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六百七十九章轻松化解

第六百七十九章轻松化解

bx
  第六百七十九章轻松化解
  崇祯末年至建这些年,整个大明变化明显的就是东南沿海的省份。开海、办厂,成为一种时尚和潮流,虽然真正掌握这个国家的权力框架变化不大,但是在民间,一个的阶级已经不可逆转的崛起。在陈燮的引领之下,在巨大利益的吸引下,工业化的生产模式,以碾压的态势在沿海地区滋生蔓延。
  人们需要的知识,巨大的需求很就让输出知识的渠道变得异常紧俏。这个时候推行义务教育,在江南受到的阻力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阻力固然是有的,传统的私学宗族私塾,在的教育模式面前将会变得异常艰难。
  任松江知府作为陈燮一手挽救其仕途的狗腿子,这些年在华亭捞够了,出任知府之后,对陈燮交代的事情自然是实心用事的去办理。直接撇开传统的府学,设了一个的义务教育办事处,这个办事处管的不单单是整个松江府的小学堂和中学堂,还监管夜校。
  夜校初由联合集团发起,旗下的企业,一律开办夜校,不论男女,都可去听课。夜校的作用在扫盲,成绩优异者,可参加考试,进入技校就读。所谓男女大防,所以夜校也是分男女班的。
  的机构成立后,很开始了2高效的运作,购入土地,建校舍,每县一个小学一个中学,乡镇必须有一所小学。这一时期的义务教育,主要是识字和简单的算数,三年义务教育读完,成绩优异者入中学,进一步的学习。
  所有教材都是陈燮拿出来的。编写过程中删去了许多跟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理念,这也也是没法子的事情,不然就这个教材,就能惹出天大的麻烦,不能啥都用武力解决吧?
  师资力量的解决,主要是两个部分。一个是民间生活困难的读人,一个是来自陈燮多年培养的式人才。陈燮在忙着义务教育之时,的京师渐渐的平静了下来,百官都在等待一次的御前会议的结果。
  这一次的御前会议,参加的人数包括了在京内阁大员、六部尚、侍郎。毫疑问,这是陈燮跟朱慈烺出的主意,让他在这样一个会议上锻炼一下,皇帝不是那么好当的,没点担当也治理不好这个国家。
  众大臣次第而入会议室。看见中间一个巨大的圆桌时,纷纷驻足四望。里头还有小太监在忙活,这一次会议的场面,跟以前完不一样。以前开御前会议,只有内阁大臣和六部尚的时候,一般都是在小一点的场合,摆上官椅子,分列两行坐下。皇帝居中,坐在高处。大臣和皇帝之间的距离。还是有那么五步之遥的。
  今天这个会议现场,皇帝的位置也在巨大的椭圆桌一头居中,大臣两侧分座。区别是皇帝的椅子背很高,大臣的椅子就是一般的官椅。每一个位置上都摆着名牌,还有一个茶杯,打开了盖子。有茶叶盒子在一边,想喝茶可以自己动手放茶叶,招呼小太监加水。
  这个场面有点鲜,但是又透着一股异常的肃然,会议室里很安静。每一个人走路都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相互之间的交流也压低了声音,生怕影响到他人。
  内阁的几位大佬颇为诧异,这些天听说了皇帝在忙活一个什么事情,没想到是忙活这里的布置,他们看见这一幕也很吃惊,尤其是看见皇帝的椅子就在两步之外,没有高高在上的时候,心里要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周延儒在皇帝的位子右侧,找到了自己的名牌,默默的坐下。来之前,大家的心里都想着怎么让皇帝让步的事情,没想到看见这样的场面,这时候一小半的大臣因为被感动了,内心已经在动摇了。每一个文人,骨子都有一种观念,学好文武艺,卖与帝王家。与皇帝的对抗,本意还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当皇帝微微放低一点姿态的时候,大臣都会自找台阶而下。没有几个大臣会跟皇帝死磕到底的,尤其是在实习的问题上。大明的京官,本身也有实习体系,外官倒是没有这个,一般的县令上任之后,需要一个学习适应的过程。
  对于朱慈烺的举动,大臣的抵触情绪,主要还是集中在皇帝的绕过文臣的焦点上。
  朱慈烺站在帘子后面,微微的深呼吸,内心还是有点忐忑。这一次事情闹的太大,连陈燮都没能大鸣大放的站在他一边,而是绕着弯子劝他该如何去做。陈燮到底教了他一点什么内容呢?很简单,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程序正确,实现目的”。说穿了就是在规则范围内,如何去实现自己的执政理念。而不是去破坏规则,该坚持的必须坚持,就算要打破规则,也要在一个的规则框架下去打破旧的规则。而皇帝要做的是,在规则内实现利益大化。
  为什么要在规则内?陈燮用一句很明确的话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规则,维护是国家秩序。朱慈烺看到这里的时候,自认为理解了陈燮的良苦用心。可不是么?维护国家秩序,不就是维护老朱家天下的秩序么?一旦天下没了秩序,国家乱套了,老朱还怎么当皇帝?
