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五百七十六章兄弟

第五百七十六章兄弟

第五百七十六章兄弟
  张巡在一边微笑不语,要不是怕失礼,他都打算先走了。△↗頂頂點小說,其他官员也都在看热闹,就这两位斗嘴都的厉害。一位同样穿着知府官服的官员开口劝架:“刘兄,江兄,二位听我一句,就不要在互相斗嘴了。你们这才走了多少路?我可是从重庆来的。”
  这下两人不斗嘴了,转移火力对着那位重庆知府道:“我说梅知府梅大人,我们俩来这,还算说的过去,你一个重庆知府,跑这来做啥?也不怕御史劾你不务正业?”
  重庆府这位梅知府,脸上露出一副老子为啥要怕的表情,嘿嘿的笑道:“二位有所不知,在下此来,是奉了巡抚大人的命令来的。按察司劾谁,都不会劾本府。”
  这俩好奇了,刘知府问道:“怎么个说法?四川的中丞王大人,怎么就跟陈阁部有联系了?”梅知府则笑道:“不懂了吧?如今这长江水道,起于重庆,止于华亭。大江之上,多少商船来回奔忙?听说江南地界上,跟泰西人做买卖,都发了横财。四川父老很羡慕,特意推举在下来考察一番,回去之后看看有啥买卖可做的。”
  这么一说,大家就明白了,四川那边的人,派这个知府来趟个路,看看有没有机会跟陈老爷挂上钩,把四川的土产也卖到泰西去。不过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四川那边虽然物产丰富,真正能卖给泰西人的东西,实在是没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
  所以呢,这为知府来这里,怕是有另外的目的,十有是想调江南或者山东去。这才来拍陈老爷的马屁。还有就是另外一个传闻,四川官场胆大包天,吞了不少军需。孙传庭已经劾了四川官场,要求朝廷彻查这个事情。
  这两位都是明白人,立刻朝梅知府拱手,不再跟他废话了。搞的梅知府很尴尬。坐在那里看看张巡在笑,立刻拱手道:“这位仁兄,见笑,见笑。”张巡回了一个礼,微微欠身道:“不敢,在下不过八品散官,来此求见陈阁部,就是碰碰运气。”
  众人一听这话,深以为然。其实大家都是来碰运气的。陈燮这位阁部大人,很不喜欢官员来求见。但是他走到哪,都有官员追来。实在是陈燮现在太红了,比内阁首辅都红。内阁首辅要提拔一个官员,还有不少程序要走,陈燮要开口要保举哪位官员来江南任职,十有不会有人敢阻拦。什么程序,那对陈燮没用。
  既然是一位散官。那自然是来求实职的,八品官的话。你怎么也得是个举人吧?大家看看张巡,笑而不语,那意思就是有点不自量力的意思了。不过人嘛,总归要有点求嘛。这个官虽然不好当,但是想上进的心思是好的。
  就在此刻,韩山进来了。四下一扫,众官员立刻站了起来,朝这个武夫拱手致意。韩山都不带正眼看这些官员的,按他的脾气,部赶走。陈燮的意思。爱等就等呗,反正一天见一两个,一杯茶就打发了,不花多少时间,还不坏官场规矩。
  “张大人,久违了。”韩山主动拱手,这下是跌碎了一地的眼镜。谁不知道这货是陈燮身边的近卫头子,跟着陈燮出生入死,绝对的铁杆亲信。一般的官员,看见他客气的不行。没想到这货见了张巡,居然如此的主动和热情。
  “韩大人,久违了。”这时候文武之间的地位就用不上了,张巡也不敢搞那个,态度放的很低,拱手还带鞠躬的。韩山上前扶着他道:“别,你是老爷的旧识,不用等了,赶紧跟我进去。”说完对其他人道:“大家都回吧,今天老爷不见外客了。”
  张巡真是受宠若惊,虽然是皇家船队的大掌柜,但是这个官怎么来的,他心里比谁都清楚。陈燮这么对他,不是抬举那么简单了,当着一众官员的面,韩山这个态度,不要多久就能传遍整个华亭,到时候他做什么都方便了。
  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张巡正了正衣衫,跟着韩山不紧不慢的往里走,努力的让自己的步伐从容一点。说起来,他不过就是个商贾,能在陈燮这个座上客,说出去能吓死不少人啊。他可不知道,陈燮对商人的态度,肯定比对官员要好。
  一路跟着进来,会客厅里坐下等候,韩山进去汇报,陈燮正在和崔说话,看见他进来便笑道:“人带来了?”韩山点点头道:“带来了。”陈燮道:“他倒是来的巧,有个现成的借口,打发那些苍蝇。”说完了交代崔道:“你去吧,明天一早我准时到会。到时候,该怎么说话,你只管说。”陈燮的意思很明白了,他往那一坐,什么都不说,效果绝对好。
  张巡没有多等,陈燮很出来,张巡上前要行大礼,陈燮拦住道:“你我萍水相逢,相谈甚欢,算是不错的朋友,何必来这些?再说了,你现在是代表的皇家船队,又有官身,没必要低声下气的做人。低调是好的,但也要分人。”
  “谢大人,张巡受教了。”说完两个落座,陈燮主动道:“你来的正好,太子殿下近在忙活安置宗室的事情,你可以出点力气。回头,你拿着我的帖子去见太子,记得要,不然多三五天,我们得回京师。”
  张巡赶紧称谢,提到宗室的事情,他似乎有点想法,欲言又止。陈燮见状便问:“有话只管说,不要客气。”张巡这才道:“回大人,华亭区的城区,完可以扩大一些。太子有安置宗室的任务在身,为何不在华亭地界上划出一个地段来,专门给宗室做点买卖?”
