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六百七十六章培养盟友

第六百七十六章培养盟友

第六百七十六章培养盟友
  明末这帮文臣,要说声望,钱谦益和洪承畴算是顶尖,一个在野一个在朝,要说节操,这两也都是碎了一地。@,汉奸都当了,一个当的有水平,一个当的没水平。这两位要是比能力和政治斗争的手段,洪承畴能给钱谦益甩出去五十里地。同样是汉奸,陈燮能容忍洪承畴在内阁,原因是这货在汉奸的位置上也好,大明内阁大臣的位置上也罢,都做的相当出色。说起来能力越大,应该危害越大,但是这一条在明末不适用,因为明末真的太却有能力的大臣。
  拿到钱谦益的拜帖,陈燮牙根的酸,他看见的是这货一刻孜孜不倦的权欲之心。这人做传统学问是有才华的,至少很受民国时期的一些文人的推崇。但是这样的才华,对陈燮来说,一点用都没有,还比不上阮大铖呢。
  但是陈燮还是决定给他一个面子,原因是他有利用价值。钱谦益东林的背景,一旦投入陈燮的怀抱,可以进一步分化东林。除此之外,陈燮还真的需要一个人在内阁与之结盟,本来这个人的最佳人选是阮大铖,但是这货的名声被复社搞臭了,当个布政司还凑合,入阁就不行了。至于钱谦益,做个应声虫是没问题的。当然了,钱谦益愿意不愿意做这个应声虫,还需要接触一二再说。
  当年陈燮三省总督的时候,钱谦益也曾投过拜帖求见,被陈燮挡了驾。原因嘛,钱谦益心里也明白,为先帝所恶。那会曹化淳什么的还在司礼监,陈燮怎么可能帮着他复起?现在不同了。新君在位,陈燮恩宠不改,权势更大了,钱谦益觉得机会来了,故而再投拜帖。
  因为等待的人太多,钱谦益觉得自己不会太早能轮的上。如果他是官员嘛,那就呵呵呵,硬着头皮也得等下去。现在他在野,声望不允许要这么做,投了拜帖,准备往附近的一个友人家里落脚等待回复。
  不曾想这边拜帖刚投进去,正常的情况是门子出来回复一句,他就可以走了。不曾想站在前院的回廊里等候的时间不到一刻,就听到前面的官员份份站起问候:“阁部大人好。”这一下钱谦益心里惊的不行。暗道是哪一位能得到陈阁部如此青睐,亲自出来迎接?
  结构陈燮出来了,四下望望,没看见人便问了一句:“牧斋先生何在?陈某特来相迎。”
  就这么一句,钱谦益心潮跌宕,惊喜交加。喜的是陈燮郑重相迎,复起在望,惊的是这么一搞。他跟陈燮之间的利益关系就在众人面前暴露无遗。钱谦益也没多想,这么多年的在野生涯。已经受够了。历史上为了继续做官,满清都降了,剃发易服这么没节操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还给自己找个“头皮痒”的借口。说到底就是要做官,要做大官。
  “阁部,谦益在此!怎么敢劳阁部大人亲自出迎?”瞬间便拿定了主意。钱谦益大步上前,拱手致意。陈燮比他还快,遥遥拱手道:“牧斋先生大名,如雷贯耳,缘铿一面。”
  真是的没机会见一面么?呵呵呵!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不过都是几十年的老演员了,自然时候要把角色扮演好的。钱谦益拱手肃然道:“这些年钱某在乡野之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阁部大人的一举一动。平辽、剿贼、开海、拓边,一桩桩一件件,无不开前人未有之举。在内不亚武侯(诸葛亮),在外则胜定远(班超),蛰伏多年,多有疑惑还请阁部教我,故而厚颜登门,但求当面解惑。”
  钱谦益真是把老练塞在裤裆里了,说出来的话陈燮都听着脸红。但是在场的官员却都很佩服钱谦益,尼玛这老不死真是会捧人啊。诸葛亮是什么人?班超又是什么人?这都是青史留名的为人,一个为了蜀汉鞠躬尽瘁,未出茅庐而至天下三分的牛人,一个带着几十号人就敢平定一个国家的主。这两人加一块,才是一个陈燮,这高度,啧啧啧!