  同样一个事情,换一个角度去理解,效果完不一样。这个事情给了朱慈烺一个不小的事,如果这一次能顺利过关,下一次再有类似的冲突,是不是也能采取这个策略呢?出于对陈燮的盲目信任,朱慈烺信心十足。
  在老周的公鸭嗓子喊了一声“陛下驾到”之后,朱慈烺步履沉稳的走了进来。众大臣纷纷起立,站在椅子后面列队,跟着周延儒一起欲行参拜大礼,朱慈烺抢先道:“礼吧,各位都是朕的股肱,虽说礼不可废,但朕心领即可,今后凡御前会议,众卿家不必行大礼。”
  周延儒愣住了,他这么一愣,其他人都跟着愣住了,如果只是几个内阁大臣就算了,今天来的可不止几个内阁大臣啊,还有各个部门的二、三把手。今天这个会议,按照朱慈烺的说法,就叫做御前会议扩大会议,把左右御史左右侍郎都拽进来了,人多了不少啊。说实话,这么干内阁是有担心的,他们的权柄在这种会议上要说不受遏制,那都是扯淡。为担心的,还是今后这个会议的常态化,这么一来,还要内阁做啥?
  看见周延儒等内阁大佬的表情,朱慈烺心里暗爽。姐夫这一招确实好使,这些侍郎和御史进入御前会议,有话语权之后,尝到甜头了,今后还会放弃么?傻子都知道,他们不会放手。偏偏内阁大佬们还不敢反对,一旦反对了,文官的同盟就先内讧了,本来就不是铁板一块,这么一折腾,反目成仇都是有可能的。
  这个时候,朱慈烺在对比姜逢元教的招数,就觉得差了许多了。
  朱慈烺也不管大臣的迟疑,步走龙椅跟前坐下,然后双手示意道:“都坐下吧,今天这个会议之前,朕想先说两句。”这么不管不顾的,大臣们也都没法子了,只好乖乖的各自落座,一些大臣的眼珠子都酸了,觉得皇帝这么对大家,似乎跟他作对有点不太好啊。
  众臣落座,朱慈烺这才开口道:“今天请各位爱卿来,主要是想跟大家说声对不住,朕心里着急了,实习之事,不该直接向天下公布。冷静下来后,朕仔细想了想,京官本就有实习规则,稍加改动就可以作为的实习规则来用。只要朕跟各位爱卿开诚布公的谈,此事不该生出如此波澜。”
  这话说完,下面的大臣就坐不住了,兵部侍郎张伯鲸立刻站了起来,泪流满面的离开位子,朝朱慈烺长揖,哽咽道:“陛下如此厚待,臣愧不敢当。”什么厚待,今天这个座次,近似平起平坐了,真是所谓的与士大夫共天下的仁君做派。
  众大臣一个接一个的站了起来,朝朱慈烺长揖拱手,口称不敢。原本为首的六位内阁大臣中,本不想就此作罢的,没想到一干侍郎御史已经被感动的一塌糊涂了,阵营大乱的时候,奈想交换眼神,之前准备好的各种招数,现在是一个都用不上了。
  缓缓的,周延儒也站了起来,这下体大臣都站了起来,朝朱慈烺拱手称惭愧。
  朱慈烺也站了起来,朝众位大臣抬手示意:“都坐下吧,朕听思华先生说过,宋朝的时候,大臣与皇帝谈话,也是相对而坐。宋虽然亡于元之手,然其治内之道,颇有可取。今天在这里,朕说一句,算是一个的规矩,今后除非大朝会,其他场合就不用跪拜大礼了。”
  原本拧成一股绳的文臣,在这次御前扩大会议的开始之前,就被朱慈烺这一番手段拆的七零八落。在场的诸位大臣,多数人持一个观点,陛下不过是年少缺乏经验,行事操切而已。小小的毛病,想明白了就算了。再跟陛下过不去,那就有欺君年少之嫌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62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