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五百九十二章意外的轻松

第五百九十二章意外的轻松

第五百九十二章意外的轻松
  江户湾变成了一片地狱,一百吨一下的小早船,大一点的关船,三百吨以上的安宅船,命运都是一样的。这支水师,是幕府能纠集起来的强大的力量,在区区十五条战列舰面前,这支水师覆灭了。麻木的枪声还在次第响起,疯狂的一幕出现了,战舰上突然腾起数的火焰,一万五千枚陈氏火箭,也被打了出去。
  实心做不到的事情,火箭做到了,码头附近的住宅,变成了一片火海。
  双手拄着战刀的陈燮,这个时候心里的感达到了极致。残忍么?或许吧,只要是个中国人,只要对历史稍稍有点了解,就不难明白身边这个邻居是个什么玩意。
  火势越来越大,并且慢慢的往城市中心蔓延,火海之中的哭喊声震天,直上云霄。火焰腾起几十米高,噼里啪啦的残垣断壁声音,听在耳朵里真是悦耳。陈燮现在就一个念头,打到他从骨子里生出恐惧感,打到他跪在地上各种姿势舔。至于死多少人,陈燮根本就不关心。
  海湾附近的战斗爆发前,德川家光副武装,站在了鼓前,亲自动手擂鼓。咚咚咚的鼓声很能振奋士气,站在前段的武士,骑在驴子高的马背上,发出各种呐喊声响应,身后的士兵也都跟着呐喊:“板载!”这些可都是幕府的精锐,差的都有一身皮甲。手里拿的也不是竹枪,还有铁炮和长矛。
  武士们开始小炮了,身后的士兵跟着小炮,三千骑兵中的一千来人,离开本队,从侧翼绕行。中军阵前。不下三千幕府兵,在武士的引领下发起了第一波进攻。
  苏皓宸一直很镇定的站在阵前,右侧的平坦适合骑兵冲击的地段,工兵正在疯狂的做后的准备。拉上几道铁丝不现实,交错的拉上一些铁丝,起到减速的作用倒是不难做到。毕竟都是一些做好的成品。十五米的铁丝,两头缠着木桩,尖子上有铁枪头一样的尖锐。在地上一滚,铁丝就拉开了,三人一组砸木桩,效率不低。
  距离五百,一发试射,炮砸翻了几个士兵后,三磅炮群开始了远距离压制射击。
  冲在前面的一名武士。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就见他被一发炮直接打中了肚子,整个人都从马背上飞了起来,往后狠狠的栽倒,砸翻了七八人后,挣扎了几下就端起了,肚子上开了一个大口子,肠子流了一地。
  第一轮实心的射击。效果其实很一般,三磅炮就不是干这个活的。但是威慑力绝对强大。就算是勇猛的武士,一炮击中,照样死的很惨。正在小跑前进的队伍,稍稍的松动了几下,身后的鼓声加密集的了,扛着各种小旗子的士兵们。跟着哇哇叫的继续闷头冲。
  这些士兵都是打过仗见过血的,不会被这一波下倒。在心里祈求神佛的庇佑,这一点是每个人都会去这么做的。“我大清”把佛教引进了草原上,结果古人的战斗精神废掉了。玄奘把佛教带到日本,到底起了多少作用鬼知道。还是那个道理。坏人就是坏人,放在哪都是尼玛的坏蛋一个,不会因为阵营而改变。
  微微的风从海面吹来,送来了浓烈的硝烟味道,呛的人忍不住打喷嚏,德川家光就打了一个喷嚏,然后鼻涕都没来得急擦,继续擂鼓助威。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了一幕令他惊呆的场面,远远的江户城上空,黑烟滚滚,一道一道的烟柱,遮蔽了天空。
  这是怎么一回事?很明显的一愣,鼓声断了。没有多想,德川家光把鼓槌递给身边的武士,匆匆走到一边,看着正在燃烧的城市。那里,是他的老巢。
  “八嘎!”从牙缝里蹦出了这么一句话,德川家光觉得自己上了当。实际上也谈不上上当,不过是陈燮比较谨慎,选了两个登陆点而已,一个在江户湾内,一个在江户湾外。
  就在德川家光犹豫是不是要回去的时候,排枪的声音响了,下意识的扭头看,那些武士和身经百战的士兵,就像镰刀面前的麦子,一片一片的往下倒。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这个距离,这个距离有二百步吧?怎么这么远都能打的到人?