  两人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你捧我,我捧你,一番谦让,当着众人的面,往里面走去。
  进了书房,叶纤云亲自上茶,钱谦益起身连连称劳驾,这姿态真是放到地板上了。
  一番场面话之后,钱谦益见陈燮东拉西扯的不肯说主题,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奔着主题道:“阁部,钱某在野有年,报国无门,苦思无策,阁部何以教我?”这话就是很明确的投靠了,只要能回朝做官,什么在野的声望都可以不要了。
  这个态度,换来的是陈燮沉默不语,低头思索,钱谦益心里一惊,想再说点啥,但是觉得没必要,来之前什么都想过了,根本就没必要多说。安静的等待就是了,想到这里,钱谦益反倒淡定了,面带微笑的等待结局,当然这个心里要说不忐忑是假的,无非就是豁出去了。
  大概五分钟的样子,陈燮抬头笑道:“抱歉,刚才在想,按照目前的内阁制度,如何才能最快的让牧斋先生入阁。”钱谦益听到这话,第一反应是你心头一股热流上涌,浑身如电击一般,忍不住的微微颤抖,挣扎了一会才站起,缓缓拱手道:“思华,有心了。”也没说什么赴汤蹈火,什么从此马首是瞻的话,这不是什么要面子,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意思。
  说虚的没意思了,嘴巴说的东西,该反悔的时候还得反悔,这是政治动物的基本素质。但是钱谦益的态度很明确,只要陈燮能占优势,自然共同进退,以陈燮的意思为意思,之前都说的很明白了,此刻有这话反倒显得真诚。
  陈燮笑着摆摆手道:“客气,牧斋先生既然要复起,自然要奔着内阁去,否则毫无意义。这样,先生可愿往辽东,两年巡抚后入京,怎么也能拿下一个侍郎。运作的巧妙一点,可以赶在内阁换届之前,届时便有资格廷推入阁。”这是最快的路径了,两年后内阁换届,钱谦益便可参加廷推了。期间只要不出什么问题,这个内阁大臣就是囊中之物了。
  至于为何是辽东巡抚,因为那是陈燮的地盘,在那边做什么都顺手。
  “谦益自无不可。”钱谦益回答的很干脆,陈燮又道:“先生虽然在野,亦可向陛下上书。言辽东及南洋之事。”这就涉及到干货了,钱谦益拱手道:“还请阁部教我。”陈燮不会无的放矢,钱谦益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胡思乱想,反正就是听陈燮怎么说,跟着这个题目做文章,作为自己复起的敲门砖。
  陈燮道:“首先要肯定南洋和辽东是大明的一部分,但是存在很特殊的情况,建议设特别行政省,设总督二人,管辖二地。这样一来,先生一年巡抚,一年总督,顺理成章。其次,南洋辽东税收、关税,纳入大明体系,但是在此之前,需要整顿商税、船舶二司,最好是把这两个部门独立出来,直属于内阁。整顿的目的,在于打击贪腐,保证国库的收入。最后,重点强调建立一个监督机制,最大限度的遏制这两个部门的贪腐现象。具体的章程……。”说着陈燮转身,从桌子上拿起一份文件递过来道:“按照这个抄一份,上呈陛下。”
  钱谦益立刻明白了,陈燮的意思很明确,愿意拿出辽东和南洋的两税,作为钱某人进入陛下法眼的进身之阶。“将来面君,怎么解释呢?”钱谦益的脑子在这一刻意外的灵活,立刻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这个简单,就说你来见在下,陈说厉害,并晓以大义,反复拉锯之后,说服了陈某。”陈燮笑眯眯的给他这个理由后,钱谦益站起身来,长揖及地,口称:“自此以思华马首是瞻。”这时候说这个,就应景了。实实在在的利益结盟,没那么多不确定的东西。陈燮拿出利益来,自然是你要求回报的。钱谦益很明确的表示,该怎么回报。
  说完这个,钱谦益拿出一份稿子,递给陈燮道:“这是在下准备给明报投的稿子,请思华过目,有不合时宜之处,回去再改。”陈燮打开一看,居然是奔着义务教育去的,立刻仔细的看了起来,这货的文字很棒,吹捧陈燮的套路和手法也比较老套,但是很能忽悠人。没说在点子上,只是以教化万民为切入点,大谈重要性。这个跟陈燮的思路南辕北辙了,但是陈燮没打算去改,因为这东西就需要一张皮而已。有教化万民这张皮,还是江南名望很高的钱谦益来说这话,那就足够了。这货,真的能代表江南士绅集团发言来着。加上利益关系,一点问题都没有,够用了。
  “很好,如果能再加一条,即能教化百姓,又能为其增加谋衣食之能力,如此可收安民之效,可谓两全其美。”陈燮就补充了一点,钱谦益抚掌笑道:“好,思华洞见万里,益不及也。”这话就比较无耻了,**裸的拍马屁。(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52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