  陈燮笑道:“你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是有点想当然了。宗室这帮人,别的本事没有,捣乱的本事一流。一个赛一个的又贪又狠,到华亭来,天晓得会给我捅多少篓子。而且在大明的境内,我还不好拿他们怎么地。要安置这些宗室,就得给他们弄远一点。”
  张巡听到这话,心里暗暗震惊,这话都敢说,可见当自己不是外人。当即笑道:“大人,卑职倒是有意为张家买几个铺面,一来算是报答家族养育的恩情,二来也有点私心在内。”
  陈燮听了点点头道:“这个不是什么问题,不过这一期你就不要惦记了。下一期城区建设了,到时候你直接找韩山,让他带你去见崔。城内要一块地,自己盖就是。不过先说好,你得按照规划的要求来盖,别乱自己建造,算你违章建筑就麻烦了。”
  张巡真是没想到,这么轻松这个事情就拿下来了。他可没仔细往深里想,也想不到陈燮对他的重视。要知道,他是皇家船队的大掌柜,他的生意成败,直接影响到京师皇帝的信心,勋贵和官员们的信心。不然陈燮凭什么这么大力的支持他?不就是希望他卖力一点,彻底在大明掀起一股到海上发财的热潮。
  张巡很认真的把皇家船队的事情做了仔细的汇报,一点细节都不放过,陈燮听的也很耐心,黄昏前张巡要走,陈燮还留他吃了晚饭。离开宁园,回到大饭店,马车刚停下,就有人围上来了,一个一个的拱手致意,口称:“张兄!张大人!”
  众星捧月一般的感觉真好,不过张巡还是很冷静的在人群后面看见了自家的一位族兄,他是正房嫡出的次子,代表张家在丝绸行会里做了个代表。就是取代了张巡的位置,当初这位堂兄还明里暗里的讽刺过他白辛苦,没想到这会只能站在后面看着自己。
  “三哥,你怎么也来了?”张巡可不敢怠慢,得回头叫人说他忘本。这个时代,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口碑坏了想补救太难了。
  “呵呵,老七,你现在算是风光了,好久没回南浔了。”堂兄张烨上前来,众人自动分开一条路,两人一副兄弟情深的样子,张巡趁机打发了众人,领着张烨进来坐下,招呼上茶后,这才开口道:“年底之前肯定是要回去一趟的,这一次华亭商铺的销售,能拿到就尽量的拿,千万不要犹豫。”
  张烨奇怪道:“老七,你可是阁部大人府上的座上客,怎么不在里面搀一手?”
  张巡正色道:“三哥,这是大人给丝绸行会这些商家的一点照顾,我在里面伸手算什么?如今的铺面多紧张你不是不知道,靠着这点微薄的面子,得利一时,长远就亏大了。”
  以前在南浔,都是这位三哥训斥张巡,今天有点反过来的意思,张巡心里暗暗的爽啊。这一切,都拜托了陈大人,当初不过匆匆一面,没想到受益至今。
  人前有面子就算了,在家族内的地位,也是大大的提高。就为这个,张巡也要把陈燮当做大的恩主,可不是什么皇家船队的大掌柜,他自诩是陈燮的人。(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23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