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五百一十一章黑暗中

第五百一十一章黑暗中

第五百一十一章黑暗中
  真的给她找点事情做,不然整天闷在家里胡思乱想的,就惦记着生孩子开枝散叶之类的事情。哄走朱媺娖,陈燮便带上几个人,微服出门。不是什么微服出访这种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事情,而是上了一辆不显眼的马车,顺着秦淮河畔的道路去了旧院。马车停在一个小院子跟前,陈燮下车之时,门口候着两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应娘和婉玉。
  “见过老爷!”两人上前见礼,陈燮随意的摆手道:“了,进去说话。”
  很典型的一个江南宅院,后院便是秦淮河。三进的院子,在秦淮河畔很不显眼。在这个地方置办宅子,不是为了重操旧业,而是另有玄机。过了前院,有一小楼,脚踩在楼板上,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很明显有些年数的楼了。
  楼上是应娘的住处,三人进来便把门带上。年过四十的应娘,已经不在以姿色示人,寻常的打扮,素面朝天,收拾的干净整洁,一副精明能干的主妇模样。
  “查的如何了?”陈燮坐下便问,应娘上前奉茶笑道:“机密不知道,黑狗十号和狐狸六号只是他家的车夫和厨娘。几个监视点得到的情报,与里面传出来的基本吻合。一共八个人,小的都是个守备,留在侯府一直商议到天黑之后,吃了晚饭才出来的。”
  陈燮听着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应娘继续道:“武将的手段不外是煽动士兵闹饷,别的门道也没有。只要钉死这个,不怕他们翻天。黑狗二十三号在京营里能接触到钱粮的账本,一次抄一点,基本上都在这里了。”说着示意婉玉上前来。奉上一摞子账本。
  陈燮看都没看,淡淡道:“捡要紧的说。”婉玉给陈燮当过一段时间的秘,知道他的习惯。早有总结数字道:“三个营加起来,也不过三千人。可战的家丁。不过二百人。在登州营面前,土鸡瓦狗一般的东西。居然还不死心,惦记要给老爷找事。不消登州营出手,让河豚出动,叫这些人家死的不明不白便是了。”
  这女人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甚是轻松。陈燮听了心里暗暗苦涩,烟花出身的女人,心眼都不大。人命什么的。在她们的心目中,真不算得什么。赵之龙和他的手下密谋,虽然不知道要怎么做,但是提前出手,消弭于形也不是什么难事。
  影子这个机构,这些年膨胀的不是一般的。现在下设四个分支机构,代号分别为黑狗、狐狸、河豚、乌鸦。加入这个组织之后,原来的名字就没有了,只剩下一个代号。黑狗和狐狸,分别说一线的密探。河豚则作为一个打击手段,消灭一些麻烦。乌鸦则负责情报分析,从一些细节里面。分析出有价值的情报。这个架构,还是陈燮当初搞出来的。现在这个组织到底有多少人,陈燮都不太清楚。
  南京城内,只要是影子认为有价值的目标,都会安排狐狸和黑狗潜伏。这些年影子的行动,不是没有失败过。反复的积累经验,总结教训,制定为合理的影子培训方式。十几年的积累下来,现在这个机构已经变的专业和成熟。
  这个机构大的特点。就是直接对陈燮负责,完听命于陈燮。所有成员。都是从很小就领进来,洗脑、教育、学习一些技巧等等。比如在赵之龙家里的两个密探。一个是他的车夫,一个是他家的厨娘。这些位置都不起眼,但是能从一些生活细节上掌握具体的行动。比如说车夫,送他去一个相好出,三五次下来就能搞清楚这个点的情况。厨娘的位子则为便利,赵之龙家里多少人,关系如何,这些都不难从其他下人口中打听到。
  所以,赵之龙的一举一动,实际上都在影子的掌握之中。现在的情况就是,陈燮手里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来弄翻这货,区别是陈燮要不要选择大开杀戒的方式。
  陈燮把脸色一沉,看了看应娘,这女人倒是聪明的很,立刻便明白陈燮的意思。上前一步笑道:“影子有严格的纪律,绝对不会滥杀辜。一旦发现,立刻给于严厉的处置。”是不是滥杀辜这种事情,怎么说呢,有时候也不好界定。就看主事的人怎么理解了。
