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帝国崛起 > 第四百五十二章 神棍的错误判断

第四百五十二章 神棍的错误判断

    第四百五十二章神棍的错误判断  这话说在了点子上,不知道对手有多少兵马,这仗怎么打?之前的流贼,就是走到哪算哪,在情报上很难成体系。这也是官兵屡屡偷袭得手的缘故。李自成也想搞清楚情况,但这不是斥候不给力么?对付别的明军,斥候还是能用的上的,但是对上高度重视侦查的陈燮,农民军的斥候就没什么发挥的余地了。  登州营的夜不收,早就全部都撒了出去,各个要道、村落,都有夜不收出没。一旦发现流贼的斥候,立刻进行反侦查作战。就是要把李自成的民军变成聋子和瞎子。  “宋献策呢?怎么人不见了?”李自成这个时候才发现,这神棍不见了。  “天黑前还看见的,说是如厕去了,难道掉茅坑里了么?”说这话的是高一功,他是小舅子,比较放肆。听到这话,众人的心情缓和了一些,唯有田见秀依旧皱眉道:“登州营不好打,得赶紧派人准备,免得他们夜袭。大家不要忘记了,我们身上穿的锁子甲,用的钢刀,都是来自登州出产。”提起这个,众人精神一震,互相看看。相信封建迷信的人,这时候还在想那个神器是怎么一回事,比较理智的人,已经差不多恢复常态了。觉得那玩意要真是神器,还不得丢一夜的炸弹啊?  这个时候,派去安抚民军的苦力工郝摇旗进来了,一脸的阴沉,看看众人便道:“闯王,这样下去不行,大营里都在议论神器,说什么天命不如神器。”这话就有点狠了。一句话把大家的心思都说的一凉。  “各位,不能这样下去了,连夜收拾行装。掉头南下。”李岩提出建议,李自成听到这里。只能是点点头道:“就按照李先生的意见去做,在我看来,陈思华装神弄鬼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神器,这会还能如此消停?大家都回去,跟兄弟们说清楚,这是所谓的奇巧淫技,不知道怎么飞起来的。就像孔明灯似得。……。”  “对,就是孔明灯,是个大号的孔明灯而已。”李岩立刻说了这个话,并加了一句:“闯王明鉴,一眼就看出这玩意是什么变的。大家都回去,让手下的人去说,就是说登州营来救开封,畏惧我军强大,派出孔明灯来吓唬大家,其实没死几个人。都是被吓死的。”  你还真别说,这话有效果。很多人的眼神都不对了,觉得是这个道理。但是不等于大家都信了这话。反正各怀心肠就是了。  已经是夜里十点了,陈燮巡视各营地回来,红娘子准备好了洗脚的热水。蹲在陈燮的面前要脱鞋时,陈燮笑道:“你也累了一天了,怎么不早点休息?洗脚的事情,我自己会。以前出兵放马的,也都是自己洗脚。”  红娘子笑道:“那是以前,不是身边没个伺候的人么?奴家既然跟来了,就得伺候好老爷。免得回去叫姐姐们埋怨。”提起这个。红娘子脸上都是笑容。出征之前,她被朱媺娖叫去了。再三叮嘱,一定要照顾好陈燮。这不。正妻发话,算是认可她的存在了。这让红娘子很是欣慰,觉得自己的地位有保证了,不怕大妇带着人打上门了。  热水泡脚,陈燮舒服的直哼哼,手上有点老茧的红娘子,刮在足心有点痒痒的。  “你啊,以前可不是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的人。”陈燮也笑了,看她心情好,自己的心情跟着好。红娘子抬头,媚眼如丝,笑道:“那不一样,老爷待奴家好,奴家自然待老爷好。”这话也就是在陈燮跟前说没事,也就是红娘子才说的出来。按照这个年月的道德标准,那就是夫为妻纲,别说你一个妾了,就算是正妻,老公说卖了就卖了。妾,不算人呢。就是主人家里的一件器物,一个宠物。真别把自己当人!  陈燮洗好了,红娘子倒了水,好一会才回来。坐在行军床上,瞅一眼托着下巴的陈燮道:“看啥?还不熄灯?又不是没见过。”陈燮呵呵笑道:“不懂了吧?这叫灯下看美人,越看越消魂。”红娘子被他说的面红耳赤,低声道:“再瞎说,我去跟丫鬟睡。”  折叠床一点点大,两人紧紧的挤在一起,一番摩擦,立刻身子都热了。