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五百零二章送礼

第五百零二章送礼

第五百零二章送礼
  想送礼都不能,在就叫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杨龙友给这俩丢进新开的华亭大旅社,这地方住的都是那些外来的各国商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安排到了士兵守卫。
  船上的水手们就没这个待遇了,直接丢进一个类似大车店的地方,各国水手都不能留在船上的规矩是不能变的,这直接导致新区的大车店人满为患。好在地方够大,通铺能睡不少人,费用倒也不高,五文钱一天,吃另外算。可以说新区生意最好的,就是大车店了,十几家大车店,全都注满了。番鬼来的多了,新区的治安问题就得重视了。街上到处都是挎着刀拎着铁尺的衙役,还有穿着黑衣的城管,街口还有士兵在巡逻。
  安顿下来之后,能不能去给陈燮送礼的问题,就得看上帝的意思了。普特曼斯和揆一心里憋闷,却也没什么好法子。战场上打不过人家的时候,就得低头装孙子。四个舞娘,倒是安排在最好的房间里,闭门不出,这是给陈燮准备的主要礼物,不敢有失。
  两人凑一起商量,决定到街上去转转,似乎那个县令,没有说不让出门的话。交代了几个随从,让他们看好舞娘和礼物。这俩带着通译出门了,楼下一问掌柜的。果然,他们可以自由活动,但是不能离开这条街东段的范围。新区就一条街,获得了经营许可证之后。才能去与本地商户进行交易。在此之前,只能留在街内行走,你想出去都不行,士兵会拦着你。
  两人出了旅社的门,这时候总算是有心情看看这个新区的样子。一条笔直的大道,宽度能跑八辆马车。道路两边有路灯杆子,走上一段能看见一个井盖。虽然是靠着水边的新区,街上却意外的干净,没有欧洲城市那些污水横流的特点,街上还看不到常见的乞丐。
  通译告诉他们。要想打听情况。最好去饭馆,叫点吃的,然后问伙计。两人倒是从善如流,按照通译的话去做了。进了一家饭馆。通译出面叫了四个菜一个汤。还有一壶烧酒。然后便问伙计:“这地方最近泰西人来的多么?”
  伙计倒是很客气的告诉他们:“来了七八条船吧,大车店里都注满了,上千号人是有的。”
  通译又问:“这里的市面会不会很乱?”伙计这下不高兴了。冷着脸道:“谁敢乱来?前些日子,你们是没看见,华亭街上的混混来了,叫城管拿了,现在还在码头上当苦力。这地界,本地人绝对不会闹事,就怕外来的番人会闹事。”
  从窗户里看着这个一切看上去井然有序的城市,这两位特使的心情都变得有点糟糕。毫无疑问,就这么一个新区而言,大明的城市水准,远远的在欧洲城市之上。街上来往的欧洲人,不断的走过,从一个店里出来,又进了另外一个店。从一个店里出来,自然能看见大明的商人,一身的丝绸,拱手微笑送别的样子。
  那不动筷子,店里有刀叉伺候。吃起来的时候,两个洋鬼子就停不下来了。本以为会很贵的一顿饭,不过花了一个银币的样子。吃饱喝足,决定去店里看看,这里都有什么买卖。
  杨龙友进了周家的园林,见着陈燮汇报今天的事情,拿出普特曼斯贿赂的钱袋子道:“这番人要给阁部送礼,拿这些金子贿赂下官。”陈燮看都不看袋子便笑道:“给你就收着,番鬼的好处,不拿白不拿。拿了,该怎么办事,还怎么办事。”
  杨龙友拿了好处,自然心里高兴,问陈燮道:“见不见他们,收不收礼,下官怎么回话?”
  陈燮坐在椅子上,身边是叶纤云在伺候着,这会低头沉吟道:“见一下也无妨,看看他们想搞什么名堂。谈判的底线,就按照说好的来。这事不着急,先晾他们几天再说。”
  杨龙友刚出来,迎头遇见马车停在门口,车上下来的是韩赞周。新区投入使用之后,韩赞周感觉到了春风得意的意思,他是南京镇守太监,也不呆在南京,直接搬到新区来住下。专心于船舶司的事情,兼任这个差事,是陈燮给他争取来的,心里自然是感激不尽。
  “杨县尊,这是要走啊?”韩赞周招呼一声,杨龙友上前拱手道:“阁部让下官负责谈判之事,这不,得回去准备准备。”韩赞周道:“先别着急走,一起去见阁部大人,有要紧是事情要说。”杨龙友听了这话,跟着一起又回来了。
  跟着下人进来,见陈燮正在与叶纤云对弈,韩赞周道:“我的阁部大人诶,您还有心思下棋,事情大发了。”陈燮见他如此,立刻起身笑道:“能出什么大事?”
