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四百九十四章其实就是一个通知

第四百九十四章其实就是一个通知

  第四百九十四章其实就是一个通知  一百年以后,欧美还在玩一百米以内的排队枪毙战术,现在这个阶段,火绳枪还是主流。``亚当斯甚至还想到了一个事情,是不是从明国进口一批步枪回欧洲去贩卖呢?三十年战争,狗脑子打了一地,各国都需要新的装备来武装自己,让自己变得的更加的强大。  就在亚当斯胡思乱想的时候,船舱的门被打开了。一名士兵站在门口道:“跟我走。”看看亚当斯听不懂,通译不在身边,士兵做了个收拾,亚当斯这才明白,赶紧跟着他走。下了船,登上码头的时候,亚当斯的脑子有点乱了,惊叹于这个码头的规模的同时,更惊叹于那些高高竖起的吊臂。  看清楚自己的目的地之后,亚当斯似乎明白了什么。这艘战舰太特别了,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华丽的感觉。通译告诉他,战舰上有一面巨大的红旗上面有一个巨大的“陈”字。好吧,汉字真是太难掌握了,绝大多数欧洲人大概是没什么机会掌握这种语言的。至少亚当斯认为自己的语言天赋,是没有太大的机会了。  这个舱房很大,远远超出了亚当斯的想象,地板上铺着来自土耳其的地毯,门把上镶嵌着金边。门口的卫兵,站的跟一根木桩一样,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恭撒录就站在门边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后,亚当斯踩着软软的地毯走进来。一张巨大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年轻的贵族。他的服饰很简单。就是普通的军装,但是那股傲睨之间的气势,任何情况下都非常随意的举止,都说明了他的身份。亚当斯的脑子里翁的一下,突然短路了。  因为他发现一个问题,自己预想中的是一个中年人,所有策略都是围绕这个来进行的。没想到这个内阁大臣,如此年轻。“英吉利东印度公司特使亚当斯,拜见阁下。”亚当斯本能的上前,单手按在胸上。鞠躬致意。他说的是英语。通译正准备结结巴巴的翻译时,对面的内阁大臣已经先开口道:“欢迎,请坐。我叫陈燮,对贵公司的邀请。是我发出的。”  一口英语很流利。缺点是强调有点怪。不像是正宗的英国人,倒像是在美洲殖民地那些粗人说的口语。亚当斯也算是见多识广了,英语在这个时代绝对不是什么主流。如果这个贵族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他不会惊讶。但是说出英语来,他就无法理解了。欧洲的上流社会,华丽的法语才是主流啊。一个明国规矩,却学会了一口粗鄙的英语,真是太震惊了。  毫无疑问,这不是一场过于正式的会谈。这点从这个贵族的语气就能得出结论,他显得很随意,就像一次朋友间的聚会,随便聊聊的感觉。  “请坐!”两名美丽的少女,搬来一把椅子的时候,亚当斯才算是回过神来。看看这两位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一身华丽的装束,再看看自己已经穿出最好的衣服了,还是有点乡下人的感觉。明国女子的头上,可都是金灿灿的亮眼的首饰。  隔着巨大的办公桌,那位贵族坐下之后笑道:“喝点什么?有茶和新鲜的果汁。”  下意识的,亚当斯道:“茶!”年轻的贵族对一个少女道:“来一杯红茶,英国人应该喝不惯绿茶。”这次说的是汉语,通译及时的翻译。这位通译,是一个南洋的华人,不知道怎么就跑印度去了,因为懂一些英语,高薪雇佣来的。  “我知道你很好奇,为什么我会发出邀请。一个明国的内阁大臣,向一家英国的公司发出邀请,这不正常。”陈燮笑着继续,亚当斯点点头,这个问题困惑整个东印度公司很久了。陈燮笑了笑道:“其实很简单,因为我们没有利益冲突,荷兰人则正好威胁到了我的利益。大明的海上贸易,一直都局限在明国、朝鲜、日本这些海域,我们无心对外扩张,也愿意与人为善。但是荷兰人不这么想,他们希望用大炮迫使大明交出这片海域的主导权。”  说到这里,陈燮耸肩摊手,很无奈的语气道:“战争,是唯一能解决问题的手段。我个人有一个观点,发动战争很简单,但是怎么结束这个战争,就不是发动战争者能说了算的。荷兰人挑起了战争,怎么结束,什么时候结束,那就是我说了算了。在战争期间,贸易不能不暂时停止,我需要一个新的贸易对象,这就是我邀请贵公司的初衷。除此之外,我还希望与贵公司达成一些关于印度问题的协议。”  提到印度,亚当斯的脑子里猛的激灵了一下。这个时候的印度,还真的没英国人太大的事情。但是就算这个样子,英国人每年从印度获得的贸易利润也是相当可观的。独霸印度,是英国人孜孜不倦的目标,但前提是能掀翻荷兰人。