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四百八十九章声东击西

第四百八十九章声东击西

  第四百八十九章声东击西  荷兰人在明末这段历史之中可谓劣迹斑斑,1609年,一支船队沿着新发现的航线从地球另一半突然驶进台湾水域时,这些号称“海上马车夫”的荷兰殖民者一到台湾,便立即垂涎三尺,意在必得。$..1622年,荷兰远征舰队司令雷约兹卷土重来,再度占领澎湖并侵犯大陆沿海。1624年,名将俞大猷之子俞咨皋挥师澎湖,生擒荷将高文律等12人。荷兰人被迫拆除城堡,全军2400人悉数逃往台湾。然而,也就是从此开始,祖国宝岛陷入了荷兰人长达8年的殖民统治。荷兰殖民者在占据澎湖期间,肆意攻打和平村庄,屠杀无辜百姓,并对抓来修筑城堡的当地居民百般虐待。据记载,1500名劳工中,就有1200人被饿死。连荷兰船长布林克利也不打自招地说:“荷兰人是以国际海盗的面目,把自己引荐给中国人的。”  听说过荷兰东印度公司吗?荷兰议会竟然赋予它组建军队、对外宣战、审判占领地人民等骇人听闻的权力。如果说东印度公司对台湾的经营也有什么公司精神的话,那便是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贪婪野蛮和血腥残忍。  荷兰人还先后五次进攻镜壕(澳门),最终被击退。大航海时代,这是一个很动人的名词,人们在提到这个时代的时候,总是会加入一些修辞,比如“波澜壮阔”之类的词。但是在这个词的背后。是弱肉强食血淋淋的强盗行径。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所以说历史只有成败,没有对错。在没有足以让强盗们收敛的能力之前,他们在抢劫的时候,是不会有任何手软的。  兔子国要不是搞出了蘑菇蛋,美帝和苏修能对你那么斯文?没准在就打上门了。被扯什么全人类,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逃脱不了种族和群体的束缚。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你弱了,别的国家就是要来欺负你。明的不来。暗的也回来。  西班牙。一度要组织一个舰队来中国,跟大明开战。西班牙没来成,后来的英法等列强,最终还是来了。为什么?说到底还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指望别人的同情心。那是很蠢的一件事情。  “要清扫荷兰人在大员南部的势力,就必须先打下赤坎。大员湾有两处巷道,南边水深港阔。荷兰人以重炮封锁,北边巷道窄浅,砂石淤积,荷兰人缺乏防御。”站在方斯谷身边的,是一个叫何斌的明人,因为生活在大员南部,不满荷兰人的欺压,悄悄绘制了地图跑到北部去献图。  方斯谷看着地图,不是很明白,为何陈老爷能知道可以趁涨潮的机会,从北面的航道冲进港内。但是这个作战计划就是这么指定的,他代领主力舰队,难免吸引荷兰人的注意力。另一只以福船为主力的船队,搭载着三千多精锐士兵,突然冲进港湾内。  这个时代以舰炮对阵炮台是一个公认的愚蠢的行为。但是方斯谷并不这么认为。理由很简单,因为线膛炮的射程足以让他指挥的八十条战舰,用舰炮轰平荷兰人的堡垒。  可能大人是想节省一点弹药吧!心里只能是这么想了。殊不知,陈燮自打见到何斌献上的地图后,就想到了效仿一下郑成功的招数。当然两者的实力不能比了,就算要硬推,也是直接碾压的结果。能起到突然的效果,自然也是好的。  既然要来吸引注意力,那就开始吧。方斯谷慢慢的放下望远镜,吩咐道:“开火!”十条顶在前面的战船,突然猛烈的一震,轰的一声之后,各炮次第开火。海面上一时硝烟滚滚,炮声隆隆。  深处赤坎要塞的普特曼斯,这个时候结结实实的给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情况?中国人在这个距离上怎么就开会了?难道是来吓唬人的么?但是随后落下的弹丸,狠狠的砸在了城墙上的时候,普塔曼斯知道这不是来吓唬人的,是真的能打到这里。这是多远的距离,三海里都不止吧?呼啸而来的炮弹,让人有了绝望的感觉。城头上的12磅炮,根本就够不着人家。但是人家的炮弹,雨点一样的往下落。  海面上的战船排成一条线,侧舷的炮火在战船运动之间,不断的向城头上倾斜火力。  哗啦的一声,一座塔楼被轰塌了,躲在城墙后面的普特曼斯来回小炮,甚至都没多看一眼。