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六百五十八章视作抗旨

第六百五十八章视作抗旨

第六百五十八章视作抗旨
  这一句话就给事情定了性!谁都没想到,朱慈烺回反应的如此激烈。⊙四⊙五⊙中⊙文▲∴,
  “陛下,此事还是要慎重一点,恩科在即啊。”周延儒只好低声劝了一句,但是没有说具体该怎么办。实际上大明的官员,拿这群读书人,也没太好的法子。仗着自己的出身,无法无天,各地的读书人差不多都是这个路子。有明一朝,除去朱元璋、朱棣,基本上就没哪个皇帝能把读书人怎么地了。
  “爱卿的意思,就这么放任他们咯?京师是什么地方?首善之地,天子脚下,居然有人仗着读书人的身份,枉顾王法,公然堵住一个朝廷重臣的家门。”朱慈烺的眼睛都红了,瞪着周延儒,说话声音不大,但是语气严厉,呼吸急促,这是愤怒的前兆。
  “陛下,总要顾及读书人的脸面,此刻京师举人汇集,可不是动怒的好时间。总要考虑一下,天下的举子都在,这要是闹起来可不好收拾。”洪承畴也劝了一句,作为主考,自然希望息事宁人。朱慈烺冷笑了几声,站起道:“那就取消本次恩科,朕给他们发路费,让他们回家。他们要在京师闹,那就有一个抓一个,抓一个就革除一个的功名。既然自己不要脸,就不要怪朕不给他们脸面。堂堂的读书人,不好好想着怎么为君父分忧,去为难一个女子,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冲朕来!”
  一阵怒吼之后,朱慈烺缓了缓,喘口气再看诸位内阁大臣,都闭嘴不言了。朱慈烺继续道:“朕愿意尊重朝廷法度,也希望天下的人把朝廷法度当一回事,别以为功名在身。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们不是整天把礼法纲常挂在嘴边么?朕的话,怎么就有人敢不理睬呢?最后再说一句,不要试图去挑战朕的底线,否则,朕不介意雷霆之怒。”
  众人依旧不语,保持一个站立恭听的姿态。但就是没有人说话。朱慈烺见状之后,冷笑了三声道:“好,逼宫是吧?朕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天子一怒。”说完转身,对这老周怒吼:“去,告诉何显,全都拿了,全都革除功名,一个都不放过。”
  “陛下。陛下,万万不可啊。”姜逢元冲出来,失声喊。这时候周延儒等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是心知肚明的表情,但是都没有出来说话。朱慈烺看看姜逢元,又看看其他几位内阁大臣,突然笑道:“好,好。好,既然如此。朕就把人拿下,交给内阁处置。周爱卿,事情就交给你来办了。”
  周延儒被这话给说晕了,怎么就我来办呢?等他反应过来时,睁眼一看,朱慈烺讥诮的眼神看着他。这货老脸皮厚的,也不在乎了,拱手道:“臣不敢领旨,实在是无能为力。”
  朱慈烺深呼吸,知道今天自己是没退路了。一旦让步,今后就只能也一让再让。坐下来,端起茶杯,狠狠的一大口,朱慈烺很快就把事情理顺了。今天的事情呢,其实一点都不难看明白,看看几位内阁大臣,除了姜逢元有请他收回成命的话之外,其他人都没提这个话头。周延儒那个家伙,更是死活不肯多说话。反正就是请陛下谨慎,不要激动,该劝都劝了。这不是没劝住么?这是要借刀杀人呢。其他的内阁大臣,看来是达成一致了。
  时间在争吵中过去,姜逢元看看不是个事情,赶紧跪下道:“陛下,京营已经出动,还请陛下收回成命。”朱慈烺冷冷的看着他道:“先生,不是朕不给你面子,而是朝廷的法度要维护。如果人人都可以因为特权而超越于法律之上,大明朝的王法就是一句空话。朕守法,你们也要守法,举子们,也要守法,天下人都要守法。依法治国,这才是大明未来之根本。”
  朱慈烺也不激动了,不紧不慢的说话,反正那边已经开始动手抓人了吧?