  如果说德川家光只是震惊和法理解,冲在前面的一名叫山内的武士,则是在用生命的后一点力量,打算从胸口处的孔那找到答案。铅轻易的撕开了盔甲,在胸口上凿了一个眼,血从体内溅射而出,低头看看,又抬头看看,终不甘心的往后一仰。
  只见识过火绳枪的德川家光法理解线膛步枪造成的惨案,甲字营的官兵已经见怪不怪了,类似的场景,就算是兵,也在老兵的不断灌输之下变得麻木。举枪,瞄准,开火、装,举枪,瞄准,再开火。每一个动作都练过数次,就像人要吃饭的本能一样。
  骑兵在铁丝面前异常狼狈,一批又一批不信邪的骑兵被绊倒之后,步枪很及时的响了。就像训练时打固定靶一样,士兵们异常从容的开火。飞溅的血花,就像绽放在春天里的樱花,风吹来时,雨点一般的落下,血腥的味道,浓烈的令人作呕。
  这不是在打仗,这是在收割生命。战争的模式完超出了德川家光的预想,身后是正在燃烧的城市,勇敢的武士和士兵们在鼓声的激励下,还在前赴后继的去送死。就在德川家光决定撤退的时候,素来以敢死著称的精锐部队,在冲到一百米开外的时候,迎来了霰的洗礼,惨烈的伤亡面前,自诩为精锐的幕府军队,终于鼓噪而散,掉头就跑。为精锐的骑兵,看见这边先跑了,也都掉头就跑。
  大概距离大明军队一百五十米左右的这个距离上,堆积的尸体形成了一堵矮墙,正在往回跑的武士,还得绕过这个墙跑路。地上除了尸体,就剩下丢的乱七八糟的武器,刀、枪、铁炮,散落了一地。这些东西,都是钱啊。换成以前肯定疯抢,现在都顾不上了,逃命要紧。
  站在队伍前方的苏皓宸,,嘴角露出微笑,举起战刀,咔咔咔的声音响起,上刺刀的声音整齐。“登州营,前进!”一直没有改变过的口号,一直没有改变的军官走在前面。
  大头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整齐的脚步声,端着刺刀,昂着头的士兵,目空一切的往前。
  追着败兵,登州营以少追多,根本就视前方还有好几千人的队伍,直接就往前捅了过去。这一招,德川家光没有想到,酒井忠胜也没想到,所有日本人都没想到。没想到的是,滚滚而回的败兵,冲乱了队伍的阵型,追在后面的排枪,逼着他们狂奔。
  整个阵型被冲乱了,失败的情绪就想瘟疫,死亡的威胁近在咫尺的时候,士兵开始跟着往回跑。这场战斗,对他们来说,法理解的东西太多了。
  没等本部人马稳住阵脚,冒着黑烟的手榴落尽了人群,一个炸点就是一片。这时候整个幕府军队,就像是开闸的洪水,一泻千里。为精锐的母衣众,也只能护着德川家光往回跑,登州营的刺刀则跟在后面追,噗噗噗的刺刀入肉的声音,一直在响。
  这一仗,登州营以两千之中,击溃幕府军队八千余人,毙伤三千余,自身在追击中付出了八人的轻伤,然后有三个崴脚的。缴获各种旗号数,不过这玩意没法算进战功内,登州营也不会拿这个当军功。唯一被记攻参谋看上的,居然是德川家光带来的大股,不是说它有多好,而是可以作为一个战利品,带回去做纪念。
  追出去十几里地,乱七八糟的缴获一堆,抢手的还是日本的武士刀,这玩意说实话还是很不错的一种战利品,带回去作为一个炫耀是很合适的物件。
  湾内的登陆极为顺利,清理了海面上后一个活人之后,舰队在海湾内下锚,等补给船来不及药,两股登陆的部队会师后,在岸上安营扎寨。不紧不慢的准备着,天色也不早了,打夜战的兴致都不高,反正这一仗不着急于一时。
  码头上住宅区的大火,烧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一早才慢慢被熄灭,这一场大火,后来日本的历史学家统计,一共烧毁住房八千多,造成死亡过万,导致十万百姓家可归。有趣的是,在这个时空,日本历史学家们强调的不是大明军队的入侵,而是对丰臣秀吉当年的作为进行了反思,一致认为,这才是大明仁义的军队登州营来打日本的关键所在。还有另外一种观点,则强调了所谓长崎商人不讲信誉,对前来做生意的大明人下毒手,这才是引发战争的关键点。历史嘛,就是这样,谁想日就来日一下。
  多的历史学家,则把视线落在了这场战斗之后幕府做出的反应,认为这才是左右日本历史未来五百年的关键。嗯,这是一种主流观点,说明哗众取宠的还是少数。(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30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