具体的结果如何,现在还看不到。  听上去,这位尊敬的内阁大臣说的很直接,但是仔细品味这话里面的意思,亚当斯觉得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难道说,大明不希望自己独霸印度市场么?他们完全有这样的实力去做到这个事情。只要把停在大员的舰队开到印度,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现在再去回想之前恭撒录提到的明国对外的战争问题,似乎有了一个清晰的答案。  “尊敬的阁下,恕我直言,以您的睿智,不难获悉,目前英吉利东印度公司的处境,似乎很难与阁下进行平等的合作。我能不能这么理解,您需要的不仅仅是东印度公司的合作态度,而是一个国家态度?”亚当斯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只好以静制动。这次谈话,他知道自己注定无法主导谈话的进程,双方的地位决定了,这次的谈话,是一次垂询。  茶送来了,陈燮做了个收拾,亚当斯端起来喝了一口,很纯正的味道。茶叶刚到欧洲的时候,喝法很操蛋,往里面加很多东西,然后一锅煮,那味道是个中国人都能被放倒。  “很不错的味道。”亚当斯恭维了一句,陈燮笑了笑:“这是来自福建的红茶,我个人更喜欢喝绿茶。好吧,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英国正在进行一场革命,如果我判断的没错,目前你们的力量可以忽略不计。”亚当斯有点尴尬的笑了笑,陈燮不以为意的微笑,一副智珠在握的感觉。这个时期的欧洲,不是一般的乱。  “荷兰人的问题,我会自己想法子解决,贸易的问题,我们可以合作。印度的问题,我认为将来哪里将作为大明的一个海外的殖民地。英国东印度公司作为合作伙伴,可以得到正常的贸易权利。你们的商船,可以在大明指定的港口靠岸,然后可以在指定的区域内自有活动和贸易。我想你已经看见码头后面的那个新建的城市,那里将作为大明对外贸易的一个窗口,类似的窗口目前有三个。今后可能会有更多。我想现在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了。”说到这里,陈燮停下来,微笑的看着亚当斯。  尽管是微笑,但是目光里的意味让人难以平静。尤其是亚当斯,他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职员,没有权利做出太多的承诺。两者之间的地位过于悬殊了,亚当斯纠结了很久才艰难的表示:“我会将阁下的意见转达给公司的董事们。将来如何,我无法给您一个答复。”  听到这里,陈燮的微笑更浓了,淡淡的丢出一句话:“我清楚你的意思,将来如何,谁都无法预测。但是我可以肯定一点,将来的问题,由战舰和大炮来决定吧。你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给贵公司带一句话,大明的海岸线,已经打开了窗口。这一次的会谈,可以看做是一次试探性的接触。我希望在明年或者后年,再次看见你的来访。”  脑子里一团浆糊的亚当斯起身告辞了,没有忘记应有的礼数。走出船舱的瞬间,他的脑子被风吹了一下,浑浑噩噩的状态好了一些。现在他能理解,为何恭撒录不断的重复“伟大”这个词。整个会谈,其实不叫会谈,应该是一次通知。大致意思就是,内阁大臣阁下不喜欢荷兰人,不想跟他们做生意,英国人可以来,西班牙、葡萄牙人都可以来。整个欧洲大陆的生意人,都可以来与大明做买卖。类似的通知,应该不止一个英国东印度公司接到了。  亚当斯反应过来之后,心头升起一股浓浓的紧迫感。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必须要把握住。心里想着这个问题,亚当斯决定立刻返回印度,必须尽快把这个消息告诉公司。也许因为这个事情,他的职务能升一升,薪水能涨一涨。  比起身负责任的亚当斯,深处淡水的格林号的船长谢林汉姆,则显得比较从容。登上这个岛屿之后,他的活动区域虽然被局限在这个新兴的城市内部和码头一代,但是不妨碍他把口袋里的最后一个先令都掏出来,装满货物运回欧洲。  是的,谢林汉姆得到的消息令他欣喜若狂。他只要有金币和白银作为支付手段,就可以在大员采购任何他想采购的物资。城市里和码头上的商铺,都愿意跟他交易。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茶叶、丝绸、瓷器,这些都是必须采购的物品,必须精打细算的花每一个先令。(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563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