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四百五十六章 稳打稳扎

第四百五十六章 稳打稳扎

  第四百五十六章稳打稳扎  算上民夫,陈燮带来的人有好几万,这么多人在城外呆着,周边还有小三十万百姓.每天的事情太多了.民军的营地可没那么多讲究,随地大小便什么的很正常.环境卫生很重要,这一点陈燮看的很重,至少得让这些百姓,接受一些生活习惯.  宣讲队是陈燮手里的急先锋,开进营地内,这些年亲人忙活开了.每天手里拎个喇叭,走到哪说到哪.大大小小上百个营地内,登州兵不但要教会这些百姓怎么注意卫生细节,还得约束这些习惯了散漫的百姓.  这么多人堆在一起肯定是不行的,时间长了一准出乱子.这还没多长时间过去呢,一些妇人已经做上了皮肉买卖,这是人类社会最古老的交易.通过这些交易,可以让家里的人吃的好一点,或者是为自己.  前后加起来不过三天,陈燮在巡视的时候,就在一个小土坡的下面,看见了一些妇人,简陋的草棚子里,铺上一块席子,破败的棉絮,然后就坐上买卖了.当兵的受纪律约束,不敢来这里,民夫们就不一样了,不少人拿着部队提供的口粮,或者自己携带的口粮,来这里发泄一下生理需求的很多.这种现象,陈燮无法制止,只能加快移民的速度.  陈燮在开封城下呆了半个月,一步都没踏进开封城.给京师的奏折里写明白了自己这么做的意思."几十万人丢下不管,没地方吃饭,很快又要出乱子.所以,留在开封,先处理好这些百姓,然后再说下一步的军事计划.黄河以北的苏皓宸部.在卫辉府遭遇了巨寇袁时中,一战而败之,贼趁夜而遁.苏部也在安置流民之中."  苏皓宸的情况比陈燮这边要好很多,他不过收拢了不到五万人的百姓.分期分批的迁移往山东.这个时候如果能俯瞰官道,会发现通往登州的每条官道上,都有流民在往东走.  前前后后,半个月的时间,陈燮把开封城下的百姓弄走了二十万.留下的十万人,则以青壮男女为主.这些人,被登州营征发为民夫,每日有固定口粮.每月还有半个银圆的工钱.更关键的是,这些人直接上军事管理,除了不用训练,每天的生活跟军队都差不多.你还别嫌不自由,就这活,很多人抢着要做.  李自成南窜之后,沿途不敢停留,生怕被登州营追击.一路不停的跑进了南阳府,发现登州营没有追上来的时候,才敢放心大胆的继续攻城略地.裕州,唐县,新野.先后被民军击破,南阳城内的明军,闭门不出.四处求援.  接到南阳急报,陈燮这才下令部队南下,随后开过来的山东兵,接管了开封城外的营地和十万民夫.山东兵的任务是继续修路和维护交通,确保清理一个地方,流贼彻底消失.  离开开封的时候,城内的官员出来送行,陈燮表示了感谢,喝了壮行酒.率部南下.与此同时,陈燮要求苏皓宸.清理黄河以北之后,派兵扼守要隘.不使流贼复入河南.骑马步兵的机动性发挥出来了,陈燮率部南下,不过五日,便进入南阳府.五万民夫一路往南修路,确保登州营的后勤.关键是粮食的运输,陈燮手里不缺粮食,怎么运到的问题.陈燮的计划是稳打稳扎,打下一片地方,清理一片地方,稳固一片地方.迟早把河南变成民军的禁地.别的不说,没了从贼的人口,看李自成怎么玩?这一招,其实没啥技术含量,但是够毒辣.有点三光政策的意思,我把人都给你弄走了,你还怎么玩?  这时候,陈燮的奏本也到了京师,如何剿贼的问题,朱由检着急打成商议.原则上陈燮还是五镇督师,只能指挥五镇的兵马.别看加了兵部尚书,各地的明军并不会听陈燮的号令.朱由检有心让陈燮来总领剿贼大局,但是朝臣都持反对意见.一些言辞激烈者甚至说,"陈阁部佣兵十万,朝廷不给饷银,今据河南,待贼事平,当何置之."这是老调重弹了,但也有一个名正言顺的问题.实际上大明的官兵,真的都听朝廷招呼么?真这样的话,杨嗣昌就不会放过左良玉了.早砍了这货!  还有的官员则强调,陈燮这个东阁大学士,来的路数不正.阁臣这个东西,有他的潜规则.要进内阁,你就得是翰林出身.