞪她一眼道:“这么大热天,不好好给老爷打扇子,卖什么骚?”还要继续骂,见陈燮眉头皱了,立刻闭嘴。端起酸梅汤,送陈燮嘴边:“老爷,请用。”
  陈燮笑了笑,接过碗放下道:“你去把纤云-叫来,有个事情跟你们商量。”
  周秀英露出疑惑之色,陈燮能有啥事情跟她们商量?现在的陈燮,商业方面有一个年轻的团队在负责,他从来都只看数据,不问细节的。难道说,对两个女人商业上的事情不满么?
  心怀狐疑,万福出来找到正在带儿子的叶纤云,这俩女的都生了一个儿子,叶纤云奶水足自己喂。周秀英不行,只好请奶妈。儿子自然是两人的心肝宝贝,但也是竞争对手。现在两个孩子都断了奶,叶纤云还是坚持自己带着,周秀英觉得这样没必要。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心情不错的叶纤云打趣了一句,周秀英上前附耳低语。叶纤云表情变换了几下,起身道:“那就去吧,别耽搁了。”看上去很淡然,实际上两人都挺紧张的,眼下她们手里各管一摊,周秀英管丝绸的生产为主,叶纤云管棉布。随着企业规模不断的扩大,之前她们手里的股份,不断的被分薄。要说没有危机感是假的。
  “都下去吧!”见两人进来,陈燮挥挥手,打发了其他人等。屋子里就剩下三人了,陈燮指着桌上的两份协议道:“上面有名字,一人一份,都拿去看看。”
  两人一脸的狐疑,捧着各自的协议看了起来,很这俩女的就开始抹眼泪。这两人没见陈燮家门,属于外室的性质。在大明来说是没资格分家产的。但是陈燮这两份协议上说的很清楚。她们两人生的儿子,跟着母亲姓,华亭区属于集团名下的丝绸厂和棉布厂,今日起都归在两人的名下,作为给儿子的生活用。这所园子的所有权,则归了胡姬蓝泓。
  仅仅是企业归在她们的名下就算了。在银行的账户内的资金,她们也能得到三百万银圆,作为流动资金来用。陈燮名下的丝绸厂和棉布厂,都是江南规模大的企业,工人都在两千左右。市场估算的价值。在二百万银圆左右,这还没算今后出产的价值。加上银行里能拿到的银圆,现在她们俩都是正儿八经的超级富婆了。
  看完之后,两女跪下了,抱头痛哭。陈燮给于她们的这一切,在明代根本就法想象,正常的情况,只有等陈燮死了,她们才有机会继承陈燮在外面的一部分遗产。不要说孩子跟母亲姓这个事情,根本就法想象。陈燮给了她们一份在明朝法想象的待遇,要知道,她们不过是可有可的外室,说的难听一点,进门的机会都没有。
  陈燮坐在那里不动,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两人在哭泣,也不说劝一句,让她们进行发泄。总算是叶纤云比较冷静一点,站起来朝陈燮磕头三响:“老爷现在就算要奴婢去死,奴婢也甘之如饴。”周秀英跟着磕头道:“奴婢也二话,生生世世,都是老爷的人。”
  陈燮这才起身,扶起二人道:“你们错了,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把你们当成一个物件,你们是人,是跟我一样的人。在我心里,我们之间是平等的。我这样说,你们现在未必能理解,坦然接受就行了。华亭的这些产业,没有你们投入巨大的精力,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这些年银子也赚够了,连本带利早就回来了。作为父亲,我没有多少精力来教育孩子,这些都得拜托你们了,说起来,我应该感谢你们才是啊。”
  “老爷,可不敢这么说,再这么说,奴婢只能去死了。”两女异口同声,陈燮只好歪歪嘴,笑着抬手给二人擦眼泪道:“好了,就这样吧,脸都哭花了,赶紧去洗洗。”
