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四百八十四章大员之行

第四百八十四章大员之行

    第四百八十四章大员之行  具体到下面发府县,陈燮就不太客气了,直接拿出一份名单来。{3w.真正是做到了顺昌逆亡,江南一省有举人功名的文人,意外的有很多人选择了依附陈燮。  等这个事情尘埃落定,各地的官吏都确定下来,已经是七月初的事情了。一支以登州兵为主的侦缉队和征税队伍,也在很短的时间内建成。正式开始在江南推行商业税十税一的政策,并且成功的把各地的官府都架空了,在这个事情上官府说不上话。  这么说吧,这个体系自成一系,直接依附在君权之下。征收上来的税到了京师,八成交给户部,二成入内库。这个分赃比例,也是一个妥协的结果。不过呢,在地方上收到的税,上交给京师的只有七成,三成留在本地,作为各种开支之用。  新的商业税体系正式运作之后,陈燮玩了一把失踪。似乎在一夜之间,陈燮就离开了江南,谁都不知道他去哪了。好在陈燮是个三省总督,不可能总留在江南。朱媺娖倒是留在了南京,由此可见今后陈燮会以这里为大本营。  大员岛遥遥在望,海面上的景色单调的让人发疯的时候,总算是看见了目的地。红娘子趴在栏杆上,晕船的反应已经没那么强烈了。刚刚上船的时候,吐的叫一个惨烈。  陈燮的手温柔的在背后抚摸,一边柔声道:“叫你不要来。你不听。”红娘子倔强的抬头,横了一眼道:“你都不回济南了,我只好来找你。刚到南京,你又要出海,我不跟着你,不是白跑这一趟么?再说了,我不跟着来,也会便宜那些高丽女人。”  陈燮只好笑笑,这女人犯浑起来,没道理可讲。这一趟真的没想到。红娘子会突然来到。本来的计划是带着一群朝鲜女人走一趟。她们不晕船,狠狠的一路过来,缓解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的辛苦。没曾想,红娘子半路杀到南京。陈燮熬不过她。只好带着上路。这一路上。红娘子晕船太惨了,陈燮也没心思去了。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南方是瘴疠之地。实际上没那么玄乎。就是疟疾在作怪。北方人到了南方,鲜有不给疟疾弄的很惨者。陈燮有青蒿素,自然不担心这个东西。大批移民抵达大员之后,全靠着青蒿素才活下来九成,其余的没撑住的大概在一成。  五十万人在大员岛安居,这就是陈燮坚持不懈的移民成果。开荒这些都是小事了,关键还是在大员岛上,淡水两岸,出现了几百个定居点。在淡水河口,修了坚固的要塞,还有码头和一支常驻的舰队。  与此同时,荷兰人还在台南呆着,陈燮一直没刻意去针对他们。但是很明显,随着大员岛上的移民数量的剧增,荷兰人感觉到了严重的威胁。多次向郑芝龙提出抗议,对此郑芝龙不予理睬,荷兰人抗议就抗议好了,丢一边,客气话都没一句,他得忙着挣银子。  现在的郑芝龙,已经做到了总兵一职。但是手下的军队人数,反而大大的减少了。兵不过一万,战船不过一百。反倒是他的商船,现在多的很,有两百多条,专门跑福建-扶桑,福建-泗水两条航线。身家不菲的郑芝龙,现在是安定当他的富家翁,海上霸主的心思,早就淡了。这就是过上好日子了,也没有了争斗之心了。更现实的是,登州海军的实力,强大到他无法望及项背。短短几年的时间,六七千料(两千吨级别)的大船,多出来好几十条,三四千料的大船,多出来近百条,这还怎么玩啊。  别说郑芝龙了,荷兰人在台南,时刻都担心被打出去,甚至担心被打到泗水去。这是很现实的担忧,这个时候的欧洲,情况并不那么乐观,面对英国的崛起,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实力,无法兼顾东南亚已经是很现实的问题。  荷兰人的崛起,也就是短短的几十年的时间。17世纪初的荷兰,号称海上马车夫,绝对是海上的霸主。但是这个国家存在很之名的缺点,国家太小。  靠着强大的造船能力,加上荷兰商人从葡萄牙人手中偷来了远航东方的航海图,旋即组织商船到达印度的果阿、爪哇和摩鹿加群岛等地。1602年,荷兰商人和贵族联合建立东印度公司,在南亚迅速扩张,建立起一批武装商站。1603年在爪哇,1606年在马六甲,先后打败西班牙和葡萄牙海军。