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五百零一章和谈特使

第五百零一章和谈特使

第五百零一章和谈特使
  南京镇守太监韩赞周,一直在谋求皇帝更大的信任,一个不想披红权的太监,就不是一个好太监。司礼监老大不是那么好当的,首先你得有很高的文化,然后你得深得陛下的信任。各种机缘凑在一起,才能做到这个位置。这是每个太监都在为止奋斗和努力的目标。
  在华亭,见到陈燮之后,韩赞周对陈燮的建议可以说大喜过望。与民争利之类的话,对太监无效。太监就是要为皇帝办事,是皇帝的一条狗。管你那么多,只要皇帝喜欢就好了。现在是陈燮出船,皇帝只要出点人手,每年就是两三百万银圆的进项,这买卖就算明知要被人砍死,韩赞周也是要博一下的。
  连夜给皇帝上了密折,详细的汇报这个事情之后,韩赞周便开始耐心的等待结果。他也不傻,这是陈燮变相的给皇帝送银子呢,贿赂皇帝这种事情,大概就是陈燮能这么干了。直接拿银子砸皇帝,当年也有人这么干过,那个人叫沈万山。陈燮不是沈万三那种只有银子的傻瓜,他不但有银子,还有安身立命的军队和地盘。最重要的,他没有野心。任何一个有野心的人,在明末外患不断,内乱不休的情况下,都不会像陈燮这样,竭尽全力的为君父分忧。
  一句话,皇帝又不傻!嘴上说的再好听,真正事到临头,得看你做的什么。
  赎金的问题上讨价还价是不可能的,乖乖的拿出一万个金币盾。普特曼斯和揆一获得了自由。回到巴达维亚,面见总督,详细的说明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又各自写了一份报告。前后折腾了有一个月,总算是得到了来自印度的回复。“如果情况真的如此,应当避免冲突扩大,寻求和平贸易的契机。”一句话,贸易才是最终目的。怎么获得正常的贸易机会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人愿意与荷兰商人正常的贸易往来。但是现在这个正常都很难达成了,所以要进行谈判。战争是荷兰人挑起的。要想重归与大明的贸易正常化。代价是必须要付出的。
  普特曼斯和揆一这两位败军之将,很快就接到了一个新任务,作为谈判代表,与大明展开和平谈判。目的就一个。贸易正常化。战争无法得到的东西。那就在谈判桌上得到。这就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态度。他们对此还持一个乐观的认知,认为大明是一个要面子的国家,给他们足够的面子。问题就不难解决了。
  应该说,这是一个比较深刻的认知,但那是以前了,现在负责这个事情的陈燮嘛,面子要,里子也要。没利益,我知道你是谁啊?对外的贸易,多少人排队等着与陈燮勾搭。
  大明开海的消息传的很快,随着英国人闻风而动,葡萄牙人也坐不住了。在镜壕的时候,他们是占得先机的,荷兰人强大了,插一杠子,掌握了主导权,日子很不好过。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很滋润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大明开海了。西班牙人能来,英国人也能来,欧洲各国的人都能来跟大明做买卖。
  华亭新区的码头上,一时间千帆汇聚,来自各国的船只纷纷闻风而动。传说中遍地是黄金的古老帝国张开怀抱拥抱世界,呃,你没睡醒呢。不过是推开了一扇窗户而已。
  乘坐鹿特丹号帆船,离开巴达维亚,在海面上飘了近一个月,来到长江出海口的海面上。手里举着望远镜,曾经痛彻心扉的失败,再次涌上揆一的心头。大明的一艘飞剪船出现了,大摇大摆的截住了鹿特丹号,根本就拿船上的32门铸铁大炮不太当一回事。
  登上鹿特丹号的是一个年轻的军人,身材不高,面色黝黑,态度傲慢,仰着下巴,用山东口音的大明官话道:“既然是来和谈的,为何开这战船来?”这就是鸡蛋里面挑骨头的意思了,这年月帆船出海,没几十门大炮防身,你也好意思出来混?
  揆一是副使,听完通译的话,耸耸肩道:“荷兰只有这样的船,单纯的商船在这个时代,无疑是找死的行为。”年轻的军官从鼻孔里喷出一声冷哼,淡淡道:“作为交战的双方,没有在海上把你们击沉,就已经是很礼貌的行为了。想登岸可以,战船必须交出来,船员登上小船,走的时候还给你们。”这态度太强硬了,简直就是在羞辱。
  揆一差点没忍住怒火,还是普特曼斯及时的按住他的肩膀,笑道:“没问题,入乡随俗!”