  姜逢元一看不对劲了,回头看看几位同仁,结果他们都没有再劝的意思了。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以为挖了个坑,让大家跳进来,没曾想最后埋的是自己。这些位都是老江湖了,怎么会不知道今天的事情不正常呢?怎么可能被他利用。事情已经失控了,姜逢元本以为,只要闹起来,朱慈烺就会慌张,就会向他问策,到时候站出来去处理这个事情,自然在读书人中间的威望就树立起来了。前提是稍稍偏向一下读书人,身后是陛下嘛,凉陈燮也不能奈何自己。没曾想,朱慈烺根本就不鸟他,直接派兵去抓人了。这一下,他可等不及了。
  “陛下,臣自请前往,处置此事。”姜逢元只好拿出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来。朱慈烺淡淡的看他一眼道:“先生必须辛苦,朕能处理的好这点小事。来人,请姜先生去回去休息。”说完便站了起来,拱手道:“各位爱卿,也请回去休息吧,你们的意思,朕都知道了。”
  “臣等告退!”周延儒这老滑头,心里一直心惊胆战,生怕朱慈烺反应不过来,逼着自己去处置这个事情。这会听到这话,哪里还会节外生枝,立刻顺着台阶下来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无可挽回了。姜逢元呆若木鸡,本以为陈燮不在京,朱慈烺没有了帮他谋划的人,根本就处理不好这个事情。没曾想,新君意外的杀伐决断,立刻就做出了强烈的反应。小看皇帝,欺负他年轻的后果,非常的严重。
  这个年月,同乡之间的关系很被看重,顺天知府盛云,也是浙江人。今天闹事的举子,也是以浙江人为主,还忽悠了一切其他地方的举子跟着来的,而且都是比较年轻的举子。年轻举子好忽悠,因为热血嘛,没什么阅历,自然好骗,三两句一忽悠,就跟着来了。
  姜逢元这个时候,能做的就是赶紧往现场敢,尽量控制事态的发展,不要真的闹大了。
  可惜等他出宫门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何显是什么人?呵呵,他怎么会把这些读书人放在眼里,他的眼睛里就一个人,陈燮。公爷让他留在京师,他才会留下。皇帝的话都不好使,何况这些读书人。
  一声令下,骑兵纷纷下马,手里拿着的不是马刀,全是短棍。为首的军官一声暴喝:“最后十息,凡不肯离开者,一律视作抗旨,拿下送官严惩。现在,我给大家最后一个机会,我数十声,不走的人,一律拿下。”军官刚说完,身后的士兵便整齐的跟着喊:“拿下!”一边是杀气腾腾的军队,一边是一群书呆子,这时候气势根本无法比较。
  抗旨的罪名就大了,够的上杀头了。这一刻,现场的读书人不能淡定了,一些读书人已经慌张的开始退缩,个别人已经拱手喊:“程兄,刚才想起来,在下还有急事,先走一步。”这时候,军官才喊出:“一!”
  呼啦啦的,一百来人走了一小半,“二”,又一声,又走了一部分,“三”,声音越发的严厉,又走了几个。一直数到十,现场剩下的举子,也就是十来个了。其他人都很没义气的跑了,这时候再看程飞等人,已经是面色入土,何显缓缓策马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程飞道:“给你个机会,交代这一次事件的主谋,否则,你死定了。”
  如果说之前举子们已经没多少士气了,那么抗旨这个说法,就是抽调他们脊梁骨的杀招。一开始仗着人多势众,挑衅陈燮,这没问题。接下来的变化,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就是了,没想到能给京营招来来,就这还不算,还是奉旨来的。性质不同了,之前还敢叫嚣什么仗义死节,真的在抗旨这个罪名面前,还有绝对森然的军事威压面前,全都怂了。
  程飞面色惨然,淡淡一笑道:“仗义死节……。”话刚出口,一个巴掌扇了过来,直接给他打翻在地,身后的十余人,陡然变色,一人上前道:“狗贼,尔敢?”噗,一个大脚丫子狠狠的踹他肚子上,直接给踹飞出去好几米,早晨吃的东西全都吐了。
  身后的士兵虎狼一般的士兵扑上来,把十余人狠狠的先扭住,这会盛云才在一边喊:“住手,住手,你们要干什么?他们都是举人,是大明朝的读书种子,如此对待他们,你们是要造反么?”刚喊一句,就见朱媺娖冷冷的站在他面前,淡淡道:“盛大人,您觉得,跟公主会造自家的反么?反倒是您,等着我家老爷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
  说完,朱媺娖一昂脖子,等斗胜的母鸡一般,得意洋洋的转身回去了。姜逢元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这时候才急的跳脚,浑身发凉的看着空荡荡的现场。
  正准备去顺天府,却在拐角处看见了盛云,正在忙不迭的跑来,赶紧迎上去。
  天津城外十里,郝晋带着人来迎接,陈燮没下车,就是马车内弹出一个女子的头道:“老爷有令,迎来送往,官场恶习,都撤了吧。”(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459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