  虽然已经都小四十岁的人了,俩女颜容依旧艳丽,只是不比当年那么紧凑了。对于胡姬,这两人心里的一点嫉妒,此刻荡然存。掏出香帕来擦了擦脸,各自叫丫鬟进来伺候,打水洗面,收拾干净再说话。陈燮陪两人说了一阵体己话,一时间屋里乐融融的。
  “这天闷热的厉害,看来是要下暴雨。”陈燮看了一眼外头,阴云越来越密了,这是门子进来道:“老爷,夏大人带着几个人来求见。”陈燮狠狠地一愣,看看时间道:“来的好。”吴梅村和杜家父子,陈燮是不会太意外的。唯一担心的就是性格刚烈的陈子龙,即便杜家父子和吴梅村一时不肯就范,陈燮也做了充分的准备,不愁收拾不了。
  陈子龙这个人,陈燮一直很想收归麾下,不过这个家伙比较顽固就是了。好在他们都是江南人,看着江南的巨大变化,看着大明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发展,陈燮相信能打动他。
  “请他们进来吧!”点头之后,陈燮对二女交代道:“你们下去准备一下,我留他们下来吃晚饭。为了大明的未来,我希望多几个钱牧斋。”陈燮这话算是尊重的意思,不然没必要解释。俩人点头下去,叶纤云在门口回头道:“老爷,奴婢不懂国家大事,只知道照老爷说的做。”陈燮笑着挥挥手,两人次第出去,留下一个摇晃的门帘子。
  阴云越来越厚,明明是下午还不到四点的样子,天已经黑的看不清道路了。夏允彝等人在前院的回廊里等候,看着头上的乌云之间闪电如蛇,不断的撕开黑暗的缝隙,陈子龙若有所思道:“阮休宁在松江知府任上,可是做了不少事情。从官府的开支里头,拿出了不少银子,疏浚河道,休整沟渠,这些年就没什么大灾害。比之前任,民间口碑要强的多了。”
  提起这个,众人不语。对于阮大铖,复社一贯是往死里黑的典型代表。这家伙是个官迷,心眼也不大,就道德标准而言,不受这些所谓士林的承认。同样是这么一个人,本该是一是处的,在陈燮的麾下,居然做的有声有色。
  夏允彝笑道:“各位有所不知,对于官员,阁部大人重视他的执政能力。个人的道德问题,阁部认为应该依靠制度来约束,而不是单纯的个人修养。自阳明公以来,蕺山先生创慎独之说,阁部很不以为然。私下里曾言,大明读人都像刘念台,大明便可做事之官了。一个称职的官员,首先要想到的是如何让治下的百姓生活一日好过一日,国家一日强于一日。没有心怀天下的眼界,怎么处理的好错综复杂的国家大事?难不成,把大明的人都教化成刘宗周不成?真是笑话!”
  这番话真的很不客气,但是在场的诸位没法反驳,陷入来了沉默之中。大明从天开始,一日不如一日,在他们看来,固然有阉党之祸,然则崇祯登基之后呢?一门心思忙着党争,国家大事没有具体能力的东林党,在短暂的辉煌之后,被朱由检丢在了一边。
  历史上东林、复社,都有反思的人,这个时空的反思则为强烈。历史上“我大清”干的未必比明朝好,康乾盛世是建立在人口锐减和外来物种带来的粮食产量增加的基础上。这个时空的陈燮主导的大明变革,则是在一个破烂的基础上,通过解决国家财政困难,武力对外扩张,一步一步的解决了诸多的内部矛盾。实际上这些矛盾不是解决了,而是掩盖了。反正大明的文人也看不到就是了。
  “轰!”的一声惊雷在耳边炸响,众人惊的抬头看天之际,才发现四周已经黑了,大白天的伸手难见五指。这时候听到脚步声,还有轻轻的啪的一声,一道光明突然出现在头顶,抬头一看才发现,一盏灯在照亮,居然不用灯油?
  第一次看见电灯照明的诸位,都变成了雕像,嘴巴张的老大。完法理解电灯是怎么回事,法理解电灯带来的光明的异彩。
  “呵呵!各位不要惊慌,这是电灯!”开灯的近卫,一副看土包子的表情,领着他们往里走,一路不断的拉动开关,灯一盏一盏的亮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62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