  为了这次谈判,普特曼斯很努力的向巴达维亚的华人学习汉语,学会了一句“入乡随俗”后,总算是有了发挥的余地。果然,听到他极为蹩脚的官话,年轻的军官脸色好看了一些,露出还算平和的表情道:“既然如此,你们在这等着,回头交出武装就行了,换船太麻烦。”
  很快就来了两条战船,都在一千吨至一千五百吨左右,船上下来一些水兵,登上鹿特丹号之后,很不客气的接管了武装。普特曼斯极为合作,让手下的人除了必要的操作之外,其余的人全部到甲板上,接受对方的监管。
  总算是跟着引水船进入了扬子江航道,这时候才看见了吴淞口的炮台。看见这个炮台的时候,普特曼斯和揆一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都是一个想法,当年的荷兰船队,还是运气好啊,没有往扬子江里扎进来,不然面对这些密密麻麻的炮台,会死的很惨啊。
  船停在码头上的时候,两人的脸色又是一变。看看旗号就知道了,不单单是荷兰人来了,葡萄牙、英吉利、西班牙的人都来了。这年月,海上跑商业的国家,能来的都来了。可见这个荷兰人现在处在一个很不妙的位置,大明一旦不愿意接受和平,他们对华的贸易将落在其他对手的后面。坦白讲,就算是整个荷兰的舰队都开过来,他们都没有必胜的信心。这个国家,太大了,一旦把注意力转移到大海上,迸发出来的能量简直就不是小国能想到的。
  登上码头时候,荷兰人的表情再次发生了变化,这个码头之大,超出了预料不说,关键是整个码头就像一个巨大的方形石块。靠岸之后,不用什么小船,直接就能登上码头。
  等在码头上的一名大明官员,穿着打扮与大员那边的官员不一样,表情倒是一样的傲慢。对两位特使道:“本官是华亭县令,谈判的事情,本官来负责。阁部大人事情多,不是想见就能见的,更不要想跟他老人家对话,你们,还没那个资格。”
  “不,我们代表的是荷兰国家。怎么没资格跟大明的内阁大臣对话?”揆一忍不住的开口反驳,遭到对面的这个县令的一句挖苦:“你骗谁呢?你们能代表的只是荷兰的一家公司,说的不好听的,本官出面,已经是很给你们的面子了。不想谈就滚蛋,想见阁部大人,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上一次在大员,阁部大人已经破例了,这一次,就别做美梦了。”
  杨龙友的话难听的很,但是普特曼斯还是伸手按住了要发作的揆一。人家说的没错,他们能代表的其实就是东印度公司,代表不了荷兰政府。从这番话里头,能看出这个内阁大臣,对整个欧洲的形势,有着充分的理解。
  “这位县令大人,我想知道,其他国家的人来了,也是一样的待遇么?”普特曼斯沉着的问了一句,杨龙友倒是给了他一个答案:“那是来做买卖的,船舶司负责。”
  普特曼斯没有问题了,这番对话,他得到的信息很丰富。首先,这个大明的所谓新区,主要目的就是跟欧洲做买卖。其次,这个新区的分工很细致。最后,这次谈判前途艰难。理由很简单,主动权不在自己的手里。要打打不过,还担心别人打到巴达维亚,要做买卖,人家坐在家里,其他国家的人就跟苍蝇闻着血的味道,蜂拥而至。
  没有主动权的谈判,从来都是艰难的。这一点,没有清醒的认识,就很难完成任务。
  “这位大人,我们给内阁大臣阁下带来了一些礼物,还请转交。”说完这个话,普特曼斯上前,不露声色的递过去一个小袋子。杨龙友倒是一点都不客气,接过之后打开看了看,里头金灿灿的全是紧闭,估计能有一百个。这才脸色好看了一些,拱手道:“那就呈上来吧,阁部大人是不是满意,这个我说了不算。”
  普特曼斯大喜过望,只要这个人愿意收贿赂,这个谈判就有希望。大明愿意正常贸易的诱惑,对于整个欧洲来说,都是不可阻挡的诱惑。利益太大了,谁都无法抗拒。
  “啪啪啪!”轻轻的拍掌之后,从船上下来四个蒙面的女子,披风裹的很严实,根本就看不出任何肌肤在外,就能看见一个额头还有露在外面的手。杨龙友倒是很好奇,打量一番这些女子,身段妙曼,肤色白皙,头发都是棕色。
  “这四位都是这个来自奥斯曼帝国最好的舞娘,巴达维亚的总督大人,特意选送给内阁大臣阁下的一点小小礼物。还有一些其他礼物,不足挂齿。”通译的话说完,杨龙友多少有点不屑的哼了一声:“外藩之女,玩物尔。这个话我转了,大人见不见,那得看运气。”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579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