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六百六十八章巡视新军

第六百六十八章巡视新军

第六百六十八章巡视新军
  办教育的目的和意义何在,开启民智。但是在这个时代,这四个字可是不会得到整个社会上层认可的。这个时代读书人是一种身份和象征,普通人老老实实做你的营生就是了,读书不读书,真不重要,更不要说开女校了,想都别想。
  这个教育要不要办?怎么办?其实陈燮已经在做了,在登州就开始做了,不论贫贱,只要是你张家庄的娃娃,都得乖乖的去上学。那会的学办的比较简单,坚持了十几年下来,这个学堂现在越办越大倒是真的,对外的影响不过是在登莱二州富庶繁华之地。
  怎么说呢,很难推广。只有在辽东和大员,这个现象才有了明显的好转。地盘是陈燮的,想怎么折腾都行。官府以政令强制,八岁以上的男娃,必须上学,接受三年的义务教育。但是也仅仅在辽东和大员,还有就是兴海城。在辽东,娃娃不去上学将受到极为严厉的惩罚,逼着农户个工人把孩子送去上学。但是在大明腹地,肯定是行不通的。
  怎么办啊?还是老办法,搞试点,在最富庶的江南,先找一个府来做示范。三五年后推广到整个江南,这是最好的结果了。陈燮选择的点是松江府,三年的义务教育能学到多少东西?识字,识数,足矣。!一!本!读!小说xstxt为了这个目标,狗腿子阮大铖,鞍前马后的辛苦,得到了一个承诺,义务教育办的好了,他就是江南巡抚,连布政司都比不过渡。
  为了升官,阮大铖真是卖力气。走遍了松江府的每一个乡镇,监督当地的学校的建设。算起来,这已经是第三年了,陈燮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三年的时间松江府培养出了第一批义务教育的娃娃,他们都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学什么都快。江南工业的快速发展的将来,无疑会收益于义务教育。
  这个事情没问题,但还是有问题。君主集权时代,搞的都是一个套路,就是君权天授,老百姓都得笨一点的愚民统治。现在你玩这个,在叫政治上的不正确。身在体制内,政治上不能跟上面保持一致的话,那真是一点都不好玩了。
  这个事情还要不要继续做下去?要!而且要尽快!已经点了一把工业的火。你得把柴准备好,不然火烧不旺。传统的工匠,玩的都是经验,虽然都有绝活,但是对工业化来说,这些绝活用处不大。陈燮要的是流水线模式的教育,批量生产。
  至于什么素质教育,其实是懒人给自己找的借口。人类社会。精英教育从来都是占据主流地位,除非人类消亡。否则不会改变。现在中国自改革之后,能在短短几十年内实现工业化,最大的依仗不是别的,而是太祖时代打造的义务教育体系和产业工人队伍。没有这两样垫底,呵呵,工业化你以为是嘴巴说说就行的么?没有足够的理科生和技术工人。你拿什么来搞工业化?或者说的高大上一点,拿什么来实现四个现代化?
  所以说,陈燮跟周围的人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别人还在为他的军队改革构想感到彷徨的时候,他已经思绪飞到了另外一个维度。至于说到军队的问题。陈燮现在就算把军队交出去,谁又能奈何的了他?谁又能指挥的动那些军队?说穿了,就得培养一批新的军事人才,等这一代人下去了,换一代人才有可能。
  一大早的陈燮就醒了,一动弹就给朱媺娖惊醒了,一双粉臂抱着脖子不让动,口中低语:“还早,再睡一会。”陈燮低声道:“你接着睡,我自己起来便是。”昨夜折腾不轻的朱媺娖可以继续睡,外间的丫鬟春红可不能再睡了,听到动静立刻进来伺候。
  已经习惯这种生活的陈燮,张手任凭春红和几个丫鬟摆布,这屋里分工很细,朱媺娖身边的丫鬟最少的时候都得有八个,就这还是比较节俭的。穿戴整齐,出来梳洗,院子里活动了一圈,回来早饭准备好了,虾仁馅的水饺吃了一大碗,这才换上正装出门。
  天色已经亮了,陈燮的马车出现在宫门外,昨天约好的朱慈烺,一早去新军走一趟。这不刚到门口,里头的太监便出来见礼道:“公爷稍后,陛下已经起来了。”
  皇帝出巡自然是前呼后拥的,不过朱慈烺不喜欢这一套,所以跟陈燮说好的是轻车简从,各带十来个人就行。就这,朱慈烺想骑马出门,还被太监老周死死的拦住,坐马车可以,骑马有风险,万一掉下来如何是好。
  朱慈烺只好作罢,马车出来,看见等在外头的陈燮,立刻从窗子里招手。陈燮笑着迎上前道:“陛下,臣在前面开道。”朱慈烺道:“姐夫,一起坐马车好了。”陈燮摇头道:“没这个规矩,陛下还是不要为难臣了。”
  陈燮前头带着十余近卫开路,后面是朱慈烺的侍卫,一行人来到刚打开的城门口,就看见等待外面的五百骑兵,何显亲自带队来护驾了。朱慈烺从车窗里抱怨:“不是说好轻车简从么?”陈燮笑道:“那可不行,出了事谁都担不起,陛下还是别为难臣下。”
  其实这样做已经很过分了,一个文臣都没带,就陈燮带着近卫和五百骑兵保护,出了城往丰台而去,那里是新军的营地所在。京师一带的道路修的不错,马车跑在水泥路上很轻快,塔塔塔的马蹄声很脆,朱慈烺又不安静了,又一次探头问:“姐夫,啥时候朕能坐火车?”
