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五百九十三章屈辱

第五百九十三章屈辱

第五百九十三章屈辱
  看了一夜的火,早晨从从船舱里出来的陈燮,正在梳洗的时候,岸上的哨兵用旗语发来一条消息,幕府来使。
  白天的战斗,从早晨到黄昏,从海上到陆地,德川家光彻底被打寒了心。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根本就没法子战斗。个人的勇武,不惧死神的精神,然用。强大的武士,也抵挡不住一发子,勇敢的士兵,在排枪和大炮面前,也不过是排队去送死。
  城里还在救火,德川家光就把一干属下召集来开会,迫不及待的说:“接下来,该怎么办?”“投降”两字,他是不能说的,只能是下属来说。
  “议和吧!当年羽柴秀吉鼎盛之时,也不是大明一支偏师的对手。如今大明倾举国水师来犯,提精锐的军队前来,我们战斗过了,输的不丢人。”出来说话的是限悲凉的酒井忠胜,对于他的记忆来说,万历年间的李家军,确实是一支“偏师”。他可不知道,大明的军队里头,就李成梁手下有八千精锐家丁,那真正是大明当时能打的军队了。
  “对不起,辜负了各位的信任。如果和谈不成,我将剖腹以谢天下。以日本百姓陷入尽的战火之中。”德川家光赶紧表达态度,实际上幕府大将军是不会关心百姓死活的。这点跟后来的二战的某某天皇不会关心日本百姓的死活是一个本质,幕府大将军关心的是自己对国家的统治地位。毕竟名义上的日本统治者,那是天皇,大将军不过是代行权利。保住自己的统治地位,从来都是第一位的。二战时期的某某天皇也是一个路子,原子没有掉下来的时候。叫嚣民玉碎,要让美军死一百万。原子掉下来之后,谁知道会不会丢在东京呢?妄图以巨大的伤亡吓阻美军的美梦破产之后,投降诏扭扭捏捏的出来了。
  说到底统治者都差不多一个尿性,人民的利益都是尼玛扯淡,只要自己的江山在手就行。
  众人赶紧相劝。德川家光假模假式的作态之后,以悲怆的表情宣布散会,留下一个主动请缨去和谈的酒井忠胜。“知道该怎么做么?”语调有点阴森,酒井忠胜嗨了一声道:“臣下知道,为了日本的未来,竭尽力也要达成和谈。不过请将军提前做一些事情,派人去长崎,抓住那些杀了大明人的武士,还有那位毁约引起纠纷的商人。也请一并拿下。”
  德川家光点点头:“你这个建议很好,回去准备吧。”酒井忠胜下去后,屏风后面闪出一个黑衣人,跪在德川家光的面前道:“将军,有什么吩咐?”德川家光端起面前的酒杯,慢慢的喝了一口,淡淡道:“去,把石田奉行的脑袋带来。明天交给酒井忠胜。”
  这个石田,其实就是负责幕府长崎贸易的一个商人(瞎编的)。这家伙非常的能干,德川家光很不舍得,但是现在没法子了,只能让他去死。谁让他干了毁约的事情,谁让他手下的武士,杀了大明的人。杀人是小事。你就不能做的干净一点么?没有把人都留下,真是蠢不可及啊。害人害己,终给日本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杀一个门下的走狗,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理由。日本幕府将军的权利,比大明内阁首辅大臣那是大的太多了。天皇都是傀儡。何况一个商人乎?
  毫心理压力的做出这个决定后,德川家光还在思考,什么才是底线。酒井忠胜,其实能决定的东西不多,就是去打个招呼,摸清楚情况的。至于日本是大明的不征之国这种论调,德川家光是不信的,酒井忠胜也不会当真。
  打着白旗的酒井忠胜,带着六个随从,在这个清晨离开了家,离开江户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冒烟的码头附近,那里曾经是繁华的港口啊。从长崎来的本国商人,带来了欧洲和大明的货物,都是昂贵的商品。现在这个繁华的码头,变成了一片废墟,青烟还在冒,一缕一缕的,在晨风中妖娆。
  没有人在身后敲着铁板唱风萧萧兮,只有默默的低头往前走。一股悲凉之意,酒井忠胜的心头弥漫,突然身后随从叫住了他,停步一看前方,一群人在等着。站在前方的德川家光,这个时候肯定是要来送行的。
  “酒井君,拜托了!”德川家光上前来,跪坐在地,俯身行礼,身后跪倒一片。
  军营之外戒备森严,端着步枪的士兵毫不客气的把刺刀对准了酒井忠胜,值班的军官极为傲慢的缓缓而至:“你是什么人,来此何意?”
