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六百三十章 接着忽悠

第六百三十章 接着忽悠

第六百三十章接着忽悠
  人类社会一直在进化,进化到现在的欧洲,每周工作五天都觉得多了,每天工作六小时嫌累。普通人是不会管国家如何的,我的福利肯定不能少。资本这个东西,没了利润你还指望他能呆着?早跑的没影子了。人要是能看见利润,为自己挣钱,那是起早贪黑都不够。
  资本为了利润,杀人放火都不算什么。西方国家的大航海时代的开启,不就是在资本的资助下开始的么?现在的大明就给陈燮拐带上这条路来了,不管那么多,这是一个最好的抢劫时代。这个时代强者抢劫弱者没人管,也没人敢管。那还等什么?不赶紧去抢,回头晚了有你什么事情?
  陈燮要去抢劫,但是这个抢劫也是要成本的,所以要拉上几个帮手一起去抢,降低成本,降低风险。所以在李朝皇宫的酒宴差不多的时候,陈燮装着眼花耳热的样子,顺手抓住经过的一个李朝某女子,不知是谁家的媳妇或者是女儿。反正这个手是一点都不老实,在人家的胸前乱捏,这边还扭头跟不忍目睹的李倧笑谈。
  “老李啊,有没有兴趣一起去财?大家关系不错,我带你一个。”陈燮似乎很随意的样子,怎么看都是喝大了。李倧那表情很复杂,难受、喜悦、犹豫的混合→↗,≧.≠t体,为啥难受啊?这个陈燮就关心了,怀里这个女人似乎还不错,好像是来参加欢迎宴会的,不是侍女。你说这些朝鲜人怎么回事?家里的女人往这个宴会上带来做啥?
  实际上绝大多数的人是故意把女儿甚至小妾往这里带,万一呢?万一陈阁部大人看上了呢?在李朝这地界,抱上陈老爷的大腿,就此飞黄腾达那是有生动例子的。个把女人算的什么?还担心陈燮看不上呢。
  “上国大人。不知如何财?”李倧还是没有受的了诱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那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啊,心里在想,一旦不对头,我就装着喝多了没这回事。
  “听说了么?大明皇帝的船队。从印度弄回来二十万两黄金,还有大批的印度宝贝,一船一船的装回来了。我呢,一向比较重视朋友,这次南下,还得派船队去印度走一趟。不过这一趟走过去,路上各种麻烦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啊,这船要大,炮要多。枪械要犀利。人还不能少带咯。你要是愿意去,就出两条船,有一千个人就成。回头到了印度,我们占他一块地方,在那不走了。反正那地界,不止我们一家在财,什么葡萄牙、荷兰、西班牙、英吉利,都在那地界做买卖。”陈燮说道做买卖的时候。手里做了扣动扳机的手势。
  李倧明白了,合着这是要去抢啊。着啊,有大哥带路,去抢就是了。问题,怎么分账啊?不能白干活,拿少的一份吧?“这个上国大人,小王手里没大船。人手倒是有的。再说,这枪炮小王手里也不多,这事情不是不愿意去,而是没那个能力啊。”李倧也坏的很,确定陈燮是醉酒了。所以继续顺着口风说。
  “船好办,枪炮也好办,我记得你想要那种带膛线的枪炮,回头卖你五千条。还有,旅顺那边,有大船下水了,匀你两条。记得给钱啊,这东西可不便宜。”陈燮说完站起来了,摇摇晃晃的抱着一脸惊恐的女人,无视李倧一脸肝疼的表情,对身边的一个内侍道:“带路啊,犯什么啥?”这内侍跟便秘似得,看看李倧,又看看陈燮。一直到李倧做了个手势,他才点头哈腰的带路,往前一路出来,进了李倧给陈燮安排好的住所。
  说实话,陈燮是酒醉心明,但是也有五分醉意了。这女人吧,如果不是一脸畏惧的样子,陈燮还真就算了,一看她的表情,反倒生出一股畅快感。进了卧室就下了黑手,三两下给她撕扯的干干净净,压上去连段前奏都不带的,就在那打桩。一开始这女的还求饶,后来一看没用,干脆就不吭声了。陈燮正觉得无趣的时候,这女人有了反应,两腿缠了上来,口鼻之间也出哼哼声,这才对嘛,不然那也太无趣了。哭喊求饶都比什么都不做强。
  一觉起来,窗外已经是艳阳高照,陈燮看看身上八爪鱼似得女人,这才想起来昨晚上有点丧尽天良了。这女的,十有是李倧的妃子之类的,要不就是爱女什么的。反正不能是一般的人,不然那个内侍不能这么为难。
