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五百八十四章喜脉

第五百八十四章喜脉

第五百八十四章喜脉
  君臣之间相谈甚欢,母女之间也谈的甚为相得。+◆頂+◆点+◆小+◆说,周皇后看朱媺娖,怎么看都顺眼。尽管不是亲生的,但也算她带大的。当初为了拉拢陈燮,朱媺娖下嫁之举,其实是亏待了她。皇帝女儿嫁人,不是招驸马的情况很少。说到底,心里多少有点愧疚的周皇后,对她很热情。
  为关键的是,朱慈烺这个储君的位置,有陈燮的支持和没陈燮的支持,完是两个概念。陈燮现在忠于的对象是朱由检,看上去似乎将来会按照皇帝的安排,辅佐朱慈烺。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周皇后没理由不喜欢朱媺娖,就算是不喜欢,也要装个样子。
  朱媺娖带来了很多礼物,宫里的每一个嫔妃、弟弟妹妹们都有份,其他人的礼物交给周皇后处理不是问题,只有一个人的礼物,朱媺娖只能自己走一趟。这边说了好一会,朱媺娖起身道:“娘娘,媺娖带了点礼物给贵妃娘娘,……。”
  听到这个话,周皇后笑的很勉强,抬手打断她道:“别这么客气的解释,本宫能理解。”
  “谢娘娘!”朱媺娖这才放心,站在她的角度,为了陈燮也不能因为失礼得罪人,面面俱到是好的做法。可惜刚站起来,朱媺娖便觉得难受,捂着胸口要呕吐,身子还一阵的摇晃,身边的人赶紧扶着,出来在台阶上,对着地上吐了一阵才缓过来。周皇后也吓着了,方才在这里吃的点心和茶水,万一……,这人会怎么想谁知道?宫里头的事情太复杂,人心难测。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敢说,自己身边没有别人的人。
  “去叫太医!”周皇后的第一反应是喊了一嗓子,声音都在发抖。她可是真的吓坏了,万一朱媺娖在她这里吃了什么东西中毒,那真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的事情。
  送礼的事情只能作罢,朱媺娖被心惊胆战的周皇后亲手扶着进来坐下。眼睛看身边的人时,怎么都不对。好在她还算冷静,没有当场对下人发作。贴身的宫女端来一杯水,周皇后不等下面的人试一试,拿过来吹了吹,用银勺子自己先喝一口,然后才笑道:“喝点水,哪里不舒服,太医来来了好好说说。”
  朱媺娖缓过来了。揉着胸口道:“没哪不舒服,就是胸闷,还有就是想吐。”说着接过水杯,很干脆的喝了一口放下。这个举动,让周皇后心里舒服多了,没那么紧张了。这就不是什么肚子绞疼的现象,单纯的想吐和胸闷,不像还是什么中毒的样子。而且这个银勺子。也没发黑啊。她可知道,纯砒、霜是不能用银试出来的。过去的科技水平不高,砒霜里含硫,才会使得银制品变黑。
  太医匆匆而至,拎着药箱放下,朱媺娖再次忍不住,又抱着痰盂吐了一会。早晨吃的那点东西,都给吐的干净。总算是缓口气,漱口之后,这才让太医把脉。太医五十来岁,留着胡子。一边摸胡子,一边把脉,脸上从初的慌张,慢慢的变成了淡定。
  “恭喜公主,贺喜公主,阁部大人家里要添丁了!”太医把脉之后,站起来拱手说话。朱媺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当时一愣,随即脸上狂喜。边上的周皇后也是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心道就顾着着急了,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
  陈燮这边正在说的嗨皮,王承恩匆匆进来,嘀咕了一句,朱由检立刻站起道:“思华,速去皇后处,坤兴不知道怎么的吐的厉害。”陈燮闻声,立刻站起道:“陛下,臣去去就来。”说着跟上王承恩,大步流星的往外走。朱由检一脸的阴沉,看着他的背影,背着手慢慢的走了几步之后,也往皇后的宫里来。
  这才走到一半,就听到有太监带来的消息,朱由检一愣,随即大悦。这个时候朱媺娖的怀孕,来的太及时了。正好有借口,给她留下来。如此一来,呵呵……。
  朱由检的步履变得的轻松了起来,陈燮小跑到了坤宁宫,看见太监宫女脸上都很轻松,一路不断的听到恭喜之声,陈燮似乎明白了,脚步渐渐地慢下来,从容的进来。
