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四百六十八章 重点转移

第四百六十八章 重点转移

    第四百六十八章重点转移  军心士气已经跌落谷底的李自成,在这个时候的选择是什么呢?  《晚明民变》中记载,“自成身体不甚高,但是很宽大粗壮。高额深颊……,看起来好像画中的钟馗。从这个记载看,这货肯定不是个帅哥,大概这也是有两个老婆跟人跑的原因之一吧?这样一个人,能够在明末一度占领京师,可见战场上和平时的为人具有相当的魅力。  白水之畔的李自成,召集众人道:“四面被围,无路可走,不想李某也有今日。大家杀了我,拿着我的脑袋去投降吧。”  现场陷入了死寂之中,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动人的念头。但是这个时候,却没人敢这么去做。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气氛凝重,一场疾风骤雨将来的前兆。  “去他娘的,跟绿皮狗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一个。”喊出这么一嗓子的是李自成的小舅子高一功。“对,拼了!”众人跟着一起喊,李自成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淡淡道:“拼个屁,活着才有将来,今夜大家一起往东北杀个回马枪,我料官兵不会夜间作战,冲进山区,大概还能有一条生路。”  众人都答应了下来,各自去准备,抓紧时间休息,等待天黑。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跟李自成一道去死尅的,顾君恩就是其中一位。读书人的出身,在这个时候很容易动摇。反倒是那些一起跟着李自成造反出身的粗汉军户,这个时候心里没那么多小心思。  追击部队正在行军,一干军官在路边蹲着,林雅与图商议军情。  一战成功的贺人龙,此刻脸上满是喜色。鹿头店一战。获胜是让人高兴的,更高兴的是看见手下的军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换成以往,李自成玩命的时候。贺人龙真担心自己顶不住。但是昨日,真的顶住了。好几次都以为撑不下去了。但是那些士兵在登州营教官的激励下,顽强的坚持战斗。  也许军事技能还有所不足,但是就斗志而言,这支军队真的不一样了。登州营带来的不仅仅是先进的装备和战术,还带来了一种顽强的斗志。  “贺将军,你要是李自成,会怎么做?”林雅正在和部下商议,换位思考是很正常的。还沉浸在欣喜之中的贺人龙。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道:“根据我的经验判断,李自成连夜逃跑的可能性很大。流寇作战,素来如此。且李自成部多有战马,打不过就走。”  一行人正商议的时候,前方夜不收带来一个人,跪在众人地上道:“各位军爷,小的主人让小的来报信,闯贼连夜要往东北方向去,要杀军爷一个回马枪,钻进大别山回河南。”  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林雅第一时间的判断,真的可能性很大。当即问他:“你叫主人是谁?”男子道:“我家主任唤作顾君恩,是个举人。被流贼裹挟。为保性命不得已从了贼。”  这话就是半真半假了,不过林雅没去计较这个。席卷河南之后,李自成确实为许多读书人看好,都在惦记从龙之功。不过这个时空不一样,顾君恩真的是被逼着给李自成干的,并不看好他。因为历史上那个时空,清军有事没事来一趟,这个时空清军叫陈燮给打跑了。  所以说,多数情况下。人都是被环境逼出来的。有点功利心,真不算什么。指望人人都有节操做一个圣人。那是扯淡。人性最初的本能就是“自私”。  一番询问,诸多细节都能对的上。林雅选择了相信这个报信人,让他回去,告诉顾君恩,这个功劳给他记下了,不过晚上一旦打起来,他得自己保护好自己。  襄阳,贺人龙的战报传到这里的时候,陈燮就知道李自成完蛋了。这就是流寇的特性,没有根据地,流动作战的后果。实际上在孟家庄一战之后,李自成的结果已经注定了。看看历史上的记载,李自成一度据有整个北中国。在他对鼎盛的时候,被清军和关宁军击败,从此一厥不振。李自成、张献忠之流,没法用是非对错来界定这些人。  这个时代就是这样,进入河南之后,陈燮真切的感受到这个时代平民的苦难至深。人吃人这种惨剧比比皆是的时候,这个国家也就没救了。  陈燮不是圣贤,就是一个很普通人。出现在这个时代,想做的事情不是什么做皇帝。