  都说大饼脸在朝鲜是主流,仔细一看这女的,岁数不大,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既然不是大饼脸。看来自己就算是醉了,也没有胡乱的戴着一个就上啊。这女的,就脸蛋而言,也是能带出去的天然产物,不是现代那种小心下过刀的年代。什么双眼皮,什么尖下巴,都是人工制造的产物。
  见她嘴角带着微笑,一副满足的表情,陈燮又有点不爽了。既然都丧尽天良了,那就继续好了,也不管她睡着呢,翻过身子就压了上去。这女子醒来,先是慌乱,随即反应过来后,主动的配合了起来。晨练结束,连名字都没问,陈燮就穿戴起来了,无视那个女子幽怨的表情,心里真没打算认账。历史上在朝鲜后宫这么干的人,好像也有袁世凯这个例子了。
  算了,走到门口的陈燮,回头看看她道:“你让人去准备准备,我带你走。”带到兴海城去吧,反正那边有不少朝鲜女子了,大家凑一块,还能打打麻将什么的。
  说完陈燮就出去了,女子一脸的惊喜,她要不走,留下来就是一个结果,从此被软禁在深宫,如果能一炮中招,那还有出来的日子,要是没有,一年半载之后,就是一条白绫的命。
  李倧已经等在外面了,陈燮一边吃早餐,一边很没礼貌的跟他聊,东拉西扯的,就是不提昨晚上自己说的事情。这下李倧着急了,最喜欢的妃子都搭进去了,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上国大人,小王昨夜听你说起,大家一起去印度做那个买卖……。”说完一脸的期盼,言犹未尽啊。陈燮一拍脑袋道:“昨晚喝多了,我有说过这个话嘛?”陈燮扭头问身后的近卫,这货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使劲的摇头,演技一流啊。
  陈燮再一回头,笑道:“你看看,他摇头了。”这下李倧不行了,赶紧跪下道:“上国大人啊,您可是当着很多的人面说的,这位近卫大哥,昨晚上没在场吧?”这货又使劲的摇头,陈燮这才露出不爽的表情道:“既然是答应你的,那就保证做到,就算是醉后答应的也算。”说完颇为心疼的又补了一句:“不管答应你什么,都得给钱啊,只收金银,不收货物。”
  李倧赶紧把袖口里的一张单子递上来,陈燮接过一看便皱眉道:“你要那么多线膛枪干啥?五千条?还有这个,野战跑五十门,你想动战争啊?还有这个,西洋大船四艘,每艘火炮六十门,我说国主阁下,你这是打算进攻谁啊?”
  这话有点不好听了,但是李倧不能怂啊,好不容易陈燮松了口,要卖他线膛枪了,这玩意他都盼了好多年了。射程远,精度高,还有就是战船和大炮,那些东西平时根本不卖你,不但不卖,都不让你上去多看几眼。
  陈燮说的难听,李倧赶紧解释:“上国大人啊,您是不知道,最近几年呢,山里的女真人不闹了,那些砍树的,挖矿的百姓在闹啊。好多大户人家,都被波及了,损失惨重啊。”
  陈燮心说这是必然的,工人阶级是有组织性的,以前一盘散沙,一起干活时间长了,玩意一个火搂不住,那就是集体闹事的节奏。而且朝鲜这个贵族,拿老百姓不当人看的德性,那是比大明的地主老财狠多了。人死了,连抚恤金都不带给的,就往山沟或者矿洞里一丢,草席都不舍得送一张。一次两次就算了,时间厂了不出事才怪。聚啸山林,落草为王这种没本钱的买卖,这年月满世界都是。
  “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枪炮可以卖给你,但是这个战船怎么回事?大明海军都缺战舰,我卖给你四条?我有答应你么?”陈燮一副我根本不记得的样子,这时候里面那个女子出来了,盛装打扮过,跪在陈燮的身边,低头问安:“妾身崔粉姬,见过老爷,见过国主。”
  这大明官话,还说的挺溜啊。估计跟这些年,朝鲜跟大明来往密切有关,民间流行大明官话,朝鲜人也都以会说大明官话为荣,找工作都容易的多。一般的贵族,会大明的文字和官话,是必须的素质。这就跟后来的英语一样,不会美帝的话,身为一个南棒,你舔的时候主子都知道你打算舔哪个部位。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36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