  韩赞周道:“刚从京师传来的消息,最近又一股流言,说什么阁部大人任用私人,昔日魏阉的徒子徒孙,阁部都聚拢在一起。说什么昔日之阉党,今日之蟹党。”说着还比划了一个螃蟹的样子,表示就是这个字。韩赞周的担心,放在别人身上一点问题都没有。东林有党,完蛋了,体仁有党,回家了。陈燮有党……,呃,这真不叫什么事情。
  陈燮听了不禁哈哈大笑道:“还有人说我是藩镇呢,都没能奈何的了我。区区一个蟹党,那就党好了。”韩赞周也算是蟹党的一员了,这会听了这话有点着急道:“阁部,这事情不可小觑了。陛下登基之出,魏阉横行,扫除阉党是陛下最为得意的一件事情。”说着看看杨龙友,这货的脸都白了。他跟阮大铖是把兄弟,你说事情他担心不担心?阮大铖是复社一口咬死的阉党。
  陈燮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摆摆手道:“今非昔比了,陛下以前受了那些无能文人的蒙蔽,遭致朝廷税赋锐减。都说阉党如何,窃以为魏忠贤在的时候,做的未必比那些正人君子差。有他在朝中,边关的饷银没断过。魏忠贤多少身家?按说他倒了,国库应该收入不少,怎么闹出辽东闹饷的闹剧?说穿了,大臣们当时忙着斗魏忠贤余党,根本就不把边关放在心上。其次是在这个过程中,忙着中饱私囊呢。这些人嘴上说一套,做的又是一套。一群伪君子!要论对陛下的忠心,是怎么都比不的各位公公的。”
  陈燮的话没说的透,魏忠贤是不是谋逆的问题,大家心知肚明。陈燮这么说,其实已经很给力了。把韩赞周和杨龙友听的汗都下来了,这话断断不可传出去。
  韩赞周还是劝道:“阁部,还是写一个折子吧,大家都在,正好参详一二。”
  陈燮想了想便道:“写就写一个吧,不过这个重点不要放在自辩上。我这里有一句话,你们听了照抄就是。人言陈燮有党,谓之蟹党。臣以为,全心全意为大明的长治久安的党也算党的话,那这个蟹党臣就认了。”
  两人听的瞠目结舌,这里是陈燮说了算,杨龙友文笔最好,他亲自操刀,写了一份折子,陈燮用了印,派人送到京师不提。
  普特曼斯和揆一两个,在街上走了一个来回,进进出出十几家店铺之后,谈判的心思更为迫切了。这个街道看上去不算特别大,但是在欧洲所有的紧俏物资,这里都有销售。茶叶、丝绸、瓷器,都有好多家店,随便选择,瓷器甚至可以定制。
  看着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英吉利人,不断的从一个一个店铺里笑着出来,他们的心里都在燃烧嫉妒的火焰。回到旅馆,很意外的杨龙友等在这里。告诉他们,明天上午去给陈阁部大人送礼。记住,不要废话太多,放下礼物就走,然后去船舶司大家正式开始谈判。
  两人立刻忙活开了,特意租了两辆马车,把他们从船上带来的礼物装好,让四个舞娘抓紧收拾收拾,早点起来之类的事情准备了一堆之后,这才算是完事。次日一早,两人带着通译,一车礼物,一车舞娘,登上杨龙友的马车,一行人奔着周家园林去了。
  出了新区住街道,再看周围景致又是另外一番风格。马车在水泥路上跑着,清脆的马蹄声传进耳朵,道路两边都是工地,一片一片的厂区正在建设中。杨龙友倒也够意思,见他们东张西望的便道:“左边的是缫丝厂,占地面积三百亩。右边的是一个五金厂,还有一家船上用品的制造厂。缆绳、帆布等等,这里都有生产。看见那里没有,那是一家纺织厂,你们需要的棉布、丝绸,那个厂都能织出来。要说这个纺织厂,最大的厂子在苏州和辽东。苏州有最大的棉布纺织厂和丝绸纺织厂,辽东有一家大型的毛纺厂。只要你们有银子,多少货都有。大明是个讲规矩的地方,你们只要规矩的守法,这买卖就能安心的做下去。”
  杨龙友收了人家的好处,自然有些话要说。这两位的心思,则全然不在听话上头,而是震惊于这个地方的工厂,居然能大到这个地步。可怕的是,这还不是最大的厂,更大的厂在自己都不知道是哪的地方。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579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