  “大日本帝国征夷大将军麾下大老酒井忠胜,拜见特来求见明帝国将军阁下,还请通报。”酒井忠胜习惯性的来了一句大日本帝国的说辞,军官听翻译着忍不住乐了,笑道:“巴掌大的小岛,还大日本帝国,我堂堂大明才是明帝国,你确定你是来求见的么?算了,夜郎自大的东西,懒得跟你计较,在这里等着。”
  “八嘎!”身后一名随从控制不住情绪,刷的一下刀给抽出来了,这个举动立刻遭到了有力的回击,砰砰砰,三声枪响,几个士兵下意识的反应,开火了。本来看见来人就荷枪实的,这货居然敢在这里抽刀,那还不灭了他。
  “都他妈的干什么呢?大清早的见血,你们也不怕晦气,就这么一个小臭虫,值得开三枪么?浪知道么?从辽东运给养过来有多难,你们知道么?”军官恼火了,刚才转身时,听到枪声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这阵势,气的踹几个开枪的士兵来掩饰自己的惊吓。
  看着信任的随从倒在血泊中,强忍羞辱的感觉,酒井忠胜回头喊了一句:“八嘎,都不许乱来。”这时候,年轻的军官发泄完了,转头看看酒井忠胜,淡淡的丢下一句话:“都把刀摘下来,你还打算带着刀去见阁部大人么?”
  酒井忠胜默默的摘下刀,伸手的随从失声痛哭,也都乖乖的摘下刀,放在了一边。军官这才道:“等着,记得自己把尸首收拾一下,别在门口弄的血腥味道,搬远一点啊。”
  对手过于强大的时候,再大的屈辱,也只能默默的忍受。酒井忠胜这样安慰自己,一直不断在心里默默的念。军官没有去太久就回来了,招手道:“你,带上你的通译,跟我来。”
  跟着军官往里走的酒井忠胜,一直在不断的打量军营内的一切,越往里走,他的心里越发的震惊。这支军队大的特点就是装备好,好的让人想哭的那种。战场上已经见识过了对手的厉害,这时候看到的一切,都会一一的对应。巨大的帐篷前,一群正在整装的士兵,让前面的军官放慢了脚步,大声道:“日本人来了使者,今天怕是打不成了。”
  帐篷里出来一个军官,看上去就是很厉害的那种,对年轻的军官喝骂:“李用材,你在胡说八道,老子扒你的皮。”骂人的自然是苏皓宸,陈燮没有上岸,他是高指挥官了。本来陈燮想上岸来着,海面上的旗舰是辽宁号,他不好走开,也是战场嘛。
  训斥了年轻的军官,苏皓宸上前来,酒井忠胜立刻鞠躬敬礼,苏皓宸随意的抬手回礼道:“好了,你跟我来吧,没时间跟你啰嗦。“说着就这么走了,甚至都不想多说一句话的意思。
  酒井忠胜心里大骇,这种轻慢,可能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很清楚,难道说,人家没打算和谈?还是故作姿态?心情变得极为复杂,酒井忠胜跟着走到岸边,上了一条小船。摇摇摆摆的往旗舰辽宁号过去时,跪在船头的酒井忠胜,惊骇的看着巨大的旗舰。
  在岸上看的时候,没有那么直观,靠近了看意识到,这个战船有多么的庞大。密密麻麻的炮门,此刻是关上的,打开的时候就意味着雨点一般的炮。海湾内还有很多漂浮物,尤其是海岸边上,是堆积了很多,还有众多是尸体。
  这时候酒井忠胜注意到,不少百姓都来到了海边,寻找和收拾那些尸体。能够找到亲人的尸体,当然是好的,找不到那也不能怨天尤人。唯一的利好就是,大明的军队居然没有阻止这种行为,而是放任,只要不靠近就行了,甚至还有士兵将尸体送过去给他们辨认。
  两边的距离,就是一道铁丝,这真是让人难以理解的现象。这些百姓,居然不怕大明的军队,难道忘记谁放的火么?难道忘记了,是谁杀了这些亲人么?难道忘记了,这些人是侵略者么?一连串的问题,真是法回答。
  那么,事实是什么呢?很简单,一些日本的渔民,讲诉了大明军队的事情,告诉大家,其实他们很好说话,不会乱杀老百姓。于是有人来尝试收尸,没想到真的没事。(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30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