口中不断高呼道:“不要开会,等他们靠近了再打。”  南边的炮火实在是太猛烈了,荷兰人被压的根本抬不起头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承受如此猛烈炮火的打击。八十条战船轮番上阵,猛烈的炮火持续了一个小时,都没有停的意思。这个时候,荷兰人的注意力,成功的被南边的炮火吸引了。  三千步兵以福船运载,趁着涨潮的机会,全速走北面的巷道,冲过了鹿耳门,五十条船冲进港内,立刻以船上的12磅炮猛烈轰击港湾内的荷兰船只。突然起来得打击,让荷兰人乱了手脚,根本就没想到南边正在激战的时候,北面被突破了。  城头上的普塔曼斯闻讯之后,才知道自己中了计。立刻下令部队往热遮兰撤退,带不走的东西,一律炸毁,放火烧毁。  听到动静的方斯谷,知道北面的偷袭得手了,心里不能不佩服一下陈老爷的算无遗策。说实话要是硬打,也有十足的把握拿下,问题就是伤亡多少。堡垒内大炮,还是很难全部摧毁的,到时候一旦中上一家伙,那可就是一个洞。  冲上码头的士兵,以猛烈的排枪射击,驱散荷兰人的抵抗。还是使用火绳枪的荷兰人,在先进的燧发枪面前,自然是难以抵挡。就在方斯谷准备下令,南边也要发起攻击的时候,参谋过来喊了一嗓子:“报告,飞鱼一号发现荷兰人的舰队。”  方斯谷立刻来了精神,转身问道:“多少船只?”  “一共是十条盖伦船,一个小时前在二十海里之外发现,正在朝这边行驶而来。”  “告诉恭撒录,这里交给他了,我带着四十条船过去。”方斯谷下达命令后,十条辽宁级,三十条定远级的战舰,立刻离开了本队,结成一个新的阵型,浩浩荡荡的杀向南边。  指挥这支增援船队的,是后来的台湾总督揆一。按照巴达维亚方面的命令,他带着舰队过来,是为了好好教训一下中国人,让他们知道海战该怎么打。  揆一也认为,自己带着十条大船,必然能好好的教训一下大明的那些落后的小船。至于普特曼斯的报告,他根本就没当真。大明什么时候能造出大船来了?尽管大员这边言之凿凿的,一再强调大明已经能制造出大船,并且能铸造出优质的大炮,揆一不信,他的上司们也不信。认为,可能是从葡萄牙人手里买来的少数的大船。这也就是揆一仅仅带着十条船,就敢来增援的缘故。他的船上,装了一千多人的增援部队和弹药。  发现飞剪船的时候,揆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什么船啊?能跑出这样的航速?真的像飞一样,几乎是一瞬间,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那种感觉。在海面上,快速的飞剪船,在大炮的射程之外划了一个弯子,立刻掉头就走。这条船的指挥官刘麻子,以前是登州水师的小军官,海上的能力不错。玩这种船,他以前也不行,第一次坐这个船出海的时候,也被这个速度玩残了。整整适应了两个多月,才能勉强掌握这种船,半年以后,才算是比较熟练。一旦熟悉这种船之后,速度带来的感觉就是一种很刺激的效果。  十五节的航速,轻松的甩掉了荷兰人的舰队,掉头回去报信。再回来侦查,时间上都有富余。所以揆一在发现对手的快船又回来的时候,心里很不爽的,就想抓个活的。很明显,在这大海上,能抓住这种船的战船还没诞生出来。  “狗日的荷兰番鬼,回去,招呼兄弟们集合,回头追击还得看我们。”刘麻子吹了个口哨,飞剪船在海面上荡起一片白浪,掉头往北。在这片海域上活动的飞剪船,一共是十条。这也是第一批下水的飞剪船,这玩意最大的作用,一度就是作为信使。来回与登州和大员之间,真心不敢拿它当运输船用。刘麻子这种老海鬼,一开始都被折腾的死去活来的。  两边对行,半个小时候,方斯谷看见了荷兰人的船队,揆一也看见了密密麻麻的白帆,当是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绝对不是中国人的福船,这是正儿八经的战舰。就算是在欧洲,这种战舰,也不是什么小船了。数了数,揆一的脑子就有点不够用了,居然是真的有那么多大型的战船,不是少数的采购结果。难道说,这又是葡萄牙人的手笔,帮助中国造船?  (ps:15节的航速未必准确,大家就不要吐槽了,马马虎虎吧。其实这个我真不太懂。)(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562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