  “这个问题臣下可没法回答陛下,就今天这个事情,回头就得被御史弹劾,说什么万金之躯不可轻动,不是臣下蛊惑,陛下不会轻出京师。”陈燮笑着回了这么一句,朱慈烺歪歪嘴道:“一群腐儒,不要理睬他们。”
  说起来有点搞笑,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成祖朱棣,这都是没事就玩亲征的猛人。战场厮杀都是寻常事,他们的后代居然被文臣限制在京师内,说起来真是哭笑不得。最好玩的就是武宗,经常跟文臣捉迷藏。有一次带着一票人跑草原上去打了一张,两边加起来十几万人的大战斗,到了文臣的笔下,居然才死伤十几个。所以说,文臣真尼玛不是东西,仗着自己手里有笔杆子,使劲的黑他们看不顺眼的人。
  什么是好皇帝,明朝的文臣会告诉你,安心的呆在紫禁城内生孩子的皇帝,这就是好皇帝。天下交给文臣就是了,皇帝就该安心的扮演种猪这一角色,不要管这个管那个。正常人家的孩子都有个叛逆期,更不要说皇帝了。说的不好听一点,明朝中后期这帮皇帝一个比一个变态,那都是被文臣逼出来的,其中很多文字记载,都是加了牛奶的水当牛奶卖。
  有一点陈燮和朱慈烺是比较一致的,那就是把文臣说的那些大道理当放屁。
  一行人走的不算太快,接近丰台的时候,花了快一个小时了,这时候身后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队伍停下,陈燮带着近卫和骑兵迎上去,看见来人不由叹息一声,心道:说到底,你们也是文臣的一员,道不同啊。
  轻骑快马追出来的,自然是三位内阁大臣,杨、卢、洪,周延儒倒是想来,太老了,骑马不行了,掉下来就得挂。姜逢元倒是想来,可惜不会骑马,后面坐马车在追呢。这三位还凑合,不过呆在京师里有日子没戎马生涯了,今天这一阵急追,也给他们颠簸够呛的。
  “陛下出城,怎么能如此简单?”卢象升倒是没说难听话,上前来便拱手致意。
  朱慈烺笑道:“何必兴师动众呢?难道说,在大明的境内,朕还担心受到伏击?再说了,有这五百铁骑护卫,谁能伤的了朕?丰台大营可不算远啊,有点动静转瞬即至。”
  洪承畴和杨廷麟随后上来,见礼之后道:“陛下,以后可别这样了。”两人一口同声,朱慈烺笑道:“是朕的意思,何必那么紧张呢?不就是丰台大营么?既然来了,那就一起上路。”朱慈烺态度很坚决,三人也没有再废话。主要还是看在陈燮的面子上,不然能烦死人。
  陈燮把三人留在中军,让他们去烦朱慈烺,自己带着近卫先走一步。车队抵近大营门口外,听到号炮响了,大家都习惯了新军礼炮的规矩,车队停下来没一会,营内跑出来整齐的两队步兵,喊着号子一二一,在营门外道路两边排成两行,在口令声中,一手横胸,一手扶枪,整齐的喊:“敬礼!”
  马车穿过这一段路,从服装到装备与普通大明军队完全不同的新军,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至少朱慈烺事这么想的,这些人可不是什么登州营的老兵,正儿八级的北直隶的良家子,一共有两万多人呢。这会出迎,肯定是陈燮安排好的仪式。
  第六百六十九章(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47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