无非就是尽量让中华文明走上一条自我纠错的道路。或者说,让这一天来的早一点。客观的说,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在特定的历史文化背景下,如果没有外力的影响,仅仅依靠这身的文化去改进,历史可能就会不断的陷入一个怪圈,不断的重复,然后改朝换代,局限性太强了。  历史上一直到西方的入侵,这个国家在痛苦中挣扎了一百多年,才衍生出一批时代精英,领导着人民走上了一条自强之路。  陈燮没有想过去领导什么,只想去推动。用什么推动呢?太复杂的事情陈燮觉得自己做不来,那就用利益吧。一个时代到另外一个时代的演变,或者一个朝代到另一个朝代的演变,最终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一些民族的精英。多数人都是随从者。  站在这个角度去看历史的问题,陈燮不难发现,当他做的事情能带来带来无法抗拒的利益时,这个民族不乏精英分子去学习模仿。中国人的学习能力和创造能力,看看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就知道了。  选择襄阳作为据点,主要还是考虑到运输问题。这个时代的交通情况决定了,水路运输是最为便利并且最为节省的运输方式。大批的粮食走水路,在襄阳上岸,大批的流民走水路,离开这个看不到希望的地方。  整个中原战局,到这个时候已经基本没有太大的起伏了,陈燮这个时候已经决定把重心转移。在总督行辕的书房内,陈燮给朱由检上了一份奏本。  “闯贼将灭,八大王覆亡不远。臣请另派贤臣,主掌剿贼战事。待闯贼灭,臣请南下,坐镇江南。为大明万年基业计,开海禁,兴工商,革新教育,刻不容缓……。”这是一份主动请辞去剿贼总理的奏折,就等李自成覆灭之日,陈燮便移师江南。  为什么会选择江南,很简单,民间有钱。这个时代工商业最为发达的,就是江南等沿海地段。要给大明带来新的思维,就必须选择江南作为一个基点。  陈燮没有等的太久,当日夜,李自成困兽犹斗,以残存之精锐骁骑为先导,向东北发起反击。林雅好整以暇,张网以待,枪炮声在大红山区响了一夜。  天明时分,枪炮声渐渐的停了。突围不成的李自成,这一次算是走到了尽头,五百余人被困在一个山头上,周围是数千登州营的士兵。这个时空,李自成和高迎祥的命运意外的相似,都是在最后时刻,被困在一个山上。但是两人的选择不一样。  登州营没有劝降,李自成也没有选择投降,而是带着最后是数百骑兵往山下发起冲击,山上还有百余妇孺,默默的等待这命运的判决。冲向列队整齐的甲字营,蒙上一只眼睛的李自成,面目狰狞,口中嚎嚎的不知道叫着什么。随后跟着他的人,都是这些年不离不弃的兄弟,老婆孩子倒是留在了山上,李自成让她们去投降。这一次,没有人选择杀女人了。大概是没有时间吧。  密集的枪声作为最后时刻的迎接,一头冲向山下的李自成,倒在了半路上,身边的人越过他,冲向最后时刻。冲锋道路上最后一个骑兵倒下的时候,枪声才彻底的平息。但是远远地依旧有枪声在响,零零星星。  看着最后时刻,发起悲壮冲锋的李自成和他的部下,林雅的表情很复杂,眼神也很复杂的看着身边露出讨好笑容的顾君恩,李自成在夜间被困,自然是他的情报带来的功劳。黑暗中,这家伙带着下人,壮胆往军前凑,报上姓名后,见到了林雅,通报了李自成的藏身之所。  百余妇孺,这个时候选择走下山,在刺刀面前,一个女子走到阵前,大声道:“我听说登州营是仁义之师,所以壮胆来说话。我们都是他们的女人,请允许我们给他们收尸。”这个女人姓高,她的要求不算太过分。  林雅允许她来到自己面前,苦笑道:“这位大姐,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不过,我可以答应保证你们的安全,不会有人欺负你们,但是,你们得交出财物,接受我们的安排,今后你们都可以有一个平静的生活的地方,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大明百姓,安静的生活下去。”  李自成死了,高一功死了,李过死了,顾君恩活下来了,女人们也活下来了。这大概就是陈燮给这个时代带来的一些变化,不再是你死我活的必然结果之后,家人都不得好死。  诸贼首级送到襄阳,陈燮看都没都看,就让人快马送往京师,并送上自己的奏本。  一个枭雄死了,一个阶段结束了,一个新的阶段即将来临。(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548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