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五百五十四章问题宝宝

第五百五十四章问题宝宝

第五百五十四章问题宝宝
  靠近天津的时候,开始热闹起来了,沿途的村镇人流开始多了。朱慈烺第一次出门,坐的是马车,很想趴在户上往外看,但还得绷着太子殿下的架子。只能是偷偷的撩开帘,从缝隙里往外看。这会在太子身边的就一个太监和一个宫女,其他人都在后面坐车跟着走。老师们都被朱由检找别的借口留下了,就是怕太子沿途看到一些事情不理解,去问那些呆子。他们懂个啥?教是没问题,民间的事情,还得太子自己动脑子去想明白。
  “周旺,你就是天津人吧?看看这地界,到哪里了?再说说这地界以前如何?”周旺是太监的名字,四十来岁的样子,太子在宫里的时候,就在身边伺候着。这会奉命看了看外头,回头时笑道:“殿下,这距离天津城不远了,多还有半个时辰的路。奴才进宫的时候,也就是个半大的小子,看上去这里变化不大,就是人没以前那么多了。早年间,运河上可都是船,经常看见能拉出几里地的船队。”
  提起这个,朱慈烺想到了近几个老师跟他提起漕运的事情,老师们提出的解决办法,居然是禁止海运,继续海禁。姚明恭还振振有词的说什么,开海坏了祖制,同时还导致漕运为生的百姓失去了生机,恐生民变。说起来这些年吧,大明这些文官,算是被民变搞怕了。之所以怕,是因为他们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大明官场人浮于事,有好出去就上,有麻烦就躲开,遇见解决不了的难题。是要躲的远远的。
  姜逢源倒是没反对开海,但是他也没提出什么解决方法,就是说内阁和大臣们会有解决之道。其他老师,则是让他安心读,这类的事情,自然有人来做。
  朱慈烺对此还是很失望的。让这些老师写文章,那是没挑的,一个比一个能耐。但是要说做事,这些老师就不行了。现在还是太子,将来当了皇帝,依靠这些词臣来治理天下么?
  朱慈烺想的有点走神了,扭头呆呆的看着外的一切。周旺小心的拉开帘,外头的何显低头问一句:“殿下有何吩咐?这一代人多啊,还是不要开帘的好。得生出意外。”这是从安保的角度来看问题,实际上有点多余,没有一门大炮对准马车,一般的人用一般的冷兵器武器,怎么能伤的到太子。估计没靠近,就得备护卫的骑兵用短铳打成筛子。
  “知道了,辛苦何将军了。”示意放下帘,继续从缝隙看外面。朱慈烺很自觉的不给下面的人添麻烦。
  天津没开海,外国的船来不了。但是不妨碍从国内各地来的船进来。平时天津是很热闹的,干大集的时候,街上人都挤不动。但是今天不一样了,官员都在城门口等着,城内到处都是官兵在把手,街上看不到什么人。对地方官员来说。这个时候太子的安是第一位的。出了一丁点事情,掉了官帽子就不合算了。
  朱慈烺没有下车,从子里露个头,说句辛苦就算过去了。毕竟他不是皇帝,这次出来也不是巡视。所以尽量的低调一点。车进城后,朱慈烺忍不住从子里问何显:“何将军,为何城内看不到什么人?不是说天津市北直隶第一热闹的大城么?”
  何显想了想道:“殿下,是这么一回事,就像臣不希望您打开帘一样,本地官员也不希望因为人多造成的杂乱,给您的安带来麻烦。”朱慈烺想了想,不安的又道:“这么说,我还是给大家带来了麻烦,算扰民么?陈师傅在登州的时候,上街也这样么?”