胸前饱满处被拿住,一点硬起来的时候,红娘子忍不住哼了一声,低声道:“好老爷,这是在打仗呢,回头进了城,让您随便折腾,行不?”  热气在耳边,痒痒的不自觉的扭动身子,红娘子迷蒙间听到一句:“今日绕不过你。”话音刚落,热热的便挤了进来,一时酸痒难耐,身子一哆嗦,红娘子便本能的往后送腰。  终究不是家里,生怕叫人听见,红娘子嘴里咬着红肚兜,呜呜的呻吟。这动静,更让陈燮兴奋,一通狠戳,身前的人下了死力气,夹的紧紧的往后送。  一番风雨正急的时候,外头听到有动静,陈燮一松劲,热流喷涌而出。身前的红娘子浑身打摆子似得,一阵哆嗦不语。这时候听到有人在帐篷外说:“老爷,有急事禀报。”说话的是韩山,近卫头子。陈燮不敢怠慢道:“等一下,就起来。”  说着起身穿衣,红娘子挣扎要起来,被按了回去。三两下便穿戴完毕,陈燮出来,看见韩山一脸的尴尬,笑道:“出什么事情了?”  韩山道:“夜不收抓了一个人送来了,说是闯贼跟前的智囊,叫什么宋献策的。”  陈燮一听这话,眼珠子也有点不转了。这货就是个神棍啊,他怎么跑过来了?还被抓住了?这不太科学啊!难怪,韩山要把自己叫起来。当即道:“去见见。”两人前后脚进了指挥部的帐篷,这里头灯火通明的,值班的参谋看见陈燮,立刻站起敬礼。  陈燮回礼,拿眼睛四下一看,发现躺在地上,被捆成一个粽子的家伙,嘴里还不知道塞的是啥,好像是部队发的袜子。站在三米之外,都能闻着味道,真是要命。  搬把椅子,自己坐下。努怒嘴,韩山过去,抽出臭袜子,皱眉道:“这是谁的?没人认领我丢了。”值班参谋笑道:“这是卑职的,给我吧。这老东西,跟我说什么天命,卑职嫌他啰嗦,给堵上了。”  韩山把袜子丢过去,宋献策这会正在吐,不断的吐。陈燮也不说话,笑嘻嘻的看着他吐,其他两位近卫,嫌恶的看着他的鸟样。韩山冷冷道:“你要是现在停下,还有机会说话。”  眼看一口都到嗓子眼了,宋献策又给咽回去了,瞪着眼红着脸,总算是顺过气来了。看着陈燮便喊:“阁部老爷,小人有谶记相送,此事关乎天命。”  陈燮歪歪嘴,对韩山道:“让他说人话!”韩山上前,抽出匕首,对准大腿上就是狠狠的一扎。“啊!”宋献策发出一声惨叫,废话被终止了。陈燮这才淡淡道:“记住咯,问你什么,你才能说什么。别跟我说什么天命,装神弄鬼的神棍,你那套在我这里行不通。”  “是是,小人明白了,小人明白了。”陈燮再歪歪嘴,韩山抬脚在伤口上比划了一下,也不说给他包扎,淡淡道:“说,闯贼兵力多少,分布如何?”  “五十万,只多不少!”宋献策刚说完,韩山的脚就下去了。怒喝:“老子问的是兵力,不是狗屁的流民。说实话!”宋献策又是一声惨叫,说起来这货挺冤枉的。他是专业人士,神棍界的代表人物啊。要说这个神棍,骗人的最高境界,不是骗人啊,而是先骗自己。不管别人信不信自己说的,反正自己得信。他也是倒霉催的,赶上陈燮这货,对这一套很是感冒。  陈燮见他惨兮兮的,站起走过来道:“宋献策,我再提醒你一句,想活命,说实话。也许你不会说实话了,但是不要紧。我会让你学会说实话!最后,再次提醒一句,别说天命两个字,这玩意忽悠一下愚昧的俗人还行,在我这里,你说这个叫找死。”  宋献策一手捂着伤口,沉重的喘息,心里那个悔恨啊。他心里很明白,天命那一套,李自成那边已经被彻底的打碎了。巨大多数的士兵和百姓,都已经动摇了,一大半人信念崩塌。这个局面是很吓人的事情。所以,他才动了歪念头,心想是个人都希望自己有天命。做皇帝多爽啊,高高在上的。他哪知道,当皇帝多辛苦啊,陈燮就一俗人,没想过当什么狗屁皇帝,甚至都不打算让皇帝继续高高在上的货色,而是要让皇帝做一个吉祥物的主,怎么会去羡慕皇帝的身份?天下这个东西,得看人的。作为后来者,陈燮当然知道,既然坐天下,责任便异常的重大。还不如做一个推动者,省去了很多辛苦。  “李自成,不对,是闯贼。从者五十万,能战者约五万。开封五日激战,伤亡不下五千,都是一些依附之众为主,老营的主力没什么损失。小人就知道这些,别的不清楚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iguojueqi/547364.html