  朱媺娖坐在椅子看,满脸喜色的看陈燮进来,太医在一侧等候,陈燮来时太医正欲说话,不想陈燮直接拿住朱媺娖的手腕,两指搭脉,正欲说话的太医眼睛一亮,笑道:“阁部大人这动作,可真是内行。”陈燮笑了笑,心说当年读那破大专,居然有中医选修课,分数很好弄,所以班上的学生都选了,别的本事没学到多少,号脉的姿势必须专业。
  “没错,是滑脉!”陈燮倒是在这上头下过功夫的,农村看病的时候,号脉能省很多检查用,西医什么都依赖仪器,一些小毛病也要搞很多检查,这点在农村行医不现实。所以这个号脉的本事,陈燮倒是练出来了。
  说完,陈燮直接从口袋里掏了一下,摸出一块本打算送给朱慈烺的怀表,塞到太医的手里道:“多谢太医,一点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这太医接过来一看,立刻眼睛眯成一条缝,这玩意他知道,怀冕嘛,一千多银元一个。阁部大人,真是大手笔。
  当着周皇后的面,陈燮也有点不太矜持的样子,转身对一干人等道:“今天在场的,人人有赏,回头我让人送汇票来。”王承恩在边上笑眯眯的接过话道:“阁部要是放心老奴,就交给我来办吧,保证人人有份。”
  陈燮谢了王承恩,这才对周皇后行礼道:“臣过于欢喜,失态了,皇后娘娘赎罪。”周皇后心说这是好事啊,在这里查出有喜脉,那是跟着沾光的好事,如何会怪罪呢?于是笑道:“思华,太客气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坤兴在这里害的喜,这又是坤宁宫,这说明有缘,本宫跟着沾光呢。”
  这时候朱由检不紧不慢的进来了,太监的喊一嗓子还在后面,他的脚步就迈过了门槛。面带微笑道:“恭喜思华,恭喜坤兴,陈家有后了。”这个有后的说法,其实就是指嫡出,明朝的家庭,嫡出才是重要的子女。
  陈燮听出这话里的意思来了,笑道:“年后臣要出征海外,媺娖有了身子,不方便跟着走,还得拜托给皇后多多照看。”这是朱由检想听到的话了,周皇后听了这话也很高兴,她也很想这么来着,帮着照顾朱媺娖,朱慈烺和陈燮的关系加紧密了。
  面对陈燮表现出来的坦然,朱由检不禁为之前的窃喜而感到一丝内疚,但是很就过去了,皇帝哪会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当即笑道:“朕也来捧个场,今天在场的,每人赏银十两。”他这一开口,其他人都跟着道谢,实际上心里在叫苦。皇帝这个穷鬼,每人赏银才十两,陈阁部怎么好意思超过皇帝啊?
  果然,周皇后也跟着凑趣道:“陛下赏银十两,臣妾就只能赏银九两了。”陈燮心里暗暗的不屑,果然是老朱家的人啊,一个比一个抠门。没法子,他也只好笑道:“臣只好赏八两了。”这时候,开心的就是太医了,他先拿了一笔赏,一块怀表,一千多两呢。
  因为朱媺娖的事情,宫里一阵喜庆,田贵妃那边送礼的事情,自然作罢了。让人给抬过去就行了,朱媺娖没可能走这一趟的。不等东西送到,田贵妃倒是主动地来了,还带来了一些滋补的礼品。先给皇帝行礼,再给周皇后行礼,然后才开口道:“一早起来就听见喜鹊叫,原来是宫里来了贵客。刚听说坤兴公主有了喜,赶紧来给公主和阁部大人道喜来了。”
  很难得的,田贵妃姿态摆的很低,这是看清楚形势之后的必然结果。这会她也不指望朱慈烺的太子被废掉的事情了,就指望朱慈烺上台后,能饶过她们母子。关内不封王了,封到关外的话,想做手脚那就太容易了。
  陈燮跟她没有什么仇恨之说,对田贵妃倒是非常的尊敬,没有丝毫的怠慢。一家人看起来其乐融融,田贵妃呆了一会就告辞走了,朱由检也拉上陈燮走人,还有话继续要说。
  宫里呆了一天,把该说的话都打了招呼,晚上朱媺娖还被周皇后留下来过夜,陈燮只好自己一个人回去。要说周皇后的举动,实际上有点过了,没那个必要。太着相了!不过仔细想想,谁在皇后的位置上,为了自己儿子的大位,什么事情都愿意做吧?
  回到陈府也不消停,柳如是一脸的幽怨,这一晚上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次日一早,一波一波的人来道喜,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朱媺娖有喜的消息,送礼的人是一个接着一个。好在这些官员都不是自己来,派个家人送来帖子,没有在年边上给陈燮找麻烦。(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246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