  陈燮对别的部门不会要求那么严格,但是影子不一样。这些人一旦失控,带来的危害太大。好在应娘是陈燮为信任的人,不然这个机构陈燮都动过整顿的念头。
  “嗯,说说老钱那边的情况。”陈燮点点头,没有在追究的意思。所谓老钱那边,不是针对钱不多的意思。实际上在钱不多家里和他的外室那,都有狐狸或者黑狗的存在。那么大一个机构在他手里,陈燮怎么会完放心呢?现在的大发钱庄,省一级的分号也就五个。江南分号的实力和财力强,一个江南分号,就顶的上福建分号和浙江分号了。
  “江南分号在南京城里的股东,表面上看起来只有十来个,实际上牵扯到一百多人。这些人加起来的能量可不小,牵扯到众多勋贵、豪绅、豪商。乌鸦那边有一个统计,这些有关的人和背后的财力加起来,不下上千万两。这其中主要是不动产,比如商铺,田庄等等。其中占股大的,就是魏国公府,占了五个点。就连赵之龙,也在其中有两个点的股份。其余的人,多的一个点,少的半个点甚至少。”
  提到赵之龙,陈燮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个人陈燮是必除之而后。不过这家伙是个侯爷,要处置他陈燮不能硬来,还得先征得朱由检的同意。如果在整军的过程中,这货死的不明不白的,陈燮的名声可就没那么好听了。南京终究不是襄阳,陈燮可以毫顾忌的杀了左良玉,不等于可以这样对待赵之龙。
  “奴家近才知道一个事情,周延儒的周家,在大发钱庄也是有股份的,只是不多。”应娘又说了这么一个情况,陈燮不苦笑出来。这个周延儒吧,陈燮固然看不上,但是大明朝的官员,差不多都这样。区别就是在民族大义问题面前,有底限和没底限而已。
  有一点是陈燮为奈的地方,就算大明完成了资本主义的变革,普通百姓也是很难从中得到多少利益。这一点看看日本就知道了,在日本近代崛起的过程中,发财都是财阀。好吧,这个事情先放一放,陈燮没觉得自己是个救世主,想做的事情也不是解放人类。非就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仅此而已。
  “这几年,老钱抓住了一些机会,收回了一些股份。现在他的手里,有一成半的股份。老爷名下的股份,占了五成。”这个情报,陈燮倒是第一次听到,钱不多知道大发钱庄股份的价值,利用消息不对称,从一些家里坏了事的官员和缙绅手里收回了一些股份,却没有告诉上面,这些事情都是悄悄进行的。
  陈燮淡淡的看了应娘一眼道:“我知道了,这事情就这样吧。江南这边,换个人来未必比他干的好。还有个事情忘记告诉你了,总号那边的股份,现在老刘都收回来了。虽然多花了一些银子,但已经没有别的股东了。”
  应娘确实不知道这个消息,听了这话便露出讨好的笑容道:“老刘确实干的不错,还得是老爷看人看的准。”陈燮听了哭笑不得道:“你就不要跟他们学了。这事情其实很简单,李恒那边自打海军击败郑芝龙,一统海权之后,李恒便主动要归还股份。钱不多手里的股份,早就主动的要求出售了。都是聪明人,明哲保身的能力都不差。”
  这个事情怎么说呢,陈燮的身份在不断的变化,地位越来越高。李恒和钱不多,继续掌握总号的股份,深知钱庄运营敲门的这两位,晚上睡觉都睡不着的。现在他们手里捏着的都是分号的股票,多拿一点陈燮一点都不在乎。而且李恒这两年号称身体不如以前了,不怎么往陈燮跟前凑了。陈燮的判断,这是个自保的策略,身体不过是借口。
  一夜看似平静的过去了,至少城里的百姓没有意识到南京城里的巨变即将来临。一夜没怎么睡好的赵之龙,晌午时分给面人色管家叫了起来。老头子哆哆嗦嗦道:“侯爷,船,大船,江边有大船。”
  不就是船的么?赵之龙很不以为然,等到老管家说清楚之后,他也不淡定了,大步往出门,备马往江边去。等他看见长江之上的四级战舰时,立刻就吓傻了。
  一共是五条四级战舰组成的一个分舰队,出现在南京的江面上。两弦的炮舱都已经打开了,黑洞洞的炮口默默的对准着南京城。虽然大的战舰不到一千五百吨,但这是明朝啊。(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605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