于1619年在爪哇建立第一个殖民据点巴达维亚(今雅加达),然后由爪哇向西侵占苏门答腊岛,向东从葡萄牙手里夺取香料群岛(今马鲁古群岛),还相继侵占了马六甲和锡兰(今斯里兰卡)。在亚洲东部一度侵入中国领土台湾。在日本九州岛的长崎取得了商业据点。1648年,荷兰占领了好望角,在非洲南端建立起一个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的殖民据点。在北美以哈得逊河流域为基础,建立了新尼德兰殖民地,并在河口夺取曼哈顿岛建立新阿姆斯特丹。可以说,这一时期是荷兰的巅峰时期,也是荷兰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由盛转衰的过程,快的让人意想不到。  后起之秀英国,打败了西班牙之后,却遭到了荷兰到处排挤英国商人。在俄国和波罗的海各国,在北美殖民地和东亚各国,在地中海和西非沿岸地区,荷兰人倚仗资本雄厚,基本土垄断了各国的贸易。1649年,又与丹麦签订条约,获得货船免税通过松德海峡的权利,从而掌握这一地区的贸易优势。最令英国人不能容忍的是,荷兰竟然在英国水域肆意捕捞鱼虾等水产品,甚至把这些水产品拿到英国市场上高价出售,牟取厚利。这些情况早已激起英国资产阶级的愤怒。1651年,英国议会通过了新的《航海条例》,规定一切输入英国的货物,必须由英国船只载运,或由实际产地的船只运到英国,这就是说不许其他有航运能力的国家插手。荷兰一向以商船多、体积大、效率高、组织完善而成为贸易中介国家、全世界商品集散的中心。英国的新航海条例显然是对付荷兰的,打击它在英国对其他国家贸易中的中介作用。荷兰与英国之间的斗争空前激化起来,荷兰反对英国的航海条例,英国拒绝废除航海条例,这就导致了英荷海上大战。  当然这些事情,现在还没发生,还在酝酿的过程中。但是这时候,无疑是荷兰的扩张到了一个极限的时候。面对远在万里之外的东南亚,荷兰的东印度公司,能拿出来的实力其实很有限。不然也不会被郑芝龙打败,乖乖的交保护费。  为了迎接陈燮悄然来到,郑芝龙早早就来到了大员,在码头上伫立等候,遥望着远处正在靠岸的战舰。缓缓靠岸的第一艘战舰,并不是陈燮的旗舰,而是一艘名为“旅顺”的战舰,两千吨的排水量,装备了六十门大炮。  方斯谷、额弘略、恭撒录三位,一身登州军装,站在码头上肃立等待。西方人对于如何殖民经验较为丰富,这一点陈燮充分利用了起来。这些年,陆陆续续的从欧洲,也挖了一些工匠过来,都留在了大员,作为一个补充来使用。这些欧洲的工匠,很难接受到登州比较核心的技术就算了,到了大员那是被限制离开的。  作为移民总管,这三位葡萄牙人现在都不认自己的国籍了,全部都加入了大明的国籍。陈燮给他们的职务,分别是一个游击和两个守备。三人往返于登州和大员之间,家都安在了登州。成为一个东方文明古国的一员,并且成为一个有官职的人,这是一种全面升华。这些葡萄牙人,在陈燮的麾下,绝对是死心塌地的那一波人。  “辽东号”是旗舰,第二个靠上码头,陈燮扶着红娘子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上前来迎。陈燮没有尴尬的意思,淡定的扶着红娘子上了岸,其实自己的脚下也打飘,这坐了十天的船,从松江府过来的,脚踩实地都会发软。  尽管很辛苦,陈燮还是很认真的一一与迎接者握手,不停的说着:“辛苦了!”走到郑芝龙面前的时候,陈燮露出微笑,拱手道:“飞黄,你怎么也来了?”  郑芝龙可不是老外,他得按照大明的规矩来,上前要跪拜,却被陈燮抬手拦住道:“就按照登州营的规矩来吧。”郑芝龙犹豫了一下,还是立正,歪歪扭扭的敬礼道:“卑职见过阁部大人。”陈燮笑着回礼,主动握着他的手道:“飞黄,你是海上的通家,这一片海域,还得靠你帮衬,咱们不能守在家里,等着泰西人上门,得主动一点,走出去。”  郑芝龙讪笑两声,没有接这个话。这事情怎么说呢?他现在可没太大的雄心壮志了,就在福建呆着,挣银子过日子,爽的很。安稳富裕的生活,轻松的摧毁了一个海上好汉的雄心。陈燮也没多说什么,对于郑芝龙,就一个态度,别给我捣乱就行。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561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