没有一个翰林的身份,像陈燮这样的人,你本事再大,文官也不会接受你作为一个内阁辅臣的身份.既然是潜规则,朱由检给陈燮一个东阁大学士的头衔,当初是有争议.但是皇帝力排众议,确定了这个事情.左右陈燮不是在京师任职,大家眼不见心不烦,这事情也没再坚持.  会议上,朱由检再次提出,让陈燮来主导全国的剿贼,取代丁启睿.这一次大臣们反应的非常激烈,纷纷认为这样不可.有人反对,就有人赞成.兵部侍郎杨廷麟就认为应该让陈燮来主持大局.然后就是吵架,互相喷口水,各自引经据典,比谁读的书多的时候到了.  最后还是周延儒出来和稀泥,他说:"贼迟迟不能靖,非思华不可竟全功.为长久计,可使丁启睿继续任督师一职.待时局变化,在论其他."意思就是维持现状吧,让丁启睿去接任杨嗣昌的活.总而言之,话没说明白,还是要给陈燮的头上安排一个人的.这个人就算不能指挥陈燮,也要.[,!]发挥制衡陈燮的作用.玩平衡嘛,大家都这么干.至于陈燮奏折里说的移民一事,大家根本就没去关心.反正留在河南就得饿死,弄走最好.移民的银子,户部肯定是没有的.别说没有移民的银子,陈燮的俸禄,都不提一下.反正大明现在,其实有点失控的意思了.大家心里都明白嘴上不说也不敢说什么玩意陈燮要造反的话.事实证明,这话谁说谁倒霉.兵科给事中,提了一句"待贼事平",转身就给朱由检打发回家去了.  朱由检愤愤不平,回到宫里,立刻给陈燮写了一份密旨.大致意思是,朝臣都是一些光卖嘴不干活的人,唯有爱情是真正在为朕保大明江山.实际上朱由检还是没看明白一个事情,文臣们最担心的不是什么陈燮造反,而是担心今后的权利划分.陈燮以军功起家,现在都做到东阁大学士了,这才是文臣们最担心的时候.他们没有出将入相的能耐,自然会担心陈燮这个例子一开,今后对武将就没法控制了.  所以说,相比与朱由检迫不及待的要大用陈燮,文臣集团不敢明着反对,不等于不使坏.  其实就算他们不愿意看见,这个时候的武将已经不太受控制了.左良玉,贺人龙,就是典型的代表.丁启睿命令贺人龙,虎大威配合作战,堵住李自成可能往江北去的路径.  结果贺人龙和虎大威来到新蔡,李自成正打算往江北去,发现这两头拦路虎,召集部下商议,准备干掉这两股官兵.  这个时候的陈燮,刚刚离开开封.如果他们能堵住李自成,江北自然无碍.但是陈燮对其他明军很不放心,所以提早就在江北有准备.凤阳的漕运总兵王启年,麾下有两个乙字营,还有五千山东新营.庐州,安庆,皆有驻军防备.  李自成的会议开的比较沉闷,原因是刘芳亮跑回来了,郝摇旗也跑回来了,刘体纯失联了.袁宗第和田见秀的消息,那是一点都不知道.现在李自成手里有十万多人,而且跟以前不同的是,这十万人没那么多老弱了,基本都是轻装.丢下了三十万人,还是有好处的,跑的慢的都没跟上,跑的快的才能回来.也就是说去芜存菁了.  "江北比起河南,属于富庶之地.去是必须要去的,而且还要借此机会,分散陈思华的兵力.大家都知道,开封城下,不是不想打也不是不敢打,而是不能打."李自成这话真的没啥说服力,就是不敢打,大家都知道.  "欲得天下,陈思华这一关是一定要过的.所以,在三省之间的群山中,一德思华追击到此,我们才有各个击破的机会."就战术而言,这话是有道理的.陈燮的总兵力兵不多,十个甲字营,不过两万兵力.但是李自成也太高看自己了,什么叫各个击破的机会,他将来就能见识到.  "眼前,我们的得想法子吃掉这两支明军,各位有何高见?"李自成提了问题,这半个月,从南阳到汝宁,他是在兜圈子中寻找机会.现在似乎机会来了.  牛金星眯着眼睛,摇着扇子,这个时候他的作用比李岩要大.李岩的长处是搞内政,政策之类的东西,李岩比较厉害.但是要说计谋,还是牛金星比较强一点.(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5478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