  何显听他这么说,心里倒是很高兴,太子能这么想问题,可见心里还是有自省意识的。笑道:“殿下,这些都是必要的措施,毕竟您的安慰关系到江山社稷。等您到了江南,住下之后想出门看看,可以微服出访,这样就不会什么都看不到了。不过这话,您可别给臣漏出去,阁部大人知道了,得打臣的板子。”
  朱慈烺听了人不住笑了笑,登州营这些官兵,传说中都是凶神恶煞,接触之后才发现,其实都是很普通的人。这些年大明的官兵不能打仗,登州营是一个列外。是什么原因,让这些登州营兵在战场上那么能打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兵甲精良么?事情没那么简单吧?单单看装扮,他们绝对没有京营那些官兵威风,就是很普通的打扮。
  朱慈烺想了很多事情,结果一样都没想明白。晚间住下后,休息了一夜,次日一早就起来,坐马车继续往东走,马车走了半天才到地方。从马车上下来的瞬间,看见大海的朱慈烺反应是直接呆滞了。从小生长在深宫,这一趟出来算是开了眼,传说中的大海跟亲眼看见,完不是一个概念啊。忍不住的脚步就往海边去,何显这一次没拦着他,大沽口这边的海边,可没那么好下去,到处都是烂泥窝。果然,走了一段,被周旺拦住了。
  “殿下,就在这看吧,这一代都是滩涂,不好下脚的。”朱慈烺在才发现不对,站住看了起来,盯着大海看了一会,注意力才放在战舰上。
  “这船,可真大啊!这一次,能带多少东西?”朱慈烺问了一句,周旺哪能答的上了,两人只好回来,顺着道回到码头边上,何显迎上来时朱慈烺再问一次,这一次得到的答案是:“这艘战舰叫直隶号,属于三级战舰,排水量在一千八百吨左右,要说能装多少东西,我也不太清楚。不算人员和大炮,装个五百吨一点问题都没有。”
  “五百吨?什么叫吨?”这个问题算是把何显给难住了,让他提刀子砍人,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让他计算这个那真是要命了。好在他身边有从登州学堂里毕业的年轻参谋,给了一个答案:“回殿下,具体的怎么比较嘛,不太好算。是这样的,吨是一种外来的计量单位,换成大明的斤,大概一顿相当于两千斤。阁部大人在登州期间,普及了一种十进制的度量单位,跟大明以前的单位,有些不同,所以只能在小范围内使用。”
  “哦,这些单位好用么?”朱慈烺来了兴趣,追问了一句。这个年轻的参谋想了想道:“好用,毕竟是十进制的,计算起来也很方便。重要的是,这些度量单位,在制造方面能做到为细致,确保了生产出来的产品的质量。”
  “就像是内府的兵仗局造的鸟铳和登州造的区别么?”朱慈烺倒是会举一反三,何显在边上笑道:“殿下,两者之间没有可比性。内府的工匠,一个人一天才能打几根枪管?登州的军器局,臣去看过,是用机器在钻孔,保证了枪管的气密性。”
  “等等,什么叫气密性?”……,何显又卡壳了,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好在这个时候码头上来了一名年轻的军官,敬礼之后道:“直隶号舰长李万恒,向太子殿下致敬,向何将军敬礼。”海军的制服,看上去鲜了,朱慈烺盯着看了好一会,才收回眼神。
  “本次南下,不想打扰地方太多,所以选择海路,辛苦这为小将军了。”朱慈烺没摆太子的架子,李万恒上前道:“卑职还不是将军,现在的职务是海军的上校。”上校?这又是什么东东?朱慈烺再次忍不住问:“何为上校?”
  李万恒一边请他登上战舰,一边解释道:“这是海军近推行的一种军制,分别为士兵、士官、尉官、校官,到了将军这个级别,还是用的大明的游击、参将、副总兵、总兵。”
  朱慈烺就是个问题宝宝,继续追问道:“那么,一个游击将军,能指挥多少艘战船?”
  李万恒只好据实回答:“一般来说,看战舰的类型,臣指挥的是三级战舰,这个级别的战舰,游击将军多指挥五条,次一级的四级战舰,能指挥十条。海军之中还有一种船,一个游击能指挥三十条这种船。一般的情况下,海军出战,都是各种船混合在一起行动。比如这次护航行动,卑职除了这艘战舰,还有两艘四级战舰和三艘飞剪船配合护航。”
  上了战舰,朱慈烺闲不住了,到处乱窜,这里看看,那里看看,看见什么都觉得鲜。这可怜的孩子,长这么大,第一回出京师,没见过的东西太多了。李万恒被朱慈烺的问题差点弄崩溃了,好在战船出海了,朱慈烺没多久就开始抱着栏杆吐,他晕船啊。
  总算是清净了,李万恒赶紧走人,打死都不再往他身边凑了。负责护送上船之后,何显就回去了,船上没有所谓的安问题了,除非遇见敢于在大海上挑战登州海军的敌人。这样的人,基本上都死绝了,登州海军不去打他们就躲起来笑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19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