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四百七十二章 担忧的顶点

第四百七十二章 担忧的顶点

  第四百七十二章担忧的顶点  这个城市的外墙变化不大,但是城内却多出了很多新的东西。道路两边四四方方的两层楼,在现代社会看来就是丑陋的代名词,但是在这个城市里,却是一种很新潮的东西。老式的店铺,这些年渐渐的发生了改变,钢筋水泥结构的建筑,从登州传到了江南。也有一些个建筑,顽强的在屋顶上加了亭子似得屋顶。  街道上方出现横幅广告的时候,陈燮真的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这个时代因为一支蝴蝶翅膀顽强的扇动,潜移默化之下,发生了许多变化。尤其是在商业发达的江南,手里的明报上居然有广告专用的版面了。由此可知,政权的稳定,那是统治者考虑的问题,民间还是实用主义为王。远见这个东西,不要指望普通人会用,这个地球上绝大多数人看到的都是眼前。居然如此,为何不慢慢的去影响,去改变呢?  这大概就是陈燮在这个时代不断刷声望的初衷,稍微有点认知的人,都不难想到,陈燮具备了夺取天下的实力,但是他就是这么一次一次的选择为皇帝卖命。知根知底的人都知道,别看现在中原的赈济打着皇帝的旗号,实际上是陈燮在掏自己的家底。难道他就不怕自己变成第二个沈万三么?结论是很明显的,陈燮不是沈万三那种单纯有钱的商人。  三省总督陈燮,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在整个城市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马车停在了他的总督宅邸之前。站在门口相迎的是盛装打扮的公主朱媺娖。  小公主对丈夫的态度,总结为两个字“崇拜!”这种态度的产生,建立在陈燮近乎无所不能的表现上。朱媺娖与京师的联系很密切。差不多每个月都有三五封信的来往。一般回信的都是周皇后,教育她如何在丈夫的跟前讨欢心,这对大明朝很重要。之所以拔高到这个程度。原因其实一点都不复杂。随着张献忠和罗汝才进入四川,整个中原的局势基本平息了下来。灾情虽然还在肆虐。但是赈济之后加上移民,乱局很快有大定的兆头。  还有一个就是朝廷的收入发生了不小的改善,开海的福建每年有三十万作用的银子进账,开海的山东负担了一半以上的军费。随着辽东局面的改善,关宁军那边的投入大量的削减。财政上的盖上,导致朱由检对陈燮的态度也发生了新的变化。陈燮说的事情,一一的应验了。对朱由检皇帝而言,没有什么比大明江山永固更重要的事情了。  当朱由检发现只要信任一个人。一切难题都可以迎刃而解的时候,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看着一群人站在门口迎接,朱媺娖微微躬身万福见礼的时候,陈燮立刻上前托住她的手道:“夫妻一体,你何必如何做小?”公主需要仰面才能看清楚自己丈夫的脸,此刻微微一笑道:“夫君在外为国事奔忙,我没什么本事帮的上忙,只能让夫君回家之后不要在面对任何来自内宅的麻烦。”  这话听着陈燮多少有点感动,这可是公主来的。  “跟着来了江南,济南的产业。可曾安顿好?”两人并肩而行,陈燮笑着打趣。来之前,为了联合商号济南分号的产业。朱媺娖很是为难了几天。  “留了几个放心的人在济南看着,想来不会有太大的事情。再说了,不是还有您么?”这答案有点太盲目了,但是她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实际上在得知济南分号一年的收入后,朱媺娖就已经无法不崇拜丈夫了。比起她在皇宫里过的苦日子,嫁过来之后才像公主啊。  进了屋内,屏退下人,只留下两个贴身的宫女伺候之时,朱媺娖拿出京师的来信给陈燮看。陈燮很有耐心的看完了这些信。有意识的周皇后在信里谈了很多朝政。辽东的关宁军费的削减了一半,但是洪承畴接替了丁启睿的位置。成为了新的剿贼总督一职后,对粮饷催促的很急。这也是皇帝希望他尽快平叛的原因。崇祯二年开始闹。这都十几年了,眼看快平息了,心里着急是可以理解的。还是希望陈燮能出点主意,尽快的平息这个民乱。  陈燮只能很耐心的跟朱媺娖谈民变的事情,而且还是让她坐在大腿上跟她说。这个举动一开始朱媺娖并不习惯,随着每次都这样,现在她都主动坐上去了,靠在陈燮的怀中,一双大眼睛不断的回头,主要还是享受这种感觉,也不耽误说正经事。  “民变的关键,还是因为民不聊生。这一点,我反复重复过。如何改善民生,使得百姓有一口饭吃,这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大明统治以士绅为权利基础,总的来说与过去的王朝没有太大的区别。新的王朝建立之初,因为经历过长期的动乱,人口较少。土地和人口的矛盾不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口的增加。这个矛盾不可不免的出现了。与此同时,勋贵、官僚、士绅这些人群,大量的兼并土地,加剧了这个矛盾。当这个矛盾不可调和的时候,爆发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现在的大明,就是一个巨大的干草堆,有点火星字就是燎原的大火。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这个问题在现有的粮食亩产量的前提下,根本就是一个无法依靠大明自身就能解决的问题。或者说,这个问题要解决,根本就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说到这里,陈燮稍稍的停顿了一下,看看朱媺娖一双期盼的大眼睛,忍不住微微一笑。  “解决的办法,在我看来有以下几个,第一个是采用军事手段,对外扩张,第二是增加粮食的单亩产量,第三个是发展工商业,粮食的问题在有钱之后,可以通过进口的手段来缓解。不管怎么解决,都必须建立在一下的两个前提之下,第一个是中央政权的稳定,也就是大明皇朝的稳定。第二个则是军事上的强大,也就是保持一直强大的军队。”  跟小公主说这些,是需要很大的耐心滴,尤其是在这种姿势的时候,小公主很少会非常安静的听,她会有一些不断的小动作,来表达自己对某些事情的渴望。  说了一段时间,陈燮有点口渴,朱媺娖面如丹霞,口鼻之间喷出热气,招手让宫女端来茶水,亲手捧到陈燮的嘴边,这个过程她需要不断的扭动腰肢,很自然的碾压已经有了反应的某个“不能描述的部位”。  打发宫女出去,带上门之后,朱媺娖显得更为大胆,转过身子,面对面的时候,脑袋顶在胸前低声道:“有封信我没给您看,因为皇后在信里一再强调,要尽快给陈家开枝散叶。”  陈燮很不喜欢这个时代的所谓的礼数,所以在朱媺娖身上下了一些功夫,努力的去改变她的习惯。或者说是努力的去降低她的节操指数。现在看来,这些刻意的做法还是很见效果的,每次这样的接触到了最后时刻,总是会让这个比自己小了近二十岁的女生主动求欢。  站在门口的两位宫女看着外面,脸板着,只要有人靠近,立刻瞪眼撵人。作为正妻的朱媺娖,诞下嫡子对她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只有嫡子诞生了,这些人的长远利益才有保证。所以就算是大白天的宣那个啥,她们也是举双手赞成的。  不过这个书房的门有点讨厌就是了,或者说其实没有门,就是一副珠帘。站在门口,里面发生的事情都听的清楚,必要的时候还得进去帮衬一二。午后的院子里非常安静,声音听的更加的清楚,两位尝过滋味的宫女,腿都有点软软的使不上力气了。好在这个院子很大,院子门口有人把守着,也不怕人进来听到什么。  总算是听到招呼了,两人进来时,公主已经瘫在书桌上,衣襟半开,两腿还在做最后的抗争,死死的夹住。  事实证明,只要用心去做事,很少有事情做不好的。朱大典在调查陈燮是否到了南京的事情上,就做的很用心。陈燮的马车刚停下不到十分钟,他就接到了消息,陈总督驾临南京。之前的时间,他做了什么事情,暂时还无从得知,唯一知道的消息就是,据说在苏州呆了一阵子。问题是,苏州跟南京官场的关系不大,陈燮到底为啥悄悄进入江南的呢?  这个事情不搞清楚,大家晚上睡觉都不安稳。没法子,朱由检收拾官员的时候,手可是很黑的。万一陈燮带着旨意来的,以他目前的实力,分分钟都能在南京掀起血雨腥风。  这份担心,在黄昏之前,达到了顶点,一只军队进入了南京,比起南京本地的军队数量而言,不算很多,只有七八千人的骑兵。问题是,这是登州营,正儿八经的天下第一强军。别说七八千人了,有个一两千人,野战的情况下,都能灭了南京城里